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新成員

第四章 新成員

車隊在中國西南邊陲的山道上,顛簸了七個多小時。

凌晨一點多,終於來到了一個地級市的郊區。

眾人沒有停留,而是轉上了高速公路,一路狂奔。

又過了三個小時,省城巍峨氣派的建築群,終於出現在車窗外。

此時,天已經蒙蒙亮了。

Anne親自擔任林朔這輛車的司機。按理說一個女孩子連續開車十二個小時,有點不要命的意思。

可這女子一邊開車,一邊跟八哥鳥聊了一路,精神奕奕。

反倒是林朔,覺得這個女人和這隻鳥實在是有些吵。

來到省城春寧的一家名叫四季酒店的五星級賓館,車隊算是抵達此行的目的地,停車吃飯。

春寧號稱四季如春,城市綠化做得非常好。

林朔讓八哥鳥去附近林子覓食,又在客房裡安置好烏木匣子,自己跟著Anne和魏行山一行人一道,進了四季酒店的自助餐廳。

兩百多平米的豪華餐廳,時間還早,人不多,顯得很空曠。

這一行十多個人,尤其是魏行山身後的那群大頭兵,列著隊開進餐廳,這十幾個人走路、找座、坐下,都是一個節奏,讓餐廳里為數不多的食客紛紛行注目禮。

林朔挑了張偏僻的桌子,Anne招呼了柳青,兩個女子一起陪林朔落座。

柳青讓魏行山也坐過來,這漢子瞟了林朔一眼,搖頭拒絕了。

挑選完餐點,林朔三人正吃著喝著,自助餐廳門口,又進來兩個人。

兩人都戴著眼鏡,其中一個年紀大的看上去有六十多歲,一身真絲唐裝,滿頭銀髮,但腿腳很利索,走路帶風。

跟在老人身後的,是一個三十歲左右的男人,穿著一件白襯衫,模樣斯斯文文的。

這兩人端著餐盤取了食物,找了找,向林朔這張桌子走了過來。

Anne和柳青看到他們倆過來,紛紛起立。

「我來介紹一下。」Anne說道,「這位是國際生物研究會首席科學家,何子鴻教授。他身邊這位,是他的學生,也是我國年輕生物學家,楊拓博士。

何教授,楊博士,這位,是我們這次請的帶隊人,林朔林先生。」

「久仰林先生大名啊!」何子鴻老人熱情地伸出手,「沒想到林先生這麼年輕,果然是後生可畏!」

林朔愣了愣,只能站起來,跟何子鴻握了握手。

一番寒暄之後賓主落座,林朔用詢問的眼神看了Anne一眼。

Anne馬上笑著解釋道:「我這個半吊子的研究生,跟這兩位專家比起來,水平可差遠了。所以這次黑龍江之行,科研項目的負責人,就是這兩位。他們早就在四季賓館等林先生一起匯合了。」

「何教授和林博士,要跟我們一起去黑龍江?」林朔眉頭一皺,看了看這兩個學者。

「那是當然啊。」何子鴻教授紅光滿面,高聲說了一句,隨後看了看周圍的環境,又壓低聲音說道,「根據那枚鱗片的取樣,我們剛剛完成黑龍江那隻生物的初步研究。哎呀!這簡直是生物學上的奇迹啊!小楊,你來跟他們說說吧。」

斯斯文文的楊拓扶了扶眼鏡,臉上帶著興奮的神色,低聲說道:「根據鱗片的大小,我們推測,這頭個體的大小,是世所罕見的。

它的體重,應該跟目前地球上最大的生物**相似,有一百噸左右。

**是生活在海洋里的,有海水浮力做保護,所以可以支撐它的巨大體重。

可顯然,我們這次的目標,它是個陸地生物。

這在生物學上,幾乎是不可能的。這麼大的體重,在陸地的引力下,需要怎樣的生理學構造和身體強度去支持?

這是我們的第一個疑點。

第二:那枚鱗片的硬度,達到了莫式九點五級,幾乎接近鑽石了。這是礦石級的硬度,在生物體上從來沒有出現過。

當然,這可能在一定程度上解釋了,它為什麼體重能夠那麼大。

第三:根據基因解碼,這隻個體的基因圖譜,和遠古生物泰坦巨蟒有百分之九十七的相似,可哪怕是泰坦巨蟒,也遠遠達不到這麼大的體型。

而且我們還發現了,這隻個體,壽命在一千歲以上。」

說完這番話,楊拓長長舒出一口氣,對林朔說道:「林先生,面對這樣的生物學奇迹,何老師和我在這個專業領域裡摸爬滾打了一輩子,怎麼可能會錯過去親眼見證活體的機會呢?」

「我們知道,這次有很大的危險。」何子鴻這時候開口道,「而正是因為有危險,我們知道哪怕是林先生出手,想要捕獲活體,依然有極大的難度。

所以我們更要親自參與這次行動,這樣才能確保看到活體。

只要能看它一眼,哪怕死在黑龍江,我這輩子也值了。

我這次帶上小楊,就是因為他年輕,專業上也深得我真傳。萬一有危險,大不了我這把老骨頭死在前頭,你們保住小楊就好。」

何子鴻這番話音量不大,但說得毅然決絕,絲毫沒有迴轉的餘地。

楊拓對何子鴻的這番話也沒有任何異議,只是目光灼灼地看著林朔,似是想得到他的認同。

「我不同意!」

林朔還沒有表態,反而是隔壁桌的魏行山站了起來,金刀跨馬地坐到了林朔的這張餐桌上。

「他不屬於國際生物學研究會,我管不著。」魏行山指了指林朔,看著何子鴻教授說道,「可我作為研究會亞洲區的行動隊隊長,有權決定隸屬於研究會的人能不能參與行動。你們兩個學者,就應該在科研基地里待著,跑到深山老林去搗什麼亂?」

「魏隊長。」何子鴻沉下了臉,「你好像搞錯了一件事情。我是研究會首席專家,元老會成員之一。我能決定誰擔任亞洲區的行動隊隊長。」

「那你把我先撤了再說。」魏行山一拍桌子,「反正老子氣也受夠了。你們嘴皮子一張一合,說參加就參加了。

可要保你們回來,我們會填上幾條人命?

是,你們花了一千萬,把我們弟兄十五個人的命給買了。

可人命,就這麼不值錢嗎?」

魏行山這番話越說越大聲,很快,其他食客紛紛離席,逃也似地離開餐廳。

女服務員走到餐座附近,想要提醒什麼,卻被魏行山凶神惡煞一般的神情給嚇住了,不敢上前。

何子鴻滿面潮紅,氣得手直哆嗦,Anne見狀連忙撫摸老人的脊背,沖魏行山打著眼色。

楊拓這時候扶了扶眼鏡,堅定地說道:「魏隊長,生命是平等的,而且無法用金錢去衡量。這次行動,你們有你們的職責,我們也有我們的使命。如果你們認為我們是拖累,那好,大不了我們自己去,不用你們保護。」

「其實,大家的目標還是一致的。」Anne開口道,「也都有相同的覺悟。那為什麼不能精誠合作呢?有林先生在,我相信一切都能化險為夷。對嗎,林先生。」

一邊說著,Anne美目流轉,看向了林朔。

林朔一直沒啃聲,這時候看了看座子上劍拔弩張的眾人,他神色自若地說道:

「我只是收錢辦事,其他的事情我管不著。我已經吃完了,上去抽根煙。」

說完,他拍拍屁股走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禁區獵人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禁區獵人 禁區獵人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章 新成員

0.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