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第七十四章

早上就這樣混過去了,優子笑容更加甜美了,十分積極的讓綱吉君和他的朋友一起去尋找羽毛的下落。什麼奇怪的傳言啊,突然冒出的力量啊,還人手一張複印的羽毛畫像(由摩可拿友情提供)。

讓鄰居幫忙的時候,還發生了一件小事。

「……阿綱,你手上的戒指哪裡來的?」優子看著澤田綱吉手中那兩個大得離譜又不夠美觀的戒指,十分嫌棄的問道,「旅遊特產?」

在木下彌生看來,似乎隱藏了許多秘密的鄰家少年慌張的擺手解釋,拚命眨著的眼睛和正在流淌著薄汗的額頭讓人一眼就能看出——

他在說謊。

順便一說,澤田綱吉看優子的眼神極其複雜。哦,當然,除了澤田綱吉以外,還有個山本武也是同樣的表情。

他看的卻不是優子,而是彌生。

「怎麼了,阿武?」彌生問道,她對山本武的神情十分在意,「你是有什麼話想對我說的嗎?」

「……不,什麼也沒有,」黑髮刺蝟頭的少年先是這麼勉強的笑著回答,順口將話題轉移,「先不說這個,你們要找的羽毛是在並盛町的範圍嗎?」

木下彌生再也沒有時間問出口了,異世界的旅人正在給什麼都不知道的幾位說清羽毛的特徵。連里包恩先生也參了一腳,他似乎對木下家暫時收留的人很在意。

集合地點就是木下家,兩人或者三人一組,要是沒找到,必須在飯點之前回來。如果出了什麼意外,就請及時打電話給木下彌生。

因此才有分組進行的安排。

小櫻和優子(外加摩可拿),小狼和澤田綱吉(外加里包恩先生),黑鋼先生和山本武,法伊先生和獄寺隼人,木下彌生單獨一人,最後被優子要求呆在家做緊急聯繫人。

所以除了木下彌生,其他人都有任務,她只需要看家就好。另外,秀吉周末也需要去排練話劇,所以他不在家。不過他表示他也會讓話劇社的人留意「羽毛」的。

>>>

好幾天過去了,也沒什麼特別的事情發生。不過越和那群異世界的旅人接觸,彌生的心情就越不安。

她原本是打算一開始就說清楚的,但是優子用行動使木下彌生陷入了迷茫的境地。她這幾天也睡得不怎麼好,再加上狒狒先生有事回去了自己的地盤。彌生根本找不到人談心,每天的笑容越來越少。

黑鋼先生以及小狼很厲害,這兩人在被人找茬的時候也是面不改色的,而且聽力十分的好。無論是彌生還是優子,都不想在他們在場的情況下討論羽毛——也就是盤踞在彌生體內的力量的事情。

木下彌生之所以這麼近也沒能被摩可拿發現羽毛就在她體力,很大的原因在於以前彌生吞下的「定魂珠」(狒狒先生贈送的升級版道具)。這種對死人有用的東西像個結界一樣保護著羽毛,隔離它的氣息。

紅棕色長發,碧綠色眼眸的少女木下彌生根本無法掌控羽毛的力量,那些力量甚至在她不懂的時候吸引了無數的妖怪。

她之前不知道,現在想想,妖怪能察覺到的氣息,摩可拿未必不能感受到。那些對彌生鍥而不捨的妖怪,很可能並不是因為羽毛的力量吸引過來的。

彌生想不起這片羽毛是怎麼來到她體內,無法確定身體的力量是不是像她推測的那樣,一開始就是屬於彌生自己的。

優子嘗試著和彌生談心,她在郵件里讓彌生維持現狀,讓她努力裝出平常的模樣。在木下優子的心中,彌生將羽毛歸還的選項是不存在的,她做了那麼多事,似乎篤定自家的姐姐不會無私的歸還那東西一樣。

但是木下彌生累了。

家裡的結界能夠抵擋一時的妖怪和虛,但是彌生總是要出去的,她每次出門都能看到那些煩人的小妖怪們,有時候又會有高級別一些的妖怪到來。

這也就算了,就當彌生為了增強實力每天要做的訓練好了。

可是總有一天,這份力量會影響到優子和秀吉的。

外泄的靈力是普通的肉體抵擋不住的,彌生身上屬於白崎的力量實在太強大了,強大到能夠影響到普通人的靈感。優子前不久還跟彌生說了,有時候會在學校看到模糊不清的黑影。

她的妹妹以為是眼睛出了問題,可是彌生瞬間就聯想到了靈感的方面上。

如果可以,她也想像正常人一樣活著,像正常人一樣讀完高中,讀完大學。找工作,嫁人,生孩子,和自己愛的人和愛著自己的人一起學著怎麼當父母。在自己的孩子叛逆期因為他們的不理解而傷心,又因為他們的禮物而感動。直到年紀大了,躺在庭院里的搖椅上,和愛人一起平靜的接受死亡……

