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圍山

第二十二章 圍山

林朔抽了一支煙,臉上恢復了幾分血色,但神色依然在猶豫,似是在考慮這個事情該不該說。

良久,他終於開口道:「龍骨扳指,其實在二十五年前就失蹤了。」

「啊?」Anne一臉驚訝,「失蹤了?」

「確切地說,是被偷了。」林朔嘆了一口氣。

「居然有人能從林家偷出龍骨扳指?」

「一般人當然不行。」林朔搖了搖頭,「可偷這枚扳指的,是我母親。」

Anne心裡咯噔一下,滿臉的錯愕。

林朔繼續說道,「六年前,有消息稱,龍骨扳指就在昆崙山。所以,我父親帶上我,還叫了幾個能耐不錯的圈內人。這些人在山林中各有秘術,我父親向他們承諾,誰找到龍骨扳指,就算誰的。」

說到這裡,林朔看著Anne臉上的表情,解釋道:「我當然知道龍骨扳指意義非凡,但對我和我父親來說,這就是一個祖傳之物,是祖宗留給我們的一些念想,很珍貴,但終究比不了親人。

我母親帶著東西消失了十九年,我父親從沒怨過她,只是想找到她。

為了能找到她,哪怕讓出龍骨扳指,也是值得的。

我們原以為,找到了龍骨扳指,就能知道她的下落。

可是沒想到,那是個局。

用鉤蛇渡劫、龍骨扳指、我母親下落這三重誘餌,布下的殺局。」

林朔的這些話語,在Anne心頭不亞於陣陣驚雷。

她全身蜷縮著,雙手抱著自己的膝蓋,低著頭抿著嘴,靜靜地聽著。

這時候,林朔的話語停了下來,Anne不禁抬頭問道:「是誰,會布下這樣的殺局呢?」

「不知道。」林朔搖了搖頭,「其實知道那是場殺局,也是我這六年間,不斷地在腦中回想當時事情的經過,慢慢得出的結論。

因為巧合和反常實在是太多了。鉤蛇這六百年多年都沒有渡劫,當時卻說要渡劫了。龍骨扳指和我母親失蹤了十九年,以我父親的人脈,一點消息都沒有,當時卻忽然有消息了。而且,那是一支不可能出事的獵人隊伍,結果出事了。」

「林先生,其實我到現在還是難以置信。」Anne輕嘆道,「那樣一支獵人隊伍,居然會出事。那條鉤蛇,真的有那麼強大嗎?」

「這條畜生強歸強,以六年前我們的隊伍配置,要殺它並不難。」林朔搖搖頭,「不過,我們當時上山,並不是針對它的。畢竟這麼多年,這隻畜生風評不錯。所以我們在昆崙山上找了一個多月,最後才進入了它的領地。結果就在我們進入它領地的第一個晚上,它渡劫了。」

「什麼?它真的渡劫了?」Anne睜大了眼睛。

「至少,看上去像。」林朔說道,「當時它沒有成功,最後被雷劈死了。」

「死了?」

「死了。」

「那現在這裡……」

「我也不知道。」林朔搖了搖頭,「那天晚上詭異的事情太多了,而且一點兒線索都沒有。所以,這條鉤蛇死而復生出現在了外興安嶺,是我目前唯一能抓住的線索。」

「哦。原來是這樣。」Anne微微頷首,隨後問道,「那到底這些獵人前輩,是怎麼死的呢?」

Anne這句話剛問出口,她就後悔了。

因為她看到林朔的臉很快就變得煞白,手指開始劇烈地顫抖。

「對不起,我不該問的。」Anne馬上道歉。

今天,林朔說得已經夠多了。從他平時的表現來看,Anne完全可以想象,他在說剛才那些話的時候,內心所承受的痛楚。

所以她壓抑了自己的好奇心,柔聲說道:「林先生,謝謝您對我的信任。這件事今天就到這兒吧,您別再說下去了。」

林朔閉著眼點了點頭,輕聲說道:「對,還是不說的好。」

Anne微微一怔,她並不理解這句話的意思。

這時候,一道黑影從雨幕中鑽出,落在了林朔面前。

小八回來了。

「朔哥,營地有情況。」八哥鳥抖了抖全身上下的雨水,說道,「你們快去看看吧。」

……

儘管天上大雨磅薄,此刻的山道更是泥濘難走。但這難不倒林朔和Anne,兩人在山林中疾馳著。

小八就停在林朔的肩頭,介紹著之前它了解的情況:

