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8章 正中下懷

第688章 正中下懷

卓樂峰的示弱麻痹了庫爾娃,更關鍵在於卓樂峰表面上抓不住重點,實則每一個問題都正中要害。經過十五分鐘的問詢,卓樂峰已經梳理了犯罪脈絡。

整個案件中,執行殺死普約德爾的人確實是庫爾娃和霍爾娜。卓樂峰和康斯坦德分析一致,整個過程確實是庫爾娃開車帶走普約德爾,在接受霍爾娜的服務過程中,依靠霍爾娜的手法悶死普約德爾。

僅靠霍爾娜本人,她絕對不敢也不會殺死普約德爾。但是因為有庫爾娃在身邊,霍爾娜覺得有了依靠,便按照計劃執行了殺人。

只是,這必然還有一個前提,即使霍爾娜為何要動手殺人?

從庫爾娃的言辭中不難看出,她把這次殺人當成一個任務。而這個任務她可不可以拒絕?當然可以。特別是她現在服務於桑普德萊。一旦殺死普約德爾,勢必會影響她的前途。只是,她為何不拒絕?因為有她無法拒絕的人。

卓樂峰特意問出霍爾娜在其心中的地位,而庫爾娃的回答明白無誤的告訴眾人,霍爾娜對她有特別的意義。所以,假如是霍爾娜提出要殺死普約德爾,或者是霍爾娜委託庫爾娃去執行這個任務,庫爾娃一定會認真考慮。

庫爾娃承認自己來自冰城,從目前來看,霍爾娜和庫爾娃應該來自於同一個地方。除此之外,是否還有其他人來自於那裡?

卓樂峰的猜測是肯定!

那個躲在幕後的人,一定同時認識庫爾娃和霍爾娜,只是霍爾娜和那人的關係一定也非常密切,所以在那人委託霍爾娜后,霍爾娜又委託庫爾娃,繼而制定了這次殺人計劃。

那她們為何要殺普約德爾?庫爾娃的回答也同樣暴露了原因。

普約德爾那個變態玩過火了,那個圈子玩過火了。他把自己曾經遭受的虐待轉嫁到別人身上!只是,普約德爾是享受這種窒息快感,所以,他不可能完全複製這種所謂的虐待。他必然要做出一些轉變。

「享受被虐感的人會有性別區分,他之前是被男性施虐,而後也得到女性的服務。那普約德爾就不會在對男性施虐轉嫁。加上他又經常從姑娘那裡找樂子,所以,他一定是在和女人的玩樂過程中,因為處理不當,造成那個女人的受傷甚至是死亡。所以,我們只要找到那個被害女性,便可以順藤摸瓜,找出這個女人背後的人。」

聽完分析后,桑普德萊還在沉思,但是宮本恆靖已經按耐不住,道:「這些都是你的推斷,從頭到尾你都沒一個確定的答案。卓樂峰,只是想拖延時間!」

卓樂峰哼了一聲:「如果你們不按照我說的去做,那才叫拖延時間!最清楚普約德爾平常狀態的人是愛維爾,他現在就在外面。我們可以從他口中知曉更多關於普約德爾的秘密。」

「我贊同卓樂峰的話,如果不儘快行動,那才叫拖延時間!」

有康斯坦德幫腔,宮本恆靖只能吃癟。加上桑普德萊也確實想知道事件真相,便急忙讓愛維爾進來。

問詢一番后,愛維爾仔細回憶,果然,他確實記得有次普約德爾和人玩樂,將其中一個女人摁在浴池中。因為窒息時間太長,那個女人昏迷休克,只是隨後不清楚那個女人的狀態,也沒怎麼繼續關注。

康斯坦德問道:「還能找到湊那場局的人嗎?」

「倒是知道幾個,只是不清楚那個女人是誰帶過來。」

還是桑普德萊直接:「那就把那場局的人全部找出來!」

有這位老大開口,剩下來的事情就好辦多了。愛維爾一一回憶,再加上人找人,很快,當天那場局的人都湊得差不多了。眾人回憶,也大多將目標指向同一個人。

那個女人叫諾莎娃,同樣也是俄羅斯人。在那場局后,那個女人因為大腦損害而進了醫院。不久前,那個女人據說因為意識不清晰而從樓上墜落死亡。

諾莎娃是俄羅斯人,霍爾娜和庫爾娃也是俄羅斯人,這事顯然沒那麼巧合。

卓樂峰覺得自己尋找的關鍵線索應該就是諾莎娃,所以接下來,便是立刻了解諾莎娃同霍爾娜和庫爾娃的關係網路。

有桑普德萊牽頭,通過黑幫力量查找證據。另一方面,康斯坦德和卓樂峰各顯神通,他們也在設法查明真相。

當然,如果是庫爾娃自己開口,則一切將會變得簡單。只是,卓樂峰知道還存在一個變數,這個變數就是宮本恆靖。

這個人不會願意看見卓樂峰幫桑普德萊破了大案,所以,他一定會阻撓。而阻撓的第一要素,就是要讓庫爾娃閉嘴。

就在眾人離開后,宮本恆靖來到關押之所。看著這個遍體鱗傷的女人,宮本恆靖舔了舔嘴唇。

庫爾娃的這個模樣竟讓宮本恆靖有了一絲慾望。上前撫摸女人的肌膚,他看上去有些猥瑣。

庫爾娃眉頭微皺,身體卻沒了反抗的力道。

「你想得到我?」

「呵呵,類似你們這些女殺手,肯定訓練過如何**敵人,所以,這種事情對你們來說不算什麼!當然,這種時候,即使我對你有興趣,我也不會在此刻享用你的身體。我來到此處,只是想幫你。」

