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牧器

第三十九章 牧器

九娘溝,位於外興安嶺的最深處。

翻過斷魂嶺,再順著山下河谷走上十里山道,就會來到一個被群山環繞的山谷里。

這條山谷的四面八方被群山圍繞,總共有九條小溪沿著山勢,在山谷中匯聚成河。

九溪成河,就跟娘親的乳汁一樣哺育著這片山谷,九娘溝因此得名。

不過雖然地理環境還算不錯,但畢竟在深山老林,幾乎與世隔絕。

最近二十年,肯嫁到九娘溝里的女人,是越來越少了。

而且這裡人是真的窮,人販子都不愛往這兒跑。

目前村裡四百多口人,青壯男人有一百多,能娶上媳婦兒的寥寥無幾。

不少人家,已經恢復了幾十年之前的那種陋習:兄弟幾人共用一個老婆。

去年,這兒還發生了一樁搶親的事:新娘子被九娘溝里的男人們搶回來,活生生折騰死了。

新娘子的婆家,是位於三十公裡外的李家村村長家。

村長和他兒子,帶著五十多條漢子來到九娘溝,雙方用****火併了一場,各自搭上了幾條人命。

這個仇,是徹底結上了。

林朔和Anne兩人,在這天上午翻過了斷魂嶺,抵達了山下河谷。

這裡距離九娘溝還有十里路,不過河谷中獵物多,林朔和Anne兩人陸陸續續地遇上了幾個獵戶。

然後Anne就發現,這裡的獵戶,看自己的眼神,跟外面的人不一樣。

如果不是林朔身後背著的追爺,給了這些獵戶一定的震懾,說不定他們早就採取行動了。

看來,魏行山之前在營地里的說法沒錯,這裡缺女人。

魏行山自從前天一早,就被林朔和Anne遠遠甩到身後去了。

這個雇傭兵頭子體力再好,也畢竟有著接近兩米的身高,在這山裡趕路,他確實跟不上林朔和Anne這兩個身懷傳承的門裡人。

Anne此刻緊緊跟在林朔身後,在跟這裡的獵戶打過幾個照面之後,她開始覺得有些害怕了。

如果不是身邊有林朔在,她沒底氣繼續走下去。

「林先生,我們能繞過九娘溝嗎?」Anne輕聲問道。

「不行。」林朔抽動了幾下鼻翼,搖了搖頭,「時間過得太久,龍王使者和小八的氣味已經非常微弱了,一旦偏離路線,我就追蹤不到他們了。」

「哦。」

林朔看了Anne一眼,問道:「害怕了?」

「是有點。」Anne沒有逞強,實話實說道,「這裡人看我的眼神,不太對。」

「那是獵人看獵物的眼神。」林朔總結道,「你已經被他們盯上了。」

「林先生,你能不能別這麼說話?」Anne抗議了一句,「嫌我心不夠大似的。」

「你又不是擔心他們會對你怎麼樣。」林朔一語道破,「你是怕自己手上沾人血吧?」

Anne一陣沉默,隨後說道:「林先生,你等我下。」

林朔停下了腳步,然後看著這個美貌女子,走到河邊,彎腰取了一些泥巴,塗抹在了自己臉上。

然後她把自己那張黑乎乎的臉扭過來,問道:「林先生,你看這樣好些了嗎?」

林朔搖頭道:「沒用的。他們這裡不是缺漂亮女人,而是缺女人。你這身材,哪怕長得像頭豬,他們都不會放過你的。」

他這是在誇我身材好?

Anne腦子裡首先冒出了這個念頭,隨後覺得這個想法不合時宜,轉念問道:「那我們該怎麼辦?」

「涼拌。」林朔一邊走一邊淡淡說道,「天要下雨娘要嫁人,該怎麼辦就怎麼辦唄。」

這人,嘴裡怎麼就不能說點好聽的呢?

