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走火

第八章 走火

夏季的六至七月間,是黑龍江流域的漁業禁捕期。

時近中午,江面上的船不多。因此那三艘劈波斬浪的快艇,在小城賈林達居民的眼中顯得尤為醒目。

快艇在賈林達的漁業碼頭上停下,陸續走下來二十來個荷槍實彈的壯漢。

其中為首的,是一個身高一米八的粗壯男人,亞洲人面孔,臉上有一道從左眼眉骨一直延伸到嘴唇邊的傷疤,讓整張臉看起來猙獰可怖。

他的身後背著一張巨大的秦弩,就好像一雙張開的翅膀。

他身後的壯漢們,雖說膚色各異,但神情卻差不多,都是一副凶神惡煞的模樣。

這座漁林業結合的小城,因為身處邊陲,走私也很猖獗,民風彪悍。

所以這群人上岸,碼頭上曬網的漁民們只打量了一眼,就各自低頭忙著手裡的活了。一是習以為常,二是不想惹禍上身。

這群凶神惡煞在碼頭逗留的時間並不長,很快就進入了小鎮。

離開碼頭前,刀疤臉漢子看了看西北的方向的莽莽群山,臉上現出一絲獰笑:

「魏行山,這就是老子給你挑的墳地了!」

……

「阿欠!」

外興安嶺深處,魏行山打了個噴嚏,揉了揉自己的鼻子,看向林朔:

