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話別

第三章 話別

林朔拎著飆血的雄雞,推開正屋的紅漆木門。

搬到這裡后的六年裡,每逢初一十五,林朔都會推開這扇木門。

斬一隻公雞頭,以至剛至陽的雄雞血氣,祭祀在屋內香案上供奉的事物。

而今天,並不是初一十五,是甲申年的六月二十。

陽曆,則是2004年的8月5日。

香案前,血灑了一路。

林朔單手上舉,將雄雞血滴進香案上的白瓷杯子里,將雞屍一扔,又從香案邊取出三支香,划著火柴點上。

等了一小會兒,林朔舉杯先高過眉心,然後將未凝固的雞血灑在香案前。

做完了這一切,林朔又點上一支煙,抽了幾口,在煙霧繚繞中開口了:

「追爺,仰仗您的庇佑,六年前我在昆崙山活了下來。

今天來消息,昆崙山那條畜生,不但沒死,還跑到黑龍江去了。

還是請追爺跟我走一趟吧。

這條畜生,不該活著。」

這番話音量不大,似是喃喃自語。

說完后林朔跪下三叩首,這才起身,在香案后一陣摸索,摸到一條一巴掌寬的黑布帶。

黑布帶系著的,是一個烏木匣子。

這匣子就停在香案后,三米來長,一米多高,尺寸驚人,就好像一口棺材。

林朔微微彎腰,將黑布袋繞過腦袋扛上肩膀,斜挎起著這口「棺材」,轉身走出屋子。

屋外的Anne,看到林朔背後的烏木匣子,一臉恭敬,雙手合什拜了拜,連忙拉著魏行山讓出了外屋的門口,好讓林朔和烏木匣子通過。

「裝神弄鬼的。」魏行山輕聲嘀咕了一句,滿臉不屑。

八哥鳥飛到烏木匣子上,用喙嘴啄了啄匣子,發出「咚咚」的聲響:

「追爺,你好啊。」

八哥鳥跟烏木匣子里的東西打完招呼,又對林朔說道:

「朔哥,我回趟林子。這次出去,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回來。我的那些母鳥啊,有幾隻性子烈的,我怕她們等不來我,撞死在山崖上。我勸她們改嫁去。」

「去吧。」林朔揮了揮手,臉上有些無奈。

Anne噗嗤一聲樂出了聲,隨後正了正神色,沖八哥鳥伸出大拇指:「八爺,好胸襟。」

「婆娘,就是麻煩。」八哥鳥說完這句話,振翅衝天而去。

等到八哥飛遠,林朔問道:「我一會兒坐哪輛車?」

「跟我一輛。」Anne說道。

林朔點點頭,說道:「那還請麻煩把那輛車的後座全拆了。」

「啊?」魏行山眼珠子一瞪,「拆後座,幹什麼?」

「放我身後的匣子。」

「你這玩意兒包裝完好,綁在車頂行李架上不就行了。」魏行山皺眉道,「我們這次入境獲批的車輛緊張,人都坐滿了。拆掉座位,你讓我的人坐哪兒?」

林朔眼皮子不抬,微微搖頭,「這東西我要隨身照看。」

「我不同意。」魏行山堅持道。

「魏隊長。」Anne小姐說道,「我們聽從林先生安排。上面說了,只要能請動林先生,我們這支隊伍就以林先生為首,什麼都聽他的。」

魏行山沉默了一會兒,終於冷著臉對Anne說道:「你是上級,你說什麼就是什麼。」

說罷,魏行山做了一個手勢,其餘幾輛越野車車門齊齊打開,竄下來十多個動作麻利的軍人。

這些軍人快速在魏行山面前站成一排,跟刀切一樣整齊。

這讓林朔稍稍有些意外。

雇傭軍他以前也接觸過,大多是老兵油子,紀律渙散。但這支雇傭軍,似乎不是普通貨色。

「大家幫忙,把這輛車的後座全拆了。」魏行山下令道,「原本這車上的兄弟,去其他車擠一擠。」

魏行山在這隊雇傭兵面前,似是有令行禁止的絕對權威。眾人沒有絲毫異議,很快就取出工具箱,開始拆後座。

令人意外的是,指揮其他雇傭兵拆後座,並且給出專業指導意見的,居然是其中唯一的一個女兵。

這女兵個子有一米七,一頭齊耳短髮,長得很俊俏。

發現林朔正在觀察這個女兵,Anne小姐馬上介紹道:「她叫柳青,是我們亞洲區行動隊的副隊長。她可是我們的科技裝備專家哦。」

這會兒工夫,天已經慢慢黑下來了。

林朔家門口不遠有個大槐樹,就在村子中心,長得枝繁葉茂。

晚上六點左右,正是村民們晚飯後開始納涼的時段。

大人坐著竹椅馬扎,搖著蒲扇,小孩兒圍著槐樹跑來跑去。

看到林朔出來,大人們停下嘴裡的閑話,紛紛用本地方言向林朔打招呼:

