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第五十章

接下來的事情走向和優子想象根本就不一樣。她看到白崎穩穩的抱住了彌生姐姐之後,正鬆了一口氣,卻在下一秒看見白崎消失在她的眼前,而自家的姐姐飛快的墜下。

木下優子臉色刷一聲的白了,她發出驚恐的尖叫聲,伸出的手再無法拉住彌生。

她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姐姐紅棕色的長發散開來,纖細苗條的身體如蝴蝶般揚起寬大的衣袖,重重的落在地上。

在姐姐身下,紅艷粘稠的液體暈染著那片帶著綠意的地面,迅速的散開。

優子已經沒有了計較為何白崎會突然消失的問題的心思了,她顫抖著蒼白無血的嘴唇,睜大眼睛飛快的撲了上去。

「姐姐!!」

這場景似曾相識,霎那間被封掩的記憶碎片從優子的腦海劃過,佔據了她整個大腦。

沉浸在悲痛和驚恐中的少女無法從中脫離出來,她的思維幾近空白,美麗的碧綠色眼眸大而空洞,泛紅的眼眶凝聚著淚水。

就像受傷的人是她一樣,木下優子露出頗為痛苦的表情,抱緊了閉著眼睛、毫無生氣的姐姐。

周圍的人群開始混亂起來,尖叫聲、怒罵聲、推搡聲、不知所措的叫喊聲……

一切的一切,如同水面上傳遞到水下的一樣,聽不真切。而在水下的優子呼吸困難,卻完全沒有任何的掙扎。

她任由自己沉淪在「拒絕」的世界,眼淚如潮水般湧出,毫無停息的跡象。

「優子姐姐!振作一點!」

耳伴傳來的聲音熟悉又陌生,優子的睫毛抖動兩下,臉上的表情最終恢復了平靜。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熟悉的聲音音量更大了,優子耳朵輕輕抖動,她抬起頭,視線艱難的聚焦在無措的秀吉身上。

「……秀吉,」她輕聲開口,聲音嘶啞,似乎是直接從喉嚨擠出來的一般,沉得滲人,「彌生姐姐……她受傷了。」

懷抱著姐姐的少女伸出手,刺目的鮮紅沾滿了雙手。她的思緒這才開始轉動起來,綠眸中的瞳仁急劇縮小。

「救護車……秀吉……快打電話叫救護車!!」她哽咽著大聲說道,卻不敢有所動作,她怕自己一旦動了,自家姐姐那可怕的傷口流出的血液會更多。她只能這麼無力的看著,將手放在那道傷口上,制止不息的鮮血。

塵封的記憶斷斷續續的呈現,優子想起自家姐姐在不久之前,也曾有過這樣的經歷。

那時候的她被彌生姐姐護在身上,從她嘴邊溢出的鮮血「啪嗒啪嗒」的落在優子的臉上。

和現在落在地上同樣的鮮紅,觸目驚心。

對了,木下優子的姐姐木下彌生……早已經死了。

>>>

一切的事情,看起來就像在做夢一樣。

木下彌生先是右腳的木屐繩子突然間斷掉了,整個往階梯的側邊倒了下去。她聽到優子慘烈的尖叫聲,以為自己勉不了受傷的結局,卻被白崎攔腰摟住了。

這還沒完,只是停了一秒而已,她就繼續朝下倒著。視線觸及的是白崎那隻透明化的手,如同螢火蟲一般消散在空中。

而後,她的腹部直接被尖銳的石頭刺穿,可怕的疼痛感從腹部一直蔓延到全身,瞬間讓她失去了意識。

如果是平時的話,失去意識的木下彌生應該會被體內的力量送到有白崎所在的內心世界才對,可是當她閉眼又睜開后,自己依舊在倒下的地方。

她靈魂出體了,身上還穿著被優子撕破了一邊衣袖的浴衣,震驚的看著優子抱著自己嚎啕大哭。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混亂的人群有著各種各樣的聲音,組合在一起發出吵雜的「嗡嗡」聲,鬧得彌生心生煩躁。她想到了不知為何透明化的白崎,立即轉過頭。

那個白髮少年露出震驚的表情,冷金色的眼眸似乎帶著慌亂,靛色的唇微張。

「聯繫……斷了!」他睜大眼睛,無措的看著自己逐漸消散的手。

「啊……」木下彌生伸出手,指尖直接從白崎的手腕穿過,巨大的恐慌從心中湧出,「到底……」

穿著墨綠色素色浴衣的少年視線從自己消散的身上移開,在看到那個伸出手的少女時,剎那間恢復了鎮定。

「這樣……也好,」他喃喃的說道,聲音輕得幾近破碎,幾乎快讓彌生難受得落下淚來,「對不起……再見。」

全身散發著螢火般亮光的少年伸出手,蒼白的指尖落在彌生伸出的手的掌心上,在未真正接觸到之前,就如風沙般消散在空氣中。

組成身體的靈子似那一閃即逝的花火,無法挽留。

木下彌生到最後也沒能觸摸到白崎,無論是他的身體、體溫,或者是最後的靈子。

她全部都摸不到了。

在那位如師如友的少年離開之後,木下彌生感覺到體內的靈力暴|亂的充斥全身,如同無頭蒼蠅一般亂闖著。她心生慌亂,左邊胸腔有種空蕩蕩的感覺,似乎被人強行挖走了什麼似的。

