第1049章 精神損失費,結一下

第1049章 精神損失費,結一下

幸好小糰子午飯已經在葉公館跟葉靈璧吃過了,要不然指望慕念安做好飯,小糰子估計得被餓瘦一圈。小孩子特有的嬰兒肥,估計都得被餓沒。

時間很充裕,慕念安也就沒怎麼著急,一邊輔導著小糰子的功課,一邊不緊不慢的對照著菜譜燒菜。

柳冰冰是徹底不當人了,如果不是清楚自家小糰子的天才和天賦,慕念安真的要以為柳冰冰是在故意刁難她家小糰子了。這根本就不是一個七歲的小孩子該學的內容,她大三的時候才學習的內容,柳冰冰現在就已經讓小糰子去學習了。

慕念安內心小小的擔心了一下。感覺再過個幾年的時間,小糰子學習的內容,就會超出她的知識範圍之內。她可能兩三年之後,就已經沒能力給小糰子輔導作業了。

想想,有些令人覺得悲傷和羞愧。

天才和普通人之間,有著一道靠勤奮和刻苦也越不過的鴻溝。

在認識小糰子之後,慕念安一直覺得自己智商還挺高的,腦袋也算聰明。但是認識了小糰子之後,她認清楚了。

她就是一個靠勤奮和刻苦,勉強看起來像是天才的一個,普通人!

天才,是小糰子和小糰子他二叔。

她就是普通人的天花板。

一邊按照著鳳九爺的私人菜譜做佛跳牆,一邊給小糰子輔導作業的慕念安,似乎聽到了玄關傳來的腳步聲,聲音停頓了一下,側耳去聽,好像只是她幻聽了。

小餅乾:「二嬸嬸?」

慕念安:「餅乾,你聽到腳步聲了沒?」

小傢伙搖搖頭,慕念安自言自語嘀咕一句『大概是我聽錯了吧』然後就繼續給小傢伙輔導作業。做菜的手也沒停。

離開了將近一周的時間,雖然有她和劉軍波幫忙處理了不少的文件,候爺爺也幫了不少忙,但還是堆積了不少的工作,是只有權少霆才能解決的。

大魔頭這個時候肯定不會直接回家,以他工作狂的性格,肯定會先回總集團。怎麼說,他也得安撫一下人心什麼的。

忽然響起的聲音,把廚房裡的一大一小,都差點嚇出心臟病來。

「少夫人——」

慕念安被嚇得一個激靈,手裡還拿著菜刀,差點就給扔到封堯的臉上了:「你有病啊!?走路都沒有聲音啊?人嚇人會嚇死人的你知道嗎!」

寶寶無辜,但寶寶不能說。

餅乾看了看封堯的身後,確認他二叔沒在,有點失望:「封助理,你來有什麼事情嗎?」

封堯看一眼就明白情況了,沒敢說因為總集團堆積的工作成山,權總人還沒回來,但命令已經下達了,他是來家裡幫權總取兩套乾淨的衣物,最近兩三天,權總就不回家了,先處理總集團的麻煩。

簡單來說,權總是被少夫人設計支開這事兒,沒人知道。在總集團的高層里,有相當一部分人,甚至覺得這次的事情,會讓他和權總被周副董給踢出局,徹底離開權利的中心。

因為他和權總離開這將近一周的時間,總集團也爆發了各種各樣的問題。尤其是派系之爭,已經達到了白熱化的程度。

暴露出的問題不少,解決起來也不容易。可只要把這次暴露出來的問題解決了,持續了這麼多年的派系之爭,應該也能暫時告一段落了。至少短期內,派系之爭是可以被壓下去的。

實話肯定是不能說了,畢竟少夫人翹班回家做飯,就是為了等權總。但是如果不說實話,隨便編個謊話的話,肯定會被少夫人一眼看穿,好在封助理腦袋轉得快:「少夫人,您現在有時間的話,我想跟您說兩句話。」

慕念安放下菜刀,關了天然氣,兩隻手在圍裙上蹭了蹭:「封助理是聰明人,我做了什麼,我想要達成什麼目的,想必你都已經猜到了。然後,你想跟我說什麼?」

封堯一早就被放出來了,回家泡了澡,換了衣服,看起來和平常沒有兩樣,他露出無奈的表情:「我就是有一點不太明白,您想讓我出手,直接說一聲兒就行了。您的命令,我不敢不聽。沒必要以明家三姐妹的名義惡意舉報我。不過這些也不重要了,我就是有點摸不準您的心思。過來問問您,您打算讓我做到哪個程度。」

慕念安斜靠在大理石的檯面上,雙手抱臂,高高的挑起眉頭:「就這個?」

只是為了問她這個,打個電話就能解決的事兒,日理萬機甚至比權少霆還要忙碌的封助理,值得他親自跑一趟嗎?

封堯低眉順耳的點點頭:「除了這個,就還想問問您,我這精神損失費該怎麼算。少夫人,我這清清白白的名聲,可差點就被您毀於一旦了啊!一千萬,一個字兒都不能少。」

慕念安:「…………」

就特么知道鑽錢眼兒里的封堯會跟她索要精神損失費!

但她沒想到,封堯居然這麼臭不要臉的張口就敢要一千萬。

他怎麼不去搶銀行啊!

