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第七十一章

額頭上的紅印十分的滑稽,正中眉心。彌生一時間將額頭被襲擊的事情放在一邊,她在仰頭看到樹上穿著白色奇怪和服的白崎之後,居然說不出話來。

樹上的少年上下拋著手中鮮艷欲滴的蘋果,靛色的薄唇勾起一抹笑。

「怎麼,被打傻了嗎?」身形偏瘦的少年從樹枝上跳了下來,伸手將蘋果貼到木下彌生呆愣的臉上,「還是看到我太激動了?」

彌生被蘋果本身冰涼的溫度凍得回過神來,她碧綠色的眼眸眨了眨,突然抬起手迅速的捏上了白崎的臉。

「……白崎?」她不太確定的反問,眉頭皺了起來。

被捏住臉的少白頭挑起一邊的眉,對準彌生的額頭輕輕一彈,「是我。」

手下的皮膚是白崎特有的微冷,彌生捏了幾下就放了開來,她捂著額頭後退了一步。

「這裡是夢?」她記得自己睡了過去,現在應該是在夢境中,不過,普通的人會有這麼真實的么?讓她能看到白崎什麼的,難道這就是狒狒先生……送的禮物么?

「大概吧,」白崎聳聳肩,雙手環胸,「嘛,反正我也呆不久。」

彌生分辨不出面前的這個人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她記憶中的白崎和現在的沒什麼差別,話語,樣子都一樣,極有可能是根據彌生記憶中的那個人製造出來的。

其實就算是見到白崎,彌生也不知道該做些什麼,上次見到這個人的時候,他十分痛快的和一個金髮妹妹頭死神在打鬥,完全把彌生拋在一邊。如果不是彌生一個石頭扔過去,這個過分的混蛋說不定會一直無視她呢。

她有點生氣,臉頰也鼓了起來。不管這人到底是真假,最好在走之前先打他幾巴掌再說!

木下彌生想做這種膽大包天的事很久了,別的不說,一開始白崎這個混球可是三天兩頭強吻女孩子的啊!

「你過來,我有話要跟你說。」

面容精緻,臉色卻有點糟糕的少女朝對方招了招手。白崎根本不知道彌生想做什麼事,他顯示不耐煩的「嘖」了聲,最後還是彎下腰臉部靠近。

彌生毫不猶豫的一巴掌揮了過去。

白崎總是十分警惕的,而且彌生的速度並不算快,他一隻手就抓住了她的手腕。然而彌生也有對付白崎的另一招,她隱藏的左手以更快的速度揮了上去,依舊被白崎抓住了。

「太慢了,」得意洋洋的少年抓住了少女兩隻細白的手腕,「同樣的招數可不能對付我啊。」

「哦,是嗎?」彌生倒不氣餒,她看著白崎歡樂的模樣,冷笑了一聲,狠狠的抬起了膝蓋,剛好撞到了白崎的肚子。

「呃——」意外的攻擊總是能讓人在短時間鬆懈掉,彌生趁機把手抽了出來,左右開弓打上了白崎的臉頰。

>>>

打夠之後彌生也氣消了,奇怪的是白崎居然沒有反抗,就這樣默默承受了彌生的攻擊。重要的是打完之後,白崎那張蒼白的臉卻沒有彌生想象的那樣充滿紅痕或者血色,依舊蒼白的不像話。

看到他這副樣子,不知為何彌生也開始心疼起來,心臟似乎被什麼抓住一樣,一時間呼吸不順。

「被打的人似乎是我吧?」白崎無奈的說道,「怎麼看起來你更像被人揍了一頓呢?」

扶住彌生的手涼涼的,完全感覺不到任何生氣。彌生覺得眼眶有點熱熱的,她眨了幾下,將淚水眨回去。

彌生現在最放不下的就是優子和白崎了,優子的個性容易得罪人,她不想自己的妹妹和黑手黨混在一起。她不相信澤田綱吉那樣的男人能夠保護好她的妹妹,況且優子太要強了,比起保護,優子更喜歡並肩作戰。

木下彌生像個憂慮中的家長,恨不得棒打鴛鴦,給自家的小輩最好的選擇。

而白崎則是因為這傢伙一直都沒有自己的實體。

說起來也搞笑,他的宿主黑崎一護與白崎完全不一樣,性格方面可以說是相反的,偏生兩人都長得凶,看起來就像個不良少年一樣。

可是看久了,就會覺得這樣的兇狠下隱藏著絲絲溫柔。黑崎一護的話彌生不太清楚,但是白崎這傢伙……

就像現在這樣。

他伸出蒼白修長的手指,指肚覆上彌生突然變紅的眼眶。

「很快的,你等我。」他這麼說道,移開了手指,「到時候可不會像以前那麼輕鬆了哦。」

彌生想了好一會兒才意識到白崎說的到底是什麼,她的臉色立馬就黑了下去,陰沉陰沉的,「我才不想要啊!」訓練什麼的別這樣,木下彌生表示她要安靜的當一個普通人就夠了!

