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失控

第四十一章 失控

「什麼?您的母親就是雲家的傳人?」Anne驚訝地看著林朔,有些難以置信。

據她所知,六大家雖然有時候會合作狩獵,但終究是各有傳承,不會出現互相通婚的情況。

而且林家這個獵門領袖的位置,也確實是從雲家那裡奪過來的。

之後這兩百年,林家和雲家之間關係自然並不和睦。

所以林朔的母親是雲家人,這讓Anne心裡非常訝異。

這個情報,對她而言,有巨大的信息量。

林朔點了點頭:「沒錯。聽我父親說,她的名字叫雲悅心。」

「那您豈不是身兼林雲兩家之長?」Anne問道。

林朔微微一怔,隨後搖了搖頭:「我沒這個運氣,我母親在我一歲的時候就失蹤了,這個我上次提到過。」

「哦,對。」Anne想了起來。

上次林朔說到過,他和他父親林樂山之所以上昆崙山,其實並不是為了去找龍骨扳指,更不是為了去盯著鉤蛇渡劫。他們父子真正的目的,是想去找林朔母親的下落。

「所以,我也不清楚我母親作為雲家傳人,到底有什麼特長。」林朔說道,「你應該知道,獵門的傳承沒有天生下來的就會的,都需要後天訓練。不過天賦也很重要。後天訓練,就是為了把天賦更好地發揮出來。

