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第七十章

溫暖的紅茶驅趕了體內的寒氣,彌生肩膀上受到的傷很快恢復,看不出一絲異樣。木下家的餐桌並不大,勉強能擠下幾個人,剩餘的人則是在沙發坐著。

客廳內被優子和秀吉打掃乾淨,完全不出之前髒亂的模樣。

「姐姐,你有什麼話要對我說嗎?」優子翹著手,不滿的說道,「只是送一下憂姐而已,怎麼帶回了這幾個奇怪的人來?」

彌生有些心虛,她目光遊離,最終將視線落在淺栗色短髮的少女身上。少女有著一雙和她的眼睛同色的碧綠色眼眸,表情有點呆,看到彌生望向她的時候,眼眸彎起,嘴角勾出淺淺的弧度。

「……」彌生有些頭疼,她不知道該怎麼向優子這件事。該不會說自己一時心軟就說出那樣的話吧?實際上她對這群人的了解只在於他們的名字和旅途的目的而已,不過那位少年說的想要找的東西太過模糊了,彌生一點頭緒都沒有。

優子常常嘴硬心軟,雖然她擺出了一副惡人模樣,卻也沒有將一群奇怪的旅人趕出去的想法。她只不過是覺得彌生不夠謹慎,把不知背景的人帶回來。

「嗯……我總覺得那個白饅頭有點眼熟啊,」優子很快就將視線放在了站在法伊先生肩膀上的長耳朵白色圓滾滾生物上,可能視線太過炙熱了,嚇得摩可拿躲在法伊先生的頭髮後面,「我們是在哪裡見過嗎?」

「沒有哦,摩可拿第一次見到你。」圓滾滾的摩可拿露出半個身體,眼睛眯成一條線,彎起來看著非常喜氣。

沒想到優子和自己一樣覺得摩可拿有點眼熟,彌生腦海中閃過一絲模糊的線索,她正沉思著,卻被優子的聲音打斷了。

「是嗎?」優子漫不經心的回答,她沒再深入思考這件事,而是一口氣喝完杯里的紅茶,「我先去睡覺了,姐姐晚安。」

她似乎有什麼急事,很快的上了二樓回到自己的房間。彌生總覺得優子有哪裡不對勁,不過現在她沒辦法想太多。她還要好好安置一下這四個旅人才行。

時間已經不早了,正常的時間彌生此刻應該是在睡覺的了。狒狒先生昨天說了,今天的生日禮物等她睡覺之前再送給她,似乎是什麼好東西。

彌生簡單的和小狼一行人說了浴室大概方面,她不知道這群人會不會使用廚房,最終還是用多餘的食物做了幾碗面來招待。在問及彌生為什麼會收留他們時,她的眼睛看著吃面動作秀氣可愛的小櫻,颳了刮臉頰。

「嗯……我很喜歡小櫻,」她認真的說道,「看到她,我就覺得有那樣眼神的女孩子帶著的同伴不可能是壞人。」

她模稜兩可的說道,碧綠色的眼眸和小櫻的極為相似,「而且……你們沒有地方可以去吧?」

用那樣奇怪的方法出現在彌生面前的這群旅人絕對不會是普通人,而彌生沒有頭緒的東西,或許能在他們身上得知也說不定呢。

四位旅人互相看了幾眼,最終還是那位棕色短髮的少年小狼開口,「那麼打擾了,木下小姐。」

「你們人數有點多……卧房並不夠,」彌生家空出來的房間只有一個,就是她父母的,不過那兩人基本只是在春節的那段時間才回家,都快被當成客房用了,「小櫻要和我一起睡嗎?」

「多謝你的好意,但是不需要的,」法伊笑眯眯的開口,輕柔溫和的話語卻帶著難以察覺的戒備,「我們三個睡地板就可以了。」無聲的拒絕了彌生的提議,看來他們還是信不過彌生這個陌生人。

彌生也沒再說什麼,她只是好心建議一下而已,該做怎麼樣的決定都是他們自己的事,不過倒是有一個她最在意的東西。

「冒昧問一下,請問你們在找什麼東西?」她想到了自己體內的力量,雖然侑子小姐說異世界的旅人總有一天會到來,她回想了下,隱約猜到這群人很有可能是異世界的旅行者,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也該是歸還東西的時候了。