本來就已經夠暴力了……還要在暴力層上再加一層嗎?

事實上彌生並不介意自己繼續變強,但是一想起白崎那樣狠命的訓練,彌生就會忍不住腦袋發暈眼前一黑,她可不是自虐狂,對白崎那種要命的訓練一點好感也沒有!

誰喜歡那種會疼會累還要隨時擔心自己生命危險的訓練?彌生可不是白崎那樣的戰鬥狂,她並不享受戰鬥,也不喜歡殺戮。

不過看樣子,無論彌生說什麼,早就擅自決定好了的白崎也不會在意。

「看來你是忘了呢,」他鬼畜的笑著,嘴唇彎起的弧度越來越大,「那就讓你回憶起來吧。」

他手中拎著不知何時出現的刀,笑得張狂。

>>>

色調溫柔的世界美得並不真實,藍得透澈的天空,大地上開滿了違反了生長規律的各式鮮花,偶爾飛起的彩色蝴蝶,結滿了不同種類果實的高大樹木——

以及在大樹底下,被訓得像條狗一樣累得發慌的木下彌生。

這個世界明明美麗又夢幻,適合休息睡覺摘摘花撲撲蝶,累了躺下望著天空發獃,聞聞空氣中毫無雜質的香吻。可是分明應該是這樣的美夢,最後卻變成了白崎訓練彌生的修羅場。

她的心裡迅速產生失落感,有對比才有不同,如果是在黑崎一護那個白雲藍天高樓大廈的世界,或許彌生還不一定如此反抗。

「喂!難得的休息時間還要用來訓練嗎?!」彌生氣惱著將淺打插|進腳下的泥土中,臉上布滿了乾涸的血漬,「可惡!」

白崎就是一條瘋狗,只聽自己的話,任意妄為的活著,幾乎不聽別人的意見。

他手中白色的大刀流淌著從彌生身上弄下來的鮮血,妖艷的液體散發著腥臭的甜味,落在搖曳的花瓣上。

「兩個多月而已,你就退步成這樣了,」白崎皺起眉,一臉不滿,「嘖,你真的不怕死了之後變成虛被別的虛吞噬嗎?」

「……」彌生聞言,面無表情的抬起眼眸,「你好意思說啊,這不是你害的嗎?」

白崎一點內疚心也沒有,臉上不見歉意的表情,「這種事情以後再計較,你還是太弱了。」

和白崎那樣的變態比起來,彌生絕對是弱得過份沒話說。但是從彌生的角度來看,她覺得自己已經足夠厲害了,至於變成虛會有怎麼樣的後果,她也不想去想了。失去感情和記憶的她是不是原來的她,彌生完全不想實驗一下。

她只想要在悲劇發生之前解決這樣的悲劇之源。

仔細的想想,雖然說小狼一行人要找的那個重要的東西是「羽毛」,彌生從一開始的鬆了口氣,慶幸他們要找的不是自己;但是在夢裡的思維特別的清晰,早就知道那群人要找的東西大概就是她身上奇怪的力量了。

既然已經下定決心,那麼就不該再想太多。

能在……之前,看到白崎這個笨蛋,其實已經夠滿足的了。

聽著白崎說的「以後」,彌生再多反駁的話也說不出口,她再次覺得難過,胸口悶得像壓了一塊幾噸重的巨石。

「喂,你哭什麼啊?」白崎迅速的將刀插|入地面,大步邁到彌生跟前,似乎有些無措的說道,「以後不會逼你訓練了,別哭啊!」

彌生極少哭的,哭得像現在這麼安靜更加的少。她靜靜的流著眼淚,碧綠色的眼眸緊緊的盯著白崎的臉。

白髮少年嘴唇朝下彎著,他眼睛微微睜大,冰涼的指肚擦上同樣冰涼的眼淚。

「別哭。」他認真的說道,似乎真的對彌生毫無辦法了。

「我才沒有哭,」彌生倔強的抿緊了嘴唇,她碧綠色的眼睛像往常一樣乾淨,如同蕩漾的碧波一般,「我怎麼會哭呢!」

木下彌生不會為自己的選擇後悔……她不會的。

「好好好,你沒哭,」這下白崎有點煩躁的應和著,他眉頭皺得更緊了,眉間的褶皺能夾死一隻蒼蠅,「……嘖,真是麻煩的女人。」他小聲嘀咕著,抓了抓那頭柔軟的白色短髮。

美麗的夢境有了崩塌的意向,彌生看到花田的範圍慢慢的縮小,忍不住抓緊了白崎的手。

「……喂,白崎,」她吸了吸鼻子,努力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不那麼的軟弱,「我有沒有和你說過……我喜歡你。」

那一句她覺得自己絕對不會說出的話,在美夢結束之前,被她用輕描淡寫的語氣說了出來。

白崎震驚的睜大了眼睛。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七十一章

88.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