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崑崙往事

第二十一章 崑崙往事

江面下著雨,山上自然也不能倖免。

好在林朔和Anne兩人,找到了一個山洞。

這個山洞,似是此處伐木工的一個臨時居所,就在崖壁上鑿出來的,高度和深度都在兩米左右。

山洞下的木梯子,早就爛了,不過這難不倒林朔和Anne。

林朔蹦起來一抓山洞的底部,手指上一吃勁兒,腰一挺一個騰身就上去了。

回頭再看Anne,這姑娘已經在自己身後站著了,攀爬的動作,不比林朔慢。

小八在洞里蹦蹦跳跳了一會兒,說道:「朔哥,這兒不錯,挺寬敞的。」

「嗯。」林朔點了點頭,將身後的反曲弓和箭袋靠在洞壁上,自己也坐了下來。

「朔哥。之前咱是覺得到這兒沒別的,就是一個字兒,干!」小八說道,「不過現在看起來,事情沒這麼簡單啊。」

林朔瞟了瞟自己的鳥,問道,「直說吧,你想幹嘛?」

「我想出去走走。」小八說道,「您看我們一到這兒,就跟一群睜眼瞎似得,這不是個事兒啊。」

「有幾分道理。不過……」林朔認可了小八的說法,隨後又一臉懷疑地問道,「你小子確定是去打探消息,而不是去泡妹子?」

Anne一聽這問題就樂了,也不插話,一雙美目看著小八。

「朔哥,人有人的交際,鳥有鳥的路數。」小八瞟了Anne一眼,說道,「鳥跟人不一樣,它蠢。一輩子就在乎兩件事兒,吃和睡。對我來說,睡她們,確實比給她們找吃的省事兒。咱辦事不是還得講究個效率嘛?」

Anne聽完這席話,憋笑憋得很辛苦,一邊揉著臉一邊說道:「八爺,那您辛苦了。」

「誰說不是呢。」小八低著頭,一雙鳥眼睛卻偷偷瞄著林朔,「朔哥,你點個頭唄。」

「滾吧!」林朔一臉嫌棄,不耐煩地擺了擺手。

「好咧!」八哥鳥撲騰起翅膀,一溜煙似地撞進了外面的大雨里,然後沒過幾秒鐘,它又回來了。

「朔哥,地兒我是給你騰出來了,哥們兒我呢,也就只能幫你這麼多。母鳥我搞定,婆娘,那還得你親自來。」

扔下這句話,八哥鳥又一頭撞進了雨幕。

隨後它發出幾聲慘叫,聲音越來越遠,洞口飄著幾根黑色的羽毛。

林朔收回扔出石子的手,一臉鬱悶。

「八爺真風趣。」Anne看著坐在對面的林朔,臉上閃過一絲紅暈。

「這隻鳥再聰明,心性卻還像個孩子,說話沒分寸,你不要見怪。」

林朔一邊低聲說著,一邊拿起地上的乾草,扯出一絲一絲的纖維。

洞里堆著有伐木工留下的柴禾,也不知道多少年了,早已經干透。

這裡火絨和柴禾都不缺,很快,林朔就生好了一堆火。

剛才兩人雖然很快就找到了這個洞穴,但衣服卻也已經淋得濕透了。

Anne見篝火已經生好了,索性脫下外套,用樹枝架起來,在火邊烤著。

脫去外套后,她只穿著一件黑色的抹胸,露出白花花的身子,腰際沒有一絲贅肉,胸前更是蔚為壯觀。

林朔微微側身,看向了洞口外。

Anne似是也感覺到了一絲尷尬,轉換話題道:

「林先生,能跟我說說昆崙山上的事情嗎?其實我一直很奇怪。按理說,獵門這幾百年來,就數六年前上崑崙上的那支隊伍最強,怎麼會損失那麼大呢?那頭昆崙山上的奇異生靈,真有那麼厲害嗎?

我既然向您坦誠了身份,您就應該知道我不是外人,既然這次我們一起對付這頭奇異生靈,有些事情,您應該可以透露了吧?」

林朔聞言怔了怔,隨後他低下了頭,一言不發。

Anne發現,林朔的臉色,有些不太好看。

她趕緊翻開隨身的手袋,把裡面放著的一包中華煙遞了過去。

林朔接過了煙,點上了一支,默默地抽著。

看著林朔的這番舉動,Anne表面上對此波瀾不驚,其實心裡卻泛起一絲同情。

六年前的那支獵人小隊,從林朔之前透露的隻言片語來看,其實是非常強大的。

其中有被尊為獵門六大家之首的林朔父子,還有六大家中章家的家主章連海。

據她所知,這支隊伍里,還有六大家中的蘇家獵人。

江南林、塞北章、羌地蘇。六年前的昆崙山,獵人六大家中的三家精銳盡出。

這樣一支獵人隊伍,幾乎可挽救滅世之危。可他們上了昆崙山,最後下來的只有林朔一人,近乎全軍覆沒。

可以想象,當時的戰況有多麼慘烈!

