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使者

第十五章 使者

Anne這句話問出口的時候,林朔一直觀察著老漢的表情。

這個老漢滿臉的皺紋,一雙眯縫眼雖說不大,但閃著光。

Anne這個問題一拋出來,老漢眼裡的光芒似是凝住了。

他怔了怔,隨後嘆了口氣說道:「哎,那群外鄉人不懂事,遭報應了唄。」

「外鄉人?他們跟你們,不是同一個村的嗎?」Anne問道。

「這事兒說起來可就長了。」老漢嘬了兩口旱煙,說道,「七十多年前,日本人佔了東北,我爺爺帶著村裡人逃難逃到這裡,看到這兒有山有水,於是就安頓下來。

不過剛落腳的時候,日子可難啊。一群莊稼漢,打獵的手藝早就還給祖宗了,糧食又吃完了,第一個冬天眼看就熬不過去。

然後每天早上,大伙兒發現,河邊老是有動物死屍。

什麼狍子啊、野豬啊、還有鹿,肉都是新鮮的。

那年冬天,當時全村三十來口人,就靠這些東西活了命。

我爺爺好奇,有天晚上沒睡覺,在河邊蹲了一宿,終於見到了黑水龍王它老人家的真身。

原來啊,是它老人家在夜裡,一趟一趟給我們村送肉。

後來我爺爺打聽到,不僅僅是我們村,那時候從南邊逃難過來,在這裡兒方圓幾百里安家的幾千口人,都得到了它老人家的救濟。

打那時候起,我們這兒方圓幾百里,都記著龍王爺的恩情。

我們這兒有個說法,只要見龍王爺它老人家一面,它老人家就記住了,會保佑這人一生平安。

說起來,我其實算福氣好的,小時候見了一面,我這輩子在山上,也就沒出什麼事。

不過,龍王爺有個忌諱。那就是水裡的東西不能動。誰要是動了,它老人家就會不高興。」

說到這裡,老漢停了下來,拿起桌子上的茶杯,喝了口茶水潤潤喉嚨。

Anne則看了一眼林朔,微微點了點頭。

江上那座鐵索橋的謎團,似是解開了。那條鰉魚沒人動,估計就是黑水龍王的原因。

不過,隨後兩人又想到僅在五公里之外的賈林達,居名們似乎沒這個忌諱,兩人曾看到過不少漁船。

看來一旦離開了黑龍江岸邊,進入了外興安嶺,規矩就不一樣了。

「您是說,隔壁村就是因為動了水裡的東西,才被黑水龍王弄成這樣的?」Anne很快又問道。

「可不是嘛。」老漢把嘴裡的茶葉吐回杯子,點頭道,「這群人,是最近兩三年才搬過來的,大多是在國內混得不如意,跑這兒來給俄羅斯一家林業公司打工的,就在附近山上砍木頭。

他們看我們這兒不錯,就在河對岸安家了。

這群人,討厭!

我們警告過他們,別動水裡的東西。他們非不信,一網一網地在河裡撈魚,你說這事兒,龍王爺它能答應嗎?

