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生不如死

第四十章 生不如死

今天,是2004年的8月22日。農曆七月初七。傳說中牛郎織女在天上相會的日子。

立秋已經過去兩個禮拜,在中國境內,或許還能見識到什麼叫秋老虎。可在外興安嶺,已經是一派秋天的景象了。

九娘溝周邊那一圈山楊樹,樹葉開始發黃,遠遠看去像是一朵朵金黃色的雲彩。

在這些雲彩的間隙,林朔和Anne兩人可以看到一根根原木樁子扎在地里,組成了這裡的圍牆。

這座山寨,彷彿置身於金色雲彩之間,遠看既美麗又神秘。會讓人不由自主地產生進到裡面,一探究竟的想法。

可惜林朔並沒有這個興緻。

這幾天西伯利亞的冷空氣開始從北冰洋南下,幾天秋風刮下來,一切氣味訊息消散得很快。

其實現在,龍王使者和小八的味道,林朔已經聞不到了。

他之所以還能繼續追蹤下去,是因為他知道龍王使者身邊跟著一頭灰驢。

這頭驢子伙食不錯,吃得是豆料,所以驢糞氣味與眾不同。

這頭路一路上邊吃邊拉,哪怕被秋風颳了幾天,那一坨坨豆腥味,就好像林朔腦中的一個個指路標牌。

林朔此刻知道,這頭驢是跟著主人穿過了九娘溝,所以他想帶著Anne在九娘溝外圍繞過去,繼續追蹤。

九娘溝這種是非之地,林朔自然是沒有興趣深入的。

他說Anne不想手上沾人血,他自己又何嘗不是?

所以此時兩人並肩走著,腳下的步子不慢。

可緊趕慢趕,在就要繞過九娘溝的時候,兩人還是被一群獵戶給堵住了。

這夥人有八個,都是青壯,看樣子是打獵回來,手裡端著****,背上背著弓箭,眼睛直勾勾地看著林朔身邊的Anne。

兩人被迫停下腳步,林朔斜跨了一步,把Anne護在了身後。

「小子,你挺有種。」八人中,一個矮壯的獵戶點點頭,「把那女的留下,我放你一條生路。」

「三哥,跟他廢什麼話啊!」

「就是,直接打死得了。」

「三哥,這個女的別看用泥巴糊了臉,輪廓可標誌得很啊。」

「老五眼力不錯。」

「嘿,我兒子十六了,該有個婆娘了。」

「三哥,你這話就不對了,既然是兄弟們一起發現的,自然見者有份啊。」

「對啊,你兒子畢竟還小嘛。」

「三哥,我看這個婆娘還是給咱們用。你兒子下次再說吧。」

「說什麼屁話!」那個叫三哥的矮壯漢子怒道,「上次你們搶那個新娘子,搶回來過日子也就是了,結果你們把人家姑娘糟蹋死了。都像你們這樣,寨子不出二十年就要絕戶!」

「三哥,你現在說這個,就是不把我們當兄弟看了。」

「就是,當時搶新娘子的時候,你也不是也有份嗎?」

「我那是給我兒子搶的!當時你們就說見者有份,我沒說什麼。這次,總該輪到我兒子了吧?」

「三哥,你想給你家留香火,我們也一樣啊。」

「得了吧,就你們這種一起上的,鬼知道最後是誰的種。」

「三哥要不這樣,我看這婆娘確實挺標緻的,就這麼弄死了也可惜。我們抓個鬮吧?抽到誰就是誰的,回去好好過日子。」

「這法子行。」

「行是行,但你們可不能反悔。」

「那我們以龍王爺的名義,一起發個誓吧。」

「好!」

「哎哎哎!小聲點,別把寨子里的人招來。」

「對對對!不然他們也來攙和一腳,那就更亂了。」

「沒錯沒錯。」

Anne看著這群獵戶就這麼商量著,心裡既厭惡,又覺得這些人有些可憐。

她是個高學歷的女人,自然知道人首先是動物,其次才是人。

當動物層面的基本需求無法滿足的時候,人就會展現出動物的一面。

人性,也就因此泯滅了。

這八個獵戶,在Anne眼裡,就是這麼個情況。

極端的環境,造成了他們極端的行為。

不過無論怎麼說,這群人,不是什麼良善之輩。

如果萬一情況失控,自己不得不殺人的話,Anne覺得自己還是心安理得的。

這時候,她聽到林朔朗聲說道:「幾位大哥,你們聊得很熱鬧啊。能不能聽聽我的建議?」

八個獵戶聽完愣了一下,隨後都笑了。

「小子,你說說看,你有什麼主意?」

「我覺得是這樣。」林朔一本正經地說道,「我身後這個女人怎麼分啊,那是之後的事情。你們是不是要把這個女人身前的男人,也就是我,先給幹掉呢?你們這商量來商量去的,我站這兒有些尷尬,挺難受的。」

「有道理!」

「沒想到,你這小子還他娘是人才。」

「行,小子你夠種。」

一邊說說著,那個叫三哥的矮壯獵人,舉起了手中的獵槍,對準了林朔。

「小子,你也別怪我。我們也是被逼的。回頭哥哥給你燒幾個紙錢。」

這句話說完,矮壯獵戶正要扣動扳機。

此時這個矮壯獵戶,距離林朔有五米左右,正好是手裡這桿****威力最大的範圍。

這種獵槍沒有膛線,是一種散彈槍。遇上獵物根本就不用細瞄,一槍下去准倒。

就在矮壯獵戶食指發力,即將扣下扳機的時候,他只覺眼前一花,手臂一麻,然後一低頭,槍不見了。

「這個事兒啊,永遠是一步步來,步驟不能亂。」林朔「咔」地一聲,把奪到手裡的獵槍撅成兩半,扔在了地上。

他一邊動手,一邊嘴裡說道:

