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八爺請抽煙

第一章 八爺請抽煙

「朔哥——朔哥!」

一隻渾身漆黑、頭上頂著一搓金黃色羽毛的八哥,掠進山村的一座土坯房,撲騰著翅膀,落在了屋內一個青年的肩膀上。

青年二十五六歲的模樣,一身老舊的中山裝,鼻樑上戴著副眼鏡,耳朵上夾著一根香煙。

他面前的書案上,攤著小學二年級的語文備課教案。

他叫林朔,六年前來到這座位於中國西南邊陲的山村裡,擔任方圓百里唯一一所小學的代課老師。

停下手中書寫的鋼筆,林朔看了看肩膀上的八哥鳥,笑著把耳朵上的香煙取下來,劃一根火柴點上,遞給了它。

這隻八哥鳥居然就這麼一條腿站著,另一條腿熟練地接過香煙,喙嘴一張,吧嗒吧嗒抽了起來。

一邊抽,八哥開口說話了:「朔哥,我差點就回不來了。」

「鬼扯。」林朔白了它一眼,「這裡誰能動得了你?」

「朔哥,我們十幾年的兄弟,出生入死那麼多次,我什麼時候騙過你?」八哥一副老氣橫秋的模樣,歪著腦袋把一口煙噴在林朔臉上。

林朔神色開始凝重起來:「詳細說說。」

「三輛改裝越野車,朝著咱村來的,國內沒這種型號,臨時牌照。我盯了他們一會兒梢,一把軍用***從車窗里探出來,還好我跑得快。」

這隻八哥連說帶比劃,好像成了精一樣。

林朔沉默了一會兒,點了點頭表示知道了。

「他們應該是沖你來的。」八哥語重心長地說道,「朔哥,那件事已經過去六年了,你差不多該出去走動走動了。」

林朔沒接茬,只是笑了笑:「飯還熱著,去吧。」

八哥點了點頭,揮著翅膀飛走了。

林朔臉上的笑容慢慢收了起來,他看著窗外,神色一陣晦暗。

六年了,還是被人找到了嗎?

六年前的那場人間煉獄,還會再次讓自己經歷嗎?

心靈上的痛楚開始折磨林朔,他面色發白,手指微微顫抖,從上衣口袋裡摸出一包煙,點上一支。

煙霧繚繞中,他彷彿再次經歷那場雷雨之夜,那天下的雨,是血色的。

那天之後,他決定收山,在也不插手世間奇詭之事。帶著小八落腳在這不知名的山村裡,以為這樣世人就找不到自己。

無奈天不遂人願。

不過,就算找了我,又能怎麼樣呢?

我已經收山了。

林朔冷笑一聲,掐滅了手上的煙頭。

……

三輛改裝越野車,在山道上一路跋山涉水,終於開進了這座山村。

在這樣的窮鄉僻壤,這三輛純黑色的改裝大越野,帶來的視覺衝擊力是十足的。

村民很快就圍了上來,但又不敢靠得太近,只是在三米開外遠遠觀望著。

有小孩兒還撿起了石子兒,剛要扔,被家大人一個巴掌扇下去,老實了。

越野車在一幢土坯房門前陸續停了下來。

打頭的那輛車後座車門開啟,一隻高跟鞋踩在了村子里的泥路上。

村民們順著這隻黑色的高跟鞋往上看:

