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原來你是母的

第四十六章 原來你是母的

小八這輩子,就沒在這麼臭的地方待過,它只覺得腦袋一陣陣天旋地轉。

這隻八哥鳥周邊一片漆黑,四面八方都傳來一陣陣惡臭。

它目前就待在黑水龍王的嘴裡。

這條巴蛇之前忽然受驚,劉順福從船上跳起來安撫它,卻被它一頭撞進了江里。

小八也察覺到了不對,可身上被繃帶纏著,要是落了水肯定會被淹死,於是它就沒敢妄動。

結果這條巴蛇一甩頭一張嘴,就把小八吞進了嘴裡。

小八隻覺得眼前一黑,心裡咯噔一下,覺得自己的鳥生就到此為止了。

沒想到巴蛇沒把它咽下去,而是把這隻八哥含在嘴裡,自己在江底下瘋狂逃竄。

小八當然知道它在怕什麼,不過被這條蛇攜裹著落荒而逃的舉動,讓它覺得很沒面子。

而且這裡,實在是太臭了。

這條蛇估計這一千多來,就沒刷過牙。

於是等到站穩了腳跟,它扯著喉嚨喊道:「龍王,你個子長得那麼大,膽子怎麼這麼小啊?」

「至於嚇成這樣嗎?」

「你怕那東西,八爺我不怕啊!你趕緊放我出去,看我不弄死它!」

「什麼叫我年輕不懂事,不知道那東西的厲害?」

「你這就是門縫裡看那鳥,把鳥看扁了!」

「那東西,當年我跟著朔哥在南方,就宰過一頭!」

「什麼?你說我吹牛?嗨!龍王,你這話我就不愛聽了啊!」

「沒錯,我當時是只在旁邊協助,出手的是我朔哥。可講道理,沒我的威懾,朔哥也不會那麼輕易得手啊!」

「你又不信?」

「行了行了,你趕緊把嘴張開,放我出去。」

「什麼?你怕我被那東西弄死?」

「你這條破蛇怎麼就那麼蠢呢!八爺我會飛啊!呃……好吧,現在暫時飛不起來,不過你不用擔心,那東西的能力對我無效。」

「你怎麼還不信啊!」

「你這條破蛇性子咋就這麼軸呢?」

「你這是要帶我去哪兒啊!」

「回家?回哪個家啊?八爺我的家不在這兒!」

「你的家?你的家我不去!」

「你還叫我閉嘴?我憑什麼閉嘴?」

「你家裡有個厲害的,你打不過,讓我閉嘴別驚動它?」

「你家裡的那個東西,就是那條鉤蛇吧?你既然打不過那條鉤蛇,那你還回去幹嘛?」

「你害怕想回家?」

「你想回家鉤蛇會答應嗎?回頭把你又一頓抽!」

「什麼叫它喜歡你,你不喜歡它?」

「你等會兒,你這個信息量有些大,我需要消化一下。」

「我操!搞半天是你一條母蛇啊!」

「那沒事兒啊!這世上這麼大的蛇就你倆了,配成一對不正好嗎?」

「你不喜歡它,你喜歡老劉?」

「那你剛才撞老劉那下,我可沒看出來你喜歡他。」

「你剛才不是故意的,是因為嚇壞了?」

「你膽子可真小!」

「還有,我跟你說,你跟老劉那種喜歡,跟鉤蛇喜歡你,那是兩碼事兒。這事兒我門清,我跟你好好說道說道。」

「老劉跟你啊,那是哥們,知道嗎?就跟我和朔哥那樣,感情好是好,但不是那種感情。有些事兒,你得去找同類去做。好比我,我要去找那些母鳥,你呢,就要去找公蛇。」

「什麼事兒?」

「你活了一千多年,不知道那事兒?」

「哎呦,造孽了。老劉家對你,是真不厚道!」

「他們是不是把你閹了?」

……

這兩天,Anne去了黑龍江南岸,配合中國方面在南岸的挖掘工作。

跟Anne同行的,還有何子鴻、楊拓兩人。

以魏行山為首的雇傭兵們沒過去,南岸那邊有中方提供的安保力量,他們過去反而不太方便。

林朔也沒跟著去,一是他不太喜歡跟人打交道,同時也想利用這兩天時間,好好睡上一覺,養精蓄銳。

這天白天,睡醒了的林朔進了一趟山,下午的時候,他空著手回來了,列了一個單子,讓柳青和四個雇傭兵在賈林達當地採購,然後讓魏行山叫上其他雇傭兵跟他走一趟。

