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第六十九章

木下家的長女16歲的生日在平平淡淡中結束,她平安的度過了這個普通又愉快的時間,在同學、好友、家人的祝福下,留下美滿的記憶。

連一直在外奔波的木下父母也匆忙的趕回來給木下彌生一個吻,他們還帶回了精緻的首飾當禮物。在父母眼中,自家的女兒都長大了,完全到了可以嫁人的年齡了呢。

不過彌生不太喜歡往身上戴這種閃亮的東西,她偶爾會在頭髮綁個顏色鮮艷的絲帶,手上、脖頸上、耳朵上乾乾淨淨的,連手錶也不曾有過。

平澤憂則是在這個冷天氣中給彌生織了一條暖暖的圍巾,樣式很可愛,彌生當即就圍上了,雖然現在不怎麼冷……

優子給彌生送了一把「木刀」,刀還配有刀鞘。優子偷偷的告訴彌生,這其實是一把開過刃的真刀,她拜託隔壁的里包恩先生用隱秘的手法弄來的。

「……」彌生一時無言,她默默的看著優子一副「求表揚」的表情,無奈的彈了彈優子的額頭。

開刃真刀的事情等到晚一點再跟優子算賬。

秀吉的禮物則是比較平常,他最近迷上了製作衣服,給彌生製作了一件長款旗袍。用的布料很舒服,彌生個人也非常喜歡,可惜的是這樣的天氣她完全不敢穿出去,因為她超級怕冷,無袖的旗袍摸起來也有一種冰涼感。

生日小聚會過後,木下父母似乎還有什麼事,也沒在家裡過夜,和彌生說了會話就走了。倒是優子不知道為什麼這一天剛看到爸爸媽媽的時候沒有給好臉色,被彌生捏了臉頰之後才彆扭的面對他倆。

彌生從優子的態度中推測出了原因,打算等到晚一點再開導開導她。

優子大概是覺得彌生的事,做父母的一點都不知道,所以覺得不平衡吧。感覺就像木下父母一點也不關心被他們扔在並盛町的三姐弟一,。雖然理智上知道他們為了讓孩子過上更好的生活而在努力奮鬥,情感上卻還是會抱怨一下的嘛。

這都是小孩子的通病啦,優子也只有15歲,彌生覺得這是可以諒解的。

彌生在剛開始的時候也會這麼抱怨父母,什麼事都扔給她,完全不負責任,後來就慢慢的理解了,變成了現在這個樣子。

11月的天氣已經漸漸冷了起來,天也黑得特別的快。生日過後,彌生不放心晚歸的小夥伴獨自一人回去。尤其是她可愛的同桌平澤憂,彌生邀請小憂在家裡過夜,但是她卻說不放心她的姐姐平澤唯。

本來彌生的另一個好友毛利蘭也會過來的,不過似乎是因為他們那邊又出了什麼命案,無法脫身。

說起來小蘭身邊經常出現命案什麼的……感覺這個體質特別的神奇呢。

優子和秀吉被彌生勒令在家收拾狂歡后的殘局,而彌生自己則是送平澤憂回家。本來優子也想著跟上去的,彌生拒絕了。結果是她帶上了優子送的真刀,和小憂一起出門。

一路上,小憂在調侃彌生的妹妹優子就像只護崽的動物,對她們的關係十分的羨慕。

「有什麼好羨慕的,你明明也是和她一樣半斤八兩的姐控吧?」彌生毫不留情的吐槽,得到小憂無辜的眨眼睛表情。

「有嗎?」

……姐控而不自知的人其實也是蠻可怕的。

和小憂道別之後,彌生踏上了回家的路程,事實上她家離平澤憂家並不算太遠。平常走路速度大概10分鐘就到了,所以優子最後才妥協讓彌生自己一個人出來。而且,木下彌生的武力值比木下優子要高,畢竟是用靈力作弊的人,比人類要強一點不是很正常嘛?

>>>

踏正1號的月亮彎得只能看到一條細細的月牙,由於不是正月,月亮散發出來的陰氣並不多。彌生在送平澤憂回家的路上平靜極了,沒有什麼可疑的變態或者妖怪,一切正常。

而在回去的路上,快到家的地方,彌生卻倒霉的遭遇了一些不要命的小妖怪的襲擊。

這一次連靈力都沒有用,彌生當即拔出了優子送的真刀。犀利的刀鋒在微弱的月亮照耀之下,反射著銀白色的光。這把刀似乎是把好刀,只用過木刀和淺打的彌生也能聽到刀在興奮鳴叫的聲音。

這不僅是把好刀,而且嗜血。

面無表情的解決掉幾隻小妖怪,彌生早已經對砍殺這些要她命的東西失去了仁慈心。不過刀上沾了著的血有點多,現下正順著斜下的刀鋒緩緩低落在地上。

彌生用力的揮了兩下,而刀似乎在享受著鮮血流淌而過的感覺,依舊纏了一些在上面。

「……」回到去一定要問優子這刀到底什麼來頭,感覺脾氣好像蠻大的啊。

刀還在流淌著妖怪的血,不適合直接放回刀鞘中。彌生只好站在原地,等到刀鋒上的鮮血慢慢低落流干。她身上沒有能擦拭刀的布料或者紙巾,只能選擇這樣的方法了。

好不容易等到手中的刀滴完最後一滴血,彌生剛想把刀塞進刀鞘中,就隱約聽到自己頭頂出現了奇怪的聲音和力量氣息。

「……怎麼了?」她抬起頭,發現自己頭頂的天空如同融化的水銀一樣墜了下來,彌生睜大眼睛,驚嚇之餘,手中拿著刀就揮了上去!

