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狗仗人勢

第三十七章 狗仗人勢

小八站在灰驢的腦袋上,心情非常鬱悶。

它一直認為自己已經遠遠不止是一隻鳥,它自信自己的智慧,甚至比人類還高。

當然,自己的大哥林朔是個例外。

鬥嘴皮,比心眼,它這輩子十二年來,從來沒輸過。

哪怕是林朔,在他不用武力威脅的前提下,它也是能跟他有來有回的。

可是這次,它栽了。

劉順福這個老王八蛋,拿著一卷繃帶說是給它包紮,它當時想自己快點好,儘快跟林朔匯合,於是就沒拒絕。

結果這個老傢伙居然把自己全身上下,捆得跟個粽子似的,除了鳥頭和爪子,全裹在繃帶里了。

這哪裡是什麼包紮,分明是五花大綁啊!

現在小八全身動彈不得,只能站在這頭蠢驢的腦袋上。

小八非常嫌棄這頭驢,生怕它把那股子蠢勁兒,傳染給自己。

對於這頭驢的主人劉順福,更是在心裡把他祖宗十八代都問候遍了。

「老頭兒我告訴你!」小八直挺挺地蹦著,轉了個身,把喙嘴對準在驢身上騎著的劉順福,「我朔哥什麼能耐!你這個糟老頭兒,給他提鞋都不配!你趕緊給我鬆開!不然回頭我告訴朔哥,讓他把你還有你的那根破蛇,一鍋端了!」

劉順福抬了抬眼皮,嘀咕道:「狗仗人勢。」

「總比你人仗狗勢強!」小八罵道,「要是沒那條破蛇,你算個球!」

劉順福嘴角抽了抽,然後換了一張笑臉:「哎呦,林家鳳凰,我這也不是為你好嗎?你動不動就亂撲騰,這內傷能好嗎?現在捆上了,動不了了,你這傷三天就好。」

「我信你個鬼!你這個糟老頭子壞得很!」小八說道,「三天前你就是這麼說的!」

「莫急莫急,還沒到時候。」劉順福搖了搖頭,隨後說道,「林家鳳凰,我已經放消息出去了,你放心吧,你的主子應該已經得知你的消息了。」

「那你還不趕緊對我好一點?」

「這不是正在對你好嗎?」劉順福伸出手,摸了摸小八的腦袋,神情有些感慨,「一百多年前,門裡人豢養的異種,以龍鳳為逸品,那是公認的世間雙絕啊。當時風評,我劉家的『牧龍』還在你林家的『御鳳』之上。沒想到風水輪流轉,如今我劉家只能在這荒蠻之地牧龍,能混口飯吃就算不錯了,而你們林家,已經成為了獵門至尊。」

「嘿,你這牛皮吹的。」小八嘴裡不饒人,「三國演義里寫得明明白白:龍能大能小,能升能隱;大則興雲吐霧,小則隱介藏形;升則飛騰於宇宙之間,隱則潛伏于波濤之內。我朔哥說了,那才叫真龍。就你們家那條長得愣大的破蛇,也配叫龍?」

