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巴蛇

第四十三章 巴蛇

林朔和Anne沒有其他法子,只能再次回到茅草屋內。

這裡的水系四通八達,小八到底被黑水龍王帶到了哪兒,其他人都不知道。

唯一可能知道的,就只有那位陷入昏迷的龍王使者了。

這時候,天已經蒙蒙亮了。

這個年過半百的老漢,此刻就在乾草墊子上躺著,眼睛直勾勾地看著走進屋內的林朔和Anne。

看到龍王使者醒了,林朔連忙上前兩步,蹲在他面前:「你還能說話嗎?」

龍娃使者的臉抖了抖,眼珠子往牆角的方向動了動。

Anne心思活絡,很就快意會了。

她趕緊爬上草墊,在牆角和草墊之間,伸手摸了下去,很快就摸出了一個小瓷瓶。

Anne搖了搖小瓷瓶,聽了聽裡面的動靜,和林朔對視了一眼:「好像是種藥丸。」

「給他吃。」林朔說道,「我估計他跑回來,就是來拿這個葯的。」

Anne趕緊拔掉瓷盤上的軟木塞,從裡面倒出藥丸,喂入龍王使者口中。

龍王使者艱難地咽下藥丸后,長長舒出一口氣,然後又把眼睛給閉上了,嘴裡輕聲說道:

「被你們兩個一打岔,我老劉差點就命喪黃泉。」

「你是劉家牧人?」

「嗯。」龍王使者應了一聲,有氣無力地說道,「不過以後還是不是牧人,那就不一定了。」

「黑水龍王怎麼了?」

「不知道。」龍王使者說道,「它跟我們劉家一千多年了,平時性子就是個憨貨,可聽得懂人話,也認得對牧主,沒想到它居然在我這一輩手裡……」

說到這裡,龍王使者劉順福就說不下去了,睜開的雙眼一陣迷茫:「我對不起祖宗啊。」

「當時發生了什麼?」Anne問了一句。

劉順福喃喃答道:「我在河口做買賣,它在江里跟林家那隻鳳凰玩。本來好好的。可它忽然就跟發狂了似的,兩隻眼珠子都紅了。我想安撫它,卻被它一頭撞去半條命。等我掙扎著爬上船,發現它已經游遠了。你們那隻鳳凰,一直在它腦袋上沒下來過,也被它帶走了。」

「你覺得,它可能去了哪裡?」林朔問道。

「這……」劉順福臉上現出猶豫的神情,沒說下去。

林朔靜靜地看著劉順福,那眼神就跟Anne第一次遇到他那樣,冷得讓人骨子裡發寒。

「好吧,都到這個份上了,瞞也瞞不住了。」劉順福嘆息一聲道,「它最可能去的地方,叫黑水龍巢。」

「黑水龍巢?」

「對。黑水龍巢。」

「從沒聽說過啊,那是什麼地方?」Anne疑惑道。

「那是它的老巢。」劉順福說道,「我們牧人雖然跟牧獸相依為命,可那憨貨這一千年來,身子越來越大,給它安個家,可就難壞了我們劉家。

一百多年前,這憨貨在黑龍江底找到了一個地方可以棲身,於是我們就在外興安嶺安了家。

那個地方,在黑龍江底下,人是進不去的,只有那憨貨可以進去,一開始我祖輩也懶得管它,覺得它能避開人就行。

後來,我爹膽大,有一次趴在它嘴裡,跟著它去了一趟巢穴,回來說那地方是個地下的天然洞穴,非常大。

當時這憨貨已經是黑水龍王了,既然是他的巢穴,我爹就管它叫黑水龍巢。

本來我也是想去一趟那裡的,可我爹不知怎麼了,讓我跪著發誓,不能踏入那地方一步。

我不敢忤逆,所以這輩子也沒去過,只是知道有這麼一個地方。」

劉順福說完這段話,精神頭更差了,臉色發青。

「那黑水龍王,之前是怎麼受傷的?」林朔問道。

「那憨貨跟你們家鳳凰不一樣,它不會說話,所以我也不清楚它是怎麼傷的。只知道它一個月前去了一趟老巢,回來就受傷了。

我猜應該是有什麼東西要佔它的巢穴,它跟那東西打了起來,結果沒打過人家,負傷跑了。

從那以後,那憨貨就一直在江里來回晃蕩,跟著我收祭品補身子,再也沒回過老巢。

這次它發了狂,我估計,是回去搶地盤了。」

「之前,你為什麼讓林先生知道它負傷了呢?」Anne問道。

「外興安嶺出現了一個林家傳人,還能為什麼呢?」劉順福說道,「我一看到他身後的那把弓,就知道他的來歷了,獵門林家,那是響噹噹的名頭。我知道他不是為憨貨來的。不過當時見面時,他看起來太年輕了,我怕他血氣方剛的,起了動憨貨的念頭,就順手用話術跟他打了這個招呼。」