這是什麼新的妖怪嗎?!

鋒利的刀刃筆直的穿過了如水銀一般的東西,像斬破了空氣一般。彌生想停已經來不及了,刀不受她的控制,無法在第一時間停下動作,牽引著彌生橫掃整個上空!

「鏘——」刀鋒互相碰撞的聲音響了起來,彌生維持著揮刀的動作,在鬆了口氣的同時,神色凝重的盯著逐漸消散的奇怪東西。

衣物被風吹起的聲音出奇的大,颯颯作響。彌生的目光放在擋住了她的攻擊的人身上,餘光看到其他人翻身跳躍,遠離她的攻擊距離。

「哈,白饅頭,你到底怎麼降落的!」擋住彌生的劍的人是一個穿著盔甲一般奇怪衣服的黑皮膚男人,紅色的眼眸帶著惱怒,「一來到這個地方就被不明不白的人攻擊了啊!」

「嗚嗚,黑碳好凶~」稚嫩可愛的聲音響了起來,彌生順著對方的力度往後退到較為安全的位置,看到蹲在一個金髮男人肩膀上的白色圓滾滾生物時,覺得似乎在哪裡見過。

他們……是人類?

彌生猶豫著盯著那個白饅頭看,而被稱為黑碳的男人舉著刀攻了下來,力度很大,如果不是彌生手中的刀夠犀利的話,彌生早就被砍到了。

她只好用心架住了黑碳的攻擊,因為敵人太強,她甚至忽略對方張開的嘴巴到底說了怎麼樣的話,一心一意的反攻。

直到她的肩膀中了一刀,她才從對方可怕的壓迫中回過神來。

「喂!你到底是什麼人!」身材高大的男人居高臨下,刀尖朝下,刀刃距離彌生的臉只有分毫的距離。

「黑碳好凶~對可愛的女孩子也這麼凶。法伊,摩可拿好害怕~」

「黑碳大人也真是的,二話不說就開始對人家女孩子攻擊了~」

「你們兩個!明明是她先攻擊我的!」

「哇啊!黑碳(大人)發怒啦!好可怕~」

幾人打鬧的聲音分離了黑碳的注意力,彌生依舊沒敢動,對面的人實在太多了,先不對面前這個拿著刀的男人,還有在他們身後那個抱著一個和彌生年紀相仿的女孩子的少年,每一個看起來都不像弱者。

「……我只是不小心砍過去而已,」彌生略帶無奈和憋屈的聲音打斷了他們的吵鬧聲,她眼光放在了不遠處的妖怪屍體身上,目光澄凈,「我剛殺完妖怪,你們就用奇怪的方法出現在我面前。」

她解釋自己為什麼會在他們落地前揮刀上去的原因,眉頭皺了起來。

那個叫做摩可拿的白色生物……

「我叫木下彌生,你們又是誰?」她繼續問道,「衣服也很奇怪……」彌生見識不算很多,她也不清楚別的國家有沒有人穿成這樣。除了那個金髮藍眼的男人,其他人都不像是外國人的樣子,而且他們出場的方式實在是太奇怪了。

誤會解開之後,黑髮男人的刀終於從彌生面前挪了開來。不知道他的臉是不是一直都是這樣,彌生看到對方似乎很不爽的樣子。

……真兇,剛才摩可拿和法伊先生說的完全沒錯呢。

「我們是旅行者,」首先開口說話的是棕色頭髮的少年,他眼睛的顏色與發色相同,目光堅毅,「為了尋找一樣對我最重要的人來說很重要的東西。」

「……」彌生抬頭看了看別無二樣的天空,再看著這一群奇裝異服的人,他們裡面只有那位少女看起來最好說話,「雖然不知道你們是什麼人……但是,先回我家再說吧。」

看久了那位淺栗色短髮少女,彌生心中不知為何生出了奇怪的熟悉和親切感,脫口而出以上那句話。

剛說完,彌生就後悔了。

……誰會把奇怪的陌生人帶進自己家裡啊!她剛才腦袋是秀逗了嗎?!

但是一群旅行者倒是臉色輕鬆的答應了。

彌生的內心在流淌著淚水,她真不知道一會回到家該如何對優子解釋,送回了平澤憂之後卻帶回了一群奇怪的陌生人的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六十九章

86.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