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第五十九章

早晨的空氣有些微涼感,籃球場周圍的樹木上有許多築巢的鳥,此刻正高聲鳴叫著。場外的兩人面對面站著,相對無言。

黑髮少年沉默了好一陣才搖頭,他真的沒辦法看清畫像上的人的樣貌,那已經不是人類了吧,扭曲成那樣,連小孩子畫的畫都比那個好看。

不過他也沒嘴欠的說出來,這妹紙無故暴打混混的模樣還留在他的心中。

……短時間內是不會忘記這個人的了。

木下彌生的身高還沒超越,她家的小輩們都有著一副小骨架,看起來嬌小玲瓏,唯一有希望長高的只剩秀吉這個男丁了,可惜的是秀吉現在身高也和兩個姐姐差不多……

而且樣貌和優子一模一樣,看起來就是個可愛的女孩子。

這個紅棕色長發的少女仰著頭看著身高接近的少年,眼神黯淡的收回了手中的畫像。

「這樣啊,打擾了。」她摺疊好畫紙,裝進口袋中,幾秒鐘之後,看著少年轉身想要繼續打球的模樣,不由出言勸阻,「那個,你最好到別的地方打球哦。」

她十分認真的建議:「一會可能會有不良少年到這裡來找茬,所以你還是先離開吧。」

她的目的就是被找茬,從來沒想過要將其他人攪進渾水中。這個打籃球的少年長得比白崎要帥多了,可惜他的眼神也是那種容易被揍的。

一副什麼都沒放在心上的感覺,目空一切的神色,高大的身軀,犀利的眼神,分明叫囂著「不服來打我啊」。不過這只是彌生的個人感覺啦……反正這種人和白崎有點像,大概也是專註一種東西的人吧。

拿著籃球的少年腳步一頓,微微側過頭,細碎的黑髮貼在臉上,狹長的眼眸依然淡漠。

「不用。」

彌生眨了眨眼睛。

>>>

籃球拍打在泥地的聲音十分清脆,運動時急促的呼吸聲和偶爾吹起的微風混雜在一起。漸升的太陽散發出更多的光芒,炙烤著大地。

木下彌生悠閑的將兩個昏迷的不良拖到樹底下,自己爬到比較粗壯的樹的樹枝上坐穩,無聊的撐著臉看黑髮少年打球。

她沒想著換地方,要是輕易就離開了,那麼找茬的人找不到她,很有可能就會將目標放在下面打籃球的運動少年身上。她還不至於這麼缺德,將一切推給無辜的路人。

找人並不是一味的去問別人就行了的,彌生已經放棄自己一個人在空座町找尋的念頭了。熱血的不良少年還是挺多的,這個年紀的男孩子只聽拳頭大的人的話語。彌生自認為自己的武力值還行,對付一些妖怪可能會吃力,但是對普通人類嘛……

感覺就像毆打小朋友一樣。

在等待的過程中還是挺無聊的,彌生無所事事差點睡著了,也沒能等到帶人來的不良。

她看那位黑髮少年也打了好久的籃球了,對方似乎在練投籃,各種角度的上籃和遠投,雖然只有一個人的練習,並不是精彩的球賽,彌生還是看得入迷了。

他好認真啊……

彌生很喜歡認真的人,專註著做某一件事的人有著耀眼的神采,洋溢著興奮與愉悅的眼眸如同承載著億萬星光,一片幽黑與亮光。

時間一點一滴的流逝,很快就到了午飯的時間了。被彌生暴打昏迷的不良早就醒了,一開始醒來的時候這兩少年還會叫囂著要彌生好看,後來就被揍老實了。

那時候木下彌生就在思考,為什麼這兩個人偏偏要被打了之後才乖巧起來……之前明明已經被揍過一次了。

打籃球的少年拉起襯衫的領子擦掉臉上的汗漬,視線偶爾觸及那邊樹上的人,又很快收了回去。他似乎在思考著什麼,最後卻什麼也沒做,轉身離開了球場。

看到他離開,彌生這才鬆了口氣,要是不小心波及到他還真是她的錯呢,不過她現在沒那麼多時間去管其他人的事了。

她從樹上跳下,紅棕色的長發揚起,細碎的兩鬢緊緊的貼在臉上。木下彌生伸出腳,輕輕的碰了碰兩眼無神似乎在發獃的不良,似是抱怨。

「喂,你們不喊救兵過來嗎?」她明明已經放走一個人了,那人走之前也說了要讓她好看的,怎麼到現在都沒到。

……該不會打算吃飽飯再來吧?等等這樣的話難道不怕她逃跑嗎?而且那個不良逃跑的是時候,他的兩個同伴可是昏迷在地哦!

