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療傷

第三十六章 療傷

三天時間,一晃就過去了。

這幾天的外興安嶺,除了正在大辦龍王祭的九娘溝,其他地方都非常平靜,日子好像又回到了從前。

不過到底還是跟以前不太一樣了,各個村莊之間,都在傳一件事情:

龍王爺殺人了。

一開始,是龍行溝附近的山民發現,江邊有一具被砸扁了的屍體。

之後陸陸續續的,有六具被找到。

那種就像攤煎餅一樣,被砸成薄薄的一層的死法,除了身為龐然大物的龍王爺,沒有其他什麼東西能夠做到。

身處九娘溝里的龍王使者放出了消息,這群人帶著槍潛入外興安嶺,就是沖著龍王爺來的,結果不自量力,被龍王爺殺了個乾淨。

放出這個消息之後,龍王使者就趕緊離開了九娘溝,往下一站趕了。

至於下一站是什麼地方,他並沒有透露。

九娘溝的村民只知道,他走的時候,肩膀上站著一隻八哥鳥。

這隻鳥身子好像受了傷,纏著厚厚的繃帶。

……

這幾天,國際生物研究會的營地里,也沒什麼動靜。

林朔丟了小八,就跟丟了魂兒似的,一天天往外跑,頭一次Anne跟著,之後連Anne都不讓跟著了。

林朔不在,營地里的人只能按兵不動。

那條「n字型」的巨大行跡,還有河邊那一具具被砸成肉泥的屍體,都在警告著營地里的人。

在這裡,他們哪怕手裡有槍,都依然很渺小。

這天上午,楊拓住著拐杖,走進了Anne所在的帳篷。

這讓Anne很意外。

在她印象里,這個年輕的學者在性格上,跟林朔有一定的相似,身上都有那種天生的傲氣,平時不怎麼搭理人。

Anne從小到大,經歷的所有環境,她總是能不知不覺地成為焦點。

除了她極高的情商和良好的性格以外,她的絕世美貌,更是會吸引所有人的目光。

而這次外興安嶺之行,是Anne感覺自己自從成年以後,女性魅力跌入最低谷的一次。

這讓她感覺到新奇、輕鬆,同時也有一些隱隱的失落,尤其是林朔那個傢伙。

但林朔不管怎麼樣,還是信任她的。

而目前走進帳篷的這個青年學者楊拓,自始至終,全身上下都好像包裹著一層堅不可破的冰層。

今天他主動走進自己的帳篷,Anne當然不會認為是自己的女性魅力爆發,讓他產生了親近的念頭。

這個美貌女子合上了正在寫的日記,站起身來:「楊博士,你有什麼事嗎?」

「我們要在這裡等到什麼時候?」楊拓問道。

Anne笑了。

在她心裡,這裡的所有人都可以著急,唯有楊拓,是不能著急的。

因為他的腿摔斷了,雖然何子鴻接骨的手法很好,魏行山替他做的夾板也合格,但傷筋動骨一百天,他自己著急是沒有用的。

「楊博士,你別著急。」Anne勸了一句,「情況你應該也了解,事情的進展並不順利。」

楊拓說道:「外面的槍手,不是已經快死光了嗎?而且我們也應該明確了,無論是鉤蛇還是黑水龍王,都是通過這裡的水域活動的。我們完全可以出動潛水設備,對這裡附近的水域進行徹底的摸查。我相信,我們很快就能找到鉤蛇的老巢。」

Anne點了點頭:「這個,其實我早就考慮過了。但首先,我們只有五艘橡皮艇,沒有潛水設備。其次,去水底這樣的壞境,危險性太大了,哪怕是林先生,面對鉤蛇或者黑水龍王,都不敢輕易下水。」

