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第四十六章

白崎的語氣平平淡淡的,不像是看到救星,亦不像遇到敵人。彌生一時沒放在心上,依舊懶洋洋的「哦」了一聲。

木下彌生根本沒有多餘的精力理會白崎這個笨蛋了,她現在只想找個地方好好休息一會,最好能撿到錢什麼的買點吃的。

咦……她剛剛是不是在想著什麼沒道德的事情?一定是錯覺吧?

「我說啊,那個妖怪走過來了哦。」白崎再次提醒道,語氣認真起來。

彌生轉頭,碧綠色的眼眸平淡無波,她快要餓暈了,力氣也丟了大半,「哪個?」

周圍的妖怪不知怎的多了起來,大概是彌生帶著白崎不知不覺跑到了什麼奇怪的地方吧,總覺得多了好多陌生的妖怪呢。

「那邊,頭髮紅白相間的,」白崎好心的替彌生指出他們談論的妖怪的所在之地,冷金色的眼眸斜睨著彌生,「你是近視眼嗎,這樣也看不到?」

白髮少年習慣性的嘲諷著,彌生並沒有反駁,她懶得理這個一天不毒舌就不開心的笨蛋。

周圍的環境太黑了,亮起的白色路燈燈罩上染了一層淡淡的黑霧,燈光朦朧。彌生的夜間視力並不算好,上一次夜雀讓她短暫的失明造成自己被帶到京都,這能算得上是陰影。

雖然陰影面積並不大啦。

紅棕色長發的少女迷茫的眨了眨眼睛,她還真看到了不遠處跑過來的高大身影。結合起白崎所說的紅白相間的發色,她能想到的妖怪只有一個。

那就是保護了她兩周的猩影少年,她之前救下的妖怪狒狒先生的兒子。

思考之間,以力大為特點的猩影早就奔了過來。彌生早在他到來之後整理好自身形象,站得筆直,似乎腰不酸腳不痛一樣。

形象對女孩子來說可是非常重要的!

這位年紀比優子、秀吉還要小一歲的少年長得異常高大,即使是人類形態的他也高得可怕。總之彌生這種沒到的身高往他身邊一站,遠遠看著就像爸爸和女兒的組合。

……猩影先生其實是來用身高打擊人的吧?

「彌生姐姐,你怎麼會在這裡?」猩影少年十分有禮貌的問道,他那張臉長得十分英俊,無論彌生怎麼看都不像只有13歲,「一個人?」

木下彌生一怔,她抬頭看向了漂浮在猩影身邊,高度比對方高出一個頭的幼稚鬼·白崎,嘴邊的笑容僵在臉上。

她都不知道該嘲笑白崎還是回答猩影的問題比較好,只能抬起手裝模作樣的掩著嘴。

飄得老高的白崎撇撇嘴,翹著手盤起腿。

「別看我了,笨蛋,他看不見我,」他毫不留情的說道,「說你笨蛋還真的沒說錯啊,都揍了那麼多妖怪你也沒能發現,除了你之外的所有東西都無法感覺到我的存在啊。」

彌生再次選擇性忽視了白崎話語中的垃圾話,放下手,嘴角勾出點綴著無奈的溫柔笑容,「說來話長,」她攏了攏耳邊的碎發,「去那邊做一會,我跟你仔細說清楚吧?」

她的腳綳得太緊,已經痛得沒知覺了……

>>>

大概是因果問題吧。

曾經,木下彌生以救世主的姿態出現在狒狒面前,剛好救了他的性命。而此刻風水輪流轉,狒狒的兒子猩影如同救世主一般,拯救了木下彌生可憐的胃部。

再不吃點什麼東西,她的胃就要自我燃燒了。

喝了一杯飲料,吃了一個麵包之後,木下彌生終於活過來了。雖然喊人家去跑腿很不禮貌,但是彌生還不想因為過度飢餓而暈倒在這個人生地不熟的地方。

尤其是這裡的妖怪特別多。

聽彌生講完「在澀谷逛街被京都妖怪打暈帶走差點被羽衣狐吃掉活肝好在他們發生了混亂她得以出逃」這樣的半真半假的解釋之後,熱血妖怪少年十分認真的告訴她,他家的少主,也就是未來的妖怪統領一定會為她報仇的。

彌生口上應得開心,實際上她巴不得自己跑過去報一刀之仇!

都是那個老妖怪鏖地藏的錯,如果不是他,彌生也不會從東京跑到這麼遠的京都來。路程遙遠得作死,更重要的是無論以哪種方式回東京,票價都貴得讓她心疼。

「為什麼……你們會過來京都?」彌生疑惑的問道,她擦了擦嘴,將嘴邊的麵包屑抹去。

白崎更加無聊了,彌生現在招待著別人,根本不會開口和他說話。這個無聊的白髮笨蛋也不想那麼快回到那個無趣的內心世界,只好在彌生和猩影談話的時候搗亂了。

嗯……當然,他的搗亂只有彌生一人能看到,這讓彌生火氣更大了。

天吶,誰來收了這個幼稚園沒畢業的猴子啊!