Anne心裡一陣幽怨,不過趕路的時候,腳下距離林朔的位置卻更近了。

她不再跟在林朔背後,而是走到了林朔身邊。

兩人的肩膀,都快挨上了。

「你這是在害我。」林朔眼皮子不抬,淡淡說道。

「什麼?」Anne一副沒聽懂的模樣。

「在這樣狹窄的山道上,只有夫妻才會肩並著肩走路。」林朔平靜地說道,「他們會認為我是你丈夫,如果他們想搶你,首先會殺了我。」

「林先生這麼大能耐,還會在意這個?」Anne問道。

「他們的那些****和弓箭,我當然不在意。」林朔說道,「不過你這一言不合就想報復我的小心思,讓我太不滿意。」

「哼,我不管。」Anne一扭頭,輕聲說道。

這讓林朔有些意外。

在他眼裡,這個Anne一直都對自己恭恭敬敬的,顯得很懂事。

這種懂事和善解人意,就像一個溫柔的陷阱,林朔表面上不動聲色,但其實心裡是暗暗警惕的。

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這是他從小就知道的道理。

色字頭上一把刀。這是他從自己父輩那裡,看到的教訓。

所以這一路以來,他會特意跟Anne保持一定距離,免得影響自己狩獵時的狀態。

而且,這個女人對林朔來說,雖然有一些門裡的淵源,可到底是來路不明的。

林朔到目前為止,還沒有完全信任她。

可是今天,這女人一直以來包裹在外面的偽裝,似是一下子撕掉了。

她就這麼走在自己身邊,不那麼懂事了。

她這是在耍小性子嗎?

林朔有些吃不透她,這讓他心裡很困惑。

女人這個物種,他可能還沒小八這隻鳥那麼了解。

不過,這種困惑很快就被他甩到腦後。

因為九娘溝已經近在眼前了。

那裡的人,也急著想要了解女人。

……

疤臉漢子於瑞峰,在外興安嶺的密林里,眼巴巴地等了三天。

終於在這天上午,等到了一樣東西。

這是三根雪白的毛髮,被一個玻璃盒子,牢牢地密封著。

這個玻璃盒子又被一個木箱子裝著,裡面填滿了防震的填充物,再由一架水上飛機投送,乘著降落傘飄飄悠悠地下來。

為了找到它,於瑞峰帶著五個手下在這片山林了撲騰了一個上午。

此刻,於瑞峰捧著這個玻璃盒子,嘴角咧出笑容,這讓他臉上的疤痕更為扭曲醜陋。

「頭兒,咱忙了一個上午,就是為了找這個東西啊。」手下的一個壯漢摸了摸額頭上的汗水,說道,「這裡面就裝著三根毛,有什麼用啊?」

「你懂個屁。」於瑞峰把這個拳頭大玻璃盒子小心翼翼地裝進自己的背包里,「這東西可是件寶貝。」

「真的啊!」另一手下大為驚奇,問道,「頭兒,你給我們講講這裡面的門道唄。」

「不該打聽的別瞎打聽!」於瑞峰狠狠瞪了那手下一眼,「知道得越多,死得越快。」

五個手下一下子噤若寒蟬。

在嚇唬了手下一番后,於瑞峰又獰笑了一聲,「不過,反正你們也聽不懂,我說一下倒也沒關係。」

五個手下嘴角抽了抽,敢怒不敢言。

於瑞峰說道,「這三根毛,可不是普通的毛,而是一件牧器。」

「牧器?那是什麼?」

於瑞峰說道:「就是放牧用的東西。」

「頭兒,您別拿我們開心了。放牧用的東西,我知道套馬杆,那是套馬用的。這三根毛能幹什麼,拿著去戳羊屁股啊?它也沒感覺啊?」

「看不出來,你小子還挺風趣。」

於瑞峰誇了一句,然後蒲扇大的手掌猛地一揮,一個耳光把這個手下打得原地轉了一圈。

那個手下都被打懵了,捂著臉看著於瑞峰。

「你敢質疑我?」

「不敢!」手下頭搖得跟撥浪鼓似的。

「我說什麼就是什麼,對不對?」於瑞峰死死盯著這個手下。

「對。」手下瘋狂點頭。

「聽我的話?」

「聽啊!」手下都快哭出來了。

於瑞峰點點頭說道,「放牧,就是這個道理。被放牧的東西,首先要知道怕牧人。」

手下眨了眨眼,沒反應過來。

「那憑什麼怕呢?」於瑞峰緩緩捧起那個玻璃盒子,看著這裡面的三根雪白毛髮,「就憑這個,這就叫做牧器。」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禁區獵人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禁區獵人 禁區獵人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十九章 牧器

4.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