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第六十三章

背對著彌生將揮下的利刃架開的大刀一如既往,在月光淺淡的光芒下泛起銀色閃光。木下彌生一直覺得這把刀就像巨型菜刀一樣,不僅大,而且攻擊力也很強。她的身體曾無數次觸碰過這把大刀,常常面對握著刀的人。

卻極少有現在這樣護著她的情況出現。

熟悉的語調響起的那刻,彌生終於後知後覺的睜大了眼睛,她碧綠色的眼眸如同碧波一般,漾著微微水色。

「你這個笨蛋!」她抬起手搓了搓臉,努力剋制自己不要落下眼淚來,「誰是你女人啊!」

明明應該是嚴肅的氣息,一瞬間就被白崎那大爺般的話語給破壞掉了。用著黑崎一護身體強行冒出來的少年嗤笑著,並沒有轉過身,手臂施力將平子彈開。

「別來妨礙我。」他半邊臉覆蓋著有著詭異紅紋的面具,面具下的一隻眼睛變成冷漠的金色,絲絲嗜血的味道一閃而過。

平子真子如臨大敵的舉起了手中的刀,彎起的笑容垂了下去,表情十分不滿。

「這句話應該我對你說才對吧。」他眼睛斜睨著站在白崎身後的彌生,不動聲色,「我要找的可不是你啊。」

白崎異常的冷靜,他的視線一直沒停留在彌生身上,反而是立即和平子纏鬥起來。兩人的速度十分快,快到彌生根本抓不住他們動作的軌跡。

這兩個人的戰鬥讓木下彌生清楚的察覺到自己實力到底在哪裡,白崎說得對,她就是很容易不自量力。大概是身體能快快速治癒的原因,彌生每次戰鬥被逼到絕境,總喜歡用「殺敵一千自損八百」的招式,每次都會被白崎罵。

刀刃互相碰撞,發出刺耳的「鏘鏘」聲。白崎和平子兩人打得飛快,漸漸得將戰場轉移到彌生夠不著的屋頂。

木下彌生將身上的部分傷口治癒好,她的靈力不多了,能使用的就只有那麼點,不能隨便亂用。而白崎和平子所在地越來越遠,這讓彌生感到氣餒,但她還是毫不猶豫的追了上去。

她毫無理由的相信這絕對是白崎會做出來的事情,到出來之後,那傢伙一句話都沒和她說,根本就不像是想和她交流的模樣,欠扁得要命。

等到彌生從圍牆攀爬到樹木上,從樹木攀爬跳躍到屋頂上之時,白崎和平子依舊在纏鬥著,兩人似乎沒有出全力,表情雖然認真,但是都沒帶殺氣。

這一點彌生還是能感覺到的,她揉了揉有些僵硬的臉,在兩人停手之際,將手中的小石頭筆直的朝著白崎的背部扔了過去。小石頭是她在爬上屋頂之前在路上撿到的,並沒有什麼特殊用處。

她手中沒武器,只能用這種東西對白崎表示自己的不滿了。

「混蛋!想丟下我?」紅棕色長發的少女面容帶著淺淺的怒意,她眼眸盛著一層薄薄的火焰,亮得嚇人,「你以為我來這裡是幹什麼的!」

這幾天她想了許多,關於她和白崎之間的關係,關於她這具因為不知名力量支撐而存活下來的身體,關於她自己死後會有的未來。

她統統想好了,只需要將現在想做的事情全部做完之後,等待未來不知道什麼時候來臨的討要力量的人到來。然後這一切都會與她無關,雖然這麼想對優子和秀吉不好……但是……

現在存活的時光,是她偷來的,人可是要知足啊,不屬於自己的東西,怎麼用都不心安。彌生可不想以後在痛苦中心慌等待別人過來收割自己性命,還不如從一開始就放開心態去迎接那樣的未來。

被彌生一個石頭打到背脊的少年臉僵了下,他似是不耐煩的「嘖」了一聲,腳下用力一蹬,跳到了彌生所在的屋頂。

「我知道你是個笨蛋,但是沒想到你會笨成這樣,」白崎剛站穩,左手就伸出摟住了彌生的腰肢,將她抱了起來,「是我太高看你了,白痴。」說完這句話之後,白崎立即跳到另一間屋子的屋頂上,追上來的平子刀揮了個空,磨了磨牙。

