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第五十二章

木下優子清楚的知道自己在做夢。

夢裡的世界荒誕又可怕,灰黑色|色調的世界似乎在崩塌著。優子一直往前跑,躲開倒下的建築,躲開拉長的黑影,一直追著前面亮黃|色的蝴蝶。沉重的呼吸聲「哧哧」響起,她聽到不真切的聲響,似乎在叫她跑快點,再跑快點。

她用盡了全身的力氣,一心一意的追著前方的蝴蝶。

為什麼要跑?跑到哪裡去?

她不知道,但是心中的執念,讓她停不下腳步。

她必須往前跑。

>>>

昨天晚上,優子狂奔回到家裡,拿到了彌生姐姐房間書桌上的那個檀木盒子。她一直跑著跑著,跟著那隻黃|色的蝴蝶來到了平時上學也會經過的地方。

那地方不知何時多了一間屋子,優子記得她不久前看到這地方時,分明是一片廢棄的草地。當初她還和秀吉吐槽這地方空著浪費來著。

大概也是什麼障眼法吧,優子並沒有想太多,她抱著盒子沖了進去,店內的兩個小孩子領著她來到了放置彌生的房間。

那個和她交易的店主並不在,但是那隻蝴蝶似乎是通訊工具,壹原侑子的聲音從那發出,指導優子接下來該做的事情。

壹原侑子讓她將盒子打開,把裡面的珠子塞進彌生的嘴中。

木下優子毫不猶豫的照做了。

而後,彌生姐姐的身體就像開了掛一樣,穿透腹部的大口子終於閉合,若不是浴衣上破裂的痕迹,根本看不出她曾經受傷過嚴重的傷害。

浴衣上染上的血漬十分明顯,優子拜託多露全露兩人照看自家姐姐之後,回家將乾淨的睡衣和換洗的衣服帶到店來。

一來一回之後,壹原侑子也和四月一日回到了店面。

這是一家與「願望」有關的店,支付的代價與「願望」掛鉤,不多不少,絕對的公平。

優子仔細的擦拭著彌生的臉和手腳,給她換上了寬鬆的睡衣,將她日常要換的衣服疊好放在床鋪旁邊。優子不知道姐姐接下來會不會有事,所以她沒有強行將彌生帶回家中,而是讓她留了下來。

