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湊合

第六章 湊合

下了飛機之後,眾人又是一番舟車勞頓。

三天後,林朔這群人,總算抵達了俄羅斯遠東小城——賈林達。

這座就坐落在黑龍江北岸的邊陲小城,跟中國的漠河,只有一江之隔。居民以伐木和漁業捕撈為生,基本上都是黑頭髮黃皮膚。

這裡的住宿條件,自然是比不上之前的春寧了。包下來的小旅館房間昏暗,床跟鐵一樣硬。

不過林朔還是睡得很香。這一行十九個人一隻鳥,也有隻有林朔,在此時還享有單間的待遇。

這一路以來,無論是坐著、躺著、甚至是站著,林朔基本上都在睡覺,身邊立著個巨大的烏木匣子,肩膀上停著一隻嘴欠的鳥。

此情此景,大家已經見怪不怪了。

在入住賈林達的第二天一早,林朔破天荒地起了個大早。

走出旅館那略顯破敗的大門,林朔站在室外,被陽光刺得微微眯起了眼睛。

雖然已經遠離北回歸線三千公里,但遠東的夏季,還是能接近三十攝氏度。此時算是夏末秋初,晝夜溫差很大。

挑這個時候進山,當然不至於面對遠東最惡劣的季節,但一想到這次的目標,林朔卻輕鬆不起來。

等到眼睛適應了屋外的光線,首先映入林朔眼帘的,是美女Anne。

與在國內那一身都市白領的服飾不同,此刻的Anne,已經一身緊身的野外裝備,收拾得乾淨利落的同時,也愈發凸顯她那妖嬈的身段。

她就在旅館外的林子邊上,單腳立地,另一條腿高高擱起,正靠著一顆白樺樹,做著韌帶拉伸。

看到林朔走出來,這美女放下了腿,走到林朔跟前:「林先生,請準備一下,我們再過一個小時就出發了。」

「看你這架勢,練過幾年?」林朔問道。

「嗯,柔道和跆拳道我都練過。」Anne微微一笑,「林先生放心,我不會成為拖累的。」

「你練的東西,沒用。」林朔搖了搖頭,走進了白樺林。

……

等待Anne再次見到林朔,是十分鐘后。

「朔哥我再也不敢了!」八哥鳥正被林朔拎在手上,奮力掙扎著。

林朔另一隻手的手指彈著它的小腦袋,一臉嚴肅:

「這都什麼時候了,你還管不住你胯下那隻鳥,一浪就是一晚上。看看你現在這副鳥樣!我跟你說,沒下回了,我這就把你閹了!」

「朔哥不要啊!」八哥鳥奮力掙扎著,「我們人一世人兩兄弟,你不能對我這樣啊!」

「我能。」

「朔哥!朔哥!有外人在呢,給我個面子!」八哥鳥聲音都帶哭腔了,「哎!那婆娘,快給八爺求個情啊!」

Anne神情有些為難,不過還是上前兩步,猶猶豫豫地說道:「林先生,不至於的,八爺只是一時貪玩……」

「它不是一般的鳥。」林朔瞟了Anne一眼。

「八爺當然不是一般的鳥了。」Anne奇怪地回應道。

「它之所以不是一般的鳥,不是它有多聰明,多像人,而是因為它身上有責任。」林朔繼續說道,「它是我在戰鬥時最重要的搭檔,它要是失常了,我的命可能就交待了。不但我的命會交待,你們的命也留不住。」