猩影和彌生並排坐著,他倆並沒有靠得太近,中間有多餘的位置。白崎毫不猶豫的虛坐在中間的地方,遮住了彌生看向猩影的視線。

她的額頭又多了一道猙獰的十字。

「因為少主的命令,」猩影一說到他們妖怪組的少主,眼神就亮了起來,紅色的眼珠內似乎閃爍著崇拜的星光,「我們可是少主的百鬼啊。」

解釋有點不明覺厲呢……不過彌生並不打算打破砂鍋問到底,理由什麼的聽聽就算了。

而後,她終於問出了最重要的問題。

「猩影君,你們是怎麼過來的?」那麼一大批的妖怪,不可能每一個都能飛吧,奴良組的妖怪能夠輕易從東京過來,絕對是有什麼不為人知的渠道!

最好就是解決了京都妖怪的這攤混亂事之後,能夠順便把她捎回去!

「托總大將的福,我們是坐船過來的。」

「船?」彌生有點遲疑,她覺得自己耳朵出現了問題,船……怎麼把妖怪們帶過來?

「嗯,是總大將的寶物啊,能夠在天空飛的船,速度也是一級的快呢。」

「那——」當彌生想要詢問更多的時候,白崎的身體就斜了過來,再次擋住了彌生看向猩影的視線。

「……」彌生對這個幼稚的傢伙相當無語,她已經找不到詞在內心吐槽白崎了,乾脆眼不見為凈。

就在這短短的時間內,猩影妖怪少年接受到了同伴的召喚,和彌生說了一聲后就跑著離開了。彌生來不及呼喚,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救星用來時一樣快的速度飛奔離去。

……她覺得心好痛,剛剛聽到的破碎聲一定不是假的。

>>>

「都是你的錯啊!」周圍無人的情況下,彌生「倏」一聲站了起來,伸出白皙纖細的手指指著白崎,氣得全身發抖,「你到底在做什麼啊!」

那個救星她根本追不上啊!腳痛得要死掉啦!

即使吃了麵包喝到了好喝的咖啡,也不能拯救她此刻被傷害的心!

木下彌生現在只想拿著手中的咖啡罐狠狠的扔到白崎的臉上,可惜的是咖啡還沒喝完她不捨得,而且白崎這傢伙什麼東西都無法觸碰。

好讓人生氣!

白崎不知悔改的撇嘴。

「什麼啊,你不是還能威脅會飛的妖怪帶你回去嗎?」他語氣相當不好,語速加快了些,「等他們幹掉京都那班妖怪,都不知道得等到什麼時候。」他十分難得的向彌生解釋,即使如此,他的臉還是臭臭的。

看起來更加兇狠了。

白髮少年雖然經常做一些讓彌生生氣的事情,但是此刻他的解釋顯得十分有理,彌生無法反駁,只能將悶氣吞回肚子里。

她悶悶的將罐子里的咖啡一口氣喝光,抬起手將罐子扔出,正中前方的垃圾桶。

「喝完剛好,繼續找會飛的妖怪吧。」白崎挑眉說道,語氣平緩下來,意外的柔和。

木下彌生卻默不作聲的再次坐下,毫無形象的靠著長椅的靠背。

「我累了,」她說道,右手搭上了肚子,「先休息。」

明顯是在耍小孩子脾氣,和白崎硬是對著干。

白崎也沒和彌生在這點小事上發生爭鬥,他在該妥協的時候,還是會妥協的。例如現在,以及他答應留下來陪彌生回到東京為止。

即使他白崎大爺對敵人多麼惡劣,他也是有著溫柔的一面的。只是這種溫柔,不輕易展現給其他人罷了。

彌生休息了一陣子,她整理好腦內的思緒,以及內心的鬱悶之後,很快恢復了精神。麵包和咖啡也給了她能量,大概也能撐挺長的一段時間了。

只要不劇烈運動就好了。

你說打小妖怪是劇烈運動?還是算了吧,那種弱弱的傢伙,木下彌生稍微揮個枝條就能將他們打敗,根本不用放在心上。

於是木下彌生帶著背後靈·白崎,走在了威迫小妖怪的路上。可憐的是這兩人不管怎麼找,都看不到能飛的妖怪。

直到最後,木下彌生的智商,回到了自己的身上。

「會飛的妖怪……一般都是飛在天上的吧?」她的語氣有點奇怪,精緻的臉僵硬了半秒,「那我們……為什麼一直要在地上找?」

白崎詫異的回頭:「嗯?難道這不是你的個人愛好嗎?堅持在地面上找妖怪什麼的。」

「……」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十六章

5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