劉順福說完這句話,眼睛又閉上了,呼吸逐漸平穩下來。

「睡著了。」Anne嘴裡輕聲說著,看了看林朔,「林先生,您覺得他說得可信嗎?」

「未必全是真的,可也八九不離十了。」林朔點了點頭。

「我們下一步怎麼做呢?」Anne問道。

「當然是去找黑水龍巢。」林朔看著Anne。

剛說到這裡,林朔忽然抽了抽鼻翼,目光向草房的門外看去。

不一會兒,一個高大的身影出現在門外。

魏行山滿臉血污地走進來,抱著***一屁股坐在乾草墊子上,看了昏睡的劉順福一眼,大大咧咧地說道:「林先生你出手夠重的啊,把老頭兒揍成這樣。」

林朔懶得解釋,他聞著魏行山身上的味兒,只覺得血腥氣直衝腦門,反問道:「殺了幾個?」

「媽了個巴子的,五個小兔崽子端著槍抄我後門,還好老子機靈,反手把他們摸了。」魏行山咧嘴笑了笑,又左右看了看這間草房,說道,「對了,八爺呢?」

「被拐走了。」林朔嘆了口氣,搖了搖頭。

「被拐走?哪只鳥乾的?」

「不是鳥,是蛇,巴蛇。」林朔說道。

「巴蛇?那是什麼蛇?」魏行山大惑不解。

「黑水龍王,就是一條巴蛇。」林朔解釋道,「巴蛇的體型,是隨著年紀不斷增長的,一千年的巴蛇,是這世上體型最大的奇異生靈之一,僅次於之前在昆崙山的那條鉤蛇。」

說到這裡,林朔又看向Anne:「我們林家的《九州異物載》里,其實就有這條巴蛇的記錄,其中有『天性良善劉氏牧之』這八個字,提醒我們林家後人,這條巴蛇是頭牧獸,牧主姓劉,不要誤殺。

之前我在江邊遠遠看到它,覺得有點像,現在這個龍王使者姓劉,那就對上了。」

「原來黑水龍王就是巴蛇啊。」Anne恍然大悟。

「林先生,你的意思是,八爺被這條叫黑水龍王的巴蛇,給拐跑了?」魏行山聽明白了。

「差不多吧。」林朔說道。

「那還是咱八爺的路子野。」魏行山笑道,「胃口好,不挑。」

「行了魏隊,林先生本來心情就不好,你還在他心口戳刀子。」Anne不滿道。

「老魏,殺了幾個人,你是不是就開始飄了?」林朔瞟了魏行山一眼。

「嘿!不敢。」魏行山大大方方地承認道,「剛才好不容易活下來,我可還想多活幾年。」

一邊說著,魏行山雙手一撐膝蓋,站了起來:「那別愣著了,找去吧?一隻八哥不好找,一條那麼大的巴蛇還不好找嗎?」

「還真不太好找。」Anne說道,「根據龍王使者的說法,那條巴蛇可能藏到一個叫黑水龍巢的地下巢穴去了,那地方沒人去過。」

「還有這種地方?」

林朔忽然想起什麼來,問道:「老魏,你身上的地圖呢?」

「哦,在。」魏行山摸了摸口袋,伸手把地圖拿了出來。

此時天已經亮了,太陽雖然還沒爬上山,但屋內已經能看得清地圖了。

「我們是在……這兒對吧?」林朔看了一會兒地圖,用手指了指地圖上的方位。

「差不多。」魏行山點點頭。

「Anne小姐,剛才那場地震,你聽出來的震源是哪裡?」

Anne湊過來看了看地圖,用手指指了一個地方:「東南方七十公里,應該是這裡。」

「震源在黑龍江上。」林朔說道,「距離賈林達不到二十公里。」

「奇怪,我記得黑龍江流域並不處在地震帶。」Anne說道,「怎麼會平白無故發生地震呢?」

「還記得嗎?這個牧人說,黑水龍巢就在黑龍江底下。」

「您的意思是……」

「我去震源附近看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禁區獵人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禁區獵人 禁區獵人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十三章 巴蛇

4.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