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龍鳳相見

第三十八章 龍鳳相見

大興安嶺深處,無名江上游。

這裡,無名江逐漸分化成一條條小河,像毛細血管一樣扎在群山之中,汲取著山上的溪水。

對於牧人劉順福來說,這些河流,就是他收穫的田野。

入秋後,隨著他路過村莊主持龍王祭,那些祭品,就會順著這些小河最終落入他的口袋。

只是今年的收成,比往年要差很多。

一部分是因為黑水龍王受傷,劉順福不得不將大部分祭品送進它的口中,讓它能儘快地恢復。

另一部分,是因為今年雨水少,山裡的莊稼養不活,牲畜在今年顯得尤為金貴。

龍行溝這樣的外興安嶺外圍村莊,日子還好一些。深山裡的處境就不太妙了。

這天深夜,劉順福撐著獨木舟,在河口等著。

九娘溝是這裡最偏遠的村寨,剛剛舉行完龍王祭,按規矩,今天傍晚就會投祭品入河。

祭品順著水流飄到這裡,差不多就這個時候。

劉順福對今晚的收成,並不抱太大希望,因為他之前在九娘溝里住了一天。

九娘溝今年的狀況,他心裡跟明鏡似的。冬天要是不餓死人,那就算不錯了。

此時劉順福肩膀上,停著一隻全身被裹得跟粽子一樣的八哥鳥。

小八盯著水面,一言不發。

「林家鳳凰,莫怕。水底下是我家龍王。」劉順福低聲說道,「說起來,它在一百多年前,跟你的某個先輩認識。據我爺爺說,這黑龍和黑鳳,交情還不錯呢。你對它來說,算是故交之後。有這份香火情在,它不會傷害你的。」