「朔哥,就不應該帶著那兩個學者,這下闖禍了吧?」

「今天早上,他們偷偷去江邊了。朔哥你沒發現很正常,這倆傢伙跟我們一路,知道你的特長,背風口躲著咱們,氣味傳過不來。」

「結果你猜怎麼著,楊拓那個蠢貨啊,爬樹從樹上掉下來,把自己腿給摔折了。」

「他摔斷腿的地方,就是村民返程的必經之地。」

「村民一看,呦,地上躺著個人,旁邊還有一老頭何子鴻。地上那人老獵戶認識,去過他家嘛,可老頭兒何子鴻人家不認識啊。這一問,得,這倆書獃子,把咱營地暴露了。」

「咱營地可是有一群大頭兵啊,全帶著搶呢,那可是制式武器啊!」

「村民們七手八腳把楊拓抬回營地,一看到槍,就覺得咱是俄羅斯政府派來對付黑水龍王的。」

「那就歇菜了。人家剛拜過龍王爺,不幹啊!」

「嚯,你還別說,這兒民風可真悍!兩百來號人,拿著獵槍,把咱們營地團團圍住了。看那架勢,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啊!」

「朔哥,這事兒不好辦了,魏行山那傻大個兒都懵了。」

八哥鳥這一路叨叨叨,繪聲繪色。

林朔和Anne兩人一邊趕路一邊聽著,對即將面臨的場景,心裡有數了。

翻過兩個山頭,臨時營地就在對面的山腰上。

經過這幾天不斷的搭建,目前的臨時營地已經成了規模。

之前眾人輕車簡行,後勤物資有一大半留在了賈林達。

在確定此行的目標就在附近之後,魏行山昨天派出一支小分隊,順著水路把物資從賈林達運過來了。

目前的這個臨時營地,就跟一個臨時指揮所一樣,七頂大帳篷六外一內,呈現眾星捧月的布局。

營地不能距離水源地太遠,所以距離村子也只有兩個山頭,遲早是會被當地人發現的。

不過之前大家都不在意這點,畢竟手裡有傢伙,底氣足。

為了以防萬一,魏行山這兩天還帶人用彈藥箱和麻袋,在帳篷外圍搭建了一圈防禦工事,沒想到這麼快就派上了用場。

現在就在這個臨時營地的外面,已經圍滿了當地的村民。

這時候,雨已經小了一些,能見度還可以。林朔一看對面那架勢,莫名覺得眼熟。

他想起家裡的那本《九州異物載》上,有一副魏晉時期的《圍山圖》,畫得是獵戶們圍山打虎的場景。

那時候的獵人,不像現在這麼稀奇,還是個普遍行業,大多也是普通人。

林朔目前眼前所見,就是這情景,這些圍山的村民,站位很像那幅《圍山圖》,也是三五成群,中間間隔十來米,把臨時營地圍了起來。

不同的是,他們手裡,不再是U字型的獸叉,而是雙管的獵槍。

營地里,就數魏行山這個大個兒醒目,他手裡捏著步話機,正在緊張地說著什麼。

林朔視角一轉,看向了對面的山谷,他很快就發現,王勇帶著三個雇傭兵,正在靜悄悄地往山上摸。看樣子,是想從外圍給營地清出一條通道來。

不過,王勇他們到距離村民背後二十多米的地方,停下了腳步,沒有輕舉妄動,而是潛伏了下來。

「還是有點腦子的。」Anne把這一切看在眼裡,輕聲說道,「真要是動起手來,那局面就不可收拾了。」

「走,去看看吧。」林朔揮了揮手,快步向山下走去。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禁區獵人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禁區獵人 禁區獵人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二章 圍山

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