「有大傢伙?哪兒啊?」

這句話剛說完,眾人只聽到西北方向傳來一陣野獸的咆哮聲。

這種咆哮,低沉有力,讓大家的汗毛立刻豎起,心裡情不自禁地開始發慌。

「這是虎嘯!」楊拓扶了扶眼鏡,神色出奇地鎮定,開始轉動腦袋,找聲音的出處。

可此時眾人正卡在半山腰的一片林子里,周邊不是樹就是亂石,什麼都看不到。

「馬上上山,居高臨下。」何子鴻提起登山杖,指了指山頂。

「老師,你的身體……」楊拓面露關切之色。

「我沒事,已經緩過來了。」何子鴻一馬當先。這老人似是渡過了體力上的極點,狀態煥然一新。

「老人家有這個身體,真是難得。」Anne贊了一句,連忙跟上。

林朔瞟了Anne一眼,發現這女人兩個多小時山路走下來,不僅氣息如常,連汗都沒出。

魏行山這個雇傭兵頭子,雖然看起來也很輕鬆,可額頭已經見汗了。

她的體力,似是比雇傭兵還要充沛,這顯然不是練柔道或者跆拳道能練出來的。

而且附近有老虎咆哮。此行其他人,要麼是生物行業的專家,要麼是刀頭舔血的雇傭兵,反應不大可以理解。

而Anne一個美貌女子,居然也神色如常,還有心思關心別人。

這個女人,開始讓林朔有點感興趣了。

不過他並不著急,因為這趟外興安嶺的買賣,這個女人就算藏得再深,最後也得把底牌全亮出來。

否則,她活不到出山的那天。

一邊想著,林朔和眾人一起登上了山頂。

眼前所見,豁然開朗。

「你們快看!」楊拓一指西北方向。

「我靠,那是什麼東西?」

「看它旁邊的樹,這東西快四米高了吧?」

「我去,這麼大的傢伙,隔著個山頭都讓人覺得滲得慌啊!」

就在眾人所在的山頂對面,一處山崖上,站著個巨大的生物。

全身深棕色毛髮,身軀滾圓壯碩,正背對著眾人。

「這是棕熊的超大個體。」楊拓此時解釋道,「雄性棕熊一旦長到這個程度,在自然界是沒有天敵的。」

一邊說著,他從包里翻出了攜帶型攝影機。

話音剛落,對面山崖的這頭大棕熊,忽然往後一個趔趄,被什麼東西撞得側過身子。

這時候,大家才看到,被它寬厚背影擋住的那隻動物。

那是一隻西伯利亞虎,體型比棕熊小**,但也是體長三米多的大傢伙,白額吊睛,猙獰可怖。

「啊嗚!」

虎嘯聲再度傳來,聲壓巨大,短促有力,遠比剛才那聲剛加兇悍。

身邊的雇傭兵們,臉色發白,不自覺地舉起了手中的步槍。

這是人類對這種百獸之王,刻在基因里的恐懼。

「不要開槍!不要開槍!」何子鴻老人輕聲提醒道,「這是它們的地盤,我們才是客人,不要開槍!」

「一群沒出息的玩意兒,收槍!」魏行山冷著臉一聲令下。雇傭兵們這才醒過神來,放下了手中的步槍。

而山對面,一場頂級猛獸之間的殊死搏鬥,已經開始了!

顯然,那頭兇猛的西伯利亞虎主動發起了這次戰鬥。

是為那頭亞成年虎報仇,還是想捕食對方?這些大家不得而知。

只見它高高躍起,一下就跳上了大棕熊的肩膀上,兩隻蒲扇大的虎掌,猛烈擊打著棕熊的頭部。

「嘭嘭」的悶響聲,因為距離,落進大家耳內,有半秒種的延遲。

大棕熊比起老虎稍顯笨拙,但它的力量更勝一籌,吃痛之下熊掌一掄,把那頭三米長的雄壯老虎掄出去十多米遠。

老虎落地后一個翻身站起,再次發出虎嘯,跟棕熊對峙起來。

「真是不虛此行。」楊拓一邊拍攝,一邊輕聲感慨道,「超大個體棕熊和西伯利亞虎之間的搏鬥很少,過去生物學家只能從搏殺痕迹中去推測。沒想到這次不僅能親眼目睹,還能留下影像資料。」

正說著,對面山崖上兩頭巨獸忽然停止了對峙。

它們幾乎在同一時間,扭頭看向了西北方向。

隨後老虎轉身一躍,消失在密林中。

大棕熊則不再人立而起,而是趴下身子,四爪著地沿著山崖狂奔起來,很快,就不見了蹤影。

「發現我們了嗎?」魏行山輕聲問道。

「可能是吧。」楊拓神情有些遺憾,放下了手中的攝像機。

「人比任何動物,都要可怕。」何子鴻搖了搖頭,「我們繼續前進吧。」

「換條路線。」林朔指了指東面,「從這邊走,繞開這裡。」

「你剛才說得那個大傢伙,就是那頭熊吧?」魏行山皺眉道,「它不是跑了嗎?我們正常前進就行了。這次我們要走二十公里山路,以目前的進度,天黑前正好趕到目的地。你這一繞路,我們就要在野外過夜了,不**全。」

