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江底有動靜

第四十四章 江底有動靜

第二天,林朔、Anne、魏行山只花一天時間,就抵達了賈林達。

龍王使者被自己的牧獸一撞,半條命已經沒了。

這老頭兒受了內傷,真要是在山道上顛個上百公里,估計還沒到賈林達,另外半條也就顛沒了。

人命關天,Anne通過衛星電話聯繫了國際生物研究會,讓國際生物研究會再去聯繫俄羅斯政府。

當天下午,俄羅斯政府的一架直升機就派過來了,主要是為了送劉順福去附近最好的醫院接受治療,順道兒也把林朔三人送到賈林達。

從直升機上俯瞰外興安嶺,林朔一直盯著底下的各條水系,稍微大一點河他都會仔細觀察。

確實,沒有黑水龍王的蹤影。

這趟九娘溝之行,林朔沒找到小八,他的心情自然是沉重的。

現在,他只能寄希望於小八的生存智慧了。

根據劉順福的說法,這條巴蛇沒有第一時間對小八下手,這就說明哪怕它失控了,也沒把小八當做敵人。

人都能被這隻鳥耍的團團轉,更何況是一條巴蛇。

事到如今,林朔也只能這麼想了。

三人抵達賈林達之後休整了一晚,隨後他們就出發,前往二十公裡外的黑龍江水域,勘察之前那場小型地震的震源。

Anne說得沒錯,這裡不處於地震帶,這種地震是非常罕見的。

偏偏在這個時候碰上了,林朔不認為這是一種巧合。

這場地震極有可能是人為的。

而且他有種很強烈的感覺,地震發生地點,極有可能就是龍王使者口中的黑水龍巢。

這次行程,大家兵分兩路。

魏行山開著橡皮艇,載著楊拓走水路。

林朔身上的追爺分量太重,橡皮艇吃不消,而且他也不喜歡待在水面上,於是Anne跟著他在岸上走著去。

楊拓原本並不在這次勘察隊伍中,可他本人極力要求。

Anne考慮到他的真實身份,而且他的腿現在確實也無大礙了,所以也就答應了。

這幾天下來,Anne跟隨著林朔,實際上已經翻山越嶺一百多公里。

她雖然身負傳承,但終究是個女人。這趟行程剛開始的時候還沒覺得有什麼異常,但五公里之後,她發現自己有些吃不消了。

要是按她正常的節奏趕路,問題其實不大,可林朔的速度實在太快。

她知道林朔心裡著急,不好意思開口讓他慢一些,只能咬著牙跟著。

林朔在前面走著走著,自然也聽出身後的Anne腳步不對。

他忽然想起那天晚上,Anne在草房內那句夢話。「林先生,您走慢一些。」

他回頭看了一眼Anne,隨後發現這女子已經臉色蒼白,額頭上直冒冷汗。

「跟不上何必逞強呢。」林朔說了她一句。

Anne怔了怔,一張櫻桃小口咬著下嘴唇,眼神很委屈,沒說話。

林朔停下腳步,看了看追爺的位置,然後半蹲下來,拍了拍自己的左肩:「坐上來吧。」

「啊?」Anne沒反應過來。

「坐上來。」

「這……怎麼好意思?」Anne打量了一下林朔的肩膀,眼神有些閃躲。

「我跑得再快都沒用,到了地方,還得靠你的『聽山』去感知震源。」林朔淡淡說道,「你別誤會,我只是怕你拖慢行程。」

「我其實……挺重的。」Anne心裡有些發慌,結結巴巴地說道。

「這我知道。」林朔看了Anne一眼,「你這種練過的,骨骼和肌肉的密度比一般人大。不過你再重也重不過追爺。你坐上來,正好能平衡我兩邊肩膀的重量,我反而輕鬆一些。」

「哦。」Anne看了看林朔身後的追爺,也確實如他所說。追爺這把巨型反曲弓,林朔是斜挎著的,分量全在右肩上。

「可是……」Anne紅著臉低下頭去,「我……臀部比較大。」

「你當我是你家客廳沙發,還想坐實了啊?」林朔白了這個女人一眼,「挨著半邊屁股就得了。」

Anne被林朔說得一陣羞惱,事到如今,她也懶得管那麼多了,索性橫下一條心。

這個女子兩步助跑后高高躍起,空中一個半轉身,繃緊了臀部肌肉,結結實實地砸在了林朔的肩膀上。

你這個情商為零的傢伙,一屁股坐死你得了!

