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初探洞穴

第四十七章 初探洞穴

一周后,黑龍江南岸傳來消息,隨著鑽頭不斷深入,Anne他們在地下三十米處,發現了一個巨大的洞穴。

何子鴻和楊拓用探頭採樣了洞穴的空氣樣本,確定成分與地面上接近,人類進入無礙。

魏行山得知這一消息,第一時間通知了林朔。

於是在2004年9月1日,林朔帶著此行所有人成員,來到了黑龍江南岸的坑洞邊上。

這個圓形坑洞,是中國石油工人最新的傑作,距離黑龍江不到二十米,直徑五米,深三十米。

因為涉及到奇異生靈,打完這個洞,中國方面的人大部分已經被撤走了,只留下一支二十人規模的邊防部隊官兵,負責守護洞口的安全。

林朔一行人,順著洞壁架著的繩梯,一個一個下到坑洞底部。

一個棗核形狀的地底裂縫,出現在他們眼前。

這道裂縫寬四米左右,高一米多,人半蹲著就能進去。

之前楊拓用探頭測過裂縫裡的溫度,在零下五攝氏度左右,再往深處走的話,可能會更冷。

大家到了洞底之後,第一件事情就是添衣服。

中國方面援助的軍大衣、帽子,口罩,就放置在裂縫邊上,眾人首先開箱取貨,把能穿的全穿上。

「這個洞穴我用超聲波測過,幾十公里,非常深。」楊拓一邊穿軍大衣,一邊說道,「只可惜,這洞穴的朝向是俄羅斯那邊的。不然漠河附近,倒是又有一個旅遊景點可以開發了。」

「嘿,那不是白瞎了嗎?毛子在遠東都沒多少人。」魏行山往自己的鋼盔里墊防凍填料,吐槽了一句。

林朔正站在裂縫前,抽動著鼻翼。

洞內一股寒冷空氣被他吸入鼻子,他眉頭微微一皺。

「林先生,嗅覺細胞的活性,是受到溫度影響的。」何子鴻說道,「這裡面的溫度很低,你的嗅覺應該沒之前那麼靈敏了吧?」

林朔點了點頭。

「戴上口罩會好一些。」何子鴻提醒道,「雖然口罩會過濾一部分的氣味因子,但至少能保暖,保持嗅覺細胞的活性。」

林朔聞言「嗯」了一聲,彎腰從裝備箱里拿出了口罩,戴在自己臉上。

不過他全身上下,也就多加了一個口罩。

「老林,你倒是多穿點兒啊,回頭可別凍壞了。」魏行山一邊說著,拿起箱子里的一件軍大衣披在林朔身上,「來,伸胳膊!」

林朔扭頭看了魏行山一眼,眼神里有些無奈。

他不穿這種厚大衣,是為了保持身體的靈活度,萬一裡面有什麼意外,他能及時照應。

而且,他知道裡面不會一直那麼冷。

但拗不過魏行山的熱情,林朔只好伸胳膊,穿上了大衣的袖子。

「這就對了。聽人勸,吃飽飯。」魏行山說道,「老林我跟你說啊,一會兒進了裡面,如果有人,咱幾桿搶也就對付了,真要是有什麼奇奇怪怪的東西,可要靠你。回頭你凍得跟個孫子似的,哆里哆嗦拉不開弓,那咱這幫人就全完了。」

