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沒交情

第九章 沒交情

魏行山絕望地朝自己胸口看,腦子裡只有一個念頭:

完了!

沒想到我這兩百來斤,今天交待在這兒了!

然後他就低頭看到了那支弩箭。

碳素箭頭烏黑鋥亮,箭身因為驟然受阻,還在高頻率地顫抖,發出「嗡嗡」的嘯叫聲。

阻止這枚弩箭繼續深入的,是兩枚手指頭。

一枚中指,一枚食指,好像一把鐵鉗,牢牢夾著這支弩箭。

順著手指頭,魏行山往旁邊瞧過去,他看到背著巨弓的林朔,已經神不知鬼不覺地站在了自己身邊。

林朔慢慢地收回手指,把夾在手指的弩箭往地上一扔,隨**了握拳,抖了抖手。

他的兩枚手指內側,各有一道烏黑的灼痕。

林子里一片寂靜,周圍似乎全都靜止了。

眾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林朔的手指頭上……

魏行山率先反應過來,猛地發出一聲怒吼,狂奔出去,一腳就把王勇踹出去四五米遠。

從手上傢伙走火到現在,王勇整個人都是懵的,這一腳倒是把他踹醒了,臉上現出驚喜:「魏隊你沒事啊!」

「老子尿都快嚇出來了!」魏行山慘白著一張臉,繼續撲了上去,掄起砂鍋大的拳頭一頓猛錘,「王勇!我操你奶奶!」」

王勇也是一個一米八的壯漢,但在魏行山面前就跟個小孩似的,抱著腦袋,嘴裡哀嚎道:

「魏隊!走火!真的是走火!借我一百個膽子我也不敢啊!」

「我知道你小子不敢!可你對自己人抬傢伙,就是他娘欠收拾!」魏行山手裡不停,一頓老拳把王勇揍得嗷嗷慘叫。

周圍沒人拉架,其中大多數人,心思還沉浸在林朔的那兩枚手指里。

他們雖然知道林朔不是一般人,但兩枚手指硬接軍用***的弩箭?

這也太超乎常識了!

這還是人嗎?