這都快小一百年了,從沒聽說過龍王爺發這麼大的火。

要是以往,誰家要是動了水裡的東西,龍王爺半夜過來吃他們家幾頭牲口,也就算了,並不傷人。

這結果這次,你們也看到了,整個村子都碾了,人都不見了。

哎,你們幾個年輕人聽好了,山上的東西,你們為了活命吃了喝了沒事兒,可千萬打水裡的主意。

龍王爺,最近脾氣不太好啊。」

Anne連連點頭:「這您不用擔心,我們這些城裡來的人,在水裡撲騰幾下都夠嗆,誰還會動水裡的東西呢?」

「那就好啊。」老漢似是有些疲倦,打了個哈欠說道:「行了,明天一早,我們村裡還有一件大事要忙。你們明天也要趕路,早點歇息吧。」

「老人家,村裡明天有什麼事兒啊?」

「龍王使者,要來主持村裡的龍王祭。」老漢說道,

「龍王使者?那是誰啊?」

「就是能替我們向龍王爺傳話的人。」

「還有這種人啊?」

「當然有了。我們村口做的那尊蛇像,就是給龍王使者祈福用的。這事兒在我們這裡,比過年還重要。」老漢說道,「明天我一忙起來,可能就顧不上你們了。」

「沒事兒,老人家,您忙您的,不用管我們。」

「好嘞,早點睡吧。」

……

這天夜裡,林朔四人,睡在老漢家的客房裡。

說是客房,其實是老漢小兒子的屋子。老漢要留客,他就去二哥屋裡睡了。

楊拓和柳青,在其他家打探完消息,也回來了。四個人擠在一間屋子裡,兩個女人睡床上,林朔和楊拓打地鋪。

四人把今晚打聽到的消息一合,發現跟之前老漢的那番說法,基本一致。

「照這麼說,這黑水龍王,就是我們此行的目標了?」柳青輕聲說道。

「應該是。」楊拓說道,「不過我沒想到,這頭奇異生靈在當地居然有這麼好的群眾基礎。看來這次捕獵行動,想得到當地人的支持,是不太可能了。」

「我們還要捕獵它嗎?」柳青問道,「聽起來,這隻生物更像是人類的守護者。」

「方圓幾百里的當地村民是人,消失了的那一百八十二個伐木工人,就不是人嗎?」楊拓沉聲說道,「什麼時候我們人類的命運,要被一隻動物去主宰了?」

Anne這時候說道:「楊博士說得有道理。如果真的是黑水龍王導致了那一百八十二個伐木工人失蹤,那它就應該付出相應的代價。」

「可那一百八十二人只是失蹤啊。」柳青說道,「沒有任何證據表明,他們已經死了。我們是不是應該查清楚呢?」

「這個沒錯。」Anne問道,「不過,從何查起呢?」

「我覺得,目前當務之急,是要找到所謂的黑水龍王。」楊拓說道,「在這荒山野嶺找人不容易,找那麼大一頭傢伙,總歸簡單一些。」

「可是別說我們了,就算當地人要見黑水龍王一面,都難上加難。」柳青說道,「楊博士我們不是打聽過嗎?連他們都不知道黑水龍王平時在哪裡。」

「我聽這裡的老伯說,明天,能和黑水龍王溝通的龍王使者要來,這可能是條線索。」Anne說道,「林先生,您認為,這個世上真的有人,能跟黑水龍王這種奇異生靈溝通嗎?」

「你既然多少知道些獵人圈裡的事,又何必明知故問呢?」林朔淡淡說道。

Anne笑了笑:「確實,我們聽說,獵人六大家中的章家,有跟野獸溝通的秘技。而且章家人的活動範圍,也在東三省附近。您的意思是,章家,有可能和這龍王使者有關?」

「我可沒這麼說。」林朔沉聲說道,「章家人,在六大家裡性子最為剛猛。往年捕獵,就數他們家人死的人最多。

他們,是絕不會和黑水龍王扯上關係的。一旦扯上了,不是他們死,就是黑水龍王死,沒有第三種可能。」

林朔這番話擲地有聲,屋內一時都安靜下來。

過了一小會兒,Anne問道:「那這件事情,肯定跟章家無關了。林先生我實不相瞞,這次行動我們本來打算邀請的,除了您以外,還有當代章家的家主,章連海先生。

一方面是因為章家離這兒近,另一方面,我們聽說林家和章家配合最為默契,如果兩家高手一起行動的話,那就萬無一失了。

可是,章先生卻好像失蹤了一樣,我們實在是找不到他。」

Anne一提到章連海,林朔沉默了。

外興安嶺的夜晚,沒有城裡的光污染,屋內一片漆黑。

黑暗中,一小團火焰照亮了林朔的臉。他划著了一根火柴,點了一根香煙。

那是老漢的二兒子在白天的時候,遞給林朔的客煙,他一直夾在耳朵上沒抽。

那一小團火焰很快就熄滅了,黑暗中煙頭的亮度忽明忽滅。

「章哥和章嫂,六年前死在了昆崙山上。」林朔抽了幾口煙,語氣平靜地說道。

「什麼?」Anne的語調聽起來高了八度。

「我知道你在套我的話。」林朔說道,「不過這事現在說倒也沒什麼,畢竟人已經走了六年多了。」

Anne沉默了一會兒,隨後說道:「您之前說,我們這次的目標,就是當年昆崙山上的那頭奇異生靈?」

「嗯。」

「這黑水龍王,真的這麼強大?就連您的父親和章連海先生聯手,都……」

「六年前的昆崙山,不單單是一頭奇異生靈的事情,沒那麼簡單。」林朔打斷了Anne的話語,然後拉回已經扯遠了的話題,「章家人有跟野獸對話的本事不假,可這門手藝,並不是他們壓箱底的絕活。

在我們獵人圈裡,這種能力並不稀奇。六大家裡會這個的,就有半數。六大家之外,甚至獵人圈之外,有類似能力的人也有。」

「同時,我們也不排除這個龍王使者,並不能跟黑水龍王溝通。」楊拓這時候插話道,「他可能通過一些騙術,利用當地人和黑水龍王的關係,來進行詐騙謀利。」

「嗯。」Anne應了一聲,「看來,我們還得在這裡再待一天。明天,我們一起見識見識這個所謂的龍王使者。」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禁區獵人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禁區獵人 禁區獵人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五章 使者

1.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