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黑水龍王

第十四章 黑水龍王

在外興安嶺的這座不知名的小山村,東村在兩個月前被巨大的奇異生靈襲擊,一百八十多人失蹤,房屋被夷為平地。

從現場發現的線索表明,這頭行兇的奇異生靈,是一條巨大的蛇類生物。

而現在,就在林朔四人眼前,西村的村口,居然盤踞著一條大蛇!

它哪怕就這麼盤著,就有兩層樓那麼高!

中國特種兵狙擊大隊出身的柳青,在瞳孔劇烈收縮的同時,一隻手已經反手探進了身後的背包。

背包里,藏著一把柯爾特M2000型手槍,擁有十五發備彈。

這是他們四人下山帶著的唯一一把武器,原本只是以防萬一,藏得地方並不那麼順手。

但柳青還是第一時間摸到了這支槍,那麼大的目標,柳青確定自己彈無虛發。

可這已經摸到槍的手,柳青卻抽不回來。

因為她的腕子,已經被林朔閃電般地伸手,一把給叼住了。

柳青下意識地掙了一下,沒掙脫。

「你幹嘛?」柳青看向林朔。

「你幹嘛?」林朔抬著眼皮看著她,反問道。

「蛇啊!」柳青愕然道。

「看仔細點。」林朔淡淡說道。

看到林朔這副平靜如水的表情,柳青的心神也穩了下來,仔細地打量前方兩百多米外的那條大蛇。

「它怎麼一動不動?」柳青也開始覺得有些不對。

「柳副隊長。」楊拓扶了扶眼鏡,嘆了一口氣,「你見過哪條蛇,蛇皮結構跟樹皮一樣,疙疙瘩瘩的。」

「那就是樹皮。」林朔說道,「假的。」

柳青全身緊繃的肌肉終於放鬆下來,她也看清楚了。

那就是條假蛇,就跟中國的舞龍一樣,區別的是中國的紙紮舞龍是用紙,這條蛇則用樹皮。

不過做得確實像,遠遠一看,就跟真的一樣。

「這村人,沒事幹在村口放條假蛇幹嘛?」柳青不由得嗔怪道,「嚇死人了。」

「剛被蛇襲擊過,又在村口擺條蛇。」楊拓也疑惑道,「這是什麼邏輯?」

林朔鬆開了柳青的腕子,說道:「進去問問不就知道了?」

……

這座村子遠看沒啥動靜,林朔這四人一進來,發現還挺熱鬧。

這種熱鬧並不是喧鬧,而是那種時刻不停的忙碌。各家各戶都忙著進進出出,似是在張羅著什麼事情。

一聲豬叫,打破了這種忙碌的寂靜。

林朔他們路過的第三個院子里,正在殺豬。

五個青壯男人,按住了案板上不斷掙扎的大白豬。

一個六十齣頭的老漢,背著手出了正房的門,瞥了一眼院子內外的情景,沒去管院子里殺豬的事兒。

他拎了把竹椅來到院門口,取下腰間別著的旱煙桿,劃了跟火柴點上,坐下來吧嗒吧嗒抽著,一雙眯縫眼,開始上下打量院門外站著的林朔四人。

「大爺您好。」Anne連忙打招呼。

「打哪兒來啊?」老漢抽了幾口煙,問道。

這裡距離黑龍江不過二十公里,當地方言,還是一口大碴子味的中國東北話。

Anne溜著一嘴京片子:「我們是從中國來的登山者,這不在這兒迷路了嗎?能向你問個道兒嗎?」

「呦,江對岸來的。那你們這腳力可不錯啊。」老漢誇了一句,隨後問道,「東南四十裡外,黑龍江邊有個小鎮叫做賈林達,你們是從那兒來的吧?」

「是啊。」Anne點點頭。

「在山上過了夜?」

「嗯。」

「看你們這細皮嫩肉的,倒是能吃苦。從這兒往北走,還有個村子,比這兒大一些。不過離這兒四十多里地呢,一口氣可走不到。」

正說著,院子里的豬叫聲一陣高過一陣。老漢瞥了一眼院子里,臉色僵了僵。

那頭大白豬,居然已經掙脫了眾人,在院子里一陣瘋跑。

五個男人又是後面追,又是前面堵的,亂成一鍋粥。

老漢在門邊磕了磕煙袋鍋子,罵道:「一群傻狍子,連頭豬都殺不了。」

正罵著,那頭大白豬似是終於找到了出口,頭一扭就向院門口沖了過來。

這頭豬體型就跟一輛小坦克似的,足有四百來斤,它這一變方向,院里的男人們慌了:

