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科學家的國界

第三十四章 科學家的國界

這天晚上,何子鴻接通了衛星電話。

在國際生物研究會此次奔赴外興安嶺的隊伍中,只有兩個人擁有衛星電話。

一個是此次的行動負責人Anne,另一個,就是科考負責人,何子鴻。

何子鴻的這部電話,一般只有當科考獲得重大進展時,他才會用這部電話跟研究會的專家團隊商量。

可是今天晚上,他在電話里說的內容,卻跟科考沒有太大的關係。

因為,他同時也是國際研究會的七大長老之一,是最高決策層的成員。

「對,周圍還有槍手。」何子鴻拿著特質的手機,沉聲說道,「我覺得是時候向俄羅斯軍方提出要求,派兵來掃蕩這片區域了。」

「還有,這些槍手到底是誰派來的,你們有消息嗎?」

「我當然知道這時候要求俄羅斯派兵,會有損我們研究會的聲譽,也會讓遠東的政治局勢複雜。可現在事情已經失控了,我們隨時有全軍覆滅的危險,還要顧及面子幹什麼呢?」

「我相信中國方面會理解的。」

「好,你們先開會表決吧。」

何子鴻掛了電話,臉色一陣陰晴不定。

這次行動剛開始的時候,這位國際生物學界的權威,也曾豪情萬丈。

因為在生物基因領域的重大貢獻,他是兩屆拉斯克醫學獎得主,並且獲得了兩次諾貝爾生物學獎的提名。

拉斯克醫學獎,這個獎項的分量很足,在某種程度上,甚至比諾貝爾獎更加受到業內的認可。

這份資歷,足夠這讓他躋身國際生物研究會的長老院,成為首席生物學家。

而那兩次諾貝爾獎評選的敗北,不但沒有打擊到他,反而讓他在學術上更為痴迷。

在外興安嶺發現的這枚鉤蛇鱗片,讓他極為興奮。

這頭生物,實在是太奇妙了。

只要能親眼見到它,了解了它的具體性狀,再對比它的基因數據。就能知道它的那些奇異的能力,是如何進行基因表達的。

這註定將是生物學上的一次重大飛躍。

這是他作為一個生物學家,自我價值的最高兌現!

何子鴻也預料到了,這個項目,無論是前期的科研,還是後續的應用開發,都將是個極為浩大的工程。

自己一個人,哪怕耗盡餘生,也是完成不了的。

基於這個事實,當他的學生楊拓主動請纓,要陪他一起來遠東時,他非常高興。

作為自己在科研上的接班人,楊拓是讓人滿意的。

他足夠聰明,也足夠勤奮,而且最關鍵的是,楊拓是個中國人。

作為一個久居海外的華人科學家,何子鴻內心深處,多少還是抱為祖國傳薪火的想法。

之前在春寧的四季賓館,他在林朔面前的表態並不是一種惺惺作態。

這次外興安嶺之行,他確實做好了自我犧牲的準備。

可是,王勇那具只剩半個腦袋的屍體,就好像當頭一盆冰水澆下來。

他開始質疑自己,究竟有沒有讓這些年輕的士兵,為自己犧牲的權力。

他自己不怕死,但不代表別人也要為他的科研理想而死。

這種自我拷問,讓他寢食難安。

他是個學者,是個讀書人,他這輩子雖然經常拿刀,但那是造福人類的手術刀,不是屠刀!

現在外面不知道潛伏著幾個槍手,肯定還會繼續死人。

何子鴻靜靜地坐在自己的帳篷里,彷彿一夜之間蒼老了十歲。

「老師,你動搖了嗎?」

帳篷內忽然傳來的嗓音,讓何子鴻全身一震,回過神來。

原來是楊拓,拄著拐杖,已經站在了自己的帳篷里。

「你是什麼時候進來的?」

「就在剛才,老師你走神了。」

「你這個傷,怎麼能隨意走動呢?」

何子鴻站起身來,親自扶著自己的學生,讓他坐到之前自己坐著的摺疊椅上。

「老師。」楊拓沒有推辭,坐穩之後把拐杖靠在椅子邊上,目光灼灼地看著何子鴻,「您還沒回答學生的問題,您是不是動搖了?」

「哎。」何子鴻嘆了口氣,「我已經讓元老院就俄羅斯派兵一事,進行表決了。」

「俄羅斯派兵?」楊拓眉頭一皺,說道,「俄羅斯就是為了避免引起中國方面的誤會,才委託國際生物研究會處理這件事的。現在元老院一旦建議俄羅斯派兵,不就承認我們對此事已經無能為力了嗎?」

「楊拓啊,難道事實不是這樣嗎?」何子鴻反問道,「我們被狙擊手伏擊了,現在整片大興安嶺,到底還有多少狙擊手潛伏著,我們不知道。誰在對付我們,我也不知道。這種局勢,本來就超出了我們國際生物研究會的能力範疇。」

「老師。」楊拓看著何子鴻,輕聲說道,「這點小事,就讓你打退堂鼓了嗎?」

何子鴻愣了一下,他跟楊拓對視了幾秒鐘,然後在自己這個學生的眼睛里,看到了濃濃的失望。

這種失望,深深地刺痛了何子鴻,他一下子變得暴跳如雷!