黑絲襪,大腿頎長筆直。黑色一步裙下包裹著豐滿翹挺的臀部。裁剪精緻的女式小西裝,將纖細的腰肢和豐滿的胸部展露無遺。

雪白的脖頸上,那張俏臉面若桃花,大眼小嘴翹鼻樑,就跟電影明星似的。

村民從來沒親眼見過這麼漂亮的女人。

「咕咚。」

有村民咽下了一口口水,隨後腰間軟肉就被媳婦狠狠掐了一把。

另一側車門,則下來個身高一米九的壯漢。綠色的短袖軍T恤外套著一件作戰背心,露出的兩條胳膊肌肉線條分明。

他跟在那個美女身後,來到土坯房的木門前。

「咚咚咚。」美女輕輕拍門。

沒人響應。

再敲,還是沒人應。

美女微微蹙眉,退開兩步,轉身對著村民,笑著地問道:「鄉親們,他在家嗎?」

「在的,在的。」有村民一邊揉著腰,一邊忙不迭地叫道,「林老師,開門啊,有人找你!」

還是沒人回應。

壯漢不耐煩了,冷笑道:「Anne小姐,你要請的這個人,架子也太大了。」

一邊說著,他抬起一腳,就要踹門。

美貌的女子臉色巨變,來不及出聲提醒,只能快速提腿,高跟鞋的鞋尖剎那間就點在了壯漢的膝彎處。

壯漢只覺得整條腿一麻,悶哼一聲踉蹌了幾步,一臉驚訝:「Anne小姐,你……」

「魏行山。」女子面若冰霜地打斷道,「我提醒你一句,對這位林先生,你要放尊重些。這次是我們有求於他。如果這次能請動他出山,那是我們的榮幸。」

「Anne小姐。」壯漢魏行山臉上閃過不快,「你我都是同一個僱主,而我手上有全亞洲最精銳的雇傭軍小隊。還有什麼事情是我們不能解決的?」

Anne小姐臉上的寒意褪去幾分,平靜地說道:「魏隊長,如果是對付人類,我當然是相信你和你的戰友。可是術業有專攻,我們要面對的,是那些東西。」

兩人正說著,吱呀一聲,木門開了。

開門的人,正是林朔。

他一身山村教師的打扮,胸口口袋裡插著一支鋼筆,消瘦的臉上看不出任何錶情。

Anne看見這張臉,有種如釋重負的感覺,但與此同時,她也感受到了這張臉透出來的冷意。

這個男人的眼神,哪怕隔著眼鏡,依然像一把刀子那樣銳利,讓人遍體生寒。

這是屍山血海里滾出來的人,才會有的眼神。

一想起有關他的種種傳說,Anne的臉色有些發白。

「林先生您好,我叫Anne。」Anne壓抑著心中的驚懼,盡量讓自己看起來落落大方。

林朔的表情明顯透著拒絕,但當他看到外面圍得密密麻麻的人群時,神情緩和了一些。

「進來說吧。」林朔淡淡地撂下一句話,轉身進屋。

兩人跟進土坯房,Anne回身把門關好。

家徒四壁的土坯房,連椅子都沒第二把。林朔坐在自己的書桌旁,Anne和魏行山只能站著。

林朔並不理會他們,氣氛一時尷尬。

嘩啦啦。

八哥鳥撲騰著翅膀飛進屋內,落在書桌上,歪著腦袋看著這兩個陌生人。

看到這隻八哥,壯漢魏行山點點頭:「這隻八哥挺精神啊,頭上這搓毛就跟皇冠似的。」

「王八蛋。」八哥說道。

魏行山咧嘴笑了。他當然不會跟一隻鳥計較什麼,反而想逗弄一下它。

他上前幾步,在書桌邊上半彎下腰,跟八哥平視,作出一副生氣的樣子:「你怎麼罵人呢?」

「王八蛋。」八哥又說道。

「你只會說王八蛋嗎?還會不會說別的?」

「王八蛋。」八哥重複地說道。

Anne低頭在自己的隨身手袋中翻找一陣,拿出一包軟中華拆封,抽出一跟香煙塞進自己雙唇之間,再用打火機點上。

隨後這個美女將嘴上的煙取下,雙手捧著,煙頭朝自己,煙尾朝著八哥鳥,上前幾步,鄭重其事地說道:

「八爺,請抽煙。聽聞您平生好煙酒,我這次來得匆忙,煙只能買到這一種還算好的,酒就沒辦法了,還請見諒。」

這番話說出來,林朔愣了一下,眯著眼看向了Anne。

魏行山則張著嘴,看看八哥鳥,再看看Anne,那神情像是覺得這女人瘋了。

「你居然知道我?」八哥死死盯著面前的這個美女,口吐人言。

Anne連忙說道:

「獵人圈誰不知道八爺的鼎鼎大名。您留下了太多傳說了。」

「獵人圈裡,我沒見過你這個婆娘。」八哥冷冷說道。

「我有個同事,曾經有幸和八爺見過一面。得知我今天要來見林先生和您,特意囑咐我要伺候好八爺。」Anne微微低著頭,手上保持著敬煙的姿態。

「抽吧。」林朔這時候開口道,「這麼好的煙,都已經點上了,不抽多浪費?」

八哥聞言再不客氣,用爪子接過煙,喂進自己的喙里,吞雲吐霧起來:「婆娘,你很會來事。」

「謝八爺誇獎。」Anne微微笑道。

魏行山這時候從驚異中醒過神來,喃喃說道:「這真的只是一隻鳥?」

沒人理會他。

Anne看到八哥開始抽煙,似是完成了一件大事,緊繃的身子也鬆弛下來。

她目光灼灼地看向林朔,欲言又止。

「看來,我的底,已經被你摸得差不多了。」

林朔輕輕敲著桌面,淡淡開口道,「說吧,對我下這麼深的功夫,是為了什麼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禁區獵人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禁區獵人 禁區獵人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章 八爺請抽煙

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