「你是來當說客?」庫爾娃搖搖頭,「別做夢了,不該說的,我一個字不會說。」

「但是你對卓樂峰說的太多了!」宮本恆靖咬牙切齒,「你本可以什麼都不說,這樣你就可以保護你心愛的人。但是現在,卓樂峰那個混蛋要從諾莎娃那裡入手,逐步查清你們背後的那張網。」

「諾莎娃!」庫爾娃眼神出現了躲閃。

宮本恆靖也是聰明人,僅僅從這個眼神中,他就知道卓樂峰找對了方向。既然如此,他便更加擔心接下來發生的事情。

「我不是來當說客,我只是想讓你知道,如果想救霍爾娜,此刻你最該做的是什麼!」輕輕的將其中一個手銬打開,宮本恆靖將一把匕首遞了過去。

這是一個歹毒陰險的傢伙,他想讓庫爾娃閉嘴,卻不打算自己動手,而讓庫爾娃自行了斷。

看著手上的那把匕首,庫爾娃眼中閃過冷光。慢慢將匕首放到自己脖子上后,她想起了什麼。

「幫我一個忙,幫完之後,我也就死而無憾。」

「想讓我做什麼?」

庫爾娃點點頭,示意宮本恆靖靠近。

已經等不及讓女人閉嘴的宮本恆靖沒有猶豫便靠近上前。剛剛走了兩步,他便趕到大事不好。

剛剛還顯得奄奄一息的庫爾娃就像得到了力量源泉,猛地挑起后,雙腿伸直直接夾住宮本恆靖。利用腰腹力量,她用腿夾住宮本恆靖的脖子,讓那個男人毫無反抗后,她又一個下腰,被解開的那隻手非常快速的把剛剛那把鑰匙拿在手上。

一個用力,她將宮本恆靖重重摔倒在地,又第一時間解開另一隻手的手銬后,拿著匕首就要上前結果宮本恆靖的性命。

這個日本人沒想到僅僅一刻的疏忽竟然會落到如此下場,匕首隻要靠近,他便一命嗚呼。

眼看把匕首就要劃過,砰,一顆子彈打來,將匕首振到一邊。

庫爾娃和宮本恆靖同時看去,見卓樂峰和康斯坦德沖了出來。一看這架勢,庫爾娃就明白不可硬戰,二話不說,掉頭就跑。

卓樂峰和康斯坦德眼神一個對視,彼此心照不宣。康斯坦德追了出去,卓樂峰則上前,見宮本恆靖還驚魂未定,便伸出手,故作關切:「你沒事吧!」

「不管怎麼說,先謝謝你救了我一命!」並不想讓卓樂峰拉扯自己,宮本恆靖自己起身,「得儘快抓住這個女人,否則桑普德萊一定會找我算賬。」

「放心吧,我不會告訴桑普德萊你對庫爾娃做了什麼。因為這對我沒好處,相反,我還會把庫爾娃追回來。」

不多說,卓樂峰也掉頭追了過去,等衝出來后,他看見康斯坦德已經在巷子口等候。這個金髮男人叼著一根煙,樂呵道:「一箭雙鵰,好計策!一來你救了宮本恆靖一命,讓他欠你一個人情。二來可以放長線釣大魚,通過庫爾娃找到其他人。我想,你的那些幫手已經鎖定了庫爾娃,無時無刻都知曉她逃跑的方向吧。」

「什麼都瞞不過康斯坦德神探的雙目。」卓樂峰指了指身後,不懷好意笑道,「不過這一切都得需要宮本恆靖大律師的配合。」

「哈哈,他一定沒想到你巴不得他去拾掇庫爾娃自盡,因為你知道,庫爾娃這種接受過訓練的職業女殺手有千百種辦法可以對付宮本恆靖。現在,庫爾娃已經幫我們去找背後的那幾個人,所以,我是不是該找個酒吧坐下來,靜待結果?」

卓樂峰豎起大拇指:「功勞一定少不了你,我只想拿到我需要的東西。」

「你需要的東西是桑普德萊的賞識以及宮本恆靖的態度!現在來看,只要你把這個案子破了,這兩點都能達到。所以,我就先恭喜你了!」

擺擺手,康斯坦德晃悠著身體去往他口中的酒吧。

這個神探並非不通人情,他知道這個案子對卓樂峰意義更大,所以在猜到一切后,他不需要跟卓樂峰搶風頭,只需要到最後,功勞屬於他康斯坦德就成。再者說,到了這一刻,康斯坦德其實也已經把案子破了,剩下的事情,就有卓樂峰和他的手下去收尾吧。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潛行追兇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潛行追兇目錄 潛行追兇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88章 正中下懷

99.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