「爺爺小心啊!」

「爹!快讓開!」

小輩們急了眼,老漢神情卻還算鎮定。

村裡沒專門的屠戶,村裡每逢辦事殺豬,一般都請他這個老獵戶主刀。

這輩子,他送走的豬,大大小小也有幾百頭了。

沒想到這次,報應來了。

這豬就這麼衝過來,老漢這一走神,要躲已經來不及了。

就在老漢愣神的功夫,他身邊的四人中,有個高高瘦瘦的年輕人斜跨一步,擋在了老漢跟前。

而院子里的那頭大白豬,在離院門口還有兩米左右的時候,一個急剎車生生停了下來。

這頭豬抬頭看著這個年輕人,隨後開始全身顫抖,不一會兒,就抖得跟篩糠似的。

年輕人再往前走了一小步,那頭豬一下子屎尿失禁,四肢一軟趴在了地上。

院子里的人都愣住了。

「還愣著幹什麼?捆上啊!」老漢喊了一聲,院子里的男人們這才反應過來,七手八腳地一擁而上,把豬捆了起來。

林朔看到豬已經捆上了,慢慢轉過身又退出了院子。

老漢一雙眯縫眼看著林朔,一番欲言又止,想了一會兒這才說道:「小夥子,你們四個留下來吃飯吧。」

「哎呦,那多不好意思。」Anne接話道。

老漢沒看Anne,只是盯著林朔。

林朔嘴角一扯,露出一個極其勉強的笑容:「我飯量比一般人大。」

老漢點點頭:「我這兒管飽。」

……

這天,四個人在老漢家裡,結結實實吃了兩頓殺豬菜。

這裡的豬,不比城市裡的那種瘦肉豬,那是又大又肥,每個部位都是滿滿的油水。

老漢一家在林朔眼裡,殺豬不怎麼在行,做豬卻很有一套。尤其是那副燈籠掛,也就是豬下水,做得有滋有味。

這兩頓飯,林朔吃得還算舒服。不過他沒有敞開吃,畢竟在這種村子里,人家殺一頭豬不容易。

老漢的那股熱情勁兒,就跟他們家自釀的燒刀子一樣,不燙嘴,燒心。

兩頓飯下來,老漢跟林朔四人之間,早就無話不談了。

尤其是Anne,這女人不僅長得漂亮,嘴還甜,明明沒一句真話,卻把老漢一家哄得興高采烈的。

在她嘴裡,她跟林朔、柳青和楊拓,分別是一對小夫妻,都是中國名牌大學畢業,來這兒徒步旅遊的。

為了遮掩林朔今天早上的事兒,她還替林朔編了個祖上三輩殺豬的身份,惹來林朔一陣白眼。

晚飯過後,大家酒足飯飽,楊拓和柳青說是要去外面走一走消消食,其實是去其他人家打探情報去了。

林朔和Anne留了下來,陪老漢聊天。

「老爺子。」Anne覺得火候差不多了,似是隨口問道,「今天早上我們進村的時候,看到那條蛇是怎麼回事啊!嚇死我了!」

「嘿嘿,丫頭別怕。」老漢笑道,「那是黑水龍王,保佑咱們的。」

「哦?」Anne順勢問道,「黑水龍王是什麼啊?是神嗎?」

老漢點了點頭:「你們外地人不知道很正常。這黑水龍王,是咱們這方圓四五百里的守護神。」

「這黑水龍王,是不是一條大蛇,跟村口的假蛇一樣大?」Anne又問道。

「嘿。村口的那尊蛇像,哪能跟黑水龍王比啊,咱頂多求個三分像。」老漢的聲音慢慢低沉下來,「黑水龍王,那可大多咯,也神氣多咯。」

「聽您這麼說,好像您見過它似的。」

「那是啊。」老漢點點頭說道,「我小時候,確實親眼見過它老人家。」

「真的啊?您居然親眼見過它?」Anne和林朔對視了一眼,馬上問道。

「可不是嘛。」老漢點上了旱煙,「那時候我大概七八歲吧,不懂事,在山上亂跑迷了路。結果呢,它老人家就出現在我面前了。哎呦,把我嚇得啊,尿了褲子不說,還昏過去了。」

說到這裡,老漢笑了笑:「嘿,你們可別笑我當時沒出息。它老人家確實長得太嚇人了。那個大呦!咱村口那尊蛇像,跟它比就是一條小泥鰍。它腦袋跟屋子差不多大,那身子就跟火車似的。別說我當時是個小孩兒,就算你們這四個小夥子大姑娘,看到了它老人家,也得背過氣去。」

「那麼大的話,那當然嚇人了。」Anne接了一句,然後問道,「那後來呢?」

「後來第二天一早,我就在村口被我爹拍醒了,身上一點傷都沒有。」老漢說道,「當時村裡有老人說,那是黑水龍王,順著咱村口這條河,把我給送回來了。」

說完這番話,老漢看了看窗外,臉上有些唏噓:「我打了一輩子獵,身上冤孽重,打我長大進山以後,就再也沒這個福氣見到它老人家了。」

「聽您這麼說,這黑水龍王,是幫人的?」Anne凝神問道。

「那是啊,保佑著咱啊!」

「老爺子,那我問您件事兒。」

「啥事兒啊?」

「河對面的那片廢墟,是怎麼回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禁區獵人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禁區獵人 禁區獵人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四章 黑水龍王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