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第五十八章

面容略帶模糊的少年有著一頭柔軟的白色髮絲,他膚色如雪,毫無血色,眼珠是冷漠滲人的冷金色,眼白部分全黑,嘴唇是怪異的靛青色,鼻樑比起普通東方人要高些,微揚的下巴和細薄的嘴唇一起動了起來。

「笨蛋,又在做無謂的事,」他撐著傘,淺藍色的傘讓彌生覺得熟悉,只需一瞬,她就想起少年手中的遮雨道具是她常用的那把,「我說過很多次了啊。」

天空灰濛濛的下著細密的雨,輕輕的落在傘面上。淺藍色的傘有點小,少年舉著傘的手向前,大半個身體露在外面,被雨慢慢打濕。

「……」木下彌生想開口,卻發覺自己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她摸不清現狀,只能愣愣的站在原地,獃獃的看著對方熟悉的面容。

周圍靜極了,只能聽到雨水淅淅瀝瀝的聲音,空蕩的世界冷得滲人。

從身體內部開始泛起的冷意,冷徹心扉。

「『不要去找黑崎一護那個廢物』,」他側著身,冷金色的眼珠帶著奇怪的神色,「你應該沒有忘記吧?」

紅棕色長發的少女一怔,她抬起頭,視線細細的描繪著對方的容顏,最終停在那雙冷漠的金色眼珠上。

「……我還記得啊……」她輕聲說道,聲音異常冷靜。

淺藍色的傘倏然落在地上,細細的雨落在彌生身上,從脖頸慢慢滲入。偌大的世界只有她一人,為她撐傘的那位少年,在她開口的一刻便消失不見了。

>>>

木下彌生記得,她其實已經很久沒做過夢了。每天夜晚都被某個笨蛋霸佔,不是打人,就是在被打的途中。在戰鬥方面,那人一點情面也不留,彌生往往被打得半條命都沒了。

偏偏彌生自己由於靈力衍生出來的能力就是快速痊癒,再多的傷都能在瞬間癒合。

就像遊戲里開了外掛的角色,簡直是打遍天下無敵手的節奏。當然,體力跟不跟得上是個嚴肅的問題。儘管木下彌生自己每天都會早起晨跑鍛煉身體,但是她的身體狀況,對於某個變|態來說,還是遠遠不夠的。

可是這些煩惱已經離她遠去了,那是不久前的事情吧,但是在木下彌生的感覺中,似乎過了好久好久。

她回想著那個真實又虛假的夢,彎起雙腿,把左邊的臉放在曲起的膝蓋上。時間還很早,她剛因為生物鐘起身,但是她今天沒有晨跑的心思,所以現在還窩在床上沒有起來。

夢裡的白崎真的好溫柔啊。

「日有所思,夜有所夢」,這句話說的真的沒錯呢,彌生昨天才想著要去空座町打聽黑崎一護的消息,晚上就做了這樣一個夢。

如果是真實的白崎的話,大概就捏著她的臉不讓她前往那個地方吧。白崎知道木下彌生這人有多麼倔強,想要做的事情,如果沒有充分的理由阻止,絕對是不會停手的。

所以他絕對不會用這麼溫和的語氣和彌生說話的。

當初比賽的時候就是這樣,倔強的妹子明明被捅了好幾個大窟窿,卻也沒放棄過。

在某種程度上,木下彌生也是很逞強的。

距離9月開學的時間還剩那麼幾天了,假期即將結束,這說明彌生沒有太多的時間去空座町尋找黑崎一護。關鍵是她知道名字,連住址都不知道。

彌生所掌握的資料就這麼點,估計最有用的就是白崎的樣貌吧。如果她沒猜錯的話,白崎那傢伙的外表就是根據黑崎一護來的,當然,正常人類不會有那樣的膚色和眼睛,所以在某種程度上會有變化。

這麼一來,線索就清晰很多了。

紅棕色長發的少女掀開被子,光著腳踩在冰涼的地板上。太陽才剛升起,溫和的照耀著,淺色的橙光印在地上,泛起點點光芒。

她走到書桌旁,拉開椅子坐下。

嗯……白崎那傢伙長得挺凶的。

一邊想著,一邊畫著白崎的畫像。彌生對於畫人物肖像不是很熟手,不過她的速度很快,十幾分鐘就搞定了。

畫完之後,她很滿意的拎起白色的畫紙,看著上面自己的作品,摺疊起來,平鋪在桌面上。

等她洗漱完之後就裝進包里,一會出門帶去空座町吧。

>>>

之前彌生已經去過一次空座町了。當時的情況比較緊急,她是跟蹤著優子去的,而且走的都是人煙稀少的地方。

這一次她要正大光明的到達那個地方,很有可能會遇見那個黃髮的魔法少女以及小妖怪丘比。當然,這兩傢伙彌生已經不放在心上了,丘比不死也沒關係,總之不要主動過來惹她,她也能當作沒看到。