說到這裡,林朔頓了頓,問道:「你是想替它求情嗎?」

Anne連忙又是擺手又是搖頭,還退出去幾步。

八哥鳥眼看沒了救兵,索性耍狠道:「朔哥,你就看我這一回,我小八要是掉了鏈子,別說你閹了我,我自己撞死在山崖上!」

林朔不為所動,從腰間亮出了明晃晃的匕首,另一隻拎著八哥鳥的腕子一翻,讓八哥的肚皮朝天。

「朔哥!朔哥!您現在閹了我,我傷口一時半會也好不了啊!就算不想掉鏈子也不行啊!」八哥嚇得聲音都嘶啞了,拉出一泡鳥屎來。

「下次不敢了?」林朔停下手,盯著八哥鳥。

「絕對不敢了!」八哥鳥頭晃得跟撥浪鼓似的。

「給你一個小時,滾回樹林餵飽肚子,把昨晚瀉出去的精氣神,都給我補回來。」一邊說著,林朔一邊把八哥鳥衝天上一扔。

「呱呱~」八哥鳥在天上展開翅膀,呼啦啦飛走了。

這是Anne第一次聽到它發出鳥類的叫喚聲。

有時候,她都忘了它是一隻鳥。

小八飛出去沒多遠,一輛車廂上蓋著帆布的重型卡車,搖搖晃晃地開進了旅館的院子。

這裡的支柱產業是伐木業,這種卡車往返於一百公裡外的鐵路和當地之間,幾乎隨處可見。

不過顯然,這輛卡車不同尋常,因為隨著這輛車開進院子,魏行山帶著十幾個雇傭兵從旅館門裡魚貫而出。

這群雇傭兵掀開車廂上的帆布,拉開車門,開始一趟一趟地往外搬大小不一的綠漆木箱。

把這些木箱放在院子里,魏行山一揮手,已經被搬空了的卡車搖搖晃晃地駛離院子。

「開箱!」

魏行山一聲令下,十幾個雇傭兵用撬棍撬斷木箱的金屬邊條,扒拉開墊著的放震填充物,從箱子里起出一件件傢伙。

「中國境內管控嚴格,這些武器裝備,只能送到這裡跟我們匯合。」Anne這時候在林朔耳邊說明了一句。

在國內的時候,這群雇傭兵一個個看上去老實巴交的,就跟一群聽魏行山指揮的牽線木偶似的。林朔只覺得這群人很聽話,沒看出來有多專業。

這個時候,就顯示出人家的特長了。

那一個個結構複雜,大小不一的武器零件,在他們手上就跟活過來一樣。

起貨、擺放、組裝、上油、清理、調試,這些步驟快而不亂。

這十幾個人,就好像十幾台機器一樣,伴隨著「咔咔」零件落位的聲響,一件件武器在短短的十分鐘不到,就在林朔眼前展現出應有的猙獰面貌。

對戰友們的這次表現,魏行山似乎很滿意。他走到林朔跟前,清了清嗓子:

「林先生,我知道你有些能耐,不過這種現代化武器產品,你應該沒怎麼接觸過吧?」

不等林朔反應,魏行山自顧自地說了下去:

「你看,這是十套德國產的軍用***,別小看這種冷兵器,威力比手槍大,價格比步槍貴。

我們這次的主戰步槍,本來打算選用美軍的****突擊步槍,不過考慮到我們這次面對的東西,5.56毫米的子彈威力不一定夠,所以改成了這批傢伙:

OC14,也叫Groza,俄國貨,外號雷電,口徑7.62,配40mm的**發射器,火力絕對夠猛。

你再看那支大傢伙,這是反器材狙擊步槍,***M95,這東西在戰場上,是用來對付軍用直升機的。

那些小玩意兒我就不一一介紹了,都是趁手的傢伙。

還有那些彈藥箱,這次我們準備的彈藥量,擱在歐洲或者中東,足夠能打下一個小國家了。」

魏行山介紹著剛到的武器裝備,那神情就像是在檢閱士兵的將軍。

自從在中國西南的山村裡,林朔輕描淡寫地將烏木匣子裝上車,展示了遠超常人的力量之後,魏行山一直有意無意地,不跟林朔產生任何交集。

吃飯不同桌,趕路不同車,就連住宿,都不跟林朔在一個樓層。

但此時此刻,這批武器到手的魏行山,似是再次擁有了跟林朔較勁的信心。

他冷酷臉上,終於掛出一抹笑容:「怎麼樣,林先生,這些裝備,你還滿意嗎?」

林朔看了一眼小城邊上的茫茫群山,臉上沒有興起一絲波瀾,嘴角一抽,淡淡吐出兩個字:

「湊合。」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禁區獵人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禁區獵人 禁區獵人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六章 湊合

0.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