可是木下彌生早就沒有以後了。

>>>

11月10號,下午兩點整。

無論是隔壁的澤田綱吉和他的朋友們,還是居住在木下家有一段時間,卻毫無進度的異世界旅客們,全都不在。

包括表面上看起來十分開朗熱心的木下優子,還是偶爾會幫忙帶點奇怪事件消息的秀吉都不在(上課的時間)。

旅客們全數出門尋找那東西,而彌生則是在上完上午的課之後,請假回家。

彌生先是解決了自己的溫飽問題之後,在木下家屋子前的摸了幾遍寫著「木下」兩個字的木牌。

「啊啦,彌生醬怎麼回來了?」剛走了幾步,彌生就看到了隔壁的澤田奈奈阿姨挎著背包,準備出門的模樣。

澤田阿姨身邊還有兩個小孩子,彌生記得爆炸頭的那個似乎叫做「藍波」,辮子頭的女孩子名字是「一平」,據說是從中國來的。

兩個小孩子都是少見的異國人,甚至連里包恩先生也不是日本人。一看就知道不正常,可是澤田阿姨每次都像是什麼都不知道一樣,粗神經的忽略這些重要的問題。

「澤田阿姨,下午好。我回來拿點東西,現在就去學校。」彌生面不改色的撒謊,她面帶笑容,看不出絲毫的異樣。

「這樣啊……那你快點回學校吧,我和孩子們一起出門了。」

「嗯,再見,澤田阿姨。」

望著木下彌生遠去的身影,澤田歪了歪頭,滿臉疑惑。

「去往櫻丘高中的車站……不是在相反路線嗎?」

>>>

猶豫了這麼多天,是時候做下決定了。

正巧花開院柚羅那個小姑娘做的結界開始不管用,而狒狒先生沒出現的這段時間最適合去找那個魔女了。再拖下去,優子就該完全打開靈視,變成邊緣之人。

壹原侑子的店鋪依舊是初次見到時的模樣,彌生握緊拳頭踏進了店鋪。

「次元商店」中的兩個女孩子活潑的在彌生周圍打轉,推著彌生行走。她也不惱,腳步邁得有點快,反而讓她的心平靜下來了。

說不害怕那是假的。

明知道這樣做會丟掉得之不易的生命,木下彌生最終還是選擇了這個方法。她喜歡的人兩次都在說要「等他」,這個期限卻沒有說清楚。即使彌生能撐下去,優子他們也撐不下去了。

她不是一個好姐姐,在這種時候居然要拿妹妹當借口……可是,優子或許不會在意,甚至是高興自己得到了靈視的能力,但是彌生在意。

那樣光怪陸離的世界讓彌生受了許多苦,她根本不想優子也體驗一遍。

初時被妖怪們分屍吃掉的痛苦和恐懼,與白崎訓練時被破開的胸腔,掌心被利刃穿過的疼痛——這些優子未必會遇到,但是彌生沒有把握在保護自己的同時,好好的保護自己那嬌弱的妹妹。

在木下彌生的心中,妹妹應該像個普通人一樣,度過幸福的一生。而不是在恐懼中徘徊,每天都為突然的襲擊的擔心害怕,因為能看見別人看不見的東西,不知道如何判斷。

她忽視了優子內心的感受,一意將自己的想法加在優子身上。心裡想著「為了她好」這樣的理由,自私的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粉色短髮和藍色長發的小姑娘拉開了畫著蝴蝶的紙門,朦朧的煙霧籠罩在橫躺在長椅的黑髮女人身旁,她手執著一桿煙槍,修長的手指指甲紅潤健康,雪白的肌膚卻略帶蒼白。

「你來了,」美貌的女人就像毫不保留、肆意綻放的黑玫瑰,那雙紅色的眼眸如琉璃,輕易的將別人的內心割得支離破碎,「看來你已經知道該怎麼做了?」

壹原侑子用反問的語氣開口說道,結尾時音調稍稍轉變,在舌腔轉了個圈,婉轉成調。

「告訴我吧,你真正的願望——」

「我的願望是……」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七十四章

9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