至於那位魔法少女……遇見的話也不是什麼壞事,好歹她是守護空座町的魔女,找人什麼的估計比木下彌生還要在行。

吃過早飯之後,彌生和優子、秀吉說了去空座町找人的事,姐控優子二話不說打算跟著一起去。不過彌生很鄭重的拒絕了,優子自己有自己要做的事情,這樣跟著過去簡直是胡鬧。

雖然很不爽,但是優子還是乖乖聽話了。

彌生帶著自己早上畫的抽象畫離開了並盛町,家裡沒有自行車、電動車之類的東西,所以她一向都是搭公交或者直接走路的。

空座町比起並盛町要大得多,要找到一個人談何容易。彌生選擇了從外圍開始找,所以搭車到達的地點也只是一個公園。

在這裡比在別的地方限制要更多些,幸好一直喜歡襲擊彌生的妖怪們都因為莫名的壓力離開了空座町,現在只要彌生自己小心點,在尋找黑崎一護的過程中注意躲避隨時出現的虛就行了。

當然,遇到虛逃跑也成,總之就是不能使用虛之力,把駐紮在空座町的死神引過來。

下車之後,彌生在這個公園悠逛了一圈,詢問了好幾個散步的人,也沒遇到知道「黑崎一護」這號人的。倒是她自己畫的那張畫像被一個小孩子說丑了……

不、不就是抽象了點嘛!這明明能看得出黑崎一護到底長啥樣的好嗎?刺蝟頭、皺起的眉毛、細薄的嘴唇、略尖銳的下巴,不是很明顯嘛?!

畫技讓人感到憂傷的木下彌生漲紅著臉收回了肖像畫,她有點不滿,卻不能對小朋友發脾氣。就、就當對方童言無忌好了……她!一!點!都!不!在!意!

大概是這個地方過於偏僻的緣故,彌生連只流浪貓都沒遇到。不過她也沒指望一到空座町就遇到認識黑崎一護的人,所以也不怎麼氣餒。

經過一個籃球場的時候,彌生看到欺負事件……哦,被欺負的那位雖然是單獨一人,但是卻異常的高大……總之比起白崎那傢伙更高些,而且樣貌長得還不錯,是個運動型的帥哥。

被圍住的黑髮少年面無表情的抱著籃球站在原地,眼神淡漠,看起來有點事不關己的感覺。

明明被圍堵的是他自己,再高大,幾對一應該也挺危險的吧?

就算可以贏,但是普通人絕對會受傷的。

紅棕色長發的少女遠遠的站著,她看著幾人一言不合打起來的情況,突然就想到了一個能夠快速找到黑崎一護的方法。

哦……這個方法稍微有點危險,並且還挺缺德的。

>>>

不愧是身材高大的運動系美少年,握著拳頭打人的動作有點帥氣,眼神也很犀利。不過對方身上還是掛了彩,嘴角被打得一片青黑。

先前來找茬的小混混們吵了幾句話之後就想離開,彌生立即走到他們途經之路站定。

木下彌生覺得自己應該是跟白崎混多了,現在也變得簡單粗暴起來。她現在是打算找一堆混混來找人,哦,當然她沒有多少錢做交易,所以就用拳頭讓他們信服就好了。

最好就是放走其中一個,讓他們去找幫手,這樣人就多了起來。總比自己一個人胡亂的找要容易得多,而且這種高中混混們大概會識人較多,按照白崎那兇狠的長相,彌生就不信本體黑崎一護沒被人找茬過。

長了一張嘲諷臉還不讓人打么?

「讓開!」輸給別人的高中生混混們明顯是惱怒的,話語一點都不客氣。對彌生十分沒禮貌,不過好歹還有得救,沒有直接衝過來揍人。

接下來的事情大概會對那邊站定看著沒有繼續練習球技、以及對面的幾個少年仔產生極大的心理傷害,不過彌生依舊殘忍的做了。

她將面前的三人暴打了一頓,其中兩個暫時失去了行動能力簡稱昏迷,另外一個則是驚恐的逃跑並且還在口中說著要喊救兵,讓彌生等著。

最後,則是圍觀了全程的黑髮少年略帶吃驚的模樣。

「抱歉,打擾你了,」彌生十分有禮貌的鬆開揪著別人領子的手,笑得溫婉,「請問你有沒有見過黑崎一護?」

高大的少年仔似乎還沒反應過來,他眼睛因為震驚而微微睜大,嘴唇微張。

「……不認識。」

彌生嘆了口氣,把懷中的畫紙拿了出來,打開遞到對方面前,「這個人呢?有見過嗎?」不知道人命,也可能見過嘛,彌生不會放過任何能找到人的機會的!

黑髮少年眼神落在彌生拿著的畫像上,在看到那所謂的肖像時,手中的籃球差點落在地上。

「……」這麼抽象誰能看得出這畫的是誰啊!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十八章

7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