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御鳳牧龍

第三十三章 御鳳牧龍

這天夜裡,月上樹梢的時候,九娘溝里已經黑燈瞎火了。

山裡人晚上沒什麼娛樂,早早就吹燈睡下了。

村口住著一對年輕的夫妻,房裡嘎吱嘎吱的動靜就跟炫耀似的,傳得老遠,聽得老劉心裡痒痒。

老劉,大名叫劉順福,今年五十六歲,是外興安嶺第二代龍王使者。

第一代龍王使者,就是他爹劉德昌,十五年前就死了。

家學淵源、子承父業,這在山裡人眼裡再正常不過。

老劉此刻牽著一頭灰驢,懷裡揣著一隻昏迷過去的八哥,在九娘溝的村道上走著。

這上千里的山道,九娘溝算是他主持各村龍王祭時,中途的一個落腳點。

這裡,有他一間小木屋,平時不住人,只有在龍王祭的時候,他路過會睡一兩個晚上。

把驢在門外拴好,老劉推門進屋。

他沒點燈,一是怕光亮透出去,把山外人引過來,二是燈油在這裡很金貴,他有些捨不得。

從懷裡把那隻八哥捧出來,輕輕地放在炕上,老劉又起身回到屋外,從驢身上掛著的褡褳里,取出一把草藥來。

這些草藥,是他之前在山道上跑路的時候看到,順手採摘的。

回到屋子,正打算找出石臼把這些草藥搗碎,老劉瞄了一眼炕上,然後愣了一下。

八哥不見了。

老劉一扭頭,發現那隻八哥剛剛奮力跳上了窗檯,扇了兩下翅膀。

可惜它沒飛起來,一頭栽倒在了窗台上。

「你這隻鳥咋比驢還倔呢!」老劉快走幾步,把八哥捧在手心,放回炕上的被窩裡。

八哥鳥這次倒是沒昏迷過去,眼睛一眨一眨地看著老劉。

老劉找到了石臼,一屁股坐在了炕上,看著自己被窩上的這隻鳥。

「眼睛就跟會說話似的。」老劉笑了笑,手裡開始搗葯,「我知道你。」

八哥鳥沒吭聲。

「林家這個門道,叫做『御鳳』,當年跟我們劉家的『牧龍』齊名。你就是林家的鳳凰吧?」

八哥鳥愣住了。

「牧龍御鳳,聽起來多風光。可龍游淺水遭蝦戲,落魄鳳凰不如雞啊。」老劉停下手,搖了搖頭,取出石臼裡面的葯泥,遞向八哥鳥,「既然同是天涯淪落人,你就別跟我裝蒜了,我知道你聽得懂人話,躺下吧,我給你上藥。」

八哥鳥盯著老劉看了一會兒,往被窩上一滾,把肚皮露了出來。

老劉一邊給它上藥,一邊說道:「子彈順著肚皮擦過去,內臟被震傷了,不過還行,敷上藥好好睡著別鬧騰,以你的體質,一個禮拜就能上天了。」

說完這句話,老劉自嘲地笑了笑:「這話怎麼聽著不對味兒呢?」

「你是誰?」小八終於說話了。

「你的主子是獵門六大家的傳人。」老劉自報家門道,「我這一門,叫做牧門。牧門有水旱之分,我劉順福,是水牧劉家的傳人。」

「沒聽說過。」小八說道。

「呵呵,現在當然沒處聽說去了。要是一百年前,咱牧門混得可不比獵門差啊。」老劉搖了搖頭,不勝唏噓地說道,「只是這世道變咯。」

「你不是龍王使者嗎?」

「這只是個兼職。」老劉臉上有些不好意思,「總要混口飯吃嘛。」

……

Anne心急如焚,兩公里的山路如履平地一般,不一會兒她就來到了江邊。

衝到樹林邊緣,看到那條倒映著天上明月、波光粼粼的大江時,Anne終於冷靜下來。

她意識到這裡附近潛伏著一個槍手。

Anne正想找個安全的地方,再次施展「聽山」,明確狙擊手目前的位置,然後她忽然改變了主意。

因為她發現,林朔就站在江邊。

跟站在那條河谷里一樣,林朔靜靜地在水邊站著。

這人是真不怕死啊!

