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第五十一章

他有著一張異於常人的蒼白臉龐。

白無血色的皮膚透明得能看見埋藏著的青筋,一頭幾乎與皮膚同色的雪色髮絲,飛揚得凌厲的眉,輕蹙的眉心帶著絲絲戾氣。

往下是一雙冷金色的眼珠,眼白的部分全部為怪異的黑色,高挺的鼻樑,抿緊的嘴唇是略顯妖異的靛青色。

這個人站在呈九十度翻轉的世界中,立於高樓大廈的側牆,蕭蕭的站著,遺世而獨立。

現在的她是風,是空氣,是這世界上唯一的人輕輕吐氣而出現的東西。她漂浮在空中,隨風而動,忽而湊上輕撫那張熟悉的臉龐,忽而調皮的吹起他的一縷髮絲。

落寞的少年就這麼孤單的站著,她想摸他的臉,想告訴他,她在這裡。

但是做不到。

他們再也無法相見了。

因為她知道,這只是一個夢而已。

>>>

溫和的陽光照射出微弱的熱度,就連在屋內,睡在榻榻米上的木下彌生也能感覺到。

赤腳踏著木板發出的「嗒嗒」聲,小孩子吵鬧的嬉笑聲,少年惱羞成怒的大叫聲,慵懶誘人的輕笑聲……組成了這家店的日常。

而木下彌生只是個局外人,她平躺著,沒有睜眼也沒有起身,連嘴角也不願意再動一下。

她太累了。

全身的肌肉都在抗議著,被靈力沸騰衝過的四肢酸軟得不行,如今連指尖也傳來陣陣麻痛感。

臉色蒼白的紅棕色長發少女很清楚自己曾遭遇過什麼事,她記得自己被石頭刺穿了腹部,記得白崎在她眼前消失散成靈子,記得她絕望的哭叫聲,記得虛化前那股刻骨銘心的痛楚。

一陣急促的疾行打亂了彌生思緒,她終於睜開了眼睛,面無表情的望著天花板,原本碧綠色的眼眸因為沒有焦距而變成深沉的墨綠色,如同毫無生命跡象的玩偶,空洞得嚇人。

房間的紙門被人輕輕的拉開,一股混合著雨後清新的泥土味的清風飄了進來,吹顫了木下彌生卷長濃密的睫毛。

「啊,你醒啦。」柔和的少年音在門開之後響起。彌生沒有動,她確信自己沒聽過這樣的音調,就算聽過,她也不會理會。

即使是她最寵愛的妹妹木下優子在這裡,她也不會扭動自己僵硬的脖頸去看她。

除非是那個人回來了。

昨晚的事她沒忘記,同樣的,她連自己死了兩次的事實也想起來了。不管是第一次被妖怪們分屍而死,或者是第二次被青音帶人一刀刀捅至死,她一點感覺都沒有。

她只記得昨晚靈魂集體時,與白崎的聯繫斷開那股撕心裂肺的痛。

——有多痛?

——那是木下彌生無法承受的痛徹心扉。

「木下……小姐?」

少年得不到回應,半是輕聲半是疑惑的繼續叫道。

「沒用的,四月一日,」不知何時出現,半倚靠在門邊的壹圓侑子勾唇一笑,對黑髮少年搖了搖手,「這種時候還是女人出手比較好哦。」

侑子小姐的話語讓四月一日更加迷茫了。

這種事情和性別有什麼關係嗎?

