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請出追爺

第七章 請出追爺

一個小時后,大部隊整裝待發。

雇傭兵們一個個荷槍實彈,就連何子鴻和楊拓這兩個學者,都在柳青的指導下初步掌握了用槍技巧,各自配了一把手槍別在腰上。

十多人都在院子里站著,等著林朔下來。

幾分鐘前,林朔向Anne問清了這次全體人員的姓名,又回到自己房間里去了。

魏行山盯著旅館的門口,臉上神情越來越不耐煩。

就在他即將發作時,林朔斜挎著烏木匣子,慢慢走出賓館門口。

「等我一會兒。」林朔沖美女Anne交待了一句,隨後轉身一扶,將巨大的烏木匣子立在了自己的身後。

他用腦門輕輕抵著烏木匣子,閉著眼睛站了一會兒。

然後他翻開自己的上衣口袋,掏出一包乾癟癟的紙煙,把僅剩的三根煙全部拿出來點上,煙頭朝上,插在烏木匣子前的泥地里。

做完這些,林朔微微退開半步,低聲說道:

「今天進山,還得借追爺一臂之力。弟子林朔上香祈願。」

一邊說著,林朔又從中山裝的口袋裡掏出了一張疊好的信紙,緩緩攤開,上面是手寫的字體。

Anne眼尖,發現上面寫著的,就是她剛才告訴林朔的那些名字。

「追爺,這是進山的名單。追爺保佑,進山十九人,出山十九人,不多一人,莫少一人。諸事作罷,弟子厚報還願。」

林朔嘴裡念叨著,再劃一根火柴將信紙點燃,在胸前虛畫了幾圈,等信紙即將燃盡,這才放手丟掉。

生物學博士楊拓看著林朔這番舉動,臉上微微有些不屑,似是想說什麼。

何子鴻連忙扯了一下自己學生的衣角,楊拓這才訕訕閉嘴,微微將臉別過一邊。

「裝神弄鬼的。」魏行山輕聲說道。

周邊這些的動靜都沒逃得過林朔的耳目,不過他沒計較這些,而是上前一步,將烏木匣子緩緩放倒。

「追爺,得罪了!」林朔看著橫放的烏木匣子,口中輕喝一聲,伸手一拍,蓋子悄無聲息地劃到一邊,露出了裡面的事物。

「這是什麼東西?」

眾人伸長了脖子,看著匣子的東西,一陣驚疑不定。

那是一件月牙形的器物,全身漆黑,兩米多長,看不出是什麼材質。主幹從中間開始,向兩邊各走了一個優美的反曲弧度,兩端各有一個卡口,綳著一根手指粗的半透明筋線。

「看形狀,是把反曲弓吧?」一個雇傭兵似是有些吃不準,遲疑地說道。

「你傻啊。你見過這麼大的反曲弓嗎?」另一個雇傭兵說道,「兩米多長還不算,你再看看弓身,跟你的大腿一樣粗!這是人拉的弓嗎?」

「可如果拉弓的人是他呢?」

這句話一出口,所有人都沉默了幾秒。

林朔的力量,大家是初步見識過的。

「那也不可能吧?這跟力氣大小沒關係,你看弓身這麼粗,兩隻手去抱還差不多,一隻手根本拿不了,別說去拉了。」

「可他把這東西請出來,總是有用的吧?」

「誰知道呢?」

議論聲中,林朔半跪在地,把這把巨型反曲弓用雙手捧出來,弓身朝後斜背在身上。又從匣子里取出一支書包大的箭袋,裡面只裝著三枚手臂粗的箭矢。

看到林朔終於請出了追爺,美女Anne環視了一圈周圍議論紛紛的眾人,說道:

