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第七十二章

「……什麼?」白崎沒能反應過來,臉龐依舊獃滯,維持著嘴唇微張的表情,似乎是因為衝擊過大而腦袋一片空白。不久之後,他才回過神來,蒼白的臉上卻不見任何紅暈,「本、本大爺被你喜歡不是很正常么!根本不需要說出口!」

雖然看起來冷靜得不像話,但是白崎那雙漂亮的冷金色眼眸卻出賣了他內心的想法,眼眸微微亮了起來。

彌生抓緊了他的手,她踮起了腳尖,在猶豫要不要親吻白崎的臉。

不過這樣主動的事情……她似乎做不出來了呢。

崩塌的美夢四周的黑色漸漸靠近,美好的時間總是那麼容易過去,她抓緊了白崎的手不肯放開,放棄了親吻的動作,一雙碧綠色的眼眸流露出淡淡的不舍。

這是她喜歡的人,彌生一開始在遇到這個人的時候,總覺得他好欠扁啊。整張臉都寫滿了「快來打我」的模樣,高傲又囂張。慢慢的,木下彌生開始對他有了進一步的了解,知道這人熟悉起來后,分明就是個高冷的笨蛋逗比。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在一起的時間太久,所以漸漸的對他產生了好感。

在看到白崎消失的那一刻,木下彌生的內心就像塌掉一塊,壓得胸口難受得要命。因為內心裡充斥著「不想讓白崎離開」的想法,彌生差點不顧一切的和壹原侑子做交易。

後來冷靜下來之後,彌生選擇用更好的方法解決這個問題。她一向把自己重要的人看得比自己重要,並且選擇性忽略了自己對他們的重要性。即使是此刻,她依舊沒有意識到,要是自己離開了,會帶給他們多大的打擊。

她不願意去思考這些問題。

「……你喜歡我嗎?」她壯著膽子問道,不見之前親吻都能羞澀臉紅的模樣,眼眸認真的色彩比星光更耀眼。

白崎扯了扯嘴角,不知道怎麼回答。他算是個悶騷的人,要讓他承認自己喜歡一個廢物,簡直就是——

太要命了……要多羞恥有多羞恥。

但是面對著面帶期待的少女,而且還是自己……放不下的人,白崎的心裡更苦了。

——無法說出口。

大爺一向不是會糾結很久的人,他覺得現在這種時候來個法式深吻或許也不錯,不過後果很有可能是被暴虐的彌生一腳踹飛。雖然他口中說著彌生變弱了,實際上木下彌生的戰鬥方式成熟了不止一星半點,但是嘛,近期白崎又無法保護她,所以只能讓她變得更加強大。

他開始有了想要保護的人,那個人會在未來陪在他身邊,永遠無法背叛。

這麼說似乎有點矯情,不過按照白崎大爺的想法,無論如何,木下彌生這個人以後都會和他綁在一起。

從他實體化開始,絕對不會放她離開的。

聽不到白崎說出那句話,彌生覺得挺失望的。她嘴唇朝下彎著,眉毛也皺了起來,下一瞬間一腳踩上了白崎穿著木屐的腳。

「算了,我也不指望你這混蛋能說出什麼好話,」她的聲音冷冷的,帶著明顯的怒氣,「就是這樣,再見吧!」

只是一個夢而已,這樣也不能讓她高興一下嗎?

這樣的彌生讓白崎找回了話語,被踩的他眼睛都不眨一下,大手一抬,直接蓋在彌生的腦袋上,制止她後退的腳步。

「生氣了?」白崎挑起眉,嘴邊勾起的笑容如痞子一樣,「真是麻煩的女人。」

他俯下身,嘴唇輕輕的碰了碰彌生微紅的眼眶。

「……喜歡。」他低聲呢喃。

>>>

美夢醒來,就需要面對那些事實了。彌生刷牙洗臉,照著鏡子梳理頭髮的時候,發現自己的嘴角勾了起來,鏡子里的少女笑得甜蜜又幸福。

……啊,就算是彌生自己,也能一眼看出那完全是戀愛中少女的狀態。

這樣走下去可不行啊。

彌生拍了拍臉,盡量使自己看起來更加嚴肅,她揉了揉喉嚨,咳了幾聲。

起來的時間也是像平常一樣早,彌生將頭髮紮成一條高高的馬尾辮,柔軟的髮絲輕輕的掃了掃白皙的脖頸。她用手撥開脖子上的髮絲,用盡量輕快的腳步走下了客廳。

客廳里沒有人,彌生鬆了口氣,她其實還不知道自己該怎麼面對那群人。雖然說內心已經準備好了,不過一時間還是難以接受。

但是昨晚的美夢給了她勇氣,她覺得已經足夠了,相比起這世界的大部分人來說,木下彌生這短暫的一生足夠幸福了。

木下彌生的晨跑運動依舊在並盛町路上進行,今天她沒有看到山本武,也不知道他到底是怎麼回事。不過她也不是每天都能看到那個少年的,只是最近遇到他的次數有些多,所以就開始在意起來。