他能忍受林朔對他的不敬,因為他知道林朔是奇人,而且跟自己隔行如隔山。

但楊拓不一樣,這是他花了十年心血,好不容易才培養起來的學生。

「這是小事嗎?!」何子鴻吼道,「王勇已經犧牲了,這樣下去每天都會死人的。」

「老師,慈不掌兵、義不理財。」楊拓說道,「我們搞科研的,就不應該有類似的覺悟嗎?」

「你!」何子鴻臉色鐵青,指著楊拓說不出話來。

「老師,要求俄羅斯派兵這件事,請您慎重。」楊拓拿起手邊的拐杖,站起身來,「您別忘了,國際生物研究會每年的經費,有多少是中國提供的。這件事情,中國只允許第三方處理。請您相信我,俄羅斯一旦在遠東地區進行軍事異動,局面才會真正地失去控制。」

何子鴻愣住了,他怔怔地看著自己的這個學生,感覺像看著一個陌生人。

楊拓看著何子鴻,輕聲說道:「這次失蹤的一百八十二人中,有七十三人是中國公民。中國方面沒有直接派部隊過來,已經非常克制了。

老師,您放心,我還是您的學生。只不過這次行動,我受中國高層指派,確保對那七十三個中國公民的家人,有個交代。

至於您在得知了此事之後,還會不會接受我作為鉤蛇科研項目的一員,我並不強求。

對我來說,科學是沒有國界的,但科學家有。」

說完這番話,楊拓拄著拐杖,一瘸一拐走出了帳篷。

何子鴻獃獃地站了一會兒,頹然坐了下來,從懷裡掏出了那部衛星電話。

……

這天深夜,林朔和Anne空著手回來了。

魏行山帶著人進行完今晚最後一次排查,兩撥人在營地門口正好遇上。

魏行山從今天下午開始,就沒停過,一直帶隊在附近山頭摸對方的狙擊手。出去的其他雇傭兵一撥撥地換著,魏行山卻沒換。

這十二小時折騰下來,縱然是鐵打的身子也受不了。

遇見林朔的時候,魏行山整個人就跟水裡撈出來似的,累得腰都快直不起來了。

「魏隊,你的心情我理解,可你不能這樣透支體力啊。」Anne關切地說道。

「總比眼睜睜看著戰友死在我面前強。」魏行山重重地喘了幾口粗氣,「你們怎麼樣?八爺找到沒?」

林朔一言不發,Anne搖了搖頭。

「對了,Anne小姐,有件事情跟你彙報一下。」魏行山說道,「剛才我們在江邊摸查的時候,發現了一具死屍。」

「死屍?」Anne跟林朔對視了一眼,接著又問道,「什麼樣的死屍。」

「別提了,沒見過這麼慘的死法。」魏行山說道,「整個人就好像被打樁機砸了一下,骨頭全都碎成渣了,攤了一地。」

「在哪裡?」林朔問道。

「西邊兩公里處。」魏行山指了指方向,「這小子是個狙擊手,我們在他屍體邊上發現了發現了一把斯太爾SSG,也被砸扁了。」

Anne和林朔發現的那具死屍,在西北方向十五公里遠的地方,顯然不是魏行山嘴裡說的這一具。

Anne看著林朔:「怎麼感覺黑水龍王,正在幫我們對付這些狙擊手?」

林朔點了點頭,心裡也有些不解。

「什麼?你們的意思是,黑水龍王殺了那個狙擊手?」魏行山問道。

「嗯,我們在其他地方,也看到了過類似的屍體。」Anne說道。

「這龍王爺可以啊,還真管事兒啊!」魏行山反應過來。

「這狙擊手為了躲避林先生的嗅覺,都是從水裡來回的。」Anne分析道,「黑水龍王對付它們,還真的比較方便。」

「那行,今天晚上我也拜拜龍王爺。」魏行山洒然笑道,「太他娘仗義了!」

「可是為什麼呢?」Anne看向林朔,「林先生,您有什麼想法嗎?」

林朔想了一想,腦中忽然靈光一閃。

隨後他嘆了一口氣,神情有些懊惱:「我早該察覺的。」

「察覺什麼?」Anne問道。

「那個龍王使者,是個牧人。」林朔說道。

魏行山沒聽明白:「牧人?那是幹什麼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禁區獵人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禁區獵人 禁區獵人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十四章 科學家的國界

3.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