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老對手

第五章 老對手

四季賓館,是春寧最高的建築之一。

八月份,原本正是這裡最熱的時候,不過現在天剛亮不久,氣溫倒是很舒適。

林朔順著電梯上了頂層,往欄杆上一靠,整個春寧有一大半盡收眼底。

這些鱗次櫛比的現代化建築群,讓林朔有些感慨。

時代變了,自己這個行當,人是越來越少了。

從上衣口袋裡摸出一包紙煙,林朔抽出一支點上,將第一口煙吹散在空氣里。

「嘩啦啦。」

八哥鳥在天上盤旋一陣,找到了頂層的林朔,撲騰著停在了林朔跟前的欄杆上:

「朔哥。這裡的林子都灑了農藥,我差點被投毒了。」

「要是能毒死你,我倒是清靜了。」林朔瞟了這隻鳥一眼,打趣道,「怎麼樣,這兒的母鳥還俊俏嗎?」

「模樣倒是長得還行,不過這城裡的鳥沒戒心,一勾搭就有,反而不如山裡的有意思。」

林朔笑著搖搖頭:「已經接了買賣了,今晚過後,別出去浪了。」

「知道了。」八哥鳥說道,「對了朔哥,剛才他們在餐廳里吵架,我在外面聽見了。我覺得啊,魏行山這個傻大個兒,真是不知好歹。」

「哦?」林朔被這句話勾起了興緻,「怎麼說?」

「那兩個做學問的,沒錯,一看就知道是兩個累贅。」八哥鳥大大咧咧地說道,「可他魏行山,還有他的那十來大頭兵,難道就不是累贅嗎?

所以朔哥才懶得跟他們計較,一羊也趕,兩羊也放嘛。

按我說,這些人都沒必要有,只要有我們哥倆,這事兒就能辦得漂漂亮亮的。

最多,再帶上Anne那個婆娘,這婆娘會來事兒,哄得八爺我挺開心的。」

「你啊!」林朔伸出手,用手指尖彈了一下八哥鳥的腦袋,「也不知道從哪兒學來這股子狂妄勁兒。」

「朔哥這麼強大,我這個小弟跟著朔哥混,不狂一點,也太不給朔哥面子了。」八哥鳥說道。

「平時說說沒事。」林朔提醒道,「回頭真的遇上那東西了,可要小心。」

「那當然,我們一世人兩兄弟,你看八爺我什麼時候掉過鏈子?」八哥鳥不以為然地說道。

「林先生,八爺。」

一人一鳥正聊著,美女Anne款款走來。

她的手上,托著一個瓷盤,上面放滿了糕點,應該是在自助餐廳里拿的,也不知道用什麼法子帶了出來。

把盤子放在八哥鳥跟前,Anne說道:「八爺在外面沒吃好吧?這個酒店規格不高,做得東西粗糙,您可別嫌棄。」

「朔哥你看看,這婆娘會來事兒吧?」八哥鳥說了一句,低頭啄糕點開吃。

Anne這時候對林朔說道:「林先生,我說服了魏隊長,他最後還是同意何教授和楊博士同行了,就是不知道您這邊……」

「我沒事。」林朔擺了擺手,「這倆知識分子,對自己專業已經到了偏執的地步。這也好理解,沒這份執著,他們也到不了今天這個成就。

要是我們不帶著他們,他們自己也會組團去的。那就真的是去送死了。」

「林先生還真是外冷內熱呢。」Anne臉上掛著甜甜的笑容,「有您這句話,我就放心了。」

「也別大意。」林朔搖了搖頭,「這次的對手,很厲害。」

「哦?」Anne目光一動,問道,「您對這隻生物,似乎很了解?」

「六年前交過手。」林朔決定透一點消息出去,因為他發現Anne對他的信心,有些過頭了。

這對林朔來說當然不是壞事,但Anne作為這支隊伍的實際領導人之一,這樣的心態對團隊並不好。

「六年前的昆崙山事件,你聽說過沒有?」林朔問道。

「略有耳聞,那是獵人圈的一大慘事。三十多個精英獵人上山,最後活著回來的,只有林先生您一個。」Anne說道,「其實就是這份情報,讓我們研究會決定,這次帶隊的人選,只能是您。」

說完這番話,Anne似是又想起了什麼:「林先生剛才的意思,昆崙山上的那隻幾乎將獵人團隊全滅的生物,就是黑龍江那隻?」

「根據目前的線索,應該是。」林朔點點頭,隨後看了一眼Anne,「知道我的這一身本事,是誰教的嗎?」

「那當然是林家的第八十六代家主,您的父親,林樂山林老先生。」Anne語氣恭敬地說道,「他老人家,可是當今獵門的領袖。」

「六年前,我爹死在了昆崙山上。」林朔眼神的哀痛一閃而逝,語氣依然很平靜。

Anne的神情有明顯的震驚,隨後低頭道:「對不起,我們不知道。」

「不知道很正常。」林朔說道,「當年昆崙山一戰,是我們獵人圈的秘事,不對外透露。你們能打聽到有這個事情,已經很神通廣大了。」

「那這麼說的話。既然林老先生已經不幸故去了,那林先生您,其實就是獵門領袖了?」Anne神情一振。

林朔怔了怔,瞟了Anne一眼:「獵門,從來就沒有什麼領袖的說法,只是圈裡人給我們林家面子,一起行動的時候,願意聽我們林家人布置而已。」

「哦。」Anne點了點頭,一副受教的神情,隨後又問道,「我還聽說,林家自古以來,除了您之前背著的烏木匣子,還有一件獵門龍頭信物,叫做龍骨扳指。這個龍骨扳指,代表著林家在獵門裡的絕對權威?」

一聽到龍骨扳指這四個字,林朔的神情一下子冷了下來,不再說什麼了。

「婆娘,你打聽得太多了。」八哥鳥咽下一口糕點,開口說道。

「對不起,對不起。」Anne連忙給林朔鞠躬道歉。

「行了。」林朔擺了擺手,「我放這個消息給你,是想告訴你。那條畜生很強,我會儘力。我知道你可能有替我立威的用意,所以言語間對我非常推崇。

但你千萬別覺得自己請了一尊神仙,已經萬事無憂了。

我只是收錢辦事,不用為你們這些人命負責,可你不一樣。

Anne小姐,你不是一般人,應該能聽得懂我這話的意思。」

「多謝林先生教誨。」Anne神情鄭重,點頭答應道。

……

眾人在四季賓館休整了一天。

林朔回到房間結結實實地睡了一覺,外面發生的事情一概不管。

第二天一早,Anne用賓館的房間電話叫醒了林朔,請他去賓館大堂集合。

來到大堂,這次黑龍江一行的全部人員,都已經到齊了。

國際生物研究會的亞洲區負責人,Anne。

亞洲區行動隊隊長,魏行山。副隊長柳青。和他們帶領的十三個精銳雇傭兵。

還有國際生物研究會的首席科學家何子鴻,以及他的學生楊拓。

這十八個人以林朔為首,陸續登上了Anne安排的旅行大巴,奔赴春城國際機場。

航班目的地:

中國,東北。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禁區獵人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禁區獵人 禁區獵人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章 老對手

0.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