然後,就到了她支付代價的時間。

完成工作的貌美店主「次元魔女」壹原侑子十分悠閑的讓四月一日用紅茶和甜點招待優子,紅色的眼眸依舊透露出看透人心的睿智與神秘。

「你的願望完成了,」店主慢悠悠的喝了一口紅茶,嘴角含笑,「是時候收取願望的代價了。」

優子沒有說話,她盯著紅茶杯的水中豎起的茶葉梗,忽然想起小時候姐姐說過的話。

『泡茶的時候看到茶葉豎起來,代表今天會有好事發生哦。』姐姐說這是奶奶告訴她的。

那時候的彌生姐姐剛被爸爸媽媽從鄉下接回來不久,優子和秀吉對這個空降的姐姐並不熟悉,但是那溫暖的笑容卻驅散了他們心中的不安。

木下家的二女是最早熟的那個,她很小的時候就開始記事了,因此很記得姐姐來到家的場景。

歷歷在目。

「拿去吧。」優子一直看著茶葉梗沒有抬頭,聲音低沉,「不管是什麼代價……拿去吧。」

她已經,做好準備了。

「那麼,你的十年壽命,我收下了。」

>>>

大概是因為昨晚的事情太多了,所以優子輾轉了大半夜,很晚才睡著。於是早上的時候等她醒來,牆上的時鐘時針指向了正上方。

秀吉大概也差不多吧,總之優子下樓的時候,剛好看到秀吉在廚房忙碌著午飯的身影。

「早上好,秀吉。」木下優子像什麼事也沒發生一樣朝弟弟打招呼,有氣無力的拉開椅子,單手撐著下巴,不知在想些什麼。

「不早了,優子姐姐,」秀吉頭也不回的回答,纖細的身材完全不像一個男孩子,「一會將便當帶去給彌生姐姐吧。」

其實昨天晚上秀吉就已經知道了自家大姐所在的地點,但是他完全看不到那片空地內的屋子。

他沒有無論付出什麼代價都想實現的願望,所以進不去那家店。

午飯端出來后,雙子無言的開始吃起飯來。他們吃飯的速度不快不慢,臉上的表情麻木得像在應付。

「優子姐姐……給的代價是什麼?」

木下優子對秀吉的問話沒做出反應,臉上的表情依舊不變。

而後,她的睫毛抖動了兩下,放下了筷子。

「我吃飽了。」

直到她拿起便當離開家門,她依舊沒回答秀吉的問題。

留下收拾碗筷的秀吉抓緊了手中的碗筷,那張比女生還要可愛的臉龐露出哀傷的表情。

>>>

今天是平常的一天。風和日麗,陽光燦爛,空氣中散發著夏日的炎熱,微風颳起些微的熱度,輕輕吹起行人的鬢髮。

木下優子拎著飯盒跑得飛快,她推開了侑子小姐店門,大聲說了聲「打擾」之後急匆匆的往裡走。

擋也擋不住。

「我姐姐呢?」安放著彌生姐姐的房間內的床鋪沒有人影,只留下昨晚優子替她換上的睡衣。優子抬起頭,面無表情的問氣喘吁吁追上來的四月一日。

「木下小姐和侑子小姐在會客室。」快速的說完這句話之後,四月一日剛想說「我帶你過去吧」這樣的話語,就看到這位風風火火的少女丟下便當轉身就走。

屆時,四月一日才想起昨天晚上這位小姐曾和侑子小姐在會客室里談過話呢。

雖說她記得路,但是這麼做還是挺沒禮貌的……更何況,侑子小姐和另外一個木下小姐在裡面交談著。

於是四月一日也沒管掉在地上的便當盒,撒腿追了上去。

>>>

「你的願望需要支付的東西可不少呢,」壹原侑子俯下身,修長的手指觸碰著彌生偏白的臉,漂亮的指甲輕輕的颳了刮,「那份不屬於你的力量牽扯著你的生命吧?就連那個也不夠啊。」

彌生的長睫毛顫了顫,她抬起眼眸,嘴唇抿得很緊。

「……這個也不行嗎?」

「當然,」侑子小姐直起身,指甲敲了敲桌面,發出清脆的「嗒嗒」聲,「如果真的想要實現這個願望,必須拿你最重要的東西來交換啊。」

「我……最重要的東西?」彌生垂著眸,思考著自己現今最重要的東西。

家人,朋友,還有……與白崎的聯繫。最後一個已經沒有了,她現在就是為此而苦惱著。侑子小姐所說的「等價交換」,要的,大概就是家人或者朋友這些東西。

木下彌生猶豫了,她伸手撫摸著茶杯,慢慢的描繪著那表面的紋路。

「我的生命……不夠重要嗎?」她輕聲問道,撫摸的動作變成了輕刮。

失去生命之後,家人、朋友,這些都會隨之不見,她再也無法讓她珍愛的人看到自己,無法與正常的世界溝通,無法嘗到自己喜歡的甜品……

這些難道還不夠嗎?

「能輕易丟舍的東西,不是你最重要的,」侑子輕笑著說道,黑色的長直發從肩上滑落,「我要的,是『最』重要。」

「最重要」和「重要」,兩個詞聽起來相似,其實分量完全不一樣。對許多人來說,生命是最重要的,但是比起生命,他們可能有更在乎的東西。

責任、愛、正義感、道德……這些東西的組成使得人類變成獨一無二的存在,每個人心中都有著一把天秤,衡量著自身。

或許他們都不知道什麼才是「最重要」的,連木下彌生也不例外。

她不知道自己若是堅持和侑子小姐交易,到底會付出怎樣的東西。

那一定是她無法承受的吧。

可是……

——她不甘心。

無法就這樣接受白崎離開的事實。

「侑子小姐……可以告訴我到底是什麼東西嗎?」紅棕色長發的少女十指輕輕搭在桌檐邊,用力扣住。

「那是……」

黑髮的魔女嘴唇微啟,平淡的說出殘酷的代價。

>>>

紅棕色短髮的少女風風火火的闖進會客室,她連門都沒敲,直接推開了。

優子極少做不禮貌的事情,她在家雖然十分沒規沒距,但是出門在外,她的禮儀總是做到最好的。無論是對長輩,還是不熟悉的同學朋友,優子的禮貌絕對不會讓人詬病。

當然,如果是在熟悉的人的面前,優子絕對是最放肆的那個。

「姐姐!」姐控優子在進門的第一時間就將目光鎖定在呆愣的看著自己眼前紅茶杯的彌生身上,至於她對面悠閑的喝著紅茶的侑子小姐,優子直接無視了。

彌生像被啟動了鎖條的人偶一樣,從死氣沉沉的狀態恢復原有的溫柔狀態,她的嘴角還勾出了柔和的笑容。

「優子,進來要敲門哦,」她這麼說著,碧綠色的眼眸看向了享受著紅茶香味的侑子小姐,「抱歉,侑子小姐,昨晚打擾了。」

「歡迎你們下次再來,」壹原侑子放下茶杯,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無論是什麼樣的願望,我都能實現哦。」

侑子小姐的話和白色長耳紅眼的丘比重合了,可是兩者給彌生的感覺完全不一樣,除了兩者之間的形象問題,大概還有彌生自身的心態變化吧。

那時候的彌生想著,無論多大的困難都要自己去解決,絕對不能走這樣的捷徑。

當初,她的確是這樣想的。

而現在……

她的心動搖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十二章

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