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第五十七章

墨綠色如玉般的葉子片片分明,隨風晃悠飄動。明明是上了年紀的樹,卻源源不斷的散發著蓬勃的生命力。和上了年紀的人類不同,一旦過了最活力的年齡,就會迅速的衰老。

人與植物是不一樣的,和妖怪,更不一樣了。

「植物變成妖怪,比起動物來說,需要的時間更長呢,」奴良組的狒狒摸著那棵樹的樹榦,隱藏在面具的臉看不出表情,他的指甲尖銳,蒼白的指尖微翹,輕輕撫摸著,「和總大將家的那棵櫻花樹一樣。」

奴良組總大將奴良滑瓢家有著一棵總是盛開的垂枝櫻,彌生每每看到,都會覺得那棵樹的花朵在閃著淡淡的光。花瓣搖曳,溫婉動人,即使一眼看出它並不是普通的樹木,彌生依舊被它的美震撼。

那垂枝櫻的樣貌深深的刻在彌生的腦海中。

他們現在在等待著夏目貴志以及彌生真正想要見到的妖怪貓咪老師。

可能是偏遠的地方,隱藏的妖怪會更多些,彌生偶爾也能聞到一絲淡淡的腥味,那普通妖怪身上特有的味道。這些味道並不相同,卻總是帶著一股腥味。木下彌生一直都無法習慣,所以她並不喜歡妖怪扎堆的地方。

「我在一個多月前來過這裡,熊本縣,」彌生站定在離大樹一米遠的地方,抬頭看著高高的樹冠,「七辻屋家的饅頭真的很好吃哦。」

這個地方給彌生印象最深刻的,除了見到了奶奶,認識了夏目這個小夥伴之外,就數七辻屋的饅頭了。隱形吃貨·小姑娘·木下彌生表示她既然來到了這裡,兩手空空不是好事,於是她在之前就買了幾份饅頭打包。

然後才過來這個地方等人。

其、其實不是她想吃啊!因為她記得貓咪老師是個吃貨才買的!

這種事情並不是重點,總之木下彌生買了幾份饅頭,和狒狒先生一起等待夏目和貓咪老師的到來。彌生並沒有跑到夏目家裡去,而是打了個電話通知夏目。

她覺得自己在現在這樣靈力泄露的狀態,還是不要貿然進入別人家中比較好。

之前因為靈力使用過度,彌生現在還處於體內力量絮亂狀態,雖然對身體不會產生多大的影響,但是散發的壓力,用狒狒先生的話來說,就是「太過霸道」了。余壓對人類也會產生影響,哦,說的是不好的方面。

畢竟是虛之力嘛,過度使用,不會對身體產生影響,那是一件不可能的事。

可惜的是木下彌生雖然意識到這個問題,但是她一點都不重視。大概是因為覺得自己已經死過兩次了,所以已經無所謂了吧。

>>>

夏日其實很快就會過去的,已經接近8月末的夏季有點冷,過了梅雨季節之後,持續熱了一個月之後,空氣便倏然冷凝下來。此時正逢一天最熱的時刻,彌生出門的時候穿多了一件外套,這會正脫掉,掛在臂彎間。

「這是給夏目和貓咪老師的禮物,」彌生彎唇,眼眸帶笑,她伸出手,遞出裝好的食盒。這食盒是從七辻屋老闆那裡借過來的,等回家之前要把它還給好心的老闆才行,「大熱天讓你們跑出來,辛苦了。」

彌生笑得很自然,根本看不出之前發生過什麼事。她每次看到夏目的時候,心情就會變好。淺栗色短髮的少年散發著陽光的味道,也不灼人。

那時候,木下彌生真的很喜歡夏目的。只要聽到他的聲音,就能感覺到一股讓人安心的氣息。可是現在……作用似乎沒有她想象的那般大呢。

貓咪老師不愧是頭一個點破彌生身體狀況的妖怪,他遠遠的就感覺出彌生身體的不對勁,一雙彎著似乎帶笑的瞳眸犀利又警惕。

「夏目,」他慢悠悠的從夏目懷中跳下,圓滾滾的身體意外的敏捷,「我的食物就讓你保管了,我要和這位小姑娘說說話。」

紅棕色長發的少女在瞬間就意識到貓咪老師的顧忌是什麼,她眯著的眼眸看不清裡面的情緒,只是對夏目點了點頭。狒狒先生早在夏目他們來到之前就跑到樹上了,他似乎不怎麼喜歡在人類面前露面,大概是……害羞?

