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赫奇帕奇番外

第100章 赫奇帕奇番外

我們生而平等,卻又註定不同。

第一個故事永恆之王

「母親,今天的故事講什麼?」

一個面頰紅撲撲的金髮少女抱著被子坐在床前,望著端著銀色托盤走進來的母親,和托盤上的那杯牛奶,眼中滿是期待。希望今天母親沒有忘記加糖,她總是忘記這件事。不過顯然這些都不重要,她在乎的是母親今晚的故事。

平日里寡言的母親,總是垂頭淺笑的母親,誰能想到這樣的她能知道那麼多神奇的故事。枯燥的魔法史從她口中出來就徹底變了樣子,彷彿有了,生命力。

「哦我的漢娜別急,今天要講的是英格蘭最偉大的巫師…」托盤放在床邊的矮桌上,婦人坐到了床上將女兒攬在懷裡淺笑,「梅林。」

「很久以前,這片廣袤的土地卻並沒有絲毫巫師的立足之地。卡梅洛特的國王烏瑟最為痛恨巫師,若使用魔法被他發現,就要處以極刑。民間疾苦像是所有巫師,不,像是魔法的路都到了盡頭,不過有一個人出現了。梅林,他生而就伴有魔法相隨,註定改天換地。

有的人生而註定面朝黃土躬耕壟畝,有的人生而註定妙手回春懸壺濟世,有的人則註定,成為偉大的國王。

而梅林這位最偉大的巫師的使命,便是去輔佐那位傳說中的永恆之王亞瑟。統一國家終結戰爭,給卡梅洛特帶來和平。更重要的是將魔法重新帶回這片大陸,讓擁有魔法的人不用再畏首畏尾的躲藏,不用畏懼自己與生俱來的天賦,不用害怕魔法會帶來滅頂之災。讓巫師重新能夠出現在陽光下,無所畏懼,不必躲藏。

他窮極一生踐行自己的使命,歷經險阻終於輔佐亞瑟王成就了大業。那是一個偉大的時代,一段不朽的歲月,一曲光輝的讚歌。從英勇無畏卻又鮮活的圓桌騎士們,到我們最偉大的巫師梅林,再到那位永恆之王,亞瑟。身歷那段歲月的人,都應為之感到榮幸,有幸生於有他的時代,那位onceandfutureking。」

拍了拍女兒的頭,婦人道:「今天的故事講完了,晚安。」

「那明天呢?」叫漢娜的小女孩抓著母親的袖子,問道。

婦人笑了笑沒有言語,拉開女兒的手輕輕的離開了房間。

————————————————————————

第二個故事鬼魅之城

漢娜早早的坐上了床,等著母親端著銀色托盤推開門,等著她的那杯牛奶,和今晚的睡前故事。她緊握著手,暗暗下定決心,今天一定要讓母親講那個故事。

於是當婦人進門的瞬間,她清楚的聽到女兒說:「母親能告訴我you—know—who的故事么?」

端著托盤的手猛地顫了下,盛著牛奶的杯子晃了晃險些跌倒,乳白色的牛奶順著杯沿滑落。

「u—know—who,一些斯萊特林們管叫他黑魔王,是個徹徹底底的壞人,我只能說這麼多了漢娜。」婦人說完就要離開女兒的房間,而她的女兒顯然不同意這樣做。漢娜從床上跳起跑到母親前面關上了門,一幅不大目的誓不罷休的模樣。母女二人對峙了半晌,婦人也定下了神。然而終究是耐不過女兒的執拗,婦人坐在床邊雙目陷入一陣茫然,仔細小心的回憶起了那段許久不曾拾起的歲月。

「那個人,應該算是個天才吧。起碼剛開始的時候是這樣,然而後來事情變了樣子,他給整個魔法界帶來了一場災難,不那遠比災難更可怕,更確切的說那是一場浩劫。

從對角巷到霍格沃茲,整個魔法界無一倖免。反對他的人通通遭到了迫害與殘害,一些人站出來反對,更多的是格蘭芬多們,卻被更惡毒的對待。他讓一個屬於魔法的時代與世界,成為了一座鬼魅之城,消失了巫師的立足之地。就連那些本來追隨它崇拜他的人,到最後都開始懷疑自己的選擇。那真是段殘酷的日子,舊時同你同窗的那些人……」說到這兒婦人話音一頓,似乎回憶起了一個人的面孔。格蘭芬多那個總是盛氣凌人的傢伙,走廊里多少次擦肩而過他都是那麼,雖然有些惱人,但活力十足,誰又能相信他竟然落了個那樣的結局。

猛地回神后她繼續道:「…再後來,呃…那個孩子出現了。哈利波特,那個額頭有閃電疤痕的男孩,終結了他的時代。你的通知書已經送來了,也許到了霍格沃茲你會有機會見到他也說不定。」