「沒錯,它的確是一把反曲弓,是林家的祖傳之物。獵人行當里,都尊稱它一聲追爺。追爺脾氣不太好,我勸你們少議論它幾句。」

Anne這番話說完,周圍倒是安靜了,可林朔卻眯起了眼,看向她的眼神並不那麼友善。

Anne趕緊用手捂住了自己嘴,沖林朔投以抱歉的眼神,示意自己多嘴了。

林朔沒再理會Anne,手指放在嘴邊吹了一記響亮的口哨,八哥鳥撲騰著翅膀從林子里飛回,落在他的肩膀上。

這隻鳥肚子吃得滾圓,但精神似乎不太好,耷拉著腦袋。

「出發。」林朔淡淡說了一句,率先向山林進發。

……

興安嶺,是東亞地區最大的原始森林,由小興安嶺、大興安嶺和外興安嶺組成。

其中大小興安嶺都在中國境內,黑龍江以北,則是外興安嶺,也就是俄國人口中的斯塔諾夫山脈。

這裡人煙稀少,是人類世界的生命禁區之一。

林朔一行人此行的目的地,是外興安嶺深處的一座小山村,距離出發地有二十多公里。

那座小山村,就是被發現有一百八十二人失蹤的地方。具體的情況,還需要到現場才能得知。

俄羅斯警方在遠東地區的警力非常有限,當地唯一的警察是個五十多歲的酒鬼,表示不能提供任何支援。這對林朔一行人來說,其實也沒壞處,反而可以隨便折騰。

林朔的這支獵人小隊,開始在深山老林里跋山涉水。

在剛剛開始進入山林的時候,眾人的神情還很凝重,但沒走出多遠,周圍靚麗的自然風光和手中精良的武器裝備,讓大家繃緊的心弦慢慢放鬆下來。

夏季的外興安嶺,風景是很怡人的,尤其是上午,氣溫還沒上來的時候。

林朔率先走在前面開路,這點魏行山並不反對。

魏行山甚至還想看林朔鬧笑話。

魏行山手裡,拿著俄羅斯提供的地圖,還有指南針,行進路線一目了然,不愁迷路。

可林朔手裡卻沒這些東西。

這種深山老林魏行山並不陌生。一開始風光秀麗,看著挺新鮮。但不到一個小時就會發現,哪兒都差不多,根本沒有用來認路的標示物。

頭上是茂密的樹冠,腳下鋪著厚厚的樹葉腐質層,眼前全是長得幾乎一模一樣的樹榦,人很快就麻木了。只有不斷的上坡和下坡,無窮無盡地抽取著體力。

不在這兒生活十年八年,根本不可能認得路。

結果兩個小時過去了,魏行山看向林朔的背影,又多了一絲困惑。

林朔帶領的路線,居然他自己用指南針和地圖判斷出來最佳路線,分毫不差。

這小子只是在早上開會的時候,瞄了一眼地圖啊!

他之前住的地方在廣西吧?離這兒快半個地球了。

他居然能在這片完全陌生的森林裡不迷路?

「等一下!」就在魏行山一肚子困惑的時候,楊拓喝止了眾人。

「我老師累了。」楊拓迎著眾人的目光,淡淡地說道。

眾人這才開始看向何子鴻,果然,老人臉色發青,有些上氣不接下氣。

「呵,來之前已經鍛煉過一陣子了,可還是不能跟你們年輕人比啊。」何子鴻拄著登山杖,扶著腰慢慢靠在一株樹上,苦笑道,「對不起,我想休息一會兒。」

「是我該說對不起才對,是我太疏忽了。」Anne歉意地說了一句,對林朔說道,「林先生,我們休息一下可以嗎。」

「這裡不行。」林朔停下腳步,頭也不回地說道。

「為什麼?」楊拓扶了扶眼鏡,語氣中透露著不滿。

林朔回頭瞟了他一眼,指了指五米開外的一株松樹:「你也算個專家了,自己看。」

沖著林朔手指的方向,楊拓定睛一看,神情立刻凝重起來,向那棵松樹走去。

魏行山馬上一擺手,兩個雇傭兵將楊拓護在了中間。

觀察了一會兒,楊拓回來了,看了林朔一眼,沖何子鴻說道:「老師,這裡是西伯利亞虎的棲息地,樹下我發現了腳印,有兩隻以上。」

「不就是老虎嘛。」魏行山不屑地說道,「有我們這群人在,老虎來了也是給我們加餐。」

「走。」何子鴻卻改變了主意,「我們再往前走一段吧,我還能堅持。」

看到何子鴻堅持,眾人繼續走了一段上坡路。

在跨過一條山澗時,林朔忽然抬手,制止了眾人前行的步伐。

他伸手掰下一根樹枝,用樹枝從山澗里挑出一件事物,扔到眾人眼前。

看清眼前這個東西,大家紛紛驚恐地退開幾步。

那是半顆碩大的老虎腦袋,傷口斷面很不規則,顯然是被什麼東西啃食過,而且非常新鮮,還滴著血水。

在這深山老林里,有什麼東西能夠殺死老虎,並且啃得只剩下半顆腦袋?

有幾個雇傭兵的臉色開始發白。

真要是有什麼怪物衝到這群雇傭兵跟前,這群漢子肯定二話不說,操起手裡的傢伙就干。

可未知產生恐懼。凡事經不起琢磨,越琢磨越害怕。

倒是楊拓這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學者,面色如常,不但沒有後退,反而上前兩步。

他從隨身旅行包里取出了一副乳膠手套,套在手上,然後捧起了這半顆虎頭細細觀察起來。

「亞成年個體。」楊拓說了一句,隨後似是怕其他人聽不明白,又補充道,「這隻虎雖然個子不小,但從牙齒來看,其實還沒成年。」

「可就算是沒成年的老虎,腦袋既然這麼大,戰鬥力也應該很強了,在這裡是無敵的。」其中一個雇傭兵說道,「這……這會不會就是那傢伙乾的?」

「不可能。」楊拓搖了搖頭,「根據我們的研究……」

「行了小楊。」這時候何子鴻發話了,「多說無益。虎無傷人意,人有獵虎心。已經死了一隻了。還是快些離開這個是非之地吧。」

「好的,老師。」楊拓點點頭,用塑料袋把這小半顆老虎腦袋包起,放進自己的背包內,站起身來。

眾人正要繼續走,林朔卻又舉起了手:

「大家先別動!」

只見林朔抽了抽鼻翼,看向了西北方向。

「有個大傢伙,就在附近。」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禁區獵人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禁區獵人 禁區獵人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七章 請出追爺

0.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