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江面龍影

第十八章 江面龍影

這天晚上,林朔等人就在山上過夜。

之前王勇說有被人盯著的感覺,所以這兩天,魏行山非常小心,派人把這附近的山頭都摸了遍。

結果並沒有發現任何可疑的東西。倒是發現了一頭野豬,被王勇用***射倒了。

這是一頭五百多斤的大傢伙,就跟一座小山似的,四個雇傭兵花了吃奶的力氣,才把它扛回營地。

大伙兒都很興奮,同時也有些犯愁。

這趟執行任務的雇傭兵小隊,退伍之前都是部隊里的精銳,沒有一個是炊事班出身。

這麼大一頭野豬,他們殺沒問題,吃更是不在話下,唯獨在這荒山野嶺上怎麼處理,那是一竅不通。

林朔當然會,但他沒有動手的意思,其他人都不敢在他面前提這個事。

最後,還是老教授何子鴻站了出來,和弟子楊拓一起料理野豬。

這兩人,都是生物學界的高人,何子鴻負責比劃,楊拓負責動手,沒一會兒,這頭小山似的野豬就被剝皮褪毛、大卸八塊。

別看是兩個文人學者,但搞生物研究的,手術刀可沒少拿。楊拓行刀的時候,根本就不會碰到骨頭,輕鬆得很。

豬肉分解得差不多了,何子鴻走到林朔身邊,微微笑道:「林先生,我之前看到你身上帶著調料,能借一點兒嗎?」

林朔看了這位生物學權威一眼,沒說什麼,從自己行囊里取出那瓶自製的調料,遞了過去。

何子鴻接過了調料,人卻沒走,而是在林朔身邊坐了下來,繼續問道:「林先生,明天江邊之行,我和小楊能不能隨行?」

「不行。」林朔搖了搖頭。

「能告訴我原因嗎?」何子鴻並不著急,神色和藹,語氣也很平靜。

「那你們又為什麼要去呢?」林朔反問道。

「呵呵。」何子鴻笑了笑,「我有一種預感,這次,有很大的可能,我們可以見到它。」

林朔搖了搖頭,說道:「那個龍王使者用門裡人的法子把這個消息透給我,那這個事就不是一般的事。能不能見到那頭黑水龍王,我不知道。但事情的危險性不小。我一個人去,沒什麼顧忌。如果帶上你們兩個學者,那就不太方便了。」

何子鴻看了看林朔的神色,沒有再堅持,而是笑道:「那好,我們聽從林先生的安排。」

等何子鴻拿著調料瓶走開,Anne又走了過來,在林朔身邊盤腿坐下,輕聲問道:

