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百鳥朝鳳

第二十七章 百鳥朝鳳

林朔和魏行山兩人雖然一無所獲,但能夠平安回來,還是讓大伙兒鬆了一口氣。

只是營地里的氣氛依然很壓抑,因為王勇的屍體,還停在營地最中央的空地上。

「魏隊,是誰幹的?」

「找到那畜生沒?」

「魏隊,王勇不能就這麼白白死了!」

魏行山看著自己的這群兵,沉著臉喊道:「柳青!」

「到!」

「安排好崗哨!」

「是!」

「其餘人,十五分鐘後集合,我們先給王勇送行!」

「是!」

……

這裡不是中國境內,王勇的屍體大家決定就地火化,然後把王勇的骨灰帶回國安葬。

王勇這個人重義氣,跟隊里的人相處得很不錯。

遺體告別儀式上,好幾個雇傭兵都泣不成聲。

他們部隊出身,如今又干著雇傭兵這個行當,幾乎每個人都有跟死神擦肩而過的經歷,也見證過戰友的死亡。

但今天,實在是太突然了。

大家上午還在尋思那條鉤蛇的事兒,震驚于山下的那條駭人的「n字型」行跡,中午一記冷槍,一個活生生的人就沒了。

雇傭兵中,唯獨魏行山沒有抹眼淚,他只是紅著眼主持了王勇的遺體告別儀式,然後扛起了王勇的屍體,又拎起小半桶柴油,去了山的另一側。

雇傭兵們也都跟著去了,送戰友最後一程。

一個多鐘頭后,魏行山他們回來了。柳青手裡捧著個骨灰盒,還在不斷抹眼淚。

看到Anne和林朔在營地門口等他,魏行山說道:

「Anne小姐,請你召集其他人。等我安置好王勇的骨灰,我們開個會。」

「好的。」

……

很快,眾人彙集在了楊拓的帳篷里。

林朔、Anne、魏行山、何子鴻、柳青,還有行動不便的楊拓。

等到大家都坐下來,Anne率先開口道:「魏隊,你有什麼話想對大家說嗎?」

「你們先撤吧。」魏行山沉著臉說道,「我和林先生留下來,完成這次任務,你們其他人都撤回中國境內。」

魏行山這句話扔出去,整個帳篷都安靜了一會兒。

大家似是早有心理準備,臉上並沒有錯愕表情,只有迷茫和猶豫。

「確實啊。」何子鴻嘆了口氣,神色有些無奈,「如果只是奇異生靈的問題,再困難我們都要去克服。可現在外面居然還有槍手伏擊我們,這個事情的性質就改變了。」

心思細膩的柳青看向了林朔:「林先生,你剛才和魏隊出去,發現什麼了嗎?」

林朔聞言看了魏行山一眼,然後說道:「這個狙擊手不簡單。他在氣味上進行了嚴密的防範,如果他不開槍,或者不把槍口對準我,我很難察覺得到他。」

「林先生,您的意思是……」Anne神色鄭重起來。

「沒錯,他知道我,所以會防著我。」林朔點了點頭。

「他不僅知道林先生,還認識我。」魏行山開口道,「他在樹上給我留了幾個字。」

「他認識魏隊?」柳青詫異道。

「是的。」魏行山說道,「很明顯,我們這一支隊伍的情報,他都清楚。他還是個來去無蹤的狙擊手,可以說想殺誰就殺誰。這種情況下,你們還不撤,等什麼呢?」

「魏隊長,你說那個槍手,給你留了幾個字是嗎?」楊拓這時候問了一句,「能告訴我們是什麼字嗎?」

「魏行山好久不見。」魏行山沒有隱瞞,實話實說道。

「那你知道,他是誰嗎?」楊拓繼續追問。

魏行山搖了搖頭:「我這半輩子交得朋友不多,欠下的人命卻不少。我不知道他是誰,可能是某個仇家吧。」

「那你的仇家裡,受過狙擊手訓練的,應該不多吧?」楊拓問道。

「不巧,還真挺多的。」魏行山說道,「那一槍距離在五百米左右,固定靶,確實不錯,可各國部隊里,這種人有的是。」

「你們部隊執行任務,都是用代號的,一般人不會知道你的名字。這個人知道你名字,而且會寫中文,那應該是中國人了。」楊拓扶了扶眼鏡,看著魏行山,「魏隊長,你確信你不知道他是誰?」

「你什麼意思?」魏行山虎目一瞪,沉聲問道。

「你應該知道他是誰。」楊拓平靜地說道。

魏行山臉上的肌肉跳了跳,然後開始沉默了。

楊拓這位中國生物學界的後起之秀,之前摔斷了腿,此刻是半躺在地上,臉色蒼白,看上去非常虛弱。

魏行山是坐著,這個身高接近兩米的壯漢,哪怕是坐著,都跟一座小山似的。

兩個人無論是體型還是健康狀態,都天差地遠。

此時的楊拓,抬頭看著魏行山,那神情狀態卻像是居高臨下一般:

「魏隊長,這種關鍵的信息,你最好不要對我們隱瞞。如果那個槍手是來針對你的,你撤退,不是比我們所有人撤退更合理嗎?」

楊拓這句話說出來,帳篷里又靜了下來。

柳青打破了平靜:「我相信魏隊不會對我們隱瞞什麼的。而且他是我們這支隊伍的行動隊長,我們這些人都聽他指揮。他走了,我們怎麼辦?」

「我想,這支隊伍有林先生在,就足夠了。」楊拓說道,隨後看向了林朔,「林先生,你說是不是?」

林朔表情淡然地點了點頭:「沒錯。」

魏行山著著林朔,眼皮子一陣猛跳。

「這支隊伍,有我是夠了,魏行山這些人確實可有可無。」林朔壓根就沒看魏行山,而是看著在地上半躺著的楊拓,「他們是可有可無,但你和你老師,那就是純粹的累贅。你老師好歹還能給我們做個飯,你現在腿都斷了,能幹什麼呢?」

楊拓一臉愕然。

「林先生,你……」何子鴻的臉也僵住了。

林朔沒理會何子鴻,而是繼續盯著楊拓說道:「那個狙擊手,不管他是誰,他既然知道我的特長,處處防備我察覺到他。這就說明,他絕不是單純地沖魏行山來的。

真要是沖魏行山來的,他早幹嘛去了,非要在我的眼皮子底下殺人?而且殺的還不是魏行山本人?

所以,他認識魏行山,或者魏行山認識他,這些都不重要。就算魏行山認識他,應該也不清楚他的目的到底是什麼。

說不定那人留下那行字,就是想分化我們。」

林朔這番話說得楊拓啞口無言。

Anne看著地上的楊拓,倒是有些理解這個年輕的學者。

她其實也看出了魏行山的異常,只是她更相信魏行山的為人。

魏行山在入職國際生物研究會之前,履歷是她親自審核的,她能確保這個人沒問題。

柳青問道:「林先生,那這個槍手,究竟有什麼目的呢?」

「找出來問問不就知道了?」林朔答道。

「可您不是說,他能避過你的嗅覺嗎?這怎麼找啊?」Anne滿臉不解。

「單憑我,確實很難。可我不是一個人。」林朔站起身來,走到了帳篷外。

眾人心中好奇,紛紛跟了出來。

林朔站在營地中央,看了看周圍,臉色一沉:「還不滾出來!」

呼啦啦。

八哥鳥小八,扇動這翅膀從林子里飛了出來,沒跟往常一樣落在林朔肩膀,而是停在了距離他五米外的石頭上。

這隻鳥似乎做了什麼虧心事,臊眉耷眼的,低著頭輕聲叫了句:「朔哥。」

「你也知道怕啊?」林朔問道。

「朔哥我錯了。」小八趕緊說道,「我昨天飛遠了,沒在附近林子待著。等聽到動靜再趕回來,已經晚了。」

「給你個將功贖罪的機會。」林朔說道,「怎麼做,你剛才應該聽到了。」

「好咧!」小八精神一振,張開一對黑翅膀,一下子衝天而起。

眾人的視線,也跟隨著這隻鳥抬了起來,發現這隻鳥飛到半空中,居然就這麼懸停了下來。

一邊撲騰翅膀,小八喙嘴一張,發出了一記尖銳刺耳的唳叫聲!

「嘰呀!」

這聲唳叫振聾發聵,眾人只覺得自己的心臟都漏跳了一拍,紛紛皺了眉頭,捂住了耳朵。

他們的判斷沒錯,很快,第二聲唳叫也到了。

「嘰呀!」

「嘰呀!」

三聲唳叫之後,小八撲騰著翅膀從半空中下來,停在了林朔的肩頭。

看林朔不理他,小八討好地說道:「朔哥,我昨天一宿把這方圓百里的山林都轉悠遍了,您放心,這事兒包在我身上。」

「最好是這樣,這事情要不是辦不好,你知道的。」林朔淡淡說道。

「不會的不會的。我們一世人兩兄弟,朔哥您還不了解我嘛,我什麼時候掉過鏈子。」

「昨晚你要是在,那畜生跑不了。」

「這誰也想不到啊。這傢伙一直不見蹤影,誰知道它半夜會摸上來呢?」

這一人一鳥就這麼站在營地中央,你一言我一語地聊著。

Anne這群人看著他們倆,總覺的事情好像不是這個樣子的。

小八回來了,上天叫喚了三聲,聲兒倒是挺大的。

然後呢?

……

一個例行巡邏的雇傭兵,正好路過營地門口。他停住了腳步,目光投向遠處:

「那是什麼?」

另一個雇傭兵順著他的視線抬頭看去,一陣迷惑:「雲彩?」

「不像……」

「那是……鳥?」

「對!鳥!」

「好多鳥!」

「四面八方全是鳥!」

「怎麼會有那麼多鳥?」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禁區獵人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禁區獵人 禁區獵人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七章 百鳥朝鳳

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