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5章 轉變

第1075章 轉變

我說完轉身走向瓊華池,開啟周圍的時空光譜,查看這三天時間內發生的狀況。

王陽和驚鴻仙子、鎮元子一同趕來,見張百忍愣在原地,腳邊是張道陵的屍體,問道:「百忍,發生了什麼事情?」

張百忍說道:「三師伯沒有醒來,爹爹懷疑有人動了手腳,因此遷怒天尊和三聖宮,張道陵奉命前來取棺,所以……」

驚鴻仙子說道:「張陽,你到底是什麼意思,這張道陵乃是下界道祖級人物,又是仙界的仙官,深得我師尊厚愛,你殺了他,是要向仙界宣戰嗎?」

「仙界敢應戰嗎?」

「你!」

「娘,您這時候就別和爹置氣了,他正在氣頭上。」張百忍勸道。

「他在氣頭上,就可以隨意取人性命?」驚鴻仙子質問。

「我隨手殺的人還少嗎,億萬生靈死在我的手中,要不然我為什麼會被稱為魔帝?」我的聲音從瓊華池內傳出。

王陽說道:「師叔母,您還是別再說了,小師叔和老光棍情同手足,亦兄亦父,老光棍的死對小師叔造成很大傷害,他之前求助於三聖宮,鴻鈞天尊隱瞞了能夠救治老光棍的實情,小師叔從妖母手中搶來了九世天棺,本想轉生老光棍,可以卻出了這樣的事情,他殺張道陵,已經是留了手。」

「他留了手?他可知道,我當年來天界遭人截殺,是師尊救了我?」驚鴻仙子說道。

「所以小師叔才留了手,恕我直言也許師叔母不愛聽,鴻鈞天尊雖為七大不朽者中的永恆仙,但他身居高位從不過問世間之事,所有高高在上的人都如此,那世間秩序必然大亂,而且,小師叔如今的實力,早已不在鴻鈞之下,從他帶我們來天界起,身邊的人一個個死去,小師叔已經開始在掌控局勢了。」王陽說道。

「師妹,要不我去找張陽老弟聊聊,天尊是仙界之首,仙界不想參與戰亂,咱三聖宮和太陰一脈血濃於水,不能因為一些小摩擦就開戰。」鎮元子說道。

鎮元子說著,走向瓊華池,瓊華池畔,光影回溯,鴻鈞破去我的結界之後,看到九世天棺臉色動容,先是娶了瓊華池的池水,接著手掌撫在九世天棺之上。

光影之中,王陽從瓊華池外趕來,阻止鴻鈞,兩人對話半晌,直到驚鴻仙子來了鴻鈞才罷休,沒再堅持取走棺材。

臨走的時候,鴻鈞拍了拍棺材。

光影消失,鎮元子從身後走來,問道:「張陽老弟,您發現了什麼沒有。」

我重溯光影,定格畫面,說道:「你看鴻鈞的動作,很顯然是往九世天棺內注入了一股氣,是鴻鈞動了手腳。」

「張陽老弟,我知道你救你師兄心切,但天尊的為人我還是知道的,七大不朽者中,只有他與世無爭,無數紀元以來,從不參與任何勢力的鬥爭。」

「不參與是因為利益沒有涉及到他,這次涉及到了九世天棺,他自然參與進來,敢趁我神遊之時破壞我設下的結界,很顯然這個鴻鈞,沒有把我放在眼裡。」我說道。

「張陽老弟,您這麼說的話,是不是有點……」

「如何?」

「這瓊華池畢竟是三聖宮的東西,三聖宮建立之初,也是天尊他找了各種奇珍,其中就包括了這集合天地精華的瓊華池,九世天棺也是天尊自古有之。」

「他有九世天棺這件事,從始至終,你和須菩提都是知道的吧?」我問道。

「的確知道,我和須菩提活了百萬年,一直追隨天尊,如何能不知他有九世天棺的事情,可是天尊畢竟是不朽者,我知道老光棍與你關係匪淺,可……」

「你不知道。」我打斷了鎮元子的話。「我與老光棍是忘年交,我自小就是他看著我長大的,他能懂得我所有的想法,他是個不折不扣的壞老頭,自私自利,唯利是圖,經常做一下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甚至在其他人眼裡,他無惡不作,對比我其它的夥伴,他的品性要差很多,也根本沒有資格入太陰一脈,太陰一脈,最重品性,但你也許不知道,師傅收的四個徒弟中,他曾經告訴我,最滿意的,就是老光棍。」

「為什麼?」

「因為忠誠。」

「忠誠?」

「忠誠是人族最難的品質,我太陰一脈最忌欺師滅祖,因為但凡所收入門中的人,都必然是這世間一等一的天才,而天才天生就擁有反骨,師傅曾為老光棍洗髓伐毛,我的聖葯神葯也任由老光棍取用,但他就是爛泥扶不上牆,我與老光棍並無太多心靈上的交流,但有一件事情我可以確信,就是全天下的人都會背叛我,他也不會。」

「我們,似乎也不會。」

「那是因為你們沒有遇到特殊極端的情況。」我說道。「我若與仙界宣戰,你會為了鴻鈞與我對峙,我若與驚鴻仙子仇恨,百忍會因為他娘背叛我,我若和小白反目,我的寶貝女兒也會因為他娘而選擇與我對立,只有老光棍不同,他在世上沒有親人,只有我和師傅,但我可以確信,如果我和師傅反目,他會堅定不移地站在我這邊,這就是我為什麼一定要救老光棍的原因,哪怕付出再大的代價。我來到天界這麼多年,已經見過太多背叛,或因為仁義道德,或被形勢所迫,我原本也想做一個清靜無為的人,做一個逍遙天外的仙,可事情發展到了這一步,我不出手掌握這方天地,與我有關的人都會一一死去,這個過程中,很多人會接受不了一個不足百歲骨齡的人站出來主導這天地七界,過程總是痛苦的,我會讓他們漸漸接受,就像十萬年前接受橫空出世的七界閻羅那樣。」

「那張陽老弟到底想要做什麼,您二話不問直接就將仙界派來的使者殺了,這件事情天尊一定會追究的。」鎮元子說道。

「那就讓他追究好了,我到底想要做什麼,向來都取決於別人想要對我做什麼,很多年來,一向如此。」

「我向來不懼樹敵,在我的敵人中,很多自以為是的人也許還排不上號。」

「我也不需要誰能站在我身後,因為那裡是一片屍山血海。」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道家祖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道家祖師 道家祖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075章 轉變

99.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