「只有你們先要我的命,我才能對你們出手。不然祖師爺會怪罪。」

這句話說完,八個獵戶都已經在地上躺著了。

Anne看到,這八個人躺在地上慘叫,他們的雙臂就跟沒了骨頭一樣,軟綿綿地在身邊耷拉著。

林朔幾乎在一瞬間,就把這八個人的手骨全捏碎了。

只聽林朔淡淡說道,「你們不是缺女人嗎?你們的兩條膀子我已經廢了。從今往後,憋著吧。」

說完這番話,林朔回頭看了Anne一眼。

Anne趕緊低下頭,跟了上去。

這次,她不敢再跟林朔肩並著肩走路了。

剛才那一瞬間,Anne終於看到了林朔真正動手的樣子。

她甚至沒有看清林朔到底做了些什麼,她只看清了結果。

她覺得,自己在林朔這樣的人面前耍小性子,實在是些不知天高地厚。

兩人在男女關係上,沒到那麼一步。

而在實力對比上,自己這麼做更是有些找死的味道。

Anne之前對林朔和自己的實力差距,已經有個相對清晰的認知。

她認為林朔應該在門裡人年輕一輩中數一數二,而自己,應該能勉強排進前二十。

剛才那一瞬間,她知道自己還是低估了林朔。

這個男人,不僅跨過的門檻高不可攀,而且他已經在門檻內走得非常遠。

當今世上,昆崙山一役后,很可能已經沒有人比他走得更遠了。

Anne在心中默默想著這些,亦步亦趨地跟在林朔身後。

繞過了九娘溝,兩人再次進入山野。

Anne慢慢地從震驚中恢復過來,看了林朔的背影一眼,鼓足勇氣問道:「林先生,您剛才為什麼手下留情了?」

「你怎麼看出來我手下留情了?」林朔腳步不停,反問道。

「他們身上有人命,又想殺你,死不足惜。」Anne輕聲說道,「您卻只廢了他們的胳膊。」

「對這種人來說,死亡不是最好的懲罰。」林朔搖了搖頭,「生不如死才是。」

林朔這番話說出來,Anne微微一怔,隨後想象了一下那八個人之後的日子。

這種惡劣的原始環境,以及被環境逼迫得已經泯滅人性的山寨。

想著想著,Anne心裡升起了一股寒意,搖了搖頭,趕緊把腦中的那些畫面驅散。

Anne又想到剛才林朔動手的場景,不禁問道:「剛才您施展的,是不是就是林家秘傳『三絕武』之一?」

「嗯。」林朔應了一聲。

「真是神乎其技啊。」Anne贊道,「哪怕已故的章連海先生死而復生,我估計也不是您對手了。」

「別說這種的話。」林朔皺眉道,「章哥跟我有半師之誼,他教過我。」

「哦。」Anne嘟了嘟嘴,楚楚可憐地低下頭去。

「行了,別一副委屈巴巴的樣子,好像我欺負你似的。」林朔見不得這種表情,搖頭道,「你這個女人真是薄涼。剛才救你,我沒聽到一個謝字。現在話稍微說重一些,你就不樂意了。」

Anne愣了一下,她忽然意識到,林朔似乎是在哄自己。

以他的性子,能說這樣的話,其實已經很難的了。

不過Anne並不滿足於此,她展顏笑道:「其實我很好哄的,那林先生你只要多告訴我一些獵門裡的事,我就會馬上開心起來了。」

「好吧。」林朔一邊趕路,一邊說道,「六大家你應該知道吧?」

「嗯。江南林、塞北章、燕雲曹、湘西苗、羌地蘇、湖廣雲,獵門六大家。」

「自上古時代起,獵門六大家雖然大多數時候單獨行動,可一旦組隊,因為各家的特長不同,還是各有分工的。」

「這個我就不清楚了,還請林先生指教。」

「那我問你,你覺得林家擅長什麼?」

「林家殺力最強,是獵門領袖,也是獵人小隊的絕對核心。」

「章家呢?」

「章家一把唐刀舉世無雙,是近身搏命的不二人選。」

「蘇家?」

「蘇家聽山圈地,擅偵查、控制。」

「曹家怎麼說?」

「曹家機關精妙,又會奇門遁甲,算術過人,是獵人小隊的智囊。」

「苗家?」

「苗家擅長控蠱,而且一手醫術出神入化。」

「你看你全知道,還問我做什麼呢?」林朔白了Anne一眼。

「可雲家我不知道呀。」Anne吐了吐舌頭,「雲家太神秘了,無論是我導師,還是國際聲譽研究會,對於雲家都是語焉不詳的,只知道這個家族存在,但具體擅長什麼,誰都不清楚。如果林先生能指教的話,那就再好不過了。」

Anne說完這些,就等待林朔給自己答案。

可是她這個的問題,就像石沉大海一樣。眼前的這個男人只顧著趕路,似是忘記了這茬。

Anne是個心思活絡的女子,她知道林朔應該是不想說,所以並沒有催促。

直到翻過一個山頭,林朔在溪水邊停下腳步,用手捧水洗了洗臉,這才說道:

「雲家,確實是六大家中最神秘的。他們的本事神鬼莫測。獵門之前的無數歲月,雲家一直是獵門領袖,直到最近兩百多年,林家才慢慢取而代之。」

「哦,原來是這樣。」Anne也蹲下身子,用溪水洗去自己的一臉污泥,等著林朔說下去。

「我母親,就是雲家的傳人。」林朔輕聲道。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禁區獵人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禁區獵人 禁區獵人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十章 生不如死

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