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16|城

第5章 .16|城

「……小狼?」

被人強硬的摟在懷裡的顧清音瞪大了眼睛,他雙手握住李小狼的肩把他推得稍微遠了點,細細的打量一番,還是那麼粗的眉毛清澈的棕色眼眸中透著堅毅,帥氣得不得了,唯一讓他有點不高興的是對方居然比他高小半頭,以前明明比他矮的!

「嗯,是我。」李小狼也露出了淺淺的笑容,雖然尚未體會出丟失多年的記憶中所蘊含的感情,但是對眼前這個人追尋多年的執念仍讓他激動不已。而且他很喜歡聽顧清音喊他的名字,不同於其他霓虹人有點奇怪的發音,字正腔圓的普通話讓他很是受用。

而跟在大部隊後面最後一個趕過來,以至於只能站在浴室門口的蔣佑君則是徹底的黑了一張臉:「我說你們兩個,還打算在那裡摟摟抱抱的待多久?這裡可是有小學生在呢,別帶壞了人家家孩子。」剛解決掉一個紫原敦正準備好好跟竹馬培養感情呢,這是打哪兒又跑出來個天降?還有說好的把這小子的記憶都刪除掉了呢?憑什麼這小子還記得他家清音,他家清音卻把他給忘了個一乾二淨?

殷天童你站出來,我保證不打死你!

李小狼後知後覺的羞紅了臉,忙不迭的鬆開顧清音,不過固執的偷偷在下面勾著他的手不放。顧清音對他的印象基本還停留在小學生時代,那個時候跟小狼小櫻知世他們手拉著手一起是經常的事,演話劇的時候他還親過李小狼呢連排練到公演好幾次倆人不一樣還是好哥們。

顯然這倒霉孩子完全沒意識到人家是喜歡他的。

兩人分是分開了,可手還黏糊糊的連在一起,這讓蔣佑君的心情更加不美麗,恨不得操把刀剁了某人礙眼的爪子。朝日奈家的小動物們卻沒那麼敏銳的察覺到有人身上正散發著惡意,開始被李小狼的空降方式嚇了一跳的朝日奈侑介此時緩了過來,立刻借著蔣佑君的話針對朝日奈風斗開了反嘲諷:「樂步哥你不用擔心,就風斗那惡魔心腸的傢伙還需要別人帶壞?他不玩壞別人就不錯了。」

然而比毒舌誰能趕得上朝日奈風斗,小十一明顯就是記吃不記打:「聽聽,聽聽,京哥,你看看侑介,有他這麼說弟弟的嗎?敢情我是大街上撿回來的不是親生的吧?知道尊老愛幼怎麼寫嗎?哦對了,你一定不知道,就你那爛到家的學習成績,漢字恐怕也就會寫家裡人的名字吧?」

「朝!日!奈!風!斗!」對方說的都是大實話他簡直無言以對,真的不會寫『尊老愛幼』漢字的小十一內心摸摸淚流,學習成績就是朝日奈侑介心中永遠的痛。他腦子裡沒那根弦死活就是學不進去他有什麼辦法,而且也沒多差,最多也就是排班裡三十來名……

朝日奈風斗小下巴一抬,小眼神一拋:「笨蛋侑介叫我做什麼,雖然你吵得我耳朵快要瞎掉了,但畢竟還沒瞎呢,不用叫那麼大聲。哦~你該不會是在羨慕嫉妒恨樂步哥只擔心我不擔心你吧?在這個家裡最不受寵的可就是你了,嘖嘖,真可憐。」

「你才羨慕嫉妒!去死吧風斗!」出離憤怒的朝日奈侑介隨手抓了個啥朝朝日奈風斗砸過去。

「噗,咳咳——」看清自家十一弟用來砸人的是什麼東西的朝日奈右京忍不出笑出來又努力憋回去。而從臉上揭下浴巾的朝日奈風斗更是臉黑的不忍直視。

「你居然敢!你居然敢把碰過那裡的毛巾扔到我臉上!朝日奈侑介我要殺了你!!!」

強忍著笑意的朝日奈右京一把摟住暴走中的朝日奈風斗的腰把他整個人都提起來,任由他在空中張牙舞爪,視線則是涼涼的掃向朝日奈侑介,看著赤條條的白斬雞一樣遛小鳥的弟弟,他又想笑了差點沒忍住:「侑介你先把衣服穿好,雖然現在天氣暖和了,一直不穿衣服也是會感冒的。至於風斗……趕緊回屋睡覺,你下午還有課。」看不省心的十二弟不甘心的還想鬧,二哥立刻收斂了人.妻氣場開啟抖s鬼.畜模式,「還是說你的屁股想念我的巴掌了,現在就想我去伺候你一下?」

朝日奈風斗哆嗦了一下,頓時老實了。這個家裡會打他的一般只有老四朝日奈光,自從這位拿著『外出取材』做由頭失蹤之後他就跟放羊了一樣特別浪,但很顯然實在沒觸怒二哥的基礎上。朝日奈右京一怒,必然全家遭殃(黑暗料理),要是不想被晚上回家的無(zhao)良(ri)哥(nai)哥(chun)艹練至死還是乖一點比較好。