「我們在找公主的羽毛,」小狼說道,棕色的眼眸滿是堅毅,「那是對公主來說,非常重要的東西。」

「羽毛啊……」彌生不自覺的鬆了口氣,「那我先去睡覺了,你們自便吧,如果有什麼問題的話,可以到二樓最後一間房間找我。」

>>>

「那個女人有問題,」抱著刀的黑髮旅行者篤定的說道,紅色的眼眸掃著周圍的擺設,「這個房子感覺很奇怪。」

「誒,怎麼了嗎黑碳大人?」金髮男人坐在單人沙發上,興緻勃勃的轉頭,下巴放在沙發椅背上,「有什麼不對的嗎?」

那位淺栗色短髮的綠眸少女在不久前就昏睡在沙發上,她的精神一直不太好,很容易在某一時刻一聲不吭的睡過去,剩下的三人以及摩可拿都習慣了。

「每一句話都很奇怪,不過她倒是沒有惡意。」

「要是有惡意的話,黑碳大人絕對不會這麼安靜啦~」法伊豎起食指,「但是黑碳大人還沒道歉呢。」他說的是黑鋼在開頭的時候一刀刺穿了彌生肩膀的事,雖然在彌生臉上看不出有什麼不自在的地方,但是理虧的還是他們這群人。

正常的人會在被人攻擊之後還不計前嫌的將人帶回自己的居住地嗎?除非她有什麼意圖,或者有什麼事情需要他們的幫助。

小狼認真的聽著兩人的對話,他低頭看了眼跳到沙發椅背上的摩可拿,問道,「摩可拿,有感覺到羽毛的波動嗎?」

「嗯,雖然很微弱,但是摩可拿還是感覺到了,」圓滾滾的白色生物這麼說道,「但是摩可拿不知道羽毛的具體位置,只知道它在附近。」它有些失落的開口,眯起的眼睛朝下看,「摩可拿是不是太沒用了……」

小狼搖了搖頭,對摩可拿露出溫柔的笑容,「不,摩可拿已經很厲害了。」他伸手摸了摸摩可拿的腦袋,摩可拿微微抬頭蹭了蹭那溫暖的掌心。

「但是呢,摩可拿也感覺到了一股十分熟悉的力量,」它從失落走了出來,十分興奮的抖了抖耳朵,「侑子也在這個世界!」

這是他們一開始相遇的世界。

摩可拿的話一出口,幾個人都怔了怔。

>>>

彌生回到房間之後,打開了窗戶。她身上穿著長款睡衣睡褲,踩著綿綿的拖鞋踏上了窗檯。

她要爬到房頂去,狒狒先生在那裡坐著。那位溫柔的妖怪先生守護了她兩個多月,而她卻不能正大光明的邀請他到家裡做客。

「狒狒先生,你還在嗎?」彌生很快就上了房頂,她家只有兩層,房間的窗戶離屋頂十分的近。

動作靈敏的少女翻身躍到了屋頂,細細的月牙被烏雲遮住,擋住那微弱的光芒。在黑暗之中,彌生看不清附近的情況,她的夜間視力不算好,過了好一陣才適應。

「我還在,」像往常一樣戴著面具的妖怪先生聲音愉悅的說道,他手中似乎拿著什麼東西,彌生看了許久,才發現那是一顆漂浮著的黃|色氣球,「生辰快樂。」

狒狒先生伸出他那雙修長蒼白的手,尖銳的指甲隱隱泛著寒光,將連著氣球的細線遞給了彌生。

「這是禮物?」彌生接過細線,輕輕的握在手中,「是什麼?」

「好夢,」狒狒先生笑著摸了摸彌生的腦袋,「好了,回去休息吧。」

「是……你們那邊的東西嗎?」彌生低聲問道,她碧綠色的眼眸視線緊緊的放在飄在空氣中的氣球上,眼睛一眨不眨地看著,「謝謝你,狒狒先生。」

「只是一個小禮物而已,快去休息吧,明天還有事要做,不是嗎?」狒狒先生對彌生家裡的情況算是比較了解,畢竟他一直在屋頂上呆著,極少離開,花開院柚羅設下的結界對他沒什麼用處,因此他能安然無恙的留在上面。

就是這樣,他也能看到彌生帶回一群旅人的場景。

彌生再次和狒狒先生道謝之後,翻身回到自己的房間里。她將氣球綁在床頭,腦袋剛觸碰到枕頭就開始犯困,很快就睡著了。

>>>

美麗的世界總是能讓人心情愉快,彌生很清楚的知道自己所在的地方只是個夢境而已。

大片美麗的花盛開,顏色各異的花瓣隨著風四處飄蕩著。天空是澄凈的藍色,偶爾有幾朵白雲飄過。花田一望無際,在中心位置,一棵高大的樹筆直的站立著,樹上結滿了不同種類的果子。

彌生心情愉快的走到了樹下,她伸手撫摸著樹榦,好一陣過去以後,才抱著樹榦打算爬上去。

一顆紅彤彤的蘋果朝著她的腦袋飛了過來,彌生一時不察,額頭中心正好被蘋果打紅了。

她惱怒的仰起頭,卻在下一刻震驚的睜大了眼睛。

「好久不見啊,笨蛋。」

樹上的少年依靠在主樹榦上,坐在樹粗壯的分支上,冷金色的眼眸裝滿了笑意。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七十章

8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