「真讓人不爽啊,你們兩個,」金髮的平子揚起他的刀,扯了扯嘴角,「在單身的人面前上演打情罵俏會讓人產生濃厚的破壞感啊,不知道嗎?」

「哈,礙眼的家呃——!!」白崎前一秒還在反駁著,后一秒就弓起了腰,他將彌生放下,左手開始僵硬的舉起來。

彌生這才看到白崎臉上覆蓋著一個骨質的面具,半邊臉依舊是黑崎那張具有人氣的臉龐,左邊的眼眸顯露出她熟悉的色彩,是漂亮的冷金色。

她想起白崎並沒有真正擁有實體這一件事,即使他曾經跑出來和彌生一起去夏日祭看過煙火,他依然只是個寄存在別人內心,連靈魂都算不上的一股意識,或者說是力量。

「……白崎……」彌生抿著唇,無力的看著白崎那不受控制的左手覆上那半邊臉的面具,似乎要將它扯開來。

追上來的平子看到這樣的情況,反而停了下來,沒有別的多餘動作,只是不遠不近的看著這邊的情況。

「混蛋……混蛋!」面容猙獰的少年手上的青筋冒出,眉心堆起的皺褶比以往要多少許多,「快住手!」

大概是因為過於痛苦,白崎右手也動了起來,手中的斬月隨意揮動,彌生驚恐的往後退了幾步,離開了白崎的攻擊範圍。心驚過後便是憤怒,木下彌生咬著牙,拳頭上覆著和身邊的人同出一轍的靈力,猛地朝他的腹部揍了下去!

「呃啊!」白崎的動作立即停了下來,他的左手從面具上挪開,突然垂了下來。

「……這一拳比以前更痛了啊,彌生。」滿臉布著冷汗的少年眉頭終於鬆了下來,他嘴唇染上了淺淺的蒼色,脫力般的呼出一口氣,「暫停戰鬥吧,那邊的妹妹頭,」即使是有氣無力的話語,白崎依舊能說出讓人不喜的語調,「一會一護就會回來了。」

平子猶豫了會,眼神在彌生和白崎之間轉動著,最終還是沒將手中的刀收回去,「嘛,那就暫停吧。」他並不是打不過對面的那個虛,而是想從他們兩人的對話中退出他們之間的關係。平子完全沒有頭緒,體內的虛居然會和外面的虛認識?簡直不可思議,而且……

那個女孩子不用靈力的話,感覺起來的確是個普通的人類而已,真是奇怪呢。

白崎並不在意周圍多了個人聽他和彌生的談話,他面無表情的伸出手,溫熱的指尖狠狠的捏住了彌生的臉頰。

木下彌生先是被臉上傳來的溫熱感弄得呆愣了會,緊接而來的疼痛讓她眼眸帶淚,一雙白皙的手搭上了白崎的手腕,說話聲音含糊不清,「放手!」

「哼,」白崎扯了扯嘴角,冷笑道,「不是早就跟你說過了么,不要來空座町!」他眼神移到側邊的平子身上,眉頭不自覺的皺了起來,手下越發用力的扯起,「你還真不怕死啊。」

惹到這樣的麻煩真是讓人討厭啊,而且在短時間內,白崎也無法借用一護的身體將那個威脅到彌生的死神消滅掉。白崎一直都知道自己和其他死神體內的虛不同,他不單止是黑崎死神化時誕生的,而且還融合了死前的記憶。即使如此,他也無法真正的掌控一護的身體。

黑崎一護這個傢伙比他想象的還要堅強啊。

「還不是因為你突然間消失了,」努力了一番,終於將白崎的手從自己臉上挪開的木下彌生撇撇嘴,手輕輕的揉了揉通紅髮麻的臉,「害得我以為你發生了什麼事。」例如突然間消失在這世界什麼的,不確認他是否存活,那麼彌生想做的事情就沒有意義的。

經過今天的事來看,彌生真不覺得「死神」那邊的人會答應她的請求,製造「死神」的天敵「虛」。看那個站在一邊的平子,那傢伙之前真的是抱著殺死她的心思在打的,或許「死神」擁有將內心的「虛」變成整體的技術,但是卻絕對不會讓彌生知道的。

「虛」就更加危險了,連思維都沒有,只知道吃吃吃,若是彌生強行闖入虛圈,連她自己都能斷言她會在那屍骨無存。

無論哪個選擇都讓人很不爽啊……

彌生將惱怒的眼神放在白崎身上,差點一個拳頭就揮了上去。

而在這時,白崎臉上的半邊面具開始慢慢碎裂開來。經過之前的事,彌生完全有理由相信這面具是白崎意識在外主導的關鍵,驚慌的伸出手覆蓋在面具上面。

「別怕,」溫熱的手輕輕的握住了彌生的手腕,他眼神變得異常溫柔,連嘴角都彎了起來,「不要再來這個地方了……還有,等我。」

他其實很高興,能夠見到木下彌生這傢伙的,雖然這女人又笨又傻,但是——

白崎微微彎下腰,左手摟上木下彌生的腰肢,在她不知所措的時候,臉慢慢的靠近,溫熱的嘴唇輕輕的印上她的臉頰。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六十三章

78.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