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第四十五章

如今京都的夜晚比任何時候都要來得更昏暗些,偶爾經過彌生所在電話亭的路人都在談論著最近說變就變的天氣。這還不止,最近在夜晚外出而失蹤的人口也極速的增長著,比以往任何時刻來得更為恐怖。

京都的住民們都在猜測,是不是有恐怖份子或者變態大批遷移到京都了。

其實……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恐怖分子」以及「變態」這兩個詞,用來形容妖怪也不為過。

就彌生自己而言,她遇到的妖怪有好有壞,像奴良組的狒狒先生和猩影少年兩父子,他們都是看起來並不老實,實際上確實十分老實的妖怪;而京都的那一群妖怪們,彌生則是連靠近聞到他們的氣味也不願意。

這就是妖怪間不同的地方,就像普通人類和變態之間的區別。

「喂,想到辦法了嗎?」白崎等得有點無聊了,偏偏彌生就這麼傻傻得霸佔著電話亭不離開,也不打電話,怎麼都想要找到最好的辦法。

白髮少年眉頭緊緊的皺起,臉凶得如同不良少年。

彌生低落的嘆了口氣。

「找不到好的方法啊……」她扁了扁嘴,垂下得兩手抬起,卷著胸前的幾縷髮絲,「但是我不想就這樣把去夏日祭的錢花掉啊……」她怨念的看向了二條城的方向,那邊憑空出現的城樓十分惹人注目。

都是那群妖怪的錯!

啊啊啊絕對不能就這麼簡單放過他們啊!等到她變得更強之後,她也要讓那群妖怪感受到沒有錢的痛苦!

「我想到了一個好辦法,」白崎挑眉,「去抓一個會飛的妖怪把你帶回去怎麼樣?」

木下彌生的眼睛「噌」一下亮了起來,碧綠色的瞳孔內似乎閃爍著好幾顆不知名的黃|色星星:「這樣也可以嗎?!」

雖然是用著疑問的語氣,但是在開口的那一瞬間,彌生已然接受了白崎的建議了。

反正是妖怪把她帶過來的,就應該負責把她帶回去啊!

想好了的木下彌生不煩惱了,原本餓得無力的身體也充滿了力量。她爽快的拿起公用電話亭內的電話筒,塞進硬幣撥打熟記於心的自家妹妹的電話號碼。

>>>

說實話,把一群人叫來尋找一個在六個鐘頭失蹤的人,實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是人多力量大,不管希望有多麼渺茫,能找到一點線索就是一點。

優子和澤田綱吉,以及澤田綱吉的朋友們在澀谷大面積詢問各式各樣的人和店主攤主,就為了尋找一個長得很漂亮,卻說不出特點的女孩子。

這年頭,只要不是看不入眼的女孩子,畫個好看一點的妝到外面去逛街什麼的,都能被觀察她們的人評為「美女」。而在外面,那麼多的人,誰還在意這個美女到底有沒有畫過妝呢。

不過,如果找尋了這麼久,還找不到一丁點線索的話,澤田綱吉家的那位家庭教師就不能算是一流的家庭教師了。

所謂家庭教師,是無論哪個領域都該讓人信服的存在啊!

總而言之,經過一伙人混亂的努力,優子終於在一個樹林的草地上,找到了她熟悉的包包。

那是她姐姐木下彌生帶出來的,包包裡面還有著姐姐的手機和錢包。

可是她姐姐卻不在這周圍,無論他們怎麼找,怎麼詢問別人,都得不到彌生的任何消息。

天已經黑了,再找下去也是枉然。優子有些恍惚,抱緊包包一句話也不說。

作為青梅竹馬的澤田綱吉和優子是同樣的感受,隔壁家的姐姐木下彌生是個很溫柔的人,和澤田媽媽十分像。那樣優秀的人,怎麼就突然失蹤了呢……?

「報警吧,優子。」他小心翼翼的建議著,一雙棕色的眼眸帶著顯而易見的擔心。

木下優子眼一紅,淚珠像雨滴一樣「啪嗒啪嗒」的往下掉,哭得一旁的澤田綱吉手忙腳亂起來。

「啊!紙巾!紙巾!」

「……阿綱,不要報警,」優子低著頭,扯著澤田綱吉的衣角,她的聲音帶著哭腔,說起話來斷斷續續,「……拜、拜託了……」

而在這時,澤田綱吉才意識,隔壁家從小就喜歡欺負他的木下優子,也只是個和他同齡的女孩子而已。不管她在學校表現出來的有多強勢,甚至優秀到被學校的人調侃「萬能」,她依舊有著軟弱的一面。

如同那天,她帶著一臉認真的表情倔強的請求里包恩一同訓練她一樣,這個女孩子總有讓他難以理解的一面,可是看起來卻十分的可愛呢。

雖然澤田綱吉是這麼想著的。

但是——

「哇啊啊啊!優子你不要拿我的衣服擦鼻涕啊!」

>>>

電話很快就接通了,優子帶著鼻音的嗓音依然糯糯的,似乎是哭過鼻子了。

嗯……好吧,不是「似乎」,是一定。

罪魁禍首木下彌生有些心虛的默默遠目。

「……你好,這裡是木下優子。」

聽到優子聲音的那一刻,彌生失言了,一時間竟不知道到底要說什麼才好,心虛感讓她什麼話都講不出來。

額……這個時候要怎麼開口,優子才不會生氣呢?