這種感覺就像,再也見不到他似的。

再也——

見不到——

「不——不要啊啊啊啊啊!!!!!」

凄厲的尖叫聲迴響在半空中,那些看不到靈的人根本無法感覺到聲音以及之中的絕望。穿透空氣般的聲音持續了好長的一段時間,最終化成最危險的吼聲。

處於崩潰狀態的少女,變成了無法控制的怪物。

>>>

優子記得當初彌生第一次在她眼前死掉的場景,和現在相似極了。當時身邊喊救護車的人是山本武,這次打電話喊救護車的是自家的弟弟木下秀吉。

秀吉他……什麼都不知道。

「不要喊救護車,」木下秀吉掏出手機,慌亂的按下撥號鍵后,一隻白皙修長的手伸了過來,掛斷了電話,「沒用的。」

溫和的秀吉第一次爆發出如斯怒氣,他拍掉對方的手,失禮的瞪著按掉他電話的人,「你知道些什麼啊!」

他姐姐現在最需要的就是及時的救助,什麼叫沒用的?!說得好像他姐姐死掉了一樣!這種事不關己的人最讓人厭煩了!

被他瞪著的黑髮美人有著一雙漂亮的紅色眼眸,眼眸中似乎承載著千萬秘密,對人有著魔性般的吸引力,讓人忍不住信服。

至少……對於木下優子來說,正是如此。

「救護車……是沒用的,」黑髮美人篤定的說道,雙眼看向了沉默不語的木下優子,「你應該是知道的,對吧?」

知道懷中的人早已沒有生息,手中捂住的傷口已不再流血,身體間接觸的地方不再溫暖。

那一具身體,早就死了。就算送去醫院,也只能得到「我們已經儘力了」「搶救無效」這樣的結局。

「求求你,救救她!」

深邃紅色的眼眸似乎能看穿一切,睿智得讓人害怕。優子咬著下唇,在秀吉不可置信的眼光下,求助於不知名的女人。

「這就是你的願望啊,」穿著時尚的黑色長直發美人單手叉腰,「願望需要付出代價,這樣你也願意嗎?」

木下優子毫不猶豫的點頭:「無論是怎樣的代價,我也願意支付!」

「你的願望,就讓我來實現吧。」

「優子姐姐,你瘋了嗎?!」木下秀吉無論如何都無法接受自家二姐不將彌生姐姐送醫院,而是求助奇怪的陌生人的用意,「你到底想幹什麼啊!」

木下優子輕輕的將彌生的身體放下,未沾血的手背拂過姐姐那張蒼白的臉。

「秀吉你……什麼都不知道,」她聲音很低,小得幾乎聽不見,「所以,相信我吧。」

清秀可人的少年那張與優子一模一樣的臉露出驚愕的表情,他沉默了一陣,嘴唇抿緊,「我知道了,」他在最後,還是選擇相信自己最親近的人,事情的走向根本不在他的預料之中,他只能點頭答應,「彌生姐姐……就交給你們了,我去和澤田君他們解釋一下。」

和他們一起來逛夏日祭廟會的少年少女以及孩子們並不在這裡,他們走就走散了,估計根本就不知道木下家的那位長姐發生了這樣的事。

既然優子姐姐選擇了這麼做,那一定有她的道理的。並不是不擔心,但是木下秀吉,似乎沒有更好的辦法了。

兩個姐姐身上的秘密,總是藏著不告訴他。

儘管如此,後續就讓他來處理吧。

黑髮美人就這樣看著雙子的爭執以及和解,彎起嘴角,她看向了離死去的身體不遠之處,跪在地上哭泣著的逐漸虛化的少女的靈魂,露出意味深長的笑容。

「四日一日,疏散人群就交給你了。百目鬼君,請幫我把那個女孩子的身體搬到店門口,多露和全露會處理後續的,至於你嘛……」黑髮美人眨了眨眼睛,指示無措的優子應該做的事情,「去你姐姐的房間,找到桌面上檀木盒子,跟著這個蝴蝶拿到我的店鋪內,速度一定要快喲。」

優子擦掉眼角的淚,伸出手托住黑髮美人遞過來的黃色蝴蝶。她看著百目鬼抱穩自己姐姐,目光接觸到姐姐腹部那塊鮮紅的地方,鼻子更紅了。

「我知道了。」她帶著哭腔應聲,脫掉礙事的木屐,就這樣往家的方向狂奔。

被她吩咐做事的人,除了四月一日需要待在原地之外,其他人早就領命離開了。

「誒……侑子小姐,為什麼要疏散人群啊……」被叫做『四月一日』的帶著眼鏡的少年不解的問道。

「自己看。」

他順著侑子的視線望了過去,發現了跪坐在地上,全身散發著不詳的紅色靈力紅棕色長發少女,心下生出不好的預感。

「這是……」

「虛化,」壹原侑子輕描淡寫的說道,她視線輕移,看向了肩上的黑色玩偶般的生物,伸出了手,「摩可拿。」

黑色玩偶摩可拿立即張大嘴,從口中吐出一疊畫著不知名字元的符咒。

「快去疏散人群,那些人能不能活著,就靠你了哦,四月一日~」壹原侑子的聲音輕鬆無比,她拿起那疊符咒,精緻的臉卻難得的認真起來,「接下來就要開始認真工作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十章

6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