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門裡人

第十七章 門裡人

等林朔趕到現場的時候,老者連人帶驢,早已經被魏行山等人控制住了。

看著身邊荷槍實彈的壯漢們,老者臉上倒是很平靜:

「幾位,我哪裡得罪你們了嗎?」

魏行山搖了搖頭,指了指正好走到眾人跟前的林朔:「你問他去。」

龍王使者看了看林朔,又看了看他背後的巨型反曲弓,神情從平靜變成了戒備。

林朔心裡微微一動,問道:「你知道我是什麼人?」

「你是獵人。」龍王使者眼中的忌憚一閃而逝。

「看來你是門裡人,那說話倒是省事了。」林朔點點頭,「說說吧。」

所謂門裡人,這就是有家族傳承、從事罕見職業的人。

他們有常人不具備的本事,有的甚至身負絕學,被視為邁過了常人見不到的門檻。

獵人,就是門裡人的一種。

門裡人有高有低,有明有暗,邁過的門檻也不盡相同。

林朔所在的獵門,擁有最隱蔽,同時也是最高的門檻,獵門中的六大家,更是只存在於傳說中。

而老頭這種說唱藝人,其實算不上門裡人,只能說是江湖人。

顯然這個龍王使者,不僅僅是說唱藝人那麼簡單,否則他猜不到林朔的身份。

至於他到底入了哪道門,林朔並不清楚,也懶得過問。

這世上常人看不見的門檻有很多,但能讓林朔這種獵門六大家的傳承獵人看得起的,鳳毛麟角。

「龍王爺是好的!」龍王使者聲音高了幾分,神情有些激動,「山下河邊的那個村子,不是它乾的!你們不能動它!」

這老者似是早就料到了有這一天。他不僅看出了林朔的身份,還猜到了林朔這行人的目的。

不過這並不奇怪,只要是門裡人,都應該知道獵人的存在。黑水龍王名氣越來越大,獵人遲早會找上門來。

林朔淡淡說道:「你剛才在村民面前,可不是這麼說的。」

「那我能怎麼說?」龍王使者沖林朔瞪了瞪眼,隨後氣勢弱了下去,嘆了口氣說道,「我這一支,雖說也有祖傳的手藝,可現在都被擠兌到國外來了,自然沒你們獵人那麼神通廣大。門裡人一旦落魄江湖,不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能有口飯吃嗎?」

林朔看了看毛驢上的四袋麵粉,說道:「好,我信你為了混口飯吃信口胡說。那我問你,你怎麼知道,那不是黑水龍王乾的?」

「龍王爺什麼時候干過這種事兒啊?」龍王使者說道,「它在這兒這麼多年,對我們只有恩典,哪會降罪啊?」

Anne這時候說道:「我聽這裡的人說,不能動水裡的東西,否則龍王爺會降罪?」

龍王使者臉上表情一僵,看了看林朔,神色有些理虧:「那是我騙他們的。我要撈這口吃的,總要讓他們害怕龍王爺。他們心裡不怕,怎麼會讓我傳話?不傳話,我哪兒來的好處?」

龍王使者一邊說著,一邊指了指毛驢身上幾袋麵粉,神色有些無奈:「混口飯吃嘛。」

「以前那些被吃了的牲口……」

「那是我半夜去偷的,用了些家傳的小手段。」龍王使者嘆了口氣說道,「總得開開葷嘛。牲口對他們來說太貴重,我要是明著要,那就不太好了。」

Anne搖了搖頭,不再說什麼了。

「哎,姑娘。」龍王使者看了看Annne,說道,「你這樣子,家裡一定是城裡的大戶人家,不知道我們在山裡活得艱難啊。

其實我們這兒不比江南邊,有中國政府罩著。我們這兒政府不管,窮山惡水的,活著就已經很不容易了。

山裡人,別的不求,只求個平平安安。

平安,我給不了他們,但我能給他們一個心安。

我混這口飯,做法是不光彩,但他們需要我啊!

這方圓幾千里的山道,我這把年紀走東趕西的,也不容易啊!

而且我要的東西也不多,細水長流,混口飯吃嘛。」

說到這裡,龍王使者看向了林朔:「這位獵爺,您是有大能耐的。我這點兒小門道自然入不了您的法眼。

可龍王爺,確實是好的。您真要是殺了它,那不僅是造孽,還斷了我活路啊!」

「既然你覺得山下的村子,不是黑水龍王乾的。」林朔問道,「那是誰幹的呢?」

「這我哪兒知道去啊?不瞞您諸位,我這趟來,也是心驚肉跳的。出了那麼大的事兒,誰不怕啊?