大家遲遲回不過神來,就連一向對林朔的各種表現胸有成竹的Anne,看向林朔的眼神里都閃著一絲錯愕。

等大伙兒回過神來,魏行山已經揍完人了。

這個巨漢甩著拳頭,回到林朔跟前。

林朔抬起眼皮,淡淡地看著他。

「你放心,我下手狠,夠他受的。」魏行山沖林朔點點頭,然後嘴角抽了抽,神色略顯掙扎,低聲道,「林先生,你大人有大量,別跟他一般見識。」

「你欠我一條命。」林朔說道。

「我記下了。」魏行山悶聲說道。

「讓你的人管好手裡的傢伙。」

「你提醒的對。」

「向東走。」

「聽你的。」

……

十九人的獵人小隊,重新在崇山峻岭間開始跋涉。

林朔依然走在最前面,肩上站著一路以來少言寡語的八哥。

身後的那群人,跟他之間的距離,比之前更遠了。

似乎所有人,都有意無意地跟他保持一定的距離。

林朔並不介意目前這個狀況,他知道,剛才自己的表現,有些嚇到他們了。

不過如果不那麼做,他們也不會像現在這麼聽話。

之所以堅持讓這群人繞路,是因為林朔聞到了西北方傳來的那縷氣息,也察覺到了對方的強大。

哪怕在深山老林里,這種奇異生靈也極為罕見,而且往往不喜歡人類打擾。

它不是此行的目標,林朔決定放過它,同時,也避免隊伍出現不必要的傷亡。

林朔在前面安靜地開著路,小心翼翼地不去打擾那頭奇異生靈,一直到天色漸晚。

眼前出現一條曠闊的大江,應該是黑龍江在俄羅斯境內的某條支流。

在暮色下遙遙北望,據此大概三公里不到,能依稀看見有座鐵索橋橫跨兩岸。

美女Anne快跑幾步,趕到林朔身前,詢問他是不是可以在附近紮營。

得到林朔的認可后,Anne回去通知大伙兒。大隊人馬停下腳步,各自忙碌起來。

人多力量大,雇傭兵們配備的手斧砍刀,很快就在江邊清理出一片寬敞的平地,又搬來不少木柴,燃起一堆篝火。

雇傭兵們在魏行山的命令下,檢查手裡的武器,以免再出現走火的事故。

尤其是那十二把軍弩,魏行山更是親自檢查了一遍,嘴裡念叨著:「德國佬的東西,也不是那麼可靠啊。」

遠東的夏末秋初,一旦夜幕降臨,溫度就驟降下來。

武器檢查完畢,大家圍坐起來。篝火熊熊燃燒,帶來的溫暖讓眾人臉上逐漸出現了笑容。

這次進山原本沒有過夜的打算,大家也就沒帶帳篷,不過口糧倒是很充足。眾人包里裝著的,是一種國產的軍用自熱口糧。

這種軍糧不需要明火加熱,只要在袋子注入些水,就能產生熱量,加熱內包裝里的主食。另外還有午餐肉、餅乾之類的零食,種類繁多。只要不是天天吃,味道還是可以的。

林朔坐在營地角落裡的一塊石頭上,靜靜地看著他們加熱軍糧。

能跟林朔一樣不用自己動手的,還有何子鴻。他學生楊拓,正在忙前忙后地照顧著這位老人。

這一天下來,老教授似是累壞了,癱坐在篝火旁喘著粗氣。

Anne走到林朔身邊,兩隻手裡各拎著兩袋軍糧:「林先生,八爺,你們挑挑,要什麼口味的?」

八哥把腦袋一偏,終於開口說話了:「婆娘,我們不吃這個。」

「八爺看來心情好些了。」Anne莞爾一笑,「不過八爺,不吃飯怎麼行呢?」

「小八說得沒錯,我們不吃這個。」林朔搖了搖頭,「這東西營養不夠。」

「林先生,您說笑了。」柳青走了過來,微笑著說道,「這是軍糧,每份一千多大卡呢,我一餐都不敢吃一整份,否則沒幾天就胖起來了。」

林朔沒有反駁什麼,而是站起身來:「我去找點吃的。」

「林先生,這深山老林的,一時半會兒您去哪兒找吃的啊?」柳青奇怪地問道。

「讓林先生去吧。」Anne擺了擺手,「這種事情難不倒他的。」

林朔帶著小八走進林子二十來分鐘,在天完全黑下來之前,這一人一鳥又從林子里回來了。

與空著手去不同,他回來的時候,肩上扛著一隻狍子。

這隻狍子個頭不小,比一般的山羊大,看上去有六十多斤重。

借著篝火的亮光,林朔扛著這隻狍子來到江邊,亮出腰間藏著的匕首,一番抽筋剝皮。

他的動作並不花哨,就是一個字,快。

前後也就兩三分鐘,一整隻狍子就收拾完了。

林朔又在江邊折了兩根樹枝,用匕首刮乾淨,把狍子串起扛回來,說了一聲「借過」,篝火邊上的人自動騰出一個位置。

把狍子往火上一架,林朔又在隨身的布袋裡拿出一罐自製調料,倒在手上,大把大把地灑在狍子肉上。

那狍子肉被篝火一烤,滋滋冒油,再被林朔手上的香料一激,一陣奇異的肉香,慢慢鑽進了大家的鼻子。

「咕咚。」

篝火邊上所有人,都不自覺地咽下一口口水,不約而同地放下了手上的軍糧。

大家都眼巴巴地看著這隻在烤架上的狍子。

烤了足有半個小時,林朔不斷地調整著狍子的位置,確保每一面都受熱。

香味越來越濃,美食就在眼前,這種愉悅的期待感,讓雇傭兵們的話匣子打開了:

「哎呦這香啊!這是什麼啊?」

「瞧你這沒見識的勁兒,這是狍子。」

「早就聽說狍子肉香,今天算是見識到了。」

「這狍子真肥啊!」

「那是,看上去六十多斤呢,放心,夠吃。」

「繞一段路,就能吃狍子,林先生早說啊!王勇那小子也就不用挨頓揍了。」

「閉……閉嘴,哎呦我的臉,魏隊下手可真黑。」

「廢話,就你白天那種玩法,魏隊不揍你,你等著讓林先生揍嗎?」

「就是,林先生什麼能耐,他出手,你不死也得脫層皮!魏隊這是在保你呢,傻小子。」

「林先生,白天是我不懂事,您可千萬別生氣。您救了魏隊的命,也等於救了我的命!您放心,以後你讓我往東,我絕不往西!」

「看不出來啊,林先生這麼厲害一個高人,我還以為雙手不沾陽春水呢,沒想到烤肉的手藝這麼好。」

「哎呦,快別說了,饞得我快不行了。」

「快好了快好了!」

周圍這群大頭兵你一言我一句的,林朔眼皮都沒抬,充耳不聞。

等覺得狍子烤得差不多了,他拿起烤桿上的狍子扭頭就走,回到角落的那塊石頭上坐下。

扯下一條狍子腿扔給小八,林朔雙手舉起烤桿,一口啃在了狍子的肥腩肉上,然後一甩頭,扯下大塊狍子肉,大口嚼了起來。

篝火邊上的那群雇傭兵,直愣愣地看著吃獨食的林朔,都傻了。

一絲尷尬的氣氛,在篝火周圍瀰漫。

大家默默地拿起放在腳邊已經涼透了的軍糧,一勺一勺往嘴裡送。

沒人敢說什麼,只是都覺得手上的軍糧,從來沒這麼難以下咽過。

更可氣的是,林朔吃得還挺香,速度也奇快,三五下,小半隻狍子就落肚了,就跟有人要跟他搶似的。

柳青也觀察著林朔,心裡暗暗稱奇。

看這架勢,林朔一個人吃完這隻六十來斤的狍子,完全沒問題。

這飯量,真是大得嚇人。難怪他會說軍糧的營養不夠。

「嘩啦啦。」

就在柳青怔怔出神的時候,八哥鳥撲騰著翅膀,飛到了她和Anne的身邊。

它的喙嘴裡,叼著一塊一斤重的後腿肉。

這隻鳥頭一甩,把嘴裡的肉丟進Anne的手裡,大大咧咧地說道:

「婆娘,八爺看你順眼,這塊肉賞你了。」

Anne一陣哭笑不得,這個美女看了看身邊的柳青,又看看其他雇傭兵。一向八面玲瓏的她,一時之間不知道應該說什麼了。

「我沒有嗎?」柳青笑了笑,沖八哥眨了眨眼。

「八爺和你沒交情。」

八哥鳥扔下這句話,又嘩啦啦飛回林朔身邊去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禁區獵人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禁區獵人 禁區獵人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九章 沒交情

0.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