「林老師好啊。」

「林老師,這些都是誰啊?」

「林老師您這是要出遠門嗎?」

「林老師,這次要走多久啊,耽不耽誤我家孩子的課啊?」

林朔怔了怔,微微轉過身,把身上的烏木匣子卸下來,立著停在越野車旁邊。

他臉上帶笑,走到槐樹邊,提了提褲角,坐在一個村民讓出來的馬紮上,開始跟村民們聊家常。

他和村民們說得是本地土話,口音濃重,Anne和魏行山一句都聽不懂。

眨眼半個小時過去,天已經完全黑下來了。

雇傭兵這邊早就拆完了後座,就等林朔出發。

Anne站在越野車旁,耐心地等待著,魏行山卻有些耐不住火氣了:「這他娘咕咕叨叨的什麼時候算完?出山還要七個多小時呢。」

Anne沒理他,副隊長柳青開口說道:「魏隊,人之常情,耐心點吧。」

魏行山沉默一會兒,指了指身邊的兩個雇傭兵,又指了指立在車邊上的烏木匣子:「你們倆,趕緊把他這匣子抬上車。這烏漆嘛黑的,身邊立口棺材,看著都滲得慌。」

兩個雇傭兵咧嘴一笑,馬上開始行動。

這兩個兵都是一米八的個頭,身強力壯,根本不把這匣子當回事。兩人一邊一個,打算推到匣子直接往車上抬。

結果其中一個雇傭兵一推,嘴裡「咦」了一聲,烏木匣子居然紋絲不動。

再一推,匣子還是沒動,這個雇傭兵反而退出去一步。

「你沒吃飯啊?」對面那個雇傭兵笑話了戰友一句,雙手抱住匣子,往自己懷裡攬。

手上一吃勁,這個漢子臉色也變了,回頭沖魏行山欲言又止。

「你倆給我起開!」魏行山早就看得不耐煩了,「丟人玩意兒,我來!」

魏行山說完這句,上前兩步抄起垂在一邊的黑布帶,往肩上一扛。

「哎?」

烏木匣子晃都不帶晃的。

其他十來個雇傭軍都圍了過來,其中一個說道:「魏隊,要幫忙嗎?」

「不用。」魏行山表情認真起來。

他穩穩紮了一個馬步,雙手緊緊把住了黑布帶子,腳趾穩穩地抓著地面,腰部逐漸發力。

「咔啦咔啦。」

這個一米九多的巨漢,全身的骨節發出陣陣脆響,脖子上青筋畢露。

「給我起!」魏行山一聲暴喝,木匣子微微一晃,終於開始離開地面。

半寸、一寸、一寸半、兩寸。

離地兩寸,魏行山全身開始打起了擺子,面色發紫。

就在馬上要力竭時,他忽然覺得肩上的重量減輕了大半,木匣子被他扛了起來。

一扭頭,發現林朔已經從老槐樹那邊回來了,正彎腰托著木匣子的底部。

林朔扯了扯嘴角:「好意心領了,還是我來吧。」

一邊說著,林朔伸出另一手搭住了黑布帶子,輕鬆地一甩一扶,烏木匣子就穩穩地被他斜挎在了身後。

兩人周圍,雇傭兵們看林朔的表情,就好像看見鬼一樣。

魏行山的力量什麼水平,別人不知道,他們最清楚。

三年前,他還是軍區大比武的硬拉冠軍,一身硬氣功冠絕全軍。

魏行山神色複雜地看著林朔,喃喃道:「你人瘦瘦巴巴的,力氣怎麼這麼大?還有,這匣子里裝得是什麼?」

「以後你會知道的。」說完,林朔就斜挎著匣子,拉開了越野車的掀背門。

就好像放一個書包一樣,林朔把匣子卸下來,半搭在車廂後面,然後穩穩地一推,整個烏木匣子就被裝進了車內。

隨著林朔這番動作,越野車一陣劇烈搖晃,輪胎肉眼可見地陷下去了一些。

周圍的人目睹著這一切,寂靜無聲。

……

越野車的發動機怒吼著,緩緩駛離了這座中國西南邊陲的村莊。

即將拐出村道時,林朔開了車窗,八哥鳥飛了進來,停在林朔的肩膀上。

這隻鳥似是有些萎靡,沉默著一動不動。

「怎麼了?」林朔扭頭看了它一眼。

「朔哥。」八哥鳥嗓音低沉地說道,「我到最後……還是對她們說謊了,說我還會回來的。」

林朔看著汽車後視鏡里的萬家燈火,微微出神。

「我們還回來嗎?」八哥鳥問道。

「但願吧。」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禁區獵人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禁區獵人 禁區獵人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章 話別

0.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