林朔,雖然是獵門目前實際上的領袖,他的實力,也強橫到了深不可測的地步。

但是到底,他當時只是一個二十歲的年輕人。

他六年前到底面對過什麼,誰都不知道。

每當Anne提起六年前的昆崙山,或者林朔自己發現昆崙山那頭奇異生靈的蹤跡,林朔的反常,別人可能沒有覺察,Anne是看在眼裡的。

Anne自己也沒了父母,不過她的父母,在她還沒開始記事的時候就已經去世了,父母雙亡帶給她的,更多的是寂寞和失落。

但如果,自己父親是被強悍的生靈奪去了生命,這一切就眼睜睜地發生在自己面前,那種場景,Anne光是設想一下,都覺得自己的心靈在被撕扯。

而此刻坐在對面的林朔,無疑遭受過這一切。

六年前的那個夜晚,在他靈魂深處留下了一道可怕的傷口,六年時間過去,這個傷口還在滲血。

也許,這就是他這六年深居不出的原因吧。

想到這裡,Anne心頭一軟,輕聲說道:「林先生,對不起。如果你不想說,我可以理解。」

「沒關係,為了不讓更多人死在那條畜生的手上,我可以說一些。」林朔輕聲咳嗽了幾聲,低聲說道:「我們獵門,自古傳承著幾冊書籍,叫做《九州異物載》,我們六大家各有一冊,你應該聽說過吧?」

「嗯。」Anne點點頭,「這本書共有九冊,記載著自古以來,被獵人們發現的奇異生靈。由上古時期獵門九大家共同撰寫並且保存。

不過九大家傳承至今,有三家已經絕嗣。《九州異物載》中的三冊,也隨著這三大家後繼無人,逐漸散落民間,現已失傳。

我們國際生物研究會認為,《山海經》上記載的那些奇異生靈,就是從這三冊《九州異物載》上傳抄過去的。」

「你說得不全對。」林朔說道,「這三冊《異物載》並未失傳,我們六大家早就留下了摹本。昆崙山上的這條畜生,在上古時期也算赫赫有名,它在《九州異物載》的名字,叫做鉤蛇。」

「鉤蛇?」Anne低頭思忖了一會兒,說道,「《山海經》上也有記載啊。」

「是的。」林朔說道,「上古時期,這種東西其實不少,陸陸續續被獵人宰殺了一些,最後,只剩下昆崙山上的這條了。」

「那為什麼不趕盡殺絕呢?」

「因為,這條畜生當時不害人。」林朔說道,「而且崑崙是中華龍脈之祖,這條鉤蛇被發現時,壽命已經超過了一千年,當時我們的祖先認為它有化龍之兆,於是就沒有動它。

獵門六大家中的蘇家,原本祖居襄陽,為此北遷到崑崙附近,專門盯著這條鉤蛇,等它渡劫化龍的那天。

這一盯,又是六百多年。蘇家幾十代人在羌地守著這條蛇,也就在獵門內部被稱為羌地蘇了。

十年前,獵人六大家內部,開始流傳鉤蛇渡劫的事情,這事兒越說越真,到了六年前,有消息說,這條鉤蛇馬上就要渡劫化龍了。」

「所以,獵門六大家中您父親為首的精英獵人上昆崙山,就是為了盯著這條鉤蛇渡劫?」Anne問道。

「當然不是了。」林朔搖了搖頭,「這都什麼年代了,渡劫化龍那套,別的獵人可能還信,我和我父親是不信的。」

「那是為什麼呢?」

「因為龍骨扳指。」

聽到龍骨扳指這四個字,Anne心裡一緊。

Anne從國際生物研究會的情報獲悉,龍骨扳指,是獵門首領的信物。

獵門的傳承起源,還在文字出現之前,幾乎跟人類文明起源是同時的,是人類最悠久的傳承之一。

雖然目前的六大家相對封閉,行事也極為保守,可獵門的其他家族,早就在國內外開枝散葉。如今這些家族勢力極為龐大,有的甚至掌控著所在的國家。

誰擁有龍骨扳指,就擁有龐大的人脈資源和財力資源。在世俗人眼中,這東西自然是無價之寶。

只不過被推為獵門之首、掌管龍骨扳指的林家,似是一直不怎麼在乎這點,也從未將這價值兌現。

Anne之前提到過龍骨扳指。

她原本是想提醒林朔,用這個東西號令獵門,好為這次外興安嶺之行再添幾分助力。

沒想到當時林朔立馬翻臉,似是Anne說到了什麼禁忌之事。Anne見狀只能壓下心中的好奇,不再提起。

現在林朔主動提到這個東西,而且是在這個節骨眼上提出到,Anne心中暗暗吃驚。

不過她臉上不好表現出什麼來,只能靜靜地等他說下去。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禁區獵人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禁區獵人 禁區獵人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一章 崑崙往事

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