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第四十四章

如果可能的話,白崎也不願意這樣停留在滿是妖怪的地下室。雖然他無法聞到妖怪們飄來的混雜臭腥味,但是在心裡上也難以接受。

簡單來說,就是感覺很不爽。

與妖怪們這樣對峙著實在不是什麼好事,彌生並不知道白崎出來到底有什麼制約。大概不會是距離限制什麼的,這次他可是實體出來了,哪有這麼簡單。

木下彌生身體大概恢復了正常,她推開白崎的手自己站穩,而後掃了幾眼岸邊的妖怪們。尤其是老奸巨猾的鏖地藏,那傢伙怎麼看都不是善類,上回還拿著一把可惡的破刀捅了她的腰。

……好想報仇,可惜現在不是好機會。

「請放心吧,妾身的部下可不會做沒有把握的事情,」羽衣狐半垂著眼眸,半濕的長發遮住她的身體,雪白的肌膚和白崎不相上下,「讓他們走吧。」

彌生抬頭望了白崎一眼,再繼續看著不動聲色的妖怪們。那群妖怪側過身,露出地下室唯一一道通往外界的通道樓梯。樓梯長度大概就一個半樓層的程度,樓梯兩側的牆壁依然泛著黑藍色的光芒,它們的顏色似乎受到妖怪們的妖氣的影響,比起彌生進來時要更深一些。

白崎皺起眉,他冷金色的眼眸斜睨了羽衣狐一眼,彎起的嘴角平緩下去。

「抱緊了,白痴,」他低下頭看著彌生說道,右手將她再次按進懷中,「雖然不知道你們在搞什麼鬼,但是啊,惹怒了本大爺的話,你們用來通往地獄的道路,本大爺可是能輕易能破壞的哦。」

黑湖中的妖怪頭領羽衣狐眼睛驀然睜大,她抬手撫著自己平坦的小腹,驚懼的轉頭,「鏖地藏!」

被怒喝了的老妖怪臉上露出不愉的神色,他冷哼一聲,寬大的袖子動了動。

「安心吧,為了那位大人的降生,我什麼都不會做的。」

一眾妖怪冷眼注視著白崎帶著彌生光明正大的離去,一個兩個對羽衣狐的所下的決定表示不解。

「為什麼不直接殺掉他們,姐姐大人?」依然捧著骷髏頭的狂骨之女早已從死亡的威脅中回過神來,她迷茫的問道,眼睛看向了那道向上的階梯。

羽衣狐轉過身,再次深入黑湖,她用手撫摸著那道刻滿了不知名字體的石柱,從喉間發出弱不可聞的輕笑,「那兩個人,不是我們能惹得起的,」她半眯起眼睛,沒給狂骨之女繼續詢問的時間,「鏖地藏,既然是因你而起的,那麼,讓你的部下去尋找更多的活肝吧。」

>>>

剛從那間布滿不詳黑氣的城樓出來,白崎就鬆開抱著木下彌生的手,身體漸漸的變得透明。

木下彌生瞳孔猛縮,伸出泛著蒼紫色的指尖,堪堪拉住了白崎的衣袖。

「你要去哪裡?!」她的呼吸有些急促,碧綠色的眼眸睜得極大,直勾勾的盯著白崎。

白髮少年挑眉,嘲笑道:「哦?我怎麼不知道你這麼依賴我啊。」

即使被白崎嘲笑了一番,彌生也沒放開她的手,倔強的瞪大眼睛一言不發,抿緊的嘴唇微微扁起,要多委屈有多委屈。

有著話嘮屬性的戰鬥狂白崎大爺無奈的嘆氣,他手中的黑刀迅速的消散在空氣中,原本透明的身體又凝實了幾分。下一秒,這位惡劣的少年抬起右手,拇指和食指握成圈,迅速的對準木下彌生的額頭輕輕一彈。

「不要撒嬌了,快放手啊笨蛋。」

這麼不痛不癢的攻擊可無法說服木下彌生,她臉頰微微鼓起,乾脆手一伸扯著白崎的右手摟在懷裡。

「你哪裡都不許去!」

「……你是沒進化的牛皮糖嗎?」白崎相當無語,「我哪裡都不去,就跟在你身邊,滿足了嗎?」

明明是木下彌生自己這麼要求的,但是聽到白崎的話時,她的臉還是不爭氣的紅了起來。

一、一定是因為天氣太熱啦!>///<

雖然一直抱著白崎的胳膊,阻攔他離開的步伐,但是彌生根本就沒想到遠離了那個京都妖怪的老窩之後,白崎在10分鐘內靈體化了。

就像他第一次在醫院出現一樣,有距離限制,什麼東西都無法觸摸。

不過白崎看起來相當不在意,他偏著頭,比彌生要高一個頭的身高足以讓他向下俯視,「嘖,你不是想回家么?」

彌生還沉浸在白崎奇怪的實體與靈體化的疑惑中,聽到白崎的詢問,迷茫的抬起頭。

「啊……回家啊,」她眨了眨眼睛,漸冷的天氣讓她有點不適應,「跟你說的你肯定忘記了,我現在可是一分錢都沒有哦。」

用電話亭打電話也是可以的,她身上沒有錢,向路人借個100日圓打電話還是可以的。但是一路走來,彌生卻感覺到京都奇怪的要命,天空中有幾道黑漆漆的如龍捲風一樣的東西,路上基本沒有行人。

難道還要走得更遠一點嗎……?可是在這裡感受到得空氣也同妖怪們老巢內的氣味一樣。

京都……被妖怪們佔領了?