穿著黑紅色中世紀窄腰寬袖蕾絲長裙的壹圓侑子徑直朝著房間中間榻榻米上躺著的少女走去,層層衣袖互相皺起摺疊而發出細碎的摩擦聲,輕盈的腳步在地板敲出「咚咚」樂響。

「次元魔女」壹圓侑子席地而坐,纖細修長的手指輕輕的握住紅棕色長發少女的下頜,紅色的瞳眸帶著蠱惑人心的魅惑。

「你聽得到我在說話,」不知年歲,外表依舊年輕貌美的女店主詠嘆般的說道,「想要……實現你心中的願望嗎?」

「我可以實現你的願望,只要你給出相應的代價。」

木下彌生無動於衷的面容終於有了變化,她艱難的轉過頭,眼眶泛起淡淡的紅。

「……想見他。」

「只是這樣嗎?」貌美的店主露出意味深長的笑容,看她那雙似乎能看透人心的眸子細細的盯著彌生的臉龐,發問。

木下彌生的眼淚如玉珠般落下,「啪嗒啪嗒」的滴落在床鋪上。

那一刻,撕心裂肺的痛楚的感覺從未有過,她根本不需要推敲原由,這種重要的人離開,再也見不到的心情……

「我、我想見他……」哭得像個孩子的少女睫毛上沾著大滴的淚水,說話時聲音斷斷續續,「我、我想繼續和他在、在一起……」

她抬起頭,用著渴求的目光看著侑子,眼內的希冀萬分卑微。

「次元魔女」嘴角依舊勾著誘人的弧度,笑而不語。

>>>

突然被送回一護的內心世界,白崎覺得很意外。事實上他在不久之前就想過自己會和木下彌生那個蠢貨斷掉聯繫,但是沒想到居然會在那種時候。

真是讓人不爽極了。

不快的白崎大爺揮著刀砍倒了幾棟大樓,而後將手中的黑色大刀插|入水泥牆面上,倚靠著刀面單膝曲起坐下。

他以前習慣了自己一個人,但自從這個世界有了那個人闖入之後,這種習慣慢慢變成可怕的孤寂感。

一旦接受了同伴,連平時的自娛自樂也顯得無趣起來。

事實上白崎並不是喜歡懷念的人,而現在的他卻歪著頭,將半邊臉貼在膝蓋上,冷金色的眼眸目光放長,落在不知名的地方。

給予木下彌生的那些靈力始終是從白崎身上分出去的,能讓白崎對木下彌生產生這種不該有的情愫,可以說很大一部分是因為這個原因。

但是世界上哪有這麼絕對的事情啊,反正白崎他自己算是比較樂意的接受這種的結果吧。

無論這份感情怎麼來的,始終存在他心中,那就應該是屬於他的。

任性的白崎大爺覺得,木下彌生這個人,不管以後她會不會變成虛,都只會是屬於他的東西。

和白色的斬月一樣,屬於他的。

白髮少年用自己的視線描繪出那個少女的輪廓,明明之前記得不真切,但是在這種分離之後,卻意外的清晰呢。

白崎眨了眨眼,虛空的視線凝聚在突然出現的斬月身上。

「……終於斷了嗎,」這個憂鬱的中年大叔依舊是那副鬍子拉渣的形象,戴著的太陽鏡像以往一樣遮住他的眼眸,「不管你多麼的捨不得,你也再也無法見到她了。」

斬月先生嘴唇一向抿得很緊,他之前沒怎麼管白崎和那個人類靈魂的事,也是存在一定的私心的。他和白崎是一體,又可以說不是一體,兩者相同又不同,和諧與矛盾在他們身上展現得淋漓盡致。

他們都是怕孤獨的。

「斬月先生,好久不見呢。」白崎沒有對斬月大叔的話語作出回應,而是懶洋洋的抬起了右手,搖了搖,「怎麼,一護那傢伙那邊終於搞定了?」

黑衣的中年男子輕輕的點頭,算是承認了。

「嘛,和斬月先生你分離之後,空閑時間就多了很多呢,」他一揮手,讓身邊的黑色斬月大刀消失在空氣中,這樣簡單的場景卻讓他瞬間想起自己在彌生面前消散的那刻,心情更差了,「很無聊啊。」

以前和斬月融合在一起的時候,這種無聊的孤寂感根本就不會影響到他。

而現在,如恐慌般可怕的寂寞幾乎洶湧而至,打他個措手不及。

之前還有彌生的陪伴呢,那時的他每天都在期盼著那個紅棕色長發的少女什麼時候到來,想著她來到之後應該怎麼逗她玩,應該怎麼讓她變得更加的強大。

每一天都是充實的一天。

「……我們都是為了一護而存在的,」斬月先生沉聲說道,像是在說服白崎,更像在說服自己,「記住這一點……白崎。」

這是彌生為白崎起名字以來,斬月先生第一次這麼叫他。

白髮少年陰沉的內心世界終於露出了點點光芒。

>>>

四月一日一直都不知道侑子小姐想幹什麼。

說實話,其實他還是挺崇拜侑子小姐的,很多事情她看起來都那麼的遊刃有餘,無論多大的問題都無法難倒她。

就像現在這種情況,那位昨天晚上明明被石頭刺穿了身體的少女現今卻完好無損的端坐在歐式的椅子上,目光迷離的端著手中的紅茶杯,輕輕的抿了一口。

她是侑子小姐通過別的客人的願望救回來的人,雖然四月一日知道這個世界上有許多他不懂的東西,但他還是知道對方好得這麼快得傷口是不正常的。

上完甜點的四月一日收起了托盤,安靜的站在一邊等候著,一邊聽取侑子小姐的客人們的八卦一邊像個稱職打工仔一樣隨時等待叫喊。

「你的願望,要支付的代價可是很沉重的哦。」久久不言的壹原侑子突然開口,木下彌生端著紅茶的手一顫,差點將裡面熱騰的茶水灑了出來。

她乾脆放了下來,目光平靜。

「可以告訴我……大抵是什麼代價嗎?」

木下彌生知道自己的想法太過瘋狂了,這種情感有點都不對勁,來勢洶洶,勢不可擋。

但是她清楚的知道自己想做什麼。

「這不是現在的你甘願付出的東西。」侑子小姐的回答模稜兩可,讓人猜不透。

紅棕色長發的少女沉默了許久,最終還是抬起手,攏了攏耳邊的碎發。

「……那就是說,以後可以嗎?」

魔女侑子依舊笑而不語。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十一章

63.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