今天是周日,賴床的人也不少,彌生偶爾晨跑的時候也會看到一兩個早起上班的上班族,今天倒是一個人也沒看到。這沒影響到彌生的好心情,她跑了一圈回來,哼著歌跑到廚房做早飯。

昨晚上帶回來的客人有4個,彌生不知道摩可拿吃不吃東西,她在決定分量的時候猶豫了下,後來還是做多了一份。

要是摩可拿不吃早飯的話就讓黑碳……啊不,是黑鋼先生吃兩份吧,他應該吃得下的。

彌生不知道他們習慣吃什麼類型的食物,不用上學的周末,她一般都是做西式早餐的。米白色的麵包被切成漂亮的三角型,培根肉以及生菜被夾在其中。彌生一邊煎著荷包蛋,一般煮熱純牛奶。

等早餐做得差不多了,彌生見他們還沒起來,便慢悠悠的開始收拾廚房,將鍋洗刷乾淨。

客廳上時鐘的指針指向了8點鐘,彌生就聽到樓梯方向傳來拖鞋踏著木製樓梯發出的「吱呀」聲,她轉過頭,看到秀吉慢悠悠的打了個哈欠。

「早上好,秀吉,」終於看到一個活人,彌生露出溫柔的笑容,「你先吃吧,我去喊優子起床。」

「優子姐姐好像出去了,」秀吉拉開椅子說道,眼睛朝上看,似乎在回憶著,「她好像是和姐姐昨晚帶回來的人一起出去了。」

「誒?」彌生呆愣了陣,伸出的腳又收了回來,「我先上去看看。」

優子和那群異世界的人出去了?

彌生先是去了優子的房間,她是這個家的代理家長,身上總是備著其他房間的鑰匙。不過這一次倒是不用鑰匙就能開門了,彌生朝裡面一看,優子的房間和以前一樣。她掀開拱起的被子,裡面什麼也沒有。

紅棕色長發的少女仔細的思考著,她咬著下唇,在腦海里尋找一絲絲蛛絲馬跡。但是卻沒有,昨晚優子和那群異世界的人相處雖然不愉快,但是也沒什麼特別的事情發生。

一時間想不到他們一同出門的原因,彌生深吸了口氣,朝著父母的卧房——被她借出當客房的房間走去。

房間裡面也沒有人,被子摺疊得整整齊齊的。彌生掃了兩眼周圍,發現那群異世界客人的奇怪衣服疊放在地上,她懸著的心這才落了下來。

昨晚休息之前,彌生給他們翻找了下適合他們穿的衣服(來自木下父母的衣櫃),木下三姐弟的身形太過嬌小了,四個異世界的客人中,只有小櫻能穿下彌生的常服,其他人……則是穿木下爸爸的襯衫之類的。

幸好木下爸爸身材有些發福,除了穿著就像偷穿了大人衣服的小狼之外,其他兩個還算挺合適的。

本來彌生是要幫小狼改一下襯衫的,但是昨天時間太晚了,這位溫柔的少年謝絕了彌生的好意。

那樣的人……應該不會和優子起什麼衝突吧?

她心不在焉的吃著早餐,腦海中依舊在思考著什麼。最後,她將線索放在了自己身上。

異世界……羽毛……侑子……

「吱——」彌生想到了一個最能解釋優子昨天奇怪表現的答案,猛地推開了椅子站起來。

「彌生姐姐,怎麼了?」秀吉被彌生突然的動作嚇了一跳,那雙木下家遺傳的綠色眼睛睜得極大,「是哪裡不舒服嗎?」他看著自家姐姐略顯蒼白的臉色,擔憂的問道。

「不……我沒事,」彌生閉上了眼睛,她搖了搖頭,抿緊嘴唇,失去繼續吃早餐的心情,「秀吉,你吃完之後幫我把這些收好放冰箱吧,我去找一下他們。」

她依舊沒有對秀吉說出自己真正要做的事情,秀吉乖巧的應了聲,拿著三明治的手微微顫抖。

>>>

彌生找到優子以及異世界的客人時,是在並盛的公園裡。昨晚對他們惡言相向的女孩子此刻卻意外的溫柔有理,與在外人面前表現出來的「木下優子」一樣。可不知為何,這樣雲淡風輕的交談畫面卻有著硝煙的味道,彌生總覺得優子以及法伊先生的笑臉上隱藏了許多東西。

法伊先生就算了……彌生不熟,但是優子……卻是為什麼?

木下家的長女腦海中思考著之前想到的那個可能性,她看著優子笑靨如花的模樣,遲疑的停下了腳步。

不過在她停下之前,優子已經看到她了,笑容燦爛,手臂揮起來。

「姐姐,我在這裡!」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七十二章

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