>>>

解決了午飯問題,彌生繼續在樹上等著,由於周圍環境安靜又舒適,導致她午睡了一小會。

她是被不良們吵雜的叫囂聲吵醒的。

拿著棒球棍的少年們一個個凶神惡煞,眼神里的殺氣不夠高,倒是外表加了不少分……哦,直接點說,就是長得太挫了,看起來很兇呢。

長得更凶的彌生也見過,例如戰鬥中的白崎,那個臉可是扭曲到能嚇哭小孩子的地步。彌生表示樹下的那群少年還不夠看呢,就算陣勢驚人也嚇不到她。

不過這群少年似乎是被嚇到了,領頭的人揪著滿臉青黑的可憐不良的領子,大聲罵著,「你是白痴嗎?所謂的敵人就是一個女人?」

「但是……」

「丟人的傢伙,滾一邊去!」

領頭一把就將報信的不良扔了出去,力氣不容小覷,將近的少年徒手就能舉起,拋棄的弧度一點也不勉強。

彌生也沒心情聽他們繼續吵鬧了,開場白什麼的一點也不重要,只要結果是對的,過程如何都無所謂。

所以她直接下去赤手空拳將一群拿著棒球棍的不良少年們暴打了一頓。

省略掉血腥暴力的暴揍,彌生很快用拳頭收服了一干少年,此刻正翹著手坐在樹上居高臨下的看著這群人。

雖然看起來像個女王一樣,其實彌生內心還是很緊張的。畢竟這是她第一次做這樣的事,任性的打開了另一扇世界的大門。和乖學生無關,屬於少年人的熱血與道義。

說這個稍微有點早……不過在彌生看來,混熟了之後還是挺有趣的。她以前一直認為不良少年就是只會幹壞事的混球,一點用都沒用。這是普通人的心態啦……就算被封為女神,木下彌生也只是一個普通的萌妹子。

她的溫柔是給認識的人的,其他人與她有什麼關係?

>>>

「就是長這樣的,」彌生拿出自己畫的畫像,小心翼翼的展開給面前的人看,那群單純的少年們湊前,一個個眯著眼睛仔細的看著,「記住了嗎?」

一群附和的聲音中出現了不和諧又小心翼翼的一個,舉起的手顫顫巍巍。

「那個……」飛機頭少年舉起手,周圍的人全部將視線放在他身上,看得他更加緊張了,話都說不好,「畫、畫像那、那人是男的還是女的啊……」

彌生彎起的唇僵了一秒,隨後慢慢的平復下去,她剛想開口說話,沒想到她新收的小弟們動作更快,話語更傷人。

「這分明是只狗好嗎?你眼睛瞎啦!」

「呸,胡說!這明明是只貓!」

「吵個鬼!這難道不是妖怪嗎?!」

「……」

一群吵鬧的人瘋狂的扭打成一團,彌生面無表情的看著自己手中的畫像,抿著唇將它收回背包中。

她已經不想計較這種事情了……反、反正她畫畫水平連小學生都不如,她已經看開了!這種打擊算什麼!連小朋友說她畫畫太丑她都!不!生!氣!

「別吵了!」她收完畫之後一個手刀劈在領頭的不良背上,她當然想劈腦袋,但是她不夠高!「目標是人類,名字叫做黑崎一護,長得很兇,快點去找!找到了就立即跑回來告訴我,沒找到的日落之前回這裡集合!」

她就不該把畫像拿出來的!

一群不良少年鬧哄哄的走了,就像來的時候一樣,散得老快。彌生沒打算離開這裡,她不想遇見死神或者虛什麼的,就在這裡安靜的等待吧。

吵鬧的籃球場前安靜下來了,彌生鬆了口氣,剛坐回樹上,就察覺到了一股不含惡意的視線。

她扭過頭,看到那個抱著籃球的黑髮少年在看著她,反射性的露出溫柔的笑容。對方很快轉頭繼續練習籃球去了,彌生一時沒有事做,拿出手機晃了晃。

手機吊飾是彌生的同桌平澤憂送的,跟那次遇到的怨靈未來長相相似,簡單的連衣裙校服,黃|色的安全帽,看不出表情的包子臉。

就快要開學了。

>>>

找了半天也沒找到人,彌生打算明天在讓這群不良們集合。到時候她要帶個便當出來才行,無聊的時候可以做做她從未動過的暑假作業……她不打算挪窩,就在這個公園駐紮了,走動太多更容易遇到危險什麼的。

由於一對多痛打了一遍那群不良,現在彌生都成為他們的頭領了,前頭領告訴彌生,很快就會有人過來找茬了。說是空座町就這樣,頭領之間要勢均力敵才會得到這片地方的承認。

木下彌生要承認也沒用,她壓根不是空座町的居民,不過來者不拒,能壯大尋找黑崎一護的隊伍也是好的。

回家依舊是搭公交,這邊的路離車站並不遠,走過去也就那麼幾分鐘。不過在等車的時候,她遇到了一個小意外。

準確來說,並不是彌生的小意外,而是那位霸佔了籃球場一天練習球技的黑髮少年的意外。

黑髮少年離開公園的時間和彌生相近,他似乎是住在這附近的,騎著自行車橫過馬路。路上的車輛不算多,車速也不快,可就在這時,黑髮少年的自行車突然就在車到路中間的時候斷掉了,迎面而來的是一輛沒減速的大卡車!

車速不算太快,但是這樣直接撞過去,這個運動系少年不死也會殘!彌生不可能眼睜睜的看著一條鮮活的生命消失在她面前,她快速的奔了過去,卻還是來不及了。

「開什麼玩笑!」木下彌生咬緊下唇,她睜大了眼睛,手腳因過於用力而微微抽搐。她完全不想今天晚上做噩夢啊!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十九章

73.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