夏目大概是不知道彌生身後還有個妖怪存在的,但是貓咪老師絕對是知道的,他之前還抬頭了,不過他什麼都沒說。

彌生身上的力量過於霸道,不能太接近有靈感的人類,即使是普通人類都會有感覺,何況是夏目這種看得到妖怪的人呢。所以貓咪老師才會提出「單獨和彌生說話」這樣的要求,彌生自己也知道,而且她不太想讓夏目知道自己的情況。

並不是說因為感情不深,而是因為她不想讓那樣的人為她擔心……嘛,反正這些事情她也沒和優子說啊。

「快樂分享給別人,這份快樂就會變成雙份;痛苦分擔給在乎你的人,痛苦就會減半」這樣的話語已經不適合在彌生身上出現了。快樂會傳染,痛苦也是這樣,不能解決的痛苦……分給別人,那就是雙倍的了。

所以木下彌生才這麼一直任性下去,她自己早就知道,一切都是徒勞的。就像那家店的店主說的那樣,「這世界上沒有偶然,只有必然」,未來這種東西,並不是那麼容易就能改變的。

她從那一刻就看清了自己將會如何,所以她現在想要做的,就是存在這世上的最後日子,能夠做到的事。

即使機會渺茫。

「貓咪老師……對我的情況知道多少?」跟在一隻招財貓的身後,腳步慢悠悠,帶著些微悠閑的味道。森林中的風有著植物特有的清香,即使夾雜著妖怪的腥味,依然讓人心曠神怡。

面前高傲的貓咪動作慢得像在散步,四肢短小,隱藏在圓滾滾的身體之下。彌生是喜歡貓咪的,見到貓咪老師可愛的動作,綠色的眼眸停留在對方雪白的耳朵上。

嗯……很有摸一把的衝動呢。

「這個距離差不多了,」貓咪老師嘀咕著停下腳步,隨後後腿用力一蹬,三兩下躍到一棵樹的樹枝上,居高臨下的看著彌生,「小姑娘,有什麼想要和我說的嗎?」

彌生仰著頭,直視貓咪老師那雙彎起的瞳眸。

「貓咪老師知道『虛』,還有『死神』吧?」她的聲音很輕,比起自己的想象更為冷靜,「可以將您知道的東西告訴我嗎?這兩者的關係,他們的特點……以及,兩者互相轉換的方法。」

樹上的貓咪眯起了眼睛。

>>>

木下彌生很早就被告知了,所謂的「虛」,指的是人類墮落的靈魂。「虛」是分等級的,高級的「虛」擁有自己的意識。「虛」不僅會吞噬人類的靈魂,也會吞噬同類達到進化。

自古以來,「死神」和「虛」就處在對立面,但是「死神」的刀也只是對「虛」起到凈化,讓它們投胎成佛,生前作惡太多變成的「虛」則會被拉入地獄。

同樣都是靈魂,彌生想到了住在黑崎一護內心的白崎,這傢伙的宿主黑崎一護是個死神,所以她想著,絕對有從「死神」變成「虛」的方法,反過來亦然。可惜的是,貓咪老師畢竟只是個妖怪,他是知道有這麼一種現象,但是卻並不知道具體的方法。

「我一個妖怪怎麼可能知道連『死神』他們本身都不知道的東西呢?」貓咪老師對彌生翻了個白眼,他搔了搔臉,圓圓的臉鼓了股,「嘛,我知道的就只有這麼多了。」

由於貓咪老師距離事發的空座町太過遙遠,即使他有心打探,也無法知道太多的事情。

空座町現在還是有什麼麻煩了,這種麻煩使得那邊的妖怪開始遷移。按照貓咪老師的話來說,就是「死神和虛在人類世界開戰了」。具體開戰原因不明,不過饒是貓咪老師這樣的大妖怪,也不會輕易接近那樣的地方。

「奉勸你一句,人類的小姑娘,」貓咪老師繼續說道,「『凡事都要量力而行』,雖然不知道你調查『死神』和『虛』是為了什麼,但是你應該知道自己的狀態吧?如果在調查過程中死去,你就會化身為『虛』,失掉記憶,吃掉自己最親近的人。」

他在警告木下彌生,不要輕易靠近空座町。

那裡很快就會變成「死神」和「虛」的戰場,整座城市都籠罩在讓人厭惡的氣壓當中,妖怪們最為敏感,本身靈力就能消滅妖怪,所以在危險來臨之前就有預感,的確是件正常的事。

「但是……我還是有不得不做的事情,」她猶豫了會,才這麼說道,不過目光很快堅定起來,「空座町現在還沒變成戰場,我還有機會。」

就趁著這個機會……找到黑崎一護吧。

木下彌生知道自己能做的不多,所以也讓她盡全力,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十七章

7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