Anne心裡一陣嘀咕,不過她這次學乖了,沒有冒然衝上去推他。

除了確實推不動之外,Anne也知道,林朔敢這麼站著,肯定是有原因的。

林朔顯然也發現了她,他轉過身來,沖她招了招手,示意她過來。

Anne走出了樹林,這才看清楚,林朔的腳邊,有著一團黑糊糊的事物。

走到近處仔細觀察,Anne只覺得胃部一陣翻滾,馬上用手捂住了口鼻,別過頭去。

地上的這團事物,居然是一具屍體。

這具屍體的死法非常詭異,似是人就這麼站著,腦袋上有什麼東西砸下來,一下子把他給拍扁了。

在地上就那麼薄薄的一層,什麼都認不出來,腥氣撲鼻。

Anne看著林朔,心中原本對這個男人的那種淡淡的好感,一下子就無影無蹤。

她終於想起來這個男人的赫赫威名,不知不覺地後退了一小步。

在她心目中,林朔絕對有這個能力,把一個活人弄成這個樣子。

林朔原本正在思考著什麼,看到Anne的反常舉動,他有些迷惑,問道:「怎麼了?」

「你……你殺了他?」Anne看著他,輕聲問道。

「我學的這身本事,不是用來對付人的,我不會對人輕易下殺手。」林朔看著波光粼粼的水面,「有東西在我趕到前,就把他殺了。」

「東西?」Anne連忙看了看四周。

「嗯。」林朔抽動了一下鼻翼,聞著空氣中的味道,「是黑水龍王。」

「啊?」Anne一臉驚訝,「黑水龍王來過了?」

林朔點了點頭,說道,「這條龍王爺辦事倒是乾淨利落,我趕到時候,這人已經成這樣了。」

「黑水龍王為什麼要殺他呢?」Anne問道。

「不知道。」林朔搖了搖頭。

……

「老頭兒,我要回去。」小八在炕頭上躺著,嘴裡說道。

「不急,你的那個主子,在外興安嶺還會待一陣子的。」老劉搖了搖頭,「等你傷好了,我親自送你回去。」

「親自送我回去?」小八眼睛直勾勾地盯著來劉,問道,「老頭兒,你是不是有什麼事情找朔哥。」

老劉怔了一怔,隨後笑道:「不愧是林家的鳳凰,果然聰明。我是有事情要麻煩你主子。本來這事兒確實有些難以啟齒,現在我運氣不錯救了你,那就應該好開口了。」

「你既然救了我,一般的事情,朔哥是會答應你的。」小八說道,「不過,你要是提出什麼無理的要求,老頭兒,我勸你別去找死。我朔哥脾氣不好,最受不得別人要挾。」

「這你就放心吧。」老劉說道,「我老劉活了這麼多年,分寸還是知道的。」

「那就好,不過,我還是要回去,就是現在。」小八掙扎著站起來,「老頭兒你放心,八爺我不是個忘恩負義的人,你救了我的命,這筆賬我認。這個人情,回頭我會讓朔哥還你的。」

「什麼事這麼著急啊?」老劉不解道,「你都傷成這樣了,怎麼回去呢?」

「就算飛不起來,爬也要爬回去。」

小八腳步踉蹌了一下,跳下了棉被,卻被老劉一下抓在了手裡。

「老頭兒你放開我!」小八撲騰著翅膀,奮力掙扎著。

老劉的一雙手,隨著小八的掙扎,不斷起伏變化,小八踩在他手上就跟踩在棉花上一樣,根本借不到力道。

「好啦,小鳳凰別鬧,不然葯就白敷了。」老劉保持著手法,說道,「讓我猜猜看,是不是你發現了外興安嶺里有些人不對頭,想要回去稟報你主子?」

小八停止了掙扎,奇怪地問道:「你怎麼知道?」

「三天前我就發現了。」老劉微微笑道,「如果是這事兒,你就別操心了,我已經在辦了。」

「你已經在辦了?你能怎麼辦?」小八問道。

老劉淡淡說道:「我們水牧劉家,雖然混得一代比一代差,可自己的地盤,還是知道守的。

你主子太厲害,我惹不起。可其他人要是在這兒動刀動槍,還敢攆我十里山路,那我老劉就沒這麼好說話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禁區獵人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禁區獵人 禁區獵人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十三章 御鳳牧龍

3.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