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第五十三章

那時候,木下彌生想著自己再也不會來到這個地方。

年老的宅子散發著淡淡的腥味,黑色的陰影中,似乎存在著無數雙眼眸。光是站在門口,木下彌生就能感覺到被監視的視線,渾身不自在。

上一次來到浮世繪町的妖怪大本營,還是自己心軟救了一群妖怪的時候呢。

這一次來……

紅棕色長發的少女不知為何有點膽怯,可能是因為記憶剛恢復的原因,她現在對妖怪這種東西存在淡淡的恐懼感。畢竟她第一次死亡是被妖怪分食殆盡的,記憶清晰如同昨日才發生的一樣。

幾天的時間足夠讓木下彌生的思緒冷靜下來,她現在還沒有大膽到用一切去交換願望的程度。她懷抱著對白崎的感情,現在也無法越過對家人的愛。

即便死去之後的一切,她都無法感受到……

就當她自私吧。

穿著白色長裙的少女顯然有點緊張,她深呼了一口氣,抑制住亂跳的心臟,碧綠色的眼眸充滿堅定的神色。

她現在,要自己去找到實現她願望的方法。

>>>

奴良組來了個人類客人。

說實話,組內的妖怪對人類一直十分好奇。他們中的許多個都被怎麼出去外面的世界了。自從少主決定要做人類以來,他們就被限制了行動。

當然,即使行動不被限制,他們也不會隨便外出就是了。

但是對人類的好奇心還是有的。

少主的同學朋友們偶爾也會來這裡竄門,最重要的是之前少主還帶了個人類陰陽師過來,嚇得奴良組的小妖怪們雞飛狗跳。

總之每一次都是慘不忍睹、狀況百出。

這一次則是在解決了羽衣狐之後的第一個人類客人啊,小妖怪們好了傷疤忘了痛,紛紛跑到陰影處圍觀起來。你推我,我推你,熙熙攘攘好不熱鬧。

木下彌生對此全部無視。

她上一次來這的時候已經見識過小妖怪們的「疊羅漢」了,這一次沒被嚇到,對那群智商可能不夠用的小妖怪們視而不見,頭也不回的向前走著。

其實彌生不應該來這裡的,說實話,她只是和奴良組的狒狒先生有關聯而已,可惜的是除了他們的大本營,彌生不知道上哪去尋找他。

一大早就來到了奴良家,木下彌生先是被一群小妖怪們圍觀,之後便是跟著雪女在會客室等候。

妖怪的世界她不太清楚,但是只要有一點希望,她也會去嘗試。所以她現在在這裡,如果這裡也找不到好的方法的話,她大概會去問夏目和他的貓咪老師吧。

再不行……

她只好去空座町,尋找那個叫做黑崎一護的人了。

可惜的是空座町人這麼多,要找一個只知道名字的大概樣貌的人,實在是一件困難的事。而且很久之前白崎就和她說過,絕對不能去空座町。

……現在已經沒關係了,白崎不會知道她的行為的。

當然,她不會魯莽的,如果有更好的選擇,她也不太想踏足那個地方。

畢竟那裡除了虛和死神,還有讓她感到厭惡的丘比和那個所謂的魔法少女。

>>>

雖然說和木下彌生有淵源的只是狒狒先生兩父子而已,但是她覺得自己想要問事情,大概還是找奴良家的總大將比較好。

年紀大得妖怪看起來比較博學多識……至少彌生是這麼認為的。

「如果只是單純的凝聚靈魂,你吃下去的珠子大概挺有用的,」年老的妖怪端著日式茶杯,慢悠悠的喝了一口,間而吃上一塊點心,看起來十分愜意,「但是,你想問的應該不只是這個吧?」

彌生跪坐在一旁,她沒有心情去吃那些看起來十分美味的食物,有些悶悶不樂。

「嗯,大概是補全靈魂之類的。」

事實上,木下彌生自己也不太確定,她對白崎知道得太少了。那個笨蛋經常在她提問的時候混過去,一問話就是轉移話題。

至今為止,彌生也只知道,白崎的宿主叫做黑崎一護,宿主住在空座町,並且是個死神。

可是為什麼死神的內心中有個天敵虛,木下彌生根本不知道。

仔細想想,總感覺「貴圈真亂」呢。

「這樣啊,」總大將放下茶杯,「是人類的靈魂嗎?」

紅棕色長發的少女搖了搖頭,語氣有點奇怪:「不……是虛的靈魂。」

奴良老妖怪一口老血哽在喉嚨,差點噴了出來。他慶幸他已經放下杯子了,沒在喝茶,不然肯定很失禮的。

可是他聽到的東西太驚悚了!