魏行山一看林朔列的單子,心裡就明白了七八成。

單子上寫的,都是一些燒烤的調料,還有一箱酒。

「又獵到什麼大傢伙了?」魏行山精神一振,一邊隨著林朔往白樺林里走,一邊輕聲問道。

其他十幾個雇傭兵,跟在他倆身後,也是一臉的期待。

上次林朔獵了頭狍子,結果一行人中除了Anne還能分到一塊腿肉,其他全落進了林朔和小八的肚子,這群兵只能看著眼饞。

這次,看來情況不一樣了,林先生這是想給咱們開開葷?

只聽林朔說道:「獵了一頭我一頓吃不完的傢伙,浪費了可惜。」

一聽這話,魏行山喜笑顏開,身後跟著的雇傭兵更是一陣歡呼。

魏行山臉色一僵,扭頭就是一頓臭罵:「瞧你們這沒出息的樣子!這幾天餓著你們啦?」

雇傭兵們被罵得趕緊閉嘴,不過眼珠子都滴溜轉著,臉上憋著笑,心裡顯然沒當回事兒。

魏行山把頭轉過來,兇悍的神情一下子消失不見,從口袋裡掏出一包煙來,抽一支遞給林朔,輕聲問道:「是什麼肉啊?」

林朔接過煙,魏行山趕緊替他把火點上,一臉諂媚地看著林朔,等著他的答案。

「還記得那頭熊嗎?」

「哪頭熊?」魏行山一陣迷糊。

「我們剛進山看見的,跟老虎打架的那頭。」林朔吐出一口煙,淡淡說道。

「那頭熊!」魏行山嚇了一跳。

那可是頭四米高的大傢伙,楊拓口中的棕熊超大個體,在自然界沒有天敵。

「嗯。」林朔說道。

「你把它弄死了?」

「本來沒想動它,結果它反倒想動我。」林朔一臉無奈,「我也正好餓了。」

「……」魏行山一陣無語。

跟著林朔穿過白樺林,眾人又翻過小山,來到一條小河邊。

這裡已經出了賈林達,四周無人,林朔往前走著,卻發現身邊魏行山他們的腳步停下來了。

扭頭一看,魏行山和其他雇傭兵,都獃獃站在原地,看著河邊的那頭棕熊屍體。

這頭棕熊之前眾人只是隔著個山頭,遠遠看過一眼。

它的體型,大家是通過周邊樹木和老虎作為參照物判斷出來的。

都知道它大,站起來大概四米高。

此時湊近了一看,這頭巨熊跟人類體型的差距,就帶來了一種強烈的壓迫感。

這頭熊目前就卧在小河邊,就跟一座小山似的。

虎死餘威在。它的眼睛還睜著,雖然已經失去了神采,可看著還是很嚇人。

「愣著幹什麼呢?」林朔撇了撇嘴,「別指望我伺候你們,自己動手。」

「好嘞!」魏行山首先醒過神來,從腰間拔出匕首,大步流星地走到熊屍邊上。

這頭熊現在是卧著,但高度也到了魏行山的肩膀,魏行山拿著匕首,有些發懵。

「知道怎麼弄嗎?」林朔看出了端倪,問了一句。

「嘿!」魏行山摸了摸自己的後腦勺,「不太會。」

「先在爪子那兒下刀,然後剝皮。」林朔說道,「皮子要剝得完整,這個尺寸的熊皮子,值幾個錢。」

「哎。」

「皮子剝下來交給我,我處理一下,這手藝你們一時三刻學不會。」林朔抽著煙問道,「你知道王勇家住那兒嗎?」

魏行山愣了一下,他不明白林朔為什麼問這個。

「王勇人是沒了。」林朔輕聲說道,「你回頭要記得把皮子寄過去,給他家人留個念想。」

「哎!」魏行山的眼眶一下子就紅了,重重點了點頭。

然後這個巨漢伸手往自己臉上抹了一把,扭頭吼道:「都愣著幹什麼?還不快來幫忙!」

「是!」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禁區獵人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禁區獵人 禁區獵人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十六章 原來你是母的

4.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