「老頭兒你可真逗。」小八說道,「我還會怕這條破蛇?你把它叫上來,看八爺我不把它啄得腦袋開花。」

水面一陣翻湧,一隻巨大的蛇頭從水裡探出來,慢慢地在獨木舟的前面扭過頭,看著獨木舟上的一人一鳥。

蛇頭上的那一雙眼睛,瞳仁是立著的,看起來無比猙獰。

「噗」地一聲,一股水流從蛇嘴裡射出來,不偏不倚,把劉順福肩膀上的小八淋了個全身濕透,而劉順福卻完全沒被水碰到。

小八愣住了。

「呵呵。」劉順福笑了笑,「我家龍王雖然不會說話,可人話還是聽得懂的,你罵它還是誇它,它心裡清楚得很。」

在噴完這注水流后,蛇頭又慢慢地湊了進來,直到貼著獨木舟的船頭,這才停住。

這條巨大的黑水龍王,整個腦袋有集裝箱卡車那麼大,幾乎跟小八臉貼臉。

小八卻全然不懼,嘴裡叫道:「老頭兒,有本事你把我身上的繃帶解開,我要跟這條破蛇大戰三百回合!」

黑水龍王腦袋偏了偏,歪著頭看了小八一會兒,隨後吐出了蛇信子。

它那條蛇信子,比水桶還粗,不過從它嘴裡吐出來的勢頭卻很緩慢。

這條巨蛇溫柔地舔了舔小八的腹部傷處,然後蛇形子一裹,把小八送到了它腦袋上。

「它認出你來了,很喜歡你。」龍王使者笑道,「林家鳳凰,伸手不打笑臉人啊。」

小八站在黑水龍王腦袋上,沉默了一會兒,慢慢蹲了下來,用喙嘴輕輕啄了啄黑水龍王的腦袋,說道:「好吧,八爺我也是只講理的鳥。龍王你好啊。」

黑水龍王那兩隻碩大的眼睛眨了眨,嘴裡又吐出一股水流,落在遠處的江面上。

小八歪著腦袋,對黑水龍王的行為有些不解。

「噗!噗!噗!」又有三股水流落在江面上。

「你這是……在逗我玩兒?」小八有些明白過來了。

巨大的蛇頭上下動了動,那樣子好像是在點頭。

「喂,我不是小孩子啦!」小八一臉嫌棄地扭過頭去,「龍王你可真幼稚。」

「噗!」

「可以了可以了。」

「噗!噗!噗!」

「老頭兒,你管管它。」

「噗!」

「老頭兒,你快看河面,你的買賣來了!」

小八這句話說完,終於讓面露慈祥的劉順福神色一凜,向河面的方向看去。

這個河口,是九娘溝附近的那條河,和無名江的交匯處。

此時在月光下,劉順福依稀看到,河面上飄著幾樣東西。

撐著獨木舟靠近一些,他終於看清,那是一件件祭品。

八扇豬、三頭牛、十二隻雞、二十隻鴨子、九隻鵝。

「怎麼這麼多啊!」劉順福愣住了,「把這些東西送出來,他們過冬怎麼辦?」

隨後他想通了,臉上露出苦笑:「看來,這九娘溝是把過冬的希望,都寄托在龍王身上了,這才把整個寨子的家底全掏出來了。完了,這筆買賣賠了。」

說完這句話,劉順福一陣搖頭,對正在江面上逗小八玩的黑水龍王說道:「憨貨,今年冬天你有的忙咯,這一寨子四百多號人,可不好養活啊!」

「噗!」

劉順福全身上下,被江水淋了個濕透。

……

深入外興安嶺的第一個夜晚,林朔就開始有些後悔帶著魏行山了。

這個雇傭兵頭子,野外徒步的能力遠超常人,可即便如此,林朔也覺得他把行程拖慢到了令人髮指的程度。

一天時間,林朔在地圖上行進了二十公里。

照這樣下去,還要起碼兩天才能抵達九娘溝,這還沒考慮之後魏行山體力衰竭,速度會更慢的因素。

魏行山此刻癱倒在篝火邊,呼吸就跟拉風箱似的。

「我當年在部隊,野外拉練只要是兩條腿的,我就沒怕過誰。」魏行山呼哧呼哧地喘著,「你倆是人嗎?」

林朔掰斷一根樹枝,扔進篝火里,瞟了魏行山一眼:「明明是自己菜,還怨別人。」

「其實魏隊已經很不錯了。」Anne抱著膝蓋坐在林朔對面,說道,「別看地圖上我們只前進了二十公里,但這可是彎彎繞繞的山路。我估算了一下今天我們的實際路程,接近五十公里了。」

「所以我覺得你倆不是人啊。」魏行山訴苦道,「林先生也就算了,他跑多快我都不稀奇。Anne小姐你是怎麼做到的,我今天看你趕路,那個輕車熟路的勁兒呦!怎麼,你之前來過?」

「沒有。」Anne笑了笑。

「那你是怎麼做到的?今天我跟著林先生走山路,跟得我肺都快跑炸了。」魏行山一臉不解,「你今天都沒怎麼見人,都在野地里蹦躂,是怎麼跟上我們的。」

「山路,是為了方便人行走。因為地形所限,很多時候不得不捨近求遠。」林朔淡淡說道,「她這一手,叫做『聽山』。只要耳朵貼在山腳聽一小會兒,整座山的地表結構就全在她腦子裡了。再加上她身手靈活,無視山上的障礙物,所以她過每一座山,實際上都比我們輕鬆。」

「聽山?」魏行山瞪大了眼睛,看著Anne,「Anne小姐,難道你跟林先生一樣,也是門裡的?」

「嗯。」Anne微微點了點頭,「不過我跟林先生差遠了。」

「真沒想到。」魏行山搖了搖頭,「林先生之前一副隱士的做派,是門裡人我倒可以理解。Anne小姐你從小在國外求學,一副現代都市女性的樣子,怎麼也是個門裡的。」

「門裡人也要與時俱進啊。」Anne笑道,「不接受新的事物,只抱著老一套,很快就會被時代淘汰的。」

「Anne小姐,你這麼說林先生,我老魏就有些聽不下去了啊!」魏行山笑道,「他是有些守舊,不過他能耐大啊!」

「魏隊長!」Anne狠狠瞪了魏行山一眼,「你明知我沒這個意思。」

「老魏。」林朔搖了搖頭,「你有這精力挑事兒,還不如省下力氣好好歇著。明天,我在半道上可就不等你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禁區獵人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禁區獵人 禁區獵人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十八章 龍鳳相見

4.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