「小姑娘……虛是人類的天敵啊,就算你日後會變成虛,但是現在你還是個人類,」奴良滑瓢盡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勸說這位有點傻傻的姑娘,「虛的主食是人類的靈魂喲?」

穿著棕色和服的年老妖怪苦口婆心的勸說著,滿是皺褶的臉上出現了無奈的表情。

現在的小姑娘到底在想什麼,他根本不懂啊。

「……」奴良組總大將的話讓木下彌生沉默下來,她在思考著對方話語的重量,發現自己根本不知道白崎會不會吃人類靈魂。

……這真是個嚴肅的問題。

按照彌生對白崎的理解,這傢伙如果單獨從黑崎一護那分離出來,一定會做一些翻天覆地的事。哦,最主要的是這個傢伙不是個安分的,完全是一個可怕的戰鬥狂。

「嘛,其實你也不需要考慮太多,」似乎是看出了彌生正在苦惱著,總大將平復了自己被傷害的心,繼續說道,「那個虛對你很重要嗎?」

「不……」彌生十分順口的就說出了答案,看到對方洞察了什麼的眼神下,咬著下唇極輕的點了點頭,「大概……是重要的吧。」

實際上,冷靜下來之後,木下彌生就覺得之前的自己好像過於衝動了。

對白崎的那種重視,其實彌生還是覺得來得有點突兀。可惜的是她根本就沒有過這樣的感覺,所以也拿不準自己的心情。

似真似假,她有點迷糊了。

>>>

結果來了一趟浮世繪町,見了奴良組的總大將之後,彌生也沒能找到自己想知道的事情。

狒狒先生當然也出現在彌生面前了,彌生以為這位曾送過她「定魂珠」的妖怪會知道一些關於這類型寶物的事情,結果人家根本什麼都不知道……

彌生有點氣餒。

不過還好啦,她一開始就沒抱多大的希望去得知「如何才能使虛的靈魂變完整」,況且她的這個問題其實也並不一定適合白崎這樣的狀態。

所以來問妖怪們……大概也是不行的。

她只是抱著「試試看」的心態過來的而已。

雖然是這麼說……但是還是會失望的啊。

「要去……空座町嗎?」她喃喃自語,望著腳下的水泥地,輕輕的踢了踢。

木下彌生記得白崎說過的,如果被死神發現了彌生的秘密,很有可能她會被帶到死神的聚集地「尸魂界」那接受調查,到時候身體就徹底的死去,絕無回來的方法。

如果是被那個地方的虛給遇到,她若是不靈魂離體變成比那隻虛更高級的虛,很有可能就會被虛當成養分在肚中分解成靈子,而變成虛就會引來駐紮的死神。

無論如何都是死循環啊……

不過,這只是最壞的情況了。彌生覺得自己應該不會那麼倒霉,遇到死神或者虛之類的。她想找的人只是黑崎一護而已,應該……沒什麼問題吧?

彌生是這麼說服自己的,但結果她還是跑回家從長計議了。

回到家之後,就看到秀吉在廚房裡忙碌著,優子像往常一樣曲起膝蓋窩在沙發上一邊看漫畫一邊吃零食,嘴巴動啊動的,像個可愛的小倉鼠。

木下家的長姐心立即軟了,她瞬間將自己糾結的事情拋在腦後,上前幾步抽出優子看著的漫畫書。

「我可是說過很多遍了哦,優子,」紅棕色長發的少女揚著手中的書本,上面的薯片碎屑慢慢的落在垃圾桶中,「第一,不能一邊看書一邊吃零食,第二——」

她合起漫畫書,揚起,輕輕的拍了拍優子的腦袋。

「不能在我面前看bl漫畫或者小說,如果看到有18r標誌的,直接燒掉沒有餘地哦。」

木下優子立即化身為狗腿抱住了彌生的腰,輕輕的蹭著。

「姐姐最疼我,我最喜歡彌生姐姐!」

「……就算撒嬌也沒用的,」口中是這麼說著,但是彌生還是將書放了下來,「僅此一次,下不為例。」

優子吐吐舌頭,那張和彌生極為相似的臉露出滿足的笑意。

>>>

木下彌生已經習慣了在晚上睡著之後去到那個一成不變的世界了,但是她現在無論如何也到達不了那個地方。

人真是很奇怪啊,明明在平時十分不喜的東西,在失去以後,就變得相當懷念了呢。

那時候覺得白崎好煩啊,每天上完課累得要死,回來寫完作業想要好好睡上一覺的時候,他就會出現在自己的視線中,揪著自己說要特訓。

現在好了吧,特訓的成果還不明顯,人卻不見了。

「真是個麻煩的傢伙啊。」

木下彌生將頭埋在枕頭中,臉朝下陷了進去,她閉著眼睛,卻沒辦法睡著。

她決定先去打聽一下關於死神和虛的事情再做打算,太過衝動行事並不是她的風格,現在她也很慶幸自己沒有一時頭腦發熱直接跑去和侑子小姐交易。

不管要花多長的時間,她都會朝著這個目標堅定的走下去。

彌生欠了白崎的人情,就應該償還,或許還有自己的一點私心……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十三章

66.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