林朔抬起眼皮,看了一眼魏行山:「就那頭熊,也算大傢伙?」

「啊?」魏行山有些不解,「你什麼意思,四米高的熊還不算大?」

林朔懶得解釋什麼,只是看了看西北方向:「那邊,有更大的。」

楊拓扶了扶眼鏡,說道:「不可能。外興安嶺一帶,體型最大的陸地生物,就是超大個體的棕熊了。」

說到這裡,這位學者似是想起了什麼,補充道:「當然了,我們這次行動的目標,不在討論範圍內。」

這句話說完,楊拓愣了一下,神情緊張地看向西北方,自言自語道:「不會這麼巧吧?」

「不是它。」林朔搖了搖頭,「如果是它倒省事兒了。」

「柳青。」魏行山扭頭看向了行動隊的副隊長,「你控制無人機,去西北方向偵查一下。」

「是!」柳青放下身後的大背包,從裡面提出一個四四方方的箱子。

箱子里的最新款俄羅斯軍用小型無人機,很快就騰空而起,慢慢悠悠地飛向西北方向。

從無人機攝像頭裡傳回來的畫面,就顯示在柳青手上的攜帶型顯示器上。

這套設備,是如今俄羅斯軍方最高科技代表之一。

魏行山安排了警戒人手,其餘人則原地休整,都圍在柳青身邊,探頭探腦地盯著顯示器。

顯示器里,外興安嶺的茂密植被一覽無餘,鬱鬱蔥蔥的樹冠,連成了一片深綠色的海洋。

朵朵綠色浪花被微風吹起,顯示器的內置喇叭里傳來「嘩嘩」的聲響。

十來分鐘,顯示器里傳來的影像就跟風景大片似的,林朔嘴裡的「大傢伙」,卻始終不見蹤影。

等到無人機飛過了一條寬闊的江面,魏行山終於忍不住了,他看向林朔,眼神中透著不滿:

「林先生,解釋一下?」

不僅僅是魏行山,其他雇傭兵也紛紛將目光投向林朔。

林朔卻絲毫不在意,抬腿就走:「愛信不信。我往東走,你們想跟著就跟著,不跟隨便。」

「林朔!你給我站住!」魏行山一個箭步,擋在了林朔身前。

這個巨漢走進一步,緊緊貼在林朔眼前:「林朔,我忍你很久了!我是本次任務的行動隊長,路線我說了算。你要聽從團隊安排,不要搞什麼個人英雄主義!」

林朔淡淡說道:「你腦子是不是不清楚?」

「你什麼意思?!」魏行山怒道。

「剛才只是面對一隻四百米外的老虎,你手下的人已經管不住自己的槍了。」林朔看了看四周的雇傭兵,「要是遇上沒見過的東西,他們的火力還受控嗎?

火力一旦失控,這裡不是樹榦就是亂石,跳彈會長眼睛避開自己人嗎?

他們根本就沒準備好。要是真的遇上了那種東西,能活下來幾個?

我沒有義務管他們的死活,你也沒有嗎?」

林朔這番話,把魏行山說愣了。

林朔懶得理他,繞開這個巨漢,自顧自地往前走。

「你他娘說誰呢?」魏行山還沒說話,他手下的雇傭兵卻有一個跳了出來,攔在了林朔身前。

這個雇傭兵取過背後的軍用***,對準了林朔的腦袋,惡狠狠地說道:「大爺我還真管不住自己的手了,你信不信?」

「王勇!」魏行山一看這情景,臉色一變,大聲道,「槍口能對著自己人嗎?你小子瘋了?」

「魏隊,這次你別管。這小子狂得沒邊了,魏隊你是官兒,顧全大局不好做什麼,我可不想慣著他。」這個叫王勇的雇傭兵對魏行山說了一句,又將挑釁的目光轉向了林朔:

「小子,我承認,你有點兒能耐。

在國內我們哥兒幾個手裡沒傢伙,你牛逼我不說什麼。

可現在,咱手裡有傢伙了!你最好對我們說話客氣點。

還管不住自己的槍?

我告訴你,我要是管不住自己的槍,第一個崩的就是你!

你不是牛逼嗎?你能牛逼到擋子彈嗎?」

「王勇,把弩放下!」魏行山喝道。

王勇輕笑一聲:「沒事兒,魏隊,我心裡有數。」

「有數個屁!」魏行山大喝一聲,橫跨一步擋在了林朔身前,「你兵白當了?這種事不能開玩笑!」

正說著,王勇忽然臉色一變:「哎呦我去!魏隊小心!」

早在這句話出口之前,一支弩箭「咻」地一聲從***上發射了!

這把德國產的軍用***,也不知是機械故障,還是王勇被魏行山罵得心慌手抖的緣故,居然在時候走火了!

這種弩箭的單發威力比手槍子彈還大,射程足足兩百米。

在這個距離內,一旦離弦,它就是要命的閻王!

魏行山臉也白了,他怔怔地低下頭,看向自己的胸前。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禁區獵人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禁區獵人 禁區獵人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八章 走火

0.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