對了,她還沒問白崎實體化的事情呢,其他事情就先放在一邊吧,這些與她無關的事情不清楚也無所謂。

「之前在那群妖怪那裡,你的身體……還有你們的對話是怎麼回事?」

天邊泛起蒙蒙的黑色,路上的燈散發著微弱的光。彌生找到了一條公共座椅,捻起座椅上的綠葉,動作輕柔的坐了下去。

燈光的白色映著白崎的膚色更加嚇人了,無論怎麼看,這傢伙都不像正常人類。若是遠遠的眺望著,很容易就被人誤以為是鬼呢,例如貞子什麼的。

誰讓他的膚色白得似雪呢。

「我能夠實體化是因為那個黑湖裡的水,」白崎若有所思的摸了摸下巴,「雖然那水的感覺讓我很不爽,但是好歹是通往地獄的通道,邪氣讓我保持短暫的實體化。當然,離得遠了可沒有這種能力了。」

「只是實體化?」

「嗯,所以才放過他們嘛,」一說起這個白崎臉就變得臭臭的,他撇撇嘴,露出不耐煩的模樣,「我可沒這麼好心,會放過動了我的東西的傢伙啊。」

木下彌生選擇性無視了那句「我的東西」,槽點太多了不知道怎麼說才好,她乾脆放棄了。

「其實就是因為你沒辦法攻擊他們,所以才這麼爽快的帶我離開的吧。」彌生毫不留情的揭穿,在黑湖旁的感動直接扔給狗吃了,一點不剩。

輪到白崎選擇性無視彌生的話了,雖說是事實,但是為什麼聽起來就這麼的讓人不爽呢?

「那個老妖怪,叫做『鏖地藏』的那位,」他突然轉移話題,硬生生的將回答的話語換成了彌生的第二個問題,「他想在走之前對你做一些小動作。雖然不知道是什麼東西,嘛,但是肯定不是好事。」

彌生搓著自己的手掌,指尖慢悠悠的滑著手背,「他還真是大膽嘛。」

白崎嗤笑著俯下身,白色的燈光從他的身體穿過,落在彌生臉上。靠得再近她也感覺不到,於是彌生早已懶得制止了。被他俯視了這麼多次,都快習慣成自然了。

「不是哦,」他慢悠悠的說道,眼眸突然就彎了起來,「當時在場的妖怪都知道我只是個空殼而已,」說完之後,他似乎有點嫌棄的咂咂嘴,「倒是你啊,連小妖怪都比不上啊。」

他很是不滿,除了這個笨蛋之外的妖怪都能一眼看出來,到底是因為她太弱了。

「我是個弱小的人類還真是對不起啊!」彌生咬牙切齒的回答,剛恢復原狀的臉頰再次鼓了起來,「讓開啊笨蛋,我要回家了!」

一遇上白崎,木下彌生就忍不住的想對他發脾氣。儘管每次看到白崎,彌生都有一種高興和安心的感覺,這讓她一度以為自己喜歡上白崎了。可偏偏抱著他的時候又沒什麼感覺,倒是偶爾會心臟跳得快一點。

大、大概是錯覺吧……彌生嘟囔的想著。她挪了下位置才站起來,避免穿過白崎的靈體,雙手環胸,直接利用白崎與她的距離限制將對方拖著走。

沒和優子說清楚,她大概嚇壞了吧……而且自己的手機還丟在澀谷,錢包以及狒狒先生送給她的那顆珠子也在裡面,還得趕緊回去找回來呢。

>>>

一段時間沒來京都,還真不知道這地方居然充斥著妖怪的腥臭味。彌生一路走著,被空氣中的黑霧擋住了視線,難以分辨出路上的到底是妖怪還是行人。

更關鍵的一點是,她走了好長的一段路,才找到了一個真正的人類。

拜木下家遺傳的美人臉和彌生本人的溫和氣質所賜,她向別人借100日圓打電話的行為沒被拒絕。而且借錢給她的女孩子還很好心的問她要不要幫忙什麼的。

這天下好人還是很多的……

白崎一直跟在彌生身邊,靈體無聊的在彌生周圍飄來飄去,偶爾開口說點讓彌生生氣的話,其他什麼都做不了。

看起來有點可憐誒?

不過彌生也沒那麼多時間去管這個笨蛋了,借錢給她的妹子拒絕了彌生要電話好歸還的請求,還告訴彌生這裡是京都有名的景點二條城附近。

好人妹子在電視上看到了新聞說二條城這邊突然冒出了一座古老的城樓,特來觀看的。

還好電話亭並不難找,彌生和好人妹子告別之後,找了個電話亭鑽了進去。她拿起話筒的那一刻,心思轉了好幾遍。

她現在的位置在京都。

她!在!京!都!

先撇開怎麼和優子解釋自己在京都的這件事,光是回家的錢就能讓她夠嗆的了。坐夜間巴士還好,如果選擇新幹線回去的話,那麼她和優子買和服以及去夏日祭遊玩的計劃完全可以拋掉了,想得不用想。

搭車回去絕對會變成一個可憐的窮光蛋的!

木下彌生扭頭,漾著碧波般的碧綠色眼眸可憐兮兮的望著白崎,像一隻吃不到骨頭的小狗一樣。

「白崎……」紅棕色長發的少女發出軟糯的嗓音,簡單的幾個音節婉轉成調,要多可憐有多可憐。

白髮少年挑起眉,無奈的攤手,「不管你想我做什麼,我都幫不了你啊,」他揚了揚自己的手,直接穿過電話亭兩邊的玻璃,「喏,所以你看著我也沒用哦。」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十四章

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