可又一想,出事了我反而不來了,那以後誰還信我呢?飯碗不就砸了嗎?這才硬著頭皮來的。這不,飯都沒敢吃,事情一完我就趕緊走了。」

龍王使者苦著臉說完這番話,重重嘆了口氣,又說道:「今天既然你們來了,也罷。等一天,我等了半輩子了。門裡人都傳,獵人辦事靠譜。

我求你們,把事情弄弄清楚。真要是有其他禍害,你們把它除了,我走山道也安心。

不過龍王爺,絕對不可能幹這事兒!」

……

一群人扣著龍王使者盤問了半天,也沒問出什麼來。

這老頭兒,只在一開始透了點有用的消息,之後就是車軲轆話來回說了。

林朔明白,這是門裡人的話術。

門裡人的話術,往往只要幾句話,就能讓別人相信他。

林朔所在的林家門檻太高,自然不屑於這點坑蒙拐騙的伎倆,不過怎麼防別人用話術騙自己,那還是學過的。

這老頭兒說的話,林朔是半個字都不信。

可他不信,別人還是信的。

比如柳青,平時挺英氣一個女人,眼下卻被老頭的一套套說辭騙得暈頭轉向,不僅把自己背包里能吃的全塞給了他,還向Anne打聽,這裡怎麼轉錢。

林朔趕緊把這個龍王使者放了。再這樣下去,這老頭牽走的,就不僅僅是那條毛驢了。

臨行前,龍王使者看了林朔一眼:

「明天村裡人往江里扔祭品的時候,您可別跟著去。那是我騙他們的,龍王爺從不會在那種時候現身。

大家都是門裡人,小老兒這事兒不瞞您,也請您給小老兒我留條活路。

您真要去了,村裡人會覺得外人在搶福氣,到時候可就亂了。

到時候一來二去逼急了,您再把我這點伎倆往外一說,那我可就真活不下去了。

其實,他們在上游扔祭品,我就在下游撈,那可都是肉啊。」

說完這番話,老頭臉上有些不好意思,尷尬地笑道,「混口飯吃嘛……」

……

回到臨時營地,大伙兒坐了下來,開始分享情報。

這趟山村之行,林朔四人通過打探消息,確實解開了一部分謎團。

可事情不但沒有什麼進展,反而更加撲朔迷離了。

「眼下,有三個問題我們需要弄清楚。」何子鴻在山上休息了一天,看起來氣色不錯,分析道:「黑水龍王是存不存在?如果存在,它到底是什麼?它現在在哪裡?」

「那個龍王使者不是說了,那個村子的事情,不是黑水龍王乾的嗎?」柳青問道,「那我們還找黑水龍王幹什麼呢?」

「這種江湖騙子的話,是不能信的。」何子鴻搖頭道,「他的話真真假假,我們只能先記下來,然後一步步去求證。」

「老師說得沒錯。」楊拓說道,「目前的一切證據,都指向了黑水龍王。尤其是生物特徵,跟我們的研究成果是吻合的,都是巨大的蛇類。」

「林先生,你怎麼看呢?」Anne出聲問道,一雙美目在林朔身上流轉。

「那個老騙子的最後一段話,是很奇怪的。」林朔說道,「他要是不提我未必會注意到,那就是明天村民在江邊投送祭品的事情。

他之前替黑水龍王立威,警告人們不要靠近水域,其實就是為了方便自己在水裡回收祭品。

這,才是他最重要的收入來源。

可是這件事情,他為什麼最後要向我說明呢?

門裡人最忌諱的,就是輕信別人。尤其是關係到自己飯碗的,絕不會輕易吐露。

這老頭兒最後一段話,就是等於把自己的飯碗,往我手裡送。至於砸不砸他的飯碗,那就看我的心情了。」

「是很反常啊。」何子鴻點點頭,「林先生,你有何高見啊?」

「他其實,就是想讓我注意到明天祭品這件事。」林朔說道,「所以才特意指出來的。」

「那他為什麼要這麼做呢?」魏行山沉聲說道,「他有什麼動機嗎?」

「這就不清楚了。」林朔搖了搖頭,「不過,他把飯碗送進我手裡,門裡人之間用這個法子,那比發毒誓還狠,往往是不得已而為之。

看來,明天我要去江邊走一趟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禁區獵人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禁區獵人 禁區獵人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七章 門裡人

1.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