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3章 斗關羽

第723章 斗關羽

「黃敘~」

「滾出來~」

城頭,黃敘看了眼城下叫囂的關羽,笑道:「如何?這廝果然來了吧?」

「陛下神算!副都督亦智計無雙!」

「長史就不要胡說了,此皆陛下之功,本副都督不過是相機行事而已。」

黃敘無奈一笑,解釋了一句,然後道:「不過關羽能來,可見其忠義,黃某卻是要與之一會。」

不待辛毗答話,黃敘朝城外揚聲高呼:「關羽且稍待,本副都督這就來。」

辛毗無奈一笑,提醒道:「副都督勇武不凡,但關羽之勇亦是獨步天下,還請小心才是。」

黃敘沒有反駁,面色嚴肅的點點頭,然後才轉頭往城下而去。

「嘎吱」聲傳響,城門洞開,黃敘策馬出城,其後緊跟八百軍士。

關羽看著黃敘身後的軍士,嘴角就是一抽:關某一千五百校刀手,你就八百,啥意思?

果然是個傲氣凌人的傢伙!

黃敘敏銳的察覺到關羽眼神的變化,心頭一笑,道:「關羽,關雲長?」

關羽眼神一變,傲然道:「正是關某!」

黃敘狀似不在意的說道:「今劉備已亡,荊益當歸屬我大明帝國,關將軍何不順應大勢,效忠陛下?」

「哼!」

關羽眼中凶光一閃而逝,寒聲道:「區區遼東賊子,竟敢竊居天下,當真是可笑至極!若是識相的,立即退位,讓高祖後裔,陛下之子劉禪即位,方可得善終。」

黃敘的面色也冷了下來,他從未想過關羽竟有這般嘴皮,不由威脅道:「關將軍不覺得此言可笑?還是說希望黃某斬盡殺絕?」

關羽勃然怒道:「該死的混蛋,竟然想欺凌孺子,當真是有什麼樣的主子,就有什麼樣的鷹犬!」

黃敘愈怒,亦是寒聲問道:「關羽,若要速死,可與黃某一戰!」

當年,黃敘也和關羽交過手,大戰上百回合,將其擊敗。

關羽想到當年之敗,心頭不由一冷,道:「爾以為還是當年乎?」

「是與不是,最終的結果都是一樣。」黃敘不屑道。

「你……」

關羽一噎,懶得再多言,撥馬沖向黃敘:「死來!」

「怕你不成!」

黃敘挺刀迎擊了上去。

關羽眼底喜色一閃而過,然後青龍偃月刀揮斬而出,直撲黃敘頭顱。

黃敘心神一凜,雖然這一招和當年一般無二,但是還是感覺到了不同:怕是有詐!

黃敘接了一刀就發覺不同,在間不容髮之際,撥馬讓過第二刀。

第二刀落空,關羽的刀勢被打斷。

關羽明白哪怕勉強斬出第三刀,怕是也會威力大減,最關鍵的是,能不能與黃敘再交上手都還不一定,更遑論是建功。於是乾脆收刀,面現不屑之色:「怎麼?怕了?」

「怕?」

黃敘輕笑道:「黃某之刀,向來不以膂力著稱。」

言外之意,想要黃某與你硬拼?做夢去吧!

關羽自是聽出了此意,面色冷峻道:「那你就躲吧!希望你能躲一輩子!」

黃敘渾不在意道:「如果能擒了你,躲一輩子也沒關係。」

「你……」

「懶得與你逞口舌之利!」

關羽再次揚刀撲向黃敘。

黃敘眼神一閃,就要再次躲開,但最後還是直接迎了上去。

關羽同樣是眼神一閃,揮刀的手暗暗加了兩分力。

鏗……呲~

黃敘剛一接招就發覺其中不對,順勢往旁邊一帶,準備藉此脫離糾纏。然而關羽此時陡然爆發,竟讓兵刃交擊之處帶起了一串火花。最關鍵的是,其中的粘力,讓黃敘無法脫離開去。

好算計!

黃敘雖然吃驚,但是他亦是縱橫沙場多年,豈會懼他。

躲不了,那就——

戰!

黃敘眼底的戰意勃然而發。

關羽感受到后,胸中戰意亦是噴薄而出。

「戰!」

戰意高昂,勇武鬥!

鐵馬金戈,生死分!

關羽春秋刀法連綿不絕,更勝往昔。

黃敘家傳刀法更是層層疊疊,虛虛實實,無法預料。此乃化境!