我的直覺,比一般人敏銳一些,能察覺到別人對我的殺意。

之前那些狙擊手,槍口有沒有對準我,我能感應出來,並且能馬上知道大致的方位。

這種天賦,應該是我母親遺傳給我的。所以我推測,雲家人的特長,可能在心靈感應方面。

可具體是什麼,那就不清楚了。」

「哦。」Anne柔聲說道,「那不如等哪天您跟伯母團聚了,我再去跟伯母當面請教吧。」

「但願如此。」林朔嘆了口氣,從溪邊站起身來,「走吧。我們繼續趕路。」

……

這天夜裡,林朔和Anne順著氣味,終於找到了那條毛驢。

這頭灰色的毛驢,就拴在一個茅屋前面的木樁子上,面前是滿滿一槽豆料。

這間茅房就搭建在半山腰上,草色發灰,看樣子有陣子沒翻新了。

茅房的門開著,除了一個厚厚的乾草墊子,裡面什麼都沒有。

「這應該是龍王使者在龍王祭期間,臨時落腳的地方。」Anne跟著林朔走進這間茅房,左右看了看說道。

林朔抽動了兩下鼻翼,緩緩點頭。

這裡,充滿了小八和龍王使者的味道。

「我們不如在這裡等。」Anne建議道,「他的驢在這裡,肯定會回來的。」

林朔沒有反對,取下背後的追爺,一屁股在乾草墊子上坐了下來。

摸了摸上衣口袋,林朔摸出小半包煙,抽出一支點上。

一邊抽著煙,林朔想起了給他這包煙的人,說道:「也不知道魏行山能不能找到這兒。」

「這您放心吧。」Anne坐到林朔身邊,「魏隊精通野外追蹤,他不會跟丟的。」

林朔微微頷首,認可了Anne的說法。

這個雇傭兵頭子別看愣高愣大的,可真要是短兵相接,他那身硬氣功和格鬥技巧,在這樣層面的戰鬥中完全不夠看。

一旦那個牧人或者黑水龍王翻臉,魏行山絕對是先死的那個,差距大到林朔都很可能救援不及。

但他槍法好,手裡的******威力巨大,可以作為一個遠程火力支援點。

所以林朔甩下他,一方面是確實心急,想早點找到小八。另一方面,也是讓他在後面伺機行動,為自己和Anne兩人留下一道後手。

林朔抽完一支煙,乾草墊子上躺了下來,對Anne說道:「龍王使者目前不在附近,你聽著點兒動靜,我睡一會兒。」

Anne眼神中閃過一絲詫異,不過她很快明白過來。

林朔是想在龍王使者來之前,把自己調整到最佳應敵狀態。

這幾天兩人連續趕路,Anne還能在晚上睡一小會兒,林朔承擔守夜的任務,又是好幾天沒合眼了。

「嗯。」Anne點了點頭。

躺下去沒十秒鐘,林朔的鼾聲就響了起來。

此時夜已經很深了,屋外月光柔和,屋內一片黑暗。

林朔在入睡之前聞到的最後一絲氣味,就是身邊的Anne。

那種淡淡的乳香氣,在他腦海中縈繞不去。

很快,模模糊糊中,他又看到了那張女人臉。

這張臉林朔從來就沒有看清過,但他知道,那是他的母親,雲悅心。

這輩子自他記事以來,只夢到過三次母親。

一次是昆崙山上,出事前的深夜。

那天,他夢到自己的母親撕心裂肺地哭著。

第二次,就是幾天前的黎明破曉之前。他母親也在哭,臉上充滿了擔憂。

而這一次,他看到母親在笑。

她的那張臉,林朔看得並不是很清楚,但他知道她在微笑。

她的那雙眼睛,比上兩次更清晰了。

那種眼神,就好像他小時候第一次翻身,第一次在床上爬,第一次走路那樣。既有鼓勵的意味,又帶著深深的欣慰。

林朔享受著母親這樣的目光,很愜意,他感覺自己正在被陽光照拂著,想被她這樣一直看下去。

可是逐漸地,她的兩道秀眉又慢慢皺了起來,她開始在擔憂著什麼。

林朔心裡一陣難受,她又要哭了。

到底是什麼事情折磨著她,讓她那麼傷心?

我能做什麼,讓她高興起來?

林朔心裡萬分焦慮,然後他全身微微一震,醒了。

鼻子中傳來的味道,依然是之前那股乳香味,但比入睡前濃了不少。

林朔睜開眼發現,自己居然躺在Anne的懷裡。

Anne把他的腦袋,放在自己大腿上,一隻手搭在林朔的手背上,另一隻手正在不斷地輕撫著林朔的額頭,嘴裡輕聲呢喃著:

「別怕,別怕……」

她就這麼抱著林朔,摸著他的頭髮,呼吸越來越緩和,手裡的動作慢慢停下,嘴裡的聲音越來越輕。

看樣子,她也快睡著了。

她這種似睡非睡的狀態,讓林朔沒有立刻翻身而起。

他硬不起這個心腸,把這個女人吵醒。

在這片黑暗的茅屋中,林朔其實看不清她的面容。

可鼻子嗅著女人的體香,耳邊是她輕微的呢喃,林朔的心裡,有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感覺。

不過,隨著林朔意識逐漸清醒,這種感覺很快又被他硬生生壓下去了。

自己剛才做夢了,出了一身冷汗,這女人不過是在安撫自己。

這純粹是一種女性的本能,她應該沒有什麼其他想法。

自己讓她盯著點周圍的動靜,結果她卻來安撫做夢的自己,然後居然快睡著了。

女人這東西,果然不可靠。

而且她身上的這股乳香味,正在嚴重地干擾我的嗅覺。

我應該現在就把她叫醒!

不過……

她的大腿倒是挺結實的,枕著很舒服……

還有她的味道,挺好聞的。

跟了三天的驢屎蛋子氣味,現在這味道聞起來簡直就是一種享受……

反正我已經醒了,不如晚點再叫醒她?

就在猶豫的時候,林朔聽到Anne嘴裡吐出一句含含糊糊的話來:

「林先生,您走慢一些……」

林朔聽了這句夢話,心裡一陣莫名的觸動。

就在這時候,林朔忽然心中一凜,一個翻身坐了起來。

Anne也瞬間被驚醒!

不一會兒,茅草屋外,一個人影跌跌撞撞走了進來,然後面朝下,眼看就要摔倒。

林朔沒等這個人摔在地上,一個箭步上去,一把抓住了他的后衣領子,手上輕輕一使勁,把他翻了過來。

其實從氣味上,林朔早就認出這人是誰了。他只想看看臉,最後確認一下。

月光下,龍王使者劉順福,原本就乾瘦的臉此刻面若金紙,口鼻部位正源源不斷地湧出鮮血。

林朔急聲問道:「怎麼了?」

劉順福睜眼看了一眼林朔,隨後又咳出了一口血,氣若遊絲地說道:

「龍王……龍王失控了。」

「什麼?龍王失控了?」林朔心裡一驚。

「你不是牧人嗎?它怎麼會失控?」Anne也快步走來,一邊捏著劉順福的手腕把脈,一邊問道。

「我也不知道。」劉順福此刻不僅身體狀況危在旦夕,精神也極差,神情茫然。

「小八呢?」林朔吼道,「就是那隻八哥鳥?」

「跟龍王……在一起。」

說完這句話,劉順福就昏了過去。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禁區獵人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禁區獵人 禁區獵人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十一章 失控

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