說完婦人逃也似的離開了女兒的房間,頭一次見到語無倫次的母親,竟然也沒有像往常一樣伸手拽住母親。

門關上的瞬間,婦人雙目放空捧著心口跌坐。

一些人註定與眾不同,即使離開這個世界也依舊有人記得他曾存在過,即使他可能從來都不知道她的存在。遙遠的東方是不是有這麼一句話,白頭宮女在,閑坐說玄宗。宮女白頭閑坐,說著舊時的傳奇,說著那個天命之人所經所歷。而她這一生,卻什麼都沒發生過。

我此生榮耀與困頓,只為你一人。

————————————————————————

第三個故事分院帽

「父親母親,你們是哪個學院的?勇敢的格蘭芬多?驕傲的斯萊特林?還是博學的拉克文勞?」漢娜想起了曾經問過父母的話。

「不,都不是,漢娜。我們是赫奇帕奇。」他們的顯得回答苦澀,「赫奇帕奇可是霍格沃茲最大人數最多的學院呢…」

坐在霍格沃茲一樓大禮堂等待分院儀式的漢娜想到這兒皺了皺眉,她瞥向後面長桌坐著的那位傳說中的男孩,雖然有頭髮遮住了他的額頭,但她知道那下面有一個象徵著拯救了魔法和巫師的閃電標誌。

如果能和他分在一個學院就好了。

當麥格女士叫道她的名字時,漢娜紅著臉小跑著上了台,帶上了分院帽。

「赫奇帕奇!」分院帽如是說。

漢娜下了台,褪去了臉上的紅潮。

因為她知道,這個註定沒有多少色彩的學院,一定不會是像他那樣的人的歸屬。忽的她的腦海里閃過母親語無倫次的模樣,似乎懂了些什麼。

誠然,她也如是。

漢娜目睹了哈利波特進入格蘭芬多,目睹他和那個鼻子長在腦袋頂的馬爾福鬥氣。每一場魁地奇比賽她都在場,隱在熙熙攘攘紛紛雜雜的觀眾席里。三強爭霸賽她也看著他一點點走向成功,他握著獎盃的手,他碎掉的眼鏡,他額頭的光。

漢娜目睹了伏地魔捲土重來,目睹了霍格沃茲淪陷。昔日里走廊里打鬧的同窗手持魔杖怒目而視,教室里熟悉的教授站起了正惡隊伍。母親說的那場浩劫本來那麼遠,那麼的遙不可及。一個屬於巫師的世界沒有巫師的立足之地,人人惶惶不可終日。父親母親曾活在這樣的世界里,躲藏著,瑟縮著,又滿懷期待著。有個人註定拯救這一切,像最偉大的巫師梅林拯救了卡梅洛特一樣,他會拯救如今的魔法界。對角巷最後會重新開業,霍格沃茲的貓頭鷹依舊會如期而至,這場黑暗的浩劫會成為過往,屬於巫師的世界永遠不是屬於一個人的獨裁時代。

為這樣一個信仰,漢娜相信著努力著奮鬥著。千千萬萬個如同漢娜一樣的巫師,不論來自格蘭芬多,拉克文勞,斯萊特林,還是絕大多數來自基石大地一樣的赫奇帕奇的巫師們,努力著相信著。

他們是英雄成長的土壤,是一切實現的基石,她們成就了歷史卻不需要被記住。

後來那個額頭有閃電的男孩當真拯救了魔法界。

再後來她尋到真愛,後來她聽說哈利結婚生子,後來她偶爾在預言家日報上看到他的身影,後來她偶爾像過去她的母親一樣,偶爾把這些舊事講給她的女兒聽。

————————————————————————

第四個故事我此生榮耀與困頓

「母親,你是勇敢的格蘭芬多?驕傲的斯萊特林?還是博學的拉克文勞?」如同舊時漢娜一樣,漢娜的女兒問出了同樣的問題。

不像她的父母那樣苦澀,漢娜蹲在女兒面前淺笑,道:「不,都不是。是如同磐石一樣堅韌,如同大地一樣忠厚的赫奇帕奇。」

赫奇帕奇是千千萬萬個幫助梅林讓魔法回歸的巫師,赫奇帕奇是千千萬萬個為卡梅洛特戰鬥的士兵。赫奇帕奇是永恆之王登基之時千千萬萬和搖旗吶喊「longlivetheking」的民眾,赫奇帕奇是千千萬萬個對梅林懷有虔誠熱忱的巫師。

「孩子,如果分院帽告訴你的歸屬是赫奇帕奇,不要感到羞愧。」漢娜說,「我們生而平等,卻又註定不同。有些人選擇成為英雄,有些人選擇平安喜樂,有些人…你要選擇成為你要成為的人,然後不為世事所動。成就你此生榮耀與困頓的人,永遠都是做出選擇的你。」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HP最愛倫敦腔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HP最愛倫敦腔目錄 HP最愛倫敦腔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00章 赫奇帕奇番外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