「莫西莫西,是打錯了嗎?」

通常「打錯了嗎」這樣的話語,是掛電話的前奏,彌生一震,慌張的開口大聲說道:「這裡是木下彌生!」

無論是電話那頭,還是彌生周圍,都靜得不正常。

然而片刻后,電話那頭傳來優子哭泣般的質問,與彌生身邊那位白髮少年驚天動地的大笑聲形成鮮明的對比。

「姐姐!你到底去哪裡了?!」優子的聲音從來沒這麼大過,她的嗓音不僅嚇到了她身邊的澤田綱吉,還嚇到了電話這頭的木下彌生。

彌生剛想搭話,可惜身邊的白崎笑聲可怕得影響到她解釋的心情,而且她還不能在這種時候開口罵他,只能狠狠的瞪了過去。

可惜的是白崎對這種不痛不癢的瞪視一點想法也沒有,彌生睜大眼睛瞪人的樣子看起來像一隻炸毛的貓咪,完全沒有震懾力。

「哈哈哈哈你的反應實在太有趣了!」白崎笑得眼淚都要掉出來了,他捂著肚子弓著腰,眉毛扭成奇怪的形狀,「『這裡是木下彌生』,聽起來好蠢噗!」

「閉嘴啊你這傢伙!」彌生捂著話筒傳音的地方朝著白崎惱羞成怒的喊著。任性的白崎大爺扭著眉對彌生做了個鬼臉。

……他是沒畢業的小學生嗎?!好幼稚!

再湊近聽優子喋喋不休、帶著哭腔的抱怨時,彌生終於靜下心來。

其實吧,換個情況想一想,要是優子突然間在逛街的時候不說明原因就失蹤,手機怎麼打也打不通,彌生也會急哭的吧?

尤其是……現在她在京都。

「……姐姐,」一段話到最後,優子終於停下來,她抱怨的話語並不多,哭泣的聲音倒是更多一點,「快點回家……你的包包我和阿綱以及他的朋友們找到了,所以……你快點回家吧。」

優子……變了。

木下彌生愣愣的望著電話機體上受損的數字,握著話筒的手輕輕用力。

如果是之前的優子,不問清彌生在哪裡,以及去幹什麼決不罷休。身為一個姐控,她完全就想霸佔姐姐的每一分每一秒,一找到借口就想跑過來和彌生一起睡,直到彌生上了高中才開始收斂。

這種情況,變化最大的果然是彌生撿到羽毛之後吧。她在無意中被優子發現自己能夠看到魑魅魍魎的世界,造成了優子性格的變化,雖然說很大原因是丘比那傢伙,但是罪魁禍首果然是彌生自己啊。

「嗯,我會儘快回去的,」彌生柔聲說道,她閉上了眼睛,嘴角微微翹起,「等我回去之後,我們再去澀谷買浴衣吧。」

>>>

電話里說得輕鬆。

什麼儘快回去啊,不用擔心啦,有分寸啦,自己懂的啦……全部都是屁話。

木下彌生現在除了身邊陪了個沒點用處的白崎之外,身上連個硬幣都沒有。

她現在確確實實,是個可憐的窮光蛋。

又累又餓,彌生感覺自己超想找個公共長椅躺下湊合睡下算了,可是她現在還得靠近二條城去尋找能飛的,能將她平安帶回東京的妖怪。

啊……這樣的任務還是第一次呢,而且還需要動用暴力。

木下彌生無語的看著自己手中,從樹下撿來的長枝條。說起來這種細細的枝條極容易拗斷,如果不是有靈力的加持,一下都無法撼動那些皮糙肉厚的妖怪們。

即使二條城附近有許多妖怪,但是要從中找到一個會飛的,確實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總之彌生堅持將走了一圈,一天沒吃飯,而且在不久前與一丟妖怪戰鬥了那麼長時間,她感覺自己只要停下腳步,腿就會軟軟的跪下去。

好想搶麵包吃啊……

彌生自己餓得胃部都要灼燒起來了,白崎倒是挺想安慰她的,只不過「安慰」這項技能從未點亮過的少年一開口就是落井下石,彌生覺得他還是不開口的比較好。

一旦開口就有了把他沉屍東京灣的衝動呢。

「好難找……」木下彌生直接用枝條來撐地走著,反正周圍除了白崎連只鳥也沒有,完全不怕丟人,「好餓……」

今天只吃了早餐的木下彌生的靈魂都快從嘴裡跑出來了。

而在這時,沉默了一會的白崎終於開口了。

「喂,那個妖怪似乎一直在看著你呢,你認識的嗎?」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十五章

56.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