看最不老實的弟弟終於聽話了,朝日奈右京帶著大批人馬撤離公共浴室,關上了剛才打開的不太對勁的開關之後對李小狼微笑:「至於這位客人,既然是海斗和琉生的朋友,我也就放心了,等雅哥還有其他人都回來之後再把你正式介紹給大家,你看這樣可以嗎?」

本就是大家族出身又在日本生活多年的李小狼怎麼會缺了禮數:「擅自叨擾,讓您費心了。」

「不會不會,你們很久沒見了吧,我就不打擾你們了。」朝日奈右京跟著客套了一句,拎著朝日奈風斗去了客廳。

不得不說朝日奈風斗這熊孩子熊起來是真的熊得不得了,雖然他不張嘴的時候是個安靜的美少年然而這並沒有什麼卵用,剛才也不知道他是哪句話戳到朝日奈琉生的心病,讓那個出落得越發亭亭玉立的漂亮男孩子(這形容詞真的沒問題嗎)的笑容都變得勉強而落寂。

因為顧清音在朝日奈家本就只有蔣佑君和朝日奈琉生兩個熟人,而在被朝日奈侑介的尖叫聲吸引過來之前,兩人正在客廳商量新髮型的事情,所以當琉生情緒不對的時候顧清音第一時間便發現了,李小狼這才知道原來這個地方是琉生的家。

那時候大家覺得自稱能夠聽懂動物說話的琉生是個騙子,但因為朝日奈雅臣的拜託,顧清音和李小狼都主動的去和比他們高一年級的琉生交往,相處一段時間之後他們發現琉生為人其實真的很好,雖然有點天然呆但是只要待在他身邊就會覺得溫暖和安心,於是關係便越發的好起來。至於能與動物交流,連小櫻家的布娃娃都能說話,他們也是身負魔力的非·常人,別人有其他的能力也並不奇怪不是嗎。

兩人一起安慰琉生,然後三個童年的小夥伴圍在一起手拉著手說說笑笑的樣子讓蔣佑君嫉妒的腸子都擰到一起去了。因為用力過度,他抄在褲子口袋中攥成拳的手,指關節都呈現出詭異的青白色,他張口想跟顧清音說話,最起碼把人拎到自己旁邊來,結果剛說了幾個字還沒開完頭呢,又被倆熊孩子吵架的聲音給蓋了過去。

目送走了二哥十二弟,覺得大家一直站在浴室門口不好的顧清音提議三人轉移陣地去他的房間,琉生眨了眨眼睛,歪頭:「我記得,海斗的房間,沒收拾完,來我這裡吧。」

想到自己新房間亂七八糟的樣子,顧清音忍不住老臉一紅,作為男人不喜歡收拾整理東西有錯嗎!趕緊跟著點頭,沒想到李小狼卻看著他的紅臉笑了。以前在友枝鎮的時候李小狼去過他的房間,像是被子沒有疊啦,穿過的襪子團成團扔在角落裡啦,書桌上亂七八糟的東西堆成山啦之類的,他都見過,那時候還是因為有松本真樹在,每天衛生都會打掃,不然估計長個青苔蘑菇蟑螂什麼的是早晚的事。

知道自己一時半會分不開他們,蔣佑君一肚子氣沒地方撒,袖子一甩去等電梯,為的就是暫時不想看見他們。

可問題是琉生的房間也在三樓,難道還要他眼睜睜的看自己喜歡那麼多年的人進別的男人的房間?他絕對會氣瘋了的!看了一眼完全無視他的存在,按完樓層就繼續咬耳朵的三個人,蔣佑君毫不猶豫的按了六層。

顧清音也看出蔣佑君心情不好,想了想好歹是被系統綁定了的搭檔,一直冷著人家確實不大好:「樂步你去天台幹什麼,這個時間的話,床單應該還沒幹吧?」

至於為什麼是床單為什麼要洗床單,在場的都是男人有什麼不懂得,就連琉生這種看上去清心寡欲飄飄欲仙的傢伙也是有夢.遺的時候。而且,男人嘛,想拉近感情,除了吃吃喝喝打dota,還有什麼比葷段子更方便呢?

蔣佑君卻連一個眼神都沒給他,語氣冷冰冰的放在夏天可以當空調用:「既然是上天台,當然是為了跳下去了。」

這是冷笑話吧?這是冷笑話吧!顧清音和他的小夥伴們面面相覷突然都不知道該怎麼往下接話了。李小狼似乎是憑藉野獸的直覺對蔣佑君一直有著些許敵意,聽他這麼說立刻將顧清音往自己身邊拽了拽,然後伸手標準的迎(song)客姿勢:「六層到了,請小心。」然後輕輕在他背後一推,立刻按了電梯的關門鍵。

蔣佑君哪裡敵得過李小狼這樣從小魔武雙修的傢伙,那一推讓他往前沖了好幾步,等他調整好平衡轉過身來電梯門關的只剩條縫了,那張英氣中帶著勢在必得的臉讓他很想一腳踹上去。

顧清音,你給我等著,既然敢勾搭這麼多人,就別怪我到時候手下不留情!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綜漫]誰都好,求交往!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綜漫]誰都好,求交往!目錄 [綜漫]誰都好,求交往!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5章 .16|城

97.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