「那我能去嗎?」

林朔沒吭聲。

「朔哥,帶上她吧。」八哥鳥呼啦啦地從林子里飛回來,停在了林朔肩頭,「這婆娘聽話,不會給我們搗亂的。」

林朔看了小八一眼,稍微想了想,點點頭:「行吧。」

「多謝林先生。」

……

第二天一早,山那邊村子的方向,傳來吹吹打打的聲響。

幾乎整個村子的人,有的扛著祭品,有的趕著牲口,有的敲著鑼鼓傢伙,熱熱鬧鬧、慢慢悠悠地往江邊進發。

林朔和Anne兩人,就站在山頂上,看著這群人。

「哇,東西真不少啊。」Anne感嘆道。

林朔看著山下的動靜,心裡也有些驚訝。

這一趟的祭品,確實不少。

雞鴨鵝這種已經處理好的家畜,就有二十多隻,放在托盤上,脖子上系著紅布條。

生豬有三頭,也處理得很乾凈,六個漢子肩上各扛著半扇。

人群的後面,還趕著一頭牛。

這些東西,擱在中國境內算不上什麼,可在這裡,這群村民無疑是下了血本了。

「那老傢伙,這次賺大了啊。」小八說了一句。

昨天林朔和龍王使者對話的時候,這隻鳥就躲在樹上,全聽見了。

「他一個人,撈得過來嗎?」Anne輕聲問道,「還有一頭活牛呢。」

「這你們就別擔心了。」林朔說道,「他混得再不濟,也是門裡人,總有幾分常人沒有的能耐。」

一邊說著,林朔帶著Anne和小八,開始下山,尾隨在這群村民的身後。

尾隨了一段路之後,林朔沒繼續跟,而是拐上了一條岔道。

這裡的山道就那麼幾條,村民們之前走的,其實就是兩天前林朔那群人渡過鐵索橋後走的那條。

村民們投送祭品的地點,應該就是五公裡外的鐵索橋。林朔不必跟著了,他需要往更高的地方走,找一個合適的觀察位。

況且,這群人吹吹打打的,動靜鬧得很大,怎麼都丟不了。

拐上一條上山的岔道后,林朔稍微加快了一些腳步。

他的這種加速,是循序漸進的,一邊加速,他一邊觀察Anne是否能夠跟上來。

這個女人不一般,他知道這點,只是一直懶得深究。這次既然有獨處的機會,不妨試一試她。

林朔把握著分寸,自然不會全力以赴,不過慢慢加速了五六分鐘后,他腳下的速度,已經不是一般人能跟得上的了。

可是Anne這個貌美如花,氣質溫婉的美女,不僅跟得上,甚至還遊刃有餘。

和林朔大步流星的風格不同,Anne上山的方式顯得花哨得多。

哪裡的樹枝可以用手掰一下,借幾分力道;哪裡的岩石踩一下跳過去,就能抄上幾米的近道;哪裡沒有其他辦法,只能老老實實走山道。

這座山上的所有細節,好像早就在她腦子裡清清楚楚,跟著林朔十多分鐘,她面不紅氣不喘,那道妙曼的身影,時刻不離林朔的左右。

看到Anne上山的法子,林朔心裡有數了。

她果然是門裡的。

這種身法,叫做「剖山」,這世上會這個的沒幾個人,而且都擁有同一個姓氏。

「你之前不是藏得好好的嗎?」林朔一邊走著,一邊問道,「怎麼現在忍不住了?」

「再不把身份透給您,我怕您怪罪。」Anne輕輕一躍,跟林朔並肩而行,巧笑嫣然地說道。

「難怪你知道我隱居的地方。」林朔搖了搖頭,語氣淡淡地說道,「既然跨過了同一個門檻,你何必對我藏著掖著?還總是用話術對付我。你們家的家教,還真是挺不錯的。」

林朔說完,Anne一陣花容失色,連忙解釋道:「林家主,您可千萬別怪罪!我們這一支,一直身在海外,我父母過世得早,對國內門裡的禮節規矩,我真的不太懂。」

「那怎麼現在忽然又懂規矩了?」林朔問道。

Anne低頭說道:「我只是覺得,林家主都已經在考驗我了,再不讓您知道身份,您以後可能再也不會相信我了。」

「總算還有幾分小聰明。」林朔瞟了Anne一眼,「行了,都是沒了爹媽的人,就別家主家主地叫了。記住,一會兒要是有情況,你別輕舉妄動,聽我安排。」

「哎!」Anne應了一聲。

小八這時候飛到Anne的肩頭,輕輕啄了啄Anne的頭髮,說道:「婆娘,搞半天你是門裡人啊?」

「是呢,八爺。」

「藏得夠深的啊。」

「八爺,以後不敢了。」Anne吐了吐舌頭,眼睛卻看向了林朔這邊。

「婆娘,你是你們家第幾代啊?」小八又問道。

「我都叫您八爺了,肯定是你們的晚輩了。」Anne說道,「按輩分,我應該叫林先生一聲叔叔。」

「不用不用,叫他哥就行。」小八大大咧咧地說道,「不然差著輩分呢,以後不好發展。」

「那如果是平輩的話,我是不是應該叫八爺……八哥?」Anne眼睛眯成一個月牙兒,忍著笑問道。

「婆娘,沒你這麼裝嫩的,八爺我才十二歲。」小八頭一偏,飛回了林朔肩頭。

兩人一鳥正說著,腳下已經到了山頂。

這個山頭,林朔沒有選錯,是此處方圓百里最高的一座山峰,視野極佳。

從這裡看下去,那群前去投送祭品的村民,比一隊螞蟻大不了多少。那條曾經阻攔了林朔一行人四個多小時的大江,就在前面不遠。

山頂上微風徐徐,送來那邊的氣味,林朔抽動了兩下鼻翼,並沒有嗅出什麼異常。

「這兒有些遠啊。」Anne也看清了下面的情景,輕聲問道,「萬一黑水龍王現身,咱們能抓住它嗎?」

「婆娘,你怎麼忽然變笨了。」小八說道,「黑水龍王那麼大個兒,主場又在水裡,你還真當我們哥倆是神仙,上能九天攬月,下能五洋捉鱉啊?

咱們獵人的根本,就在這地上,一旦下了水,一身能耐也就去了八九成。在水邊跟那傢伙斗,那不是找死嗎?得把它引到陸地上來啊!」

「這隔著大老遠的,怎麼引?」Anne問道。

「這不是有追爺在嘛!」小八跳到了林朔背後的那把巨型反曲弓上面,啄了啄弓身,「你說是吧?追爺。」

「小八,別說話了。」林朔盯著江面的雙眼,忽然眯了起來,

他反手一抄,從背上把反曲弓取了下來:

「水裡有動靜。」

Anne聽到林朔的提醒,連忙看過去。

果然,就在江面上,一條黑色身影,若隱若現,就在水下慢慢游著。

這條江,此刻從高山上看下去,似乎只有三尺來寬。

可這條江Anne曾經見識過,最窄的水域,起碼五十多米。

而這條黑影在水底下,就好像一條小水溝里,游著一條大河鰻。

乍一看並不驚人,可聯想到江的寬度,那就嚇人了。

「這才叫大傢伙。」林朔輕聲說了句,再次反手一抄,取下來一根胳膊粗的弓箭。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禁區獵人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禁區獵人 禁區獵人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八章 江面龍影

1.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