從某種程度上來看,此時的黃敘已經不下於黃忠。加之黃忠年事已高,如今已經非是自家兒子的對手。

換言之,如今的黃敘乃是公孫度手下武藝最高者!天下第一武將的名頭已然套在其頭上。

黃敘狗賊當年便武藝超群,關某如今武藝大成,竟然還不是對手,真是令人驚嘆!難不成,這廝也在進步不成?

交手間,關羽思緒不定,心頭亂得很。原本他以為武藝再進一個層次后,應該可以一雪前恥,哪能想到,卻……

黃敘同樣心頭思緒萬千:此僚這些年武藝進步不小,怕是和都督都差不多了吧?說起都督,也不知道這些年沙州戰事到底如何,說不定都督的武藝也得到了長足的進步也難講啊!那……呵呵……

纏鬥近百合,關羽刀勢漸漸變弱,畢竟青龍偃月刀足有八十二斤,消耗氣力甚重。

不行,在這麼下去,最後必然落敗!

念頭落下,關羽與黃敘一擊錯開后,並不返身,撥馬便走。

黃敘回身,見其欲走,想也不想就追了上去。追出十餘丈,陡然想起當年關羽的無恥,心頭不由一凜:這廝有詐?拖刀計?

黃敘當即提起了三分謹慎,追上之後,只是綴在關羽身後三丈,不再靠近。

關羽頓時難受了,有心返身一刀斬去,卻又明白有著這三丈距離,這一刀斷然無法建功,一時間陷入進退兩難的境地。

黃敘看不到關羽的神色變化,卻也發覺了其間不妥,不由大喝道:「關羽死來!」

關羽聞聲以為黃敘要從后動手了,心神不由一振,下意識一刀斬了出去。然而,剛斬出,關羽就後悔了,因為黃敘不僅沒有殺來,反而再度錯開了丈許。

「老匹夫,竟然想要暗算本副都督,當真是無恥得緊!」

黃敘面上滿是惱怒,眼底則是充滿戲謔,心頭更是惡狠狠的想到:今日黃某就要將你的惡行公佈於眾,讓你寸步難行!

關羽惱怒不已,也不管氣力消耗巨大了,再次撲向了黃敘。黃敘自是不會懼他,再次與之戰做一團。

二人又交手數十合,關羽總算是冷靜了下來。但是此時已經騎虎難下,黃敘不可能放他離開。

思索間,又鬥了數個回合。

黃敘察覺到了關羽的想法,當即加強攻勢。

其意不言而喻!

關羽心頭不由又是一怒,只是……

「你我大戰數百回合不分勝負,人困馬乏,不如且休戰,待休整一番后,再戰!」

關羽的話,讓黃敘也有種騎虎難下的感覺。

想了想,黃敘只得收刀,只是臨走前,說道:「關將軍果然與劉備是一丘之貉,都是……那麼的無恥!」

「你……不與你逞口舌之利!」

關羽更怒,卻只能強自壓下,策馬回歸本陣,然後離去。

不提關羽撤走之後如何休整,且說黃敘回城,剛匯合辛毗,就聽他說道:「副都督,關羽既知劉備亡,又不能取勝,此去或許便是不會再來,不若興兵追擊,防止走脫。」

黃敘搖頭道:「劉備家人盡在成都,唯一義子也已被俘,關羽若是退走,難不成自己稱帝不成?所以當無退走的可能!」

辛毗猶豫了一下,最後又道:「不過關羽若在,終究是隱患,尤其是若是讓他逃回荊州,或許會讓征伐之路變得艱難,增大損失,副都督當儘快除之。」

「這……倒也不是沒有可能!」

黃敘捏著下巴想了想,最後有些苦惱的說道:「只是關羽這廝以大義壓某,實在不好繼續對他出手。」

辛毗也覺得不好,思索半晌,道:「副都督或可以劉備激他,或許可行。」

黃敘聞言滿是喜色的點點頭,接著卻又憂心道:「這會不會不太好?」

「無妨!」

辛毗道:「成王敗寇!」

頓了頓,又道:「若能擒殺關羽,陛下必然不吝賞賜,反之,則……」

黃敘瞭然,點頭鄭重道:「既如此,關羽再來則不會再令之脫逃。」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三國之公孫大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三國之公孫大帝目錄 三國之公孫大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723章 斗關羽

98.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