小八這話懟得劉順福臉色一僵,氣鼓鼓地罵道:「好一隻牙尖嘴利的扁毛畜生!」

「怎麼,你想打我啊?來啊!你動我一下試試!」

「哼!狗仗人勢。」

「呸!人仗狗勢。」

……

大興安嶺的一片密林內。

疤臉漢子這三天來,壞消息可謂源源不斷。

魏行山猜得不錯,疤臉漢子的名字,叫於瑞峰。

在架設了通訊基站之後,疤臉漢子不僅可以跟散布在附近一百公里以內的隊員通話,還能通過一個攜帶型顯示屏,查看他們身處的方位。

那是七個綠點,均勻地散布在國際生物研究會附近,就像七個會隱身的惡魔,死死地壓制著他們,拖延著他們的進度。

而就在這三天里,屏幕上的七個綠點,居然一個接一個地消失了。

而通訊耳機中傳來的消息,一條比一條駭人。

「頭兒,我被一條大傢伙盯上了!」

「頭兒,我在水裡待不住了,有東西在跟著我!」

「水裡有東西!」

「啊!」

這七個綠點,有四個人分被送出了這四條語音消息,從此之後就再無音訊。

跟在於瑞峰身邊的那五個壯漢,對此還一無所知,疤臉漢子也不打算告訴他們這些。

這些人,只是臨時招募過來的手下,根本配不上戰友這個身份。

在於瑞峰心目中,這輩子只有兩個戰友。

一個叫蔣欣芸,已經死了。

另一個叫魏行山,人還活著,可已經在他心裡死了。

這天上午,於瑞峰一個人離開了過夜的地方,取出了衛星電話。

「老闆,事情有些不對。」

「我埋伏在對方營地附近的七個狙擊手,全部被拔了。」

「聽他們臨死前的訊息,殺死他們的東西,應該是水裡來的。」

「鉤蛇不會傷害他們,我估計,是黑水龍王乾的。」

「再這樣下去,我要拖不住他們了。」

「老闆有辦法是嗎?那太好了。」

「好的,我明白該怎麼做了。」

……

小八的消息,是林朔從一個山民口中得知的。

他問魏行山要來這裡的地圖,帶回自己的帳篷里想研究一下。

魏行山和Anne也跟了進來。

在Anne眼裡,自從三天前的深夜,魏行山在林朔的帳篷里抽完那根煙之後,這兩個男人之間的關係似是進了一步。

之前雖然林朔救過魏行山一命,可林朔看不起魏行山,魏行山也看不順眼林朔。

現在,林朔見到這個雇傭兵頭子,雖然嘴裡的話依然不好聽,神色已經不像以前那麼冷漠了。

至於魏行山,對林朔恭敬之餘,偶爾還會開個小玩笑。

反倒是她跟林朔之間,原本已經逐漸拉近的距離,好像又忽然遠了一些。

這種感覺讓Anne隱隱有些失落,不過理智告訴她,也許這樣才是對的。

今天林朔得知了小八的消息,心情不錯。

魏行山發了一根煙給林朔,哈哈笑道:「我早就說過了,咱八爺那是鳳凰,怎麼可能出事呢!」

「聽山民說,它身上纏著繃帶,應該還是受傷了。」林朔低著頭讓魏行山給自己點上煙,隨後吐出一口煙說道。

「剛才我聽說,八爺現在跟著龍王使者?」魏行山問道。

「是啊。」林朔點點頭,「我想,這個牧人應該不會蠢到以小八來要挾我,應該是碰巧救下了它。」

「那咱趕緊找他去啊!」魏行山說道,「儘快把八爺接回來,我看這幾天八爺不在身邊,你魂不守舍的。」

林朔苦笑著說道:「你們可能不知道,小八是我戰鬥中的重要一環,沒有它的話,面對鉤蛇我可能做不到一擊必殺。鉤蛇這種畜生,一旦不能一擊必殺,局面就會很被動。那天凌晨能把它嚇退,已經算運氣很不錯了。」

「能理解,能理解。」魏行山嘆道,他想起營地下面的「n」字型行跡,並不認為林朔在謙虛。

「所以必須要跟它匯合,我們才能進行下一步。」林朔說道。

「那它現在哪兒呢?」魏行山看了看地圖。

「聽山民說,龍王使者三天前從九娘溝出發,不知道去了哪裡。」林朔說道,「所以,我要先去一趟九娘溝,順著氣味追蹤龍王使者。」

「九娘溝在這兒。」Anne指了指地圖的某個地方,說道,「離這兒不近,直線距離都有六十多公里呢。」

「這是外興安嶺最深處了。」魏行山皺了皺眉,說道,「林先生,那裡情況很複雜,我帶上傢伙陪你一起去吧,以防萬一。」

「你確定你不會是累贅嗎?」林朔瞟了他一眼。

「對付那種大傢伙,我當然不如你。」魏行山自信地說道,「可這種深山老林,什麼情況都有可能發生,帶著我,你不會後悔的。」

林朔考慮了一下,覺得以魏行山的腳力,倒是不會拖慢行程太多。

而且這裡畢竟是一個牧人的地盤。他目前雖然釋放了一些善意,可終究意圖不明,手裡還捏著小八。

之前林朔低估了對方,這次他不想重蹈覆轍。

魏行山是特種兵里的佼佼者,倒是一個不錯的助力。

於是林朔點點頭:「好吧。不過營地不能扎在這兒了,我一旦走遠,就不可能照顧到這裡,鉤蛇可能會再來的。」

「那就再搬唄。」魏行山說道,「遠離水面就行了。柳青可以指揮這些。」

「嗯。」

「我也去。」Anne說道。

魏行山看了她一眼,說道:「Anne小姐,我知道你身手不錯,不過那裡情況很複雜,你一個女人……」

「老魏。」林朔看了Anne一眼,「你就別替她操心了,這個女人比你想象的要強不少。真要是有什麼意外,說不定你會死在她前頭。」

「不是。」魏行山搖了搖頭,「林先生你不了解情況,這是山裡。山裡人從事重體力勞動,自然就重男輕女,生下來的女嬰大多都遺棄了,所以這裡缺女人。龍行溝還好,畢竟是在外圍,能和賈林達那邊通婚。九娘溝情況就不一樣了,那是深山啊。Anne小姐長得太漂亮了,到那兒不太方面。」

「我就當你們是在誇我了。」Anne笑了笑,「我相信你們兩個大老爺們,總該護得住我吧。」

林朔跟魏行山對視了一眼,林朔撇了撇嘴,魏行山搖了搖頭。

Anne從衣兜里拿出頭繩,把自己的長發扎了起來,緩緩說道:

「當時那麼多人,八爺就只給我留了塊肉。我想八爺了。走吧,我們去接八爺回家。」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禁區獵人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禁區獵人 禁區獵人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十七章 狗仗人勢

3.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