慕念安遊刃有餘的看著他:「封堯,我是你朋友么?」

搬出朋友這張感情牌,封堯直覺不太好,下意識的後退了一步:「少夫人,您有話直接說。」

慕念安:「我是你的朋友吧。身為朋友,我老公的白月光回來了這事兒,你不該瞞著我吧?別拿這是你BOSS的命令來搪塞我,我沒跟你扯這個。我說的是,身為朋友,你不該瞞著我。」

封堯見招拆招:「你是我朋友,權少霆也是我的朋友。這種事情,我夾在兩個中間,左右為難嘛。他讓我瞞著你,又有我BOSS的身份在,我不能拒絕他嘛。你就稍微理解一下我可以不?」

慕念安撇嘴,就猜到套路封堯不會那麼簡單:「我可以理解你在兩個朋友里,選擇了權少霆而拋棄了我么?封堯,你這樣,身為朋友我很傷心啊。」

封堯作出了投降的姿勢:「行行行,精神損失費我不要了還不行嗎?那我以朋友的身份問問你,需要我這個朋友的幫忙嗎?你知道的,我一定支持你。」

慕念安拒絕的快准狠:「不需要,用不著,我自己能解決。」

封堯笑出聲來:「你的解決辦法,就是靠葉董的嘴賤啊?」

怎麼說呢,以毒攻毒,也是個法子。

效果還挺好。

刺咧咧的讓程度把她和王老闆的破事兒當眾問出來,她自己一個字兒都沒回答,但透過葉靈璧的嘴巴,比澄清一千句還要令人信服。

當然了,還是有不少臭嘴再噴,說她是靠著王老闆才認識了權少霆,然後認識了更有錢更年輕更英俊的權少霆之後,她就一腳把王老闆給踹了。

但趙穎兒當初的那篇小作文,也是出力幫忙了不少。現在全網都以為她和權少霆是多少年前在倫敦就認識了。

網友的腦補功力太強大了,他都忍不住想給網友們遞筆,讓他們去寫小說了。她和權少霆纏綿悱惻的愛情故事,要多精彩就有多精彩。

慕念安很明顯是誤會了封堯的來意,她連連擺手:「白月光之所以能成為白月光,是因為她和權少霆是BE收尾。如果他們倆結婚了,那就沒我什麼事兒了。你如果是擔心我,那你大可不必。不過你來的挺好,我有事兒問你。」

封堯做出洗耳恭聽的姿勢:「問!」

慕念安深吸一口氣,緩緩的問道:「權少霆跟我說過,白月光的思考方式和行事風格,和他非常相似。他說白月光就是這世界上的另外一個他。以你對白月光的了解,你覺得她在背後慫恿挑撥王老闆來對我,是為了什麼?」

封堯給出了自己的想法:「她根本就沒認真,你可以把這件事,當成是她吃飯的空閑,無聊給自己找了部下返電視劇看。如果她認真的話,你在明,她在暗,她會打你一個措手不及,做一個你根本沒有辦法破解的局。那個時候,你只能求助權少霆,或者是,等死。」

慕念安不意外這個回答,但聽到『等死』還是忍不住抖了抖眼皮:「白月光就這麼能耐啊?我也不算個窩囊廢,我覺得我還挺聰明的。就這樣,我在白月光手底下,也只能等死嗎?」

封堯笑了:「我是說,你在明她在暗的時候,她對你放冷箭,你就只有等死了。但她現在高調的鬧了這麼一出,擺明了是想讓你知道她回來了,她對你宣戰了。你安心好了,她不是神,你也沒有比她差。所以,你不會等死了。」

慕念安:「……白月光還挺講究,不背後放冷箭,還特意提醒我一聲兒她回來了。怎麼著,打算跟我公平競爭啊?她沒戲了,我得到的男人,就絕對不會再讓別人搶走。」

封堯被她的話逗笑了:「她對自己太自負了,不過她一直都是這樣絕對自信的人。從我認識她的時候起,她就是這樣兒了。以朋友的身份給你提個醒兒,她不會做蘇家千金那種幼稚的事情。但她的手段,會更高明,讓你更難以招架。你可千萬別掉以輕心啊。如果權少霆真的被她搶走了,我作為堅定不移權慕黨的CP粉,會哭死的。」

慕念安冷笑:「就我這魅力,我把權少霆打包好送給她,權少霆也會自己乖乖回家找我。」

封堯給她鼓掌:「看你這麼有自信,那我就安心了。她一直都是你的心結,我還真挺擔心來著。」

現在看來,權總的選擇是正確的。是他瞎幾把操心了。

慕念安眸光閃爍了一下:「心結啊……白月光的確是我的心結。但這個心結,也得我自己親手才能解開。靠權少霆幫我解開心結,我心裡還是會留下一個疙瘩。總而言之,謝謝你之前幫他瞞著我。」

如果白月光一回來,權少霆就告訴她了,她心裡會更不舒服。如果是由封堯告訴她的話,她這心裡就更難受了。

不自己親手打開的心結,永遠也無法解開。

曾經讓權少霆想要娶回家度過餘生的白月光,到底是什麼樣子的女人,她會親眼看個清楚透徹。

因為了解她,知道她的脾氣性格,所以權少霆才會瞞著她沒有告訴她白月光回來的事情,就是為了能讓她親自看清楚。

她姑且就先期待一下好了。

權少霆想要娶得女人,可別讓她失望啊。千萬別搞出什麼挑撥離間綠茶的行為,那她會對權少霆的審美產生懷疑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總裁表示:夫人夠社會!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總裁表示:夫人夠社會!目錄 總裁表示:夫人夠社會!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049章 精神損失費,結一下

97.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