「是呀,林先生,您可得多穿點兒。」柳青也走上前來,臉上帶著幾分笑意,把一條羊毛圍巾圍在了林朔脖子上,繞了幾圈。

Anne這時候也走到了林朔的正面,這個妮子抬頭看了林朔一眼,眨了眨眼,臉上憋著笑,伸手替林朔系扣子:「是呀,別凍壞了。」

林朔不知道這群人的默契是怎麼來的,大家人齊心協力,很快就把自己裹成了一個粽子。

這種行為在林朔的眼裡,雖說有關心的成分,但更多的是在捉弄他。

不過大家相處了一陣子,人心都是肉長的,現在臉已經拉不下來了。

沒辦法,任人擺布吧。

這時候林朔聽到頭頂上有動靜,一抬頭,看到追爺正從洞穴上方,被人送下來。

這把巨型反曲弓太重,繩梯承受不住,只能讓起重機從上面吊下來,這會兒正好一端觸及洞底。

魏行山搶先兩步,扶住了追爺。

Anne見狀正要阻止,她之前碰過追爺,那種心悸的感覺就像被人掐住了喉嚨,很不好受。

不過她很快發現,魏行山居然神色如常。

這個巨漢全身靠著追爺,算是扶住了它,手伸上去甩脫了吊鉤,嘴裡說道:「來,老林,再把追爺背上。」

林朔看著魏行山,腳下沒動彈。

「喂!老林!你這不仗義啊!」魏行山急了,追爺的份量擺在那裡,現在就這麼立著,魏行山能扶住一時,卻堅持不了多久。

就這麼一會兒的功夫,這漢子臉都憋紅了。

林朔這才上前幾步,把魏行山輕輕推開。

然後他單手拿住弓弦,輕輕一甩,這把巨型反曲弓就被他斜挎在了背上。

背好追爺,林朔又看了魏行山一眼:「老魏,你還不錯。」

「啊?」魏行山沒聽明白。

「追爺看得起你。」林朔說完,一矮身進了裂縫。

裡面,是一片漆黑。

這種黑暗,和夜晚的黑暗是兩種感覺,沒有一點光源,人類的眼睛哪怕適應再久,也看不到任何東西。

很快,光源就來了,魏行山他們打開了頭燈。

在王勇犧牲了之後,連同隊長魏行山副隊長柳青在內,雇傭兵還剩下十四個人。這些人目前都荷槍實彈,手裡端著槍,腦袋上頂著鋼盔,鋼盔上又綁著頭燈。

十四盞頭燈照下去,這個地底洞穴的冰山一角,展現在眾人眼前。

眾人首先發現,自己的呼吸正在帶出白霧。

驟然進入一個絕對黑暗的區域,腎上腺素的激增,讓他們一時三刻體會不到寒冷。

這會兒被白霧一提醒,大伙兒紛紛打了個哆嗦,開始觀察四周。

出人意料的是,這個地底洞穴的洞壁,沒有那種怪石嶙峋的感覺,比想象得要光滑不少。

目前這個洞,寬五米不到,高三米左右,長度不知道,至少頭燈照過去,這點光亮就像投石入海,沒什麼區別,前面還是一片黑。

「這是沉積岩,也叫水成岩。這種石頭一般都在地表,地底下很少。」楊拓看著洞壁,又看了看洞穴前方的黑暗處,緩緩說道,「這個洞穴,我懷疑以前是一條地下暗河,後來因為地質運動,水沒了,河道留了下來。」

「嗯。」何子鴻點了點頭,認可了楊拓的判讀。

這個老者是個生物學家,不過生物學和地質學是臨近學科。生物化石的研究,要建立在地質學之上。

「這裡氧氣含量還可以。」楊拓又看了看手上的測氧儀,「接近地表水平,不過,我建議大家還是不要在原地逗留太久,畢竟這裡的空氣是不流通的。」

「走吧。」何子鴻手一揮。

……

索洛維約夫斯克,是俄羅斯遠東的一個城市,距離賈林達一百二十公里。

說是城市,規模也就跟中國沿海的一個鎮子差不多,連縣城都算不上。

不過比起名義上是座小城,但其實也就一漁村的賈林達,這裡的各種配套設施要好上不止一個檔次。

龍王使者劉順福,就在這裡的醫院接受治療。

他在病床上躺了一個禮拜,第八天金髮碧眼的護士一走進病房,發現人沒了。

整個醫院上下找了半天,確定七天前被診斷為嚴重內出血,手術難度太大建議保守治療,然後下病危通知書,在床上等死的老頭兒,跑了。

……

劉順福此刻騎著毛驢走在山道上,臉上還有些蒼白,精神頭比起之前卻好了不少。

「你這頭蠢驢,怎麼才來呢?」劉順福嘴裡念叨著,用手重重拍了毛驢的腦袋,「老子在床上等了你整整七天,要不是身子骨實在是走不得遠路,我早就跑了。」

「那群毛子嘰里呱啦的,也不知道說得是啥。你要是再晚來幾天,他們一結賬,說不定把你賣了都不夠醫藥費的。」

「不過按理說,這應該是公家出錢吧?」

「算了,不管這些了,反正跑都跑出來了。」

「你走快些,馱我去廖家寨,那兒還有一場龍王祭要辦,已經晚了不少日子了。」

「我說驢兒,你覺得廖家寨的何寡婦怎麼樣?」

「說起來,咱老劉家傳到我這一輩,都已經快絕戶了。我老劉今年五十大幾的人了,連個媳婦都沒有。哎!」

「我知道何寡婦瘸了一條腿,可人不錯啊,長得也還算俊俏。你哪次去寨子里,她不是滿滿一槽豆料,把你喂得飽飽的?你不能沒良心啊!」

「我知道她對我有意思,那一槽槽豆料,進的是你的嘴,可要留的,那是我的心。」

「我以前確實有些看不上她。咱老劉家是什麼出身,如今混得再落魄,也不能這麼不挑食兒,對吧?」

「何況她還是一寡婦,我如今干這種買賣,人言可畏啊。」

「可說到底,我總要為我們老劉家留個后吧?」

「這一趟,我不知道能不能替那憨貨保住黑水龍城,就算保住了,我也不知道那憨貨還會不會回來。」

「可我劉家一千年多年的傳承,我不能什麼事情也不做。」

「驢兒啊驢兒,我走以後,你就跟著她吧。」

「她要是替我生了個一兒半女,那孩子你要照應著,知道嗎?」

「我是沒法親自教他什麼了,牧人傳到我這一代,就算了吧。」

「如今這世道,沒我們活路了。」

「那孩子,平安就好。」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禁區獵人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禁區獵人 禁區獵人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十七章 初探洞穴

5.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