「潛水設備我能聯繫到。」楊拓說道,「至於危險不危險的,你不用擔心。」

「楊博士,你這話是什麼意思?」Anne微微蹙起了眉。

兩人正說著,帳篷外忽然出來腳步聲,林朔一掀門帘就進來了。

他的手裡,捧著不少草藥。

「林先生,你今天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Anne驚奇地問道。

「怎麼,不行?」林朔回了一句。

「當然行了。」Anne看了楊拓一眼,「楊博士正在詢問我事情的進度,他覺得我們現在有些耽擱了。」

楊拓看了林朔一眼,輕聲咳嗽了一聲。

對林朔這個人,楊拓最開始有些質疑,不認為他有多強的能力,後來眼見為實,又轉為了忌憚。

反正從始至終,楊拓對林朔都採取敬而遠之的態度。

現在看到林朔回來了,楊拓咳嗽一聲引起他的主意,微微一點頭算是打過了招呼,正要拄著拐杖離去。

「我就是來找你的。」林朔看著楊拓,指了指摺疊椅,「坐下。」

楊拓愣了一下,但沒有反對,挪到椅字旁邊,擺好拐杖,坐下身去,雙手放到自己的膝蓋上,平靜地抬著頭,看著林朔。

林朔走到楊拓跟前,半蹲下來,看了看他被夾板固定著的小腿:「今天正好看到了這些草藥,順手就摘了。」

「我這是骨折,草藥有用嗎?」楊拓問道。

林朔沒有解釋,而是伸手拆了楊拓的夾板,然後用雙手手掌把手裡的草藥碾出汁液,飛快抹在了楊拓的斷腿處。

楊拓全身一震,一下子疼得臉色慘白,額頭冒出冷汗。

不過這位年輕的學者並沒有吭聲,而是咬著牙,一雙眼睛死死地盯著林朔的手,似是在體會這種鑽心的疼痛,到底是怎麼樣產生的。

Anne走過來,伸出手,五指捏住了楊拓膝蓋上的幾個穴道,慢慢地揉著,楊拓立刻覺得疼痛緩解了不少。

「多事。」林朔手上不停,抬頭白了Anne一眼。

Anne並不在意,沖林朔笑了一笑:「他已經是個大人了,這點疼不會讓他長記性的。」

林朔沒有搭理她,在草藥的汁液已經全部抹好之後,他兩隻手一前一後抵著楊拓的脛骨斷口,閉上了眼睛。

隨後楊拓只覺得一種灼熱感,在林朔的手掌中產生,傳遞到了自己的傷處。

這種灼熱感越來越強烈,很快。自己的腿就好像被兩塊烙鐵夾住了一樣。

他的傷腿開始不斷地抖動起來,本能地想要抽離,但是林朔兩隻手掌卻死死地箍住了這條腿。

Anne見狀,伸出另一隻手,虛握成拳,用其中中指的第二個指節,快速地在楊拓的大腿外側敲擊了一下。

楊拓只覺得一陣酸楚的感覺傳來,小腿的灼熱感一下子就消失了。

「這不像是你家的手法。」林朔抬起頭,看著Anne,「從哪兒學的?」

「我導師教我的。」Anne柔聲答道,「他跟我父母是好友,我父母死得早,我的這些門道,都是他代我父母傳給我的,順便還教了我一些他自己的法門。」

「他是不是姓苗?」

「對,林先生你認識他?」

「不認識,只認知這種手法。」林朔搖了搖頭,然後放開了雙手。

這兩人對話,楊拓聽得是半懂不懂,不過他很快就不去想這些了。

因為他的傷腿,忽然感覺正常了。

這些天一直在折磨他的那種隱隱的陣痛,居然完全消失了。

楊拓神色大為驚奇,他下意識地想站起來,卻被林朔一把摁住:「別動。你這是骨折,我要是這麼弄一下你就痊癒,那我就是神仙了。」

一邊說著,林朔把夾板繼續給楊拓綁上,指了指地上的拐杖:「這玩意兒你還要用一個禮拜,之後就差不多了。」

「真的?」楊拓懷疑自己聽錯了。

傷筋動骨一百天,這不僅僅是中國的一句俗語,也是世界醫學界的一個常識。

現在被林朔這麼一弄,七天就好了?

這簡直就是天方夜譚!

「你要是不信的話。」林朔抬眼瞟了一下楊拓,又指了指腿,「我再把它打折了?」

「不用了不用了。」Anne趕緊說道,「好不容易接上了,再打斷多費事兒啊。就這樣吧。」

「謝謝。」楊拓不再質疑什麼,彎腰撿起拐杖,借力站了起來。

「我知道你是誰,也知道現在你心很急。」林朔看著這個學者,「你半夜偷偷跑出去打得那些衛星電話,小八早就告訴我了。不過,事情總要一步步做,蠻幹是不行的。想對遇難者的家屬有所交待,首先你自己要先活著。」

楊拓怔了怔,然後點了點頭,拄著拐杖走出了帳篷。

「他身上的壓力,應該不小吧?」Anne等到楊拓走遠,這才輕聲說道。

「聽這意思,你也知道他是誰?」林朔問道。

「我一開始就知道了。」Anne說道,「中國方面跟我打過招呼。」

「嗯。這個人,腦子其實比何子鴻清楚。」林朔淡淡點評了一句,「何子鴻,有些太理想主義了。」

「做學問的嘛,難免的。」Anne說道,「不過林先生,你今天好像心情不錯啊,還能想到給楊博士治傷。」

「還行吧。」林朔笑了笑。

自從Anne認識林朔之後,很少看到他笑容,最多就是嘴角一抽,皮笑肉不笑。

唯一的一次看到他真摯的笑容,那還在廣西,林朔跟村民聊家常的時候。

她很快反應過來,臉上露出驚喜:「八爺找到了?」

「那倒沒有。」林朔笑著搖了搖頭,「不過有消息了,它還活著。」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禁區獵人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禁區獵人 禁區獵人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十六章 療傷

3.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