Anne心裡這個念頭剛剛蹦出來,臀部就傳一陣劇痛,疼得她忍不住「啊」了一聲。

這個男人的肩膀,就跟一塊生鐵一樣,硌得她半邊屁股都麻了。

林朔渾不在意地站起身:「自作孽。」

「你……」Anne一陣惱羞成怒,恨不得掐死這個傢伙算了。

「坐穩了。」林朔說了一句,腳下開始真正地發力。

Anne只覺得兩旁的樹木正在飛快地後退,耳邊生風。

這時候她才知道,之前林朔為了遷就她的速度,腳力最多使出五成。

這前後一百多公里的山路,對他而言,只不過是剛熱完身而已。

林朔這麼急速趕路,顛簸是難免的。

以Anne的身手,這種顛簸當然不至於讓她坐不住。

可這樣的話,她必須臀部使力,在一個男人的肩膀上用這股勁道,Anne別說付諸行動,光是想一想就燒紅了臉。

她試著抱住林朔背後的追爺,但手剛放上去,就有一陣莫名的心悸感。顯然這把上古兇器,並不想讓林朔的之外的人觸碰。

無法可想之下,她只能選擇摟著林朔的脖子,不讓自己掉下去。

好在林朔並不反對。

他不僅沒有反對,而且隨著腳下的起伏顛簸,肩膀還會做出相應卸力的動作,就好像高級轎車的避震一樣,似是儘可能地讓肩膀上的Anne舒適一些。

Anne感受著這個男人的體貼,原本心中那點小怨氣,也就慢慢煙消雲散了。

「林先生,你這樣……累嗎?」Anne柔聲問道。

「本來不累。」林朔沒好氣地回道,「不過如果還要說話跟你應酬的話,那就有些心累了。」

「……」Anne一陣無語,隨後她似是想通了什麼,嘴角掛出一抹微笑。

算了。

這個男人,一身本事和這張嘴,都硬得硌人。

唯獨這心腸,卻一點都不硬。

……

兩撥人先後抵達目的地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了。

魏行山將橡皮艇靠岸,帶著楊拓先跟林朔他們匯合。

林朔和Anne也趕到了,順著橡皮艇的馬達聲找到了魏行山和楊拓。

四人站在黑龍江邊上,看著面前黑黝黝的江水。

這裡的水域很寬闊,距離對岸接近三公里。

Anne趴在地上,仔細地聽了一會兒,然後抬起頭,臉上有些不確定。

「怎麼說?」林朔問道。

Anne搖了搖頭:「這裡不比山上,山體全是石頭,震動傳的遠,震感也更清晰。這裡下面大多是淤泥,震動全被淤泥吸收了,我有些聽不清。」

說完這番話,Anne又話鋒一轉:「不過,我能感覺到,下面有動靜。」

「什麼動靜?」楊拓問道。

「不知道,很模糊。」Anne搖了搖頭。

「那就挖。」楊拓當機立斷。

「挖?」魏行山聽了嚇一跳,「這怎麼挖?」

「是啊楊博士。」Anne說道,「我們這次受是俄羅斯政府委託處理這件事,可在黑龍江邊上挖地道,我想這是不會被允許的,畢竟這裡是中俄兩國的國境線,太敏感了。」

「而且我們人手也不夠啊。」魏行山看了看林朔,「當然,林先生如果願意幫忙,應該還可以。」

「從中國那邊筆直往下挖,俄羅斯就沒那麼多廢話了吧?」楊拓指了指江對面,「施工隊我來聯繫。林先生不要干這種活,養精蓄銳,到了下面還需要他出力。」

「這……」Anne猶豫了一下,拿出了自己口袋裡的衛星電話,「我要請示一下上級。」

「請示吧。」楊拓一邊說著,一邊也拿出了自己的衛星電話,「你請示完我請示。」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禁區獵人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禁區獵人 禁區獵人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十四章 江底有動靜

4.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