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第四十三章

昏暗的地下室中,條條泛著黑氣的黑藍色石柱上有著大小不一的裂痕,並不平坦水泥地上布滿了碎屑與划痕。

以一敵眾,若是沒有過人的本領,怎麼看都只是在浪費時間消耗體力而已。

——她遲早會輸的。

包圍著紅棕色長發人類少女的京都妖怪們的確是這麼想的,他們將對妖怪來說,具有十足吸引力的人類逼到絕境。為了取出活肝,不能將她就地殺掉。

頂多打個半死。

可是她太頑強了,能夠瞬間癒合傷口的能力就像作弊器一般可怕。就算下了狠手,也沒辦法讓她失去意識或者行動力。

「嘖,真讓人不爽,」茨木童子從鼻間發出低沉的冷哼聲,皺起的眉看起來十分煩躁,「直接殺死不就好了嗎?」

鏖地藏慢悠悠的開口回答:「這可不行啊,要是殺掉她的話,靈魂跑出來之後的危險性更大啊。」人類的軀體內卻住著一個至少亞丘卡斯級別的大虛,這可是難得一見的珍品啊,輕易殺掉的代價可不是現在的他們能夠付得起的。

木下彌生握著重新撿回的方木的手指脫力到顫抖,她的體力不能支撐她一直維持高強度的戰鬥,從未停止流動的靈力也逐漸的弱了下來。更何況她用了虛閃,承載著虛之力的指尖麻痹得快動不了了。

而在此時,羽衣狐的攻擊沖了上來,靈活蓬鬆的白色尾巴繞開周圍的妖怪朝著最中間的木下彌生揮了過去。

彌生來不及閃躲,再次中了狐狸的狠命攻擊,衝力帶著她撞斷了一條原本就傷痕纍纍的石柱,飛向了僵硬的牆面。

受創的腹部似乎有一團火在燃燒著,熱辣辣得疼。木下彌生張嘴吐出一口血液,光亮的碧綠色眼眸漸暗,蒙上一層絕望的陰影。

啊……這一次,就要在這裡完蛋了嗎?真是的……當初自己怎麼就鬼迷心竅跑下來救那兩個明顯必死的人呢?

她迷迷糊糊的想著,體內的靈力自發的運轉起來,將腹部的青腫的傷口復原。

周圍的聲音越來越遙遠,似乎與彌生的耳膜之間隔了一堵厚牆。她感覺到視線內的物體有搖晃的感覺,腦袋也暈暈的。

只是羽衣狐一次攻擊,不可能將她逼到這種地步啊……

彌生這麼想著,終於聞到夾雜著灰塵味道的空氣中若隱若現的奇怪氣味。

「果然對付這種人類,還是需要毒啊……」鏖地藏的聲音在彌生聽來,就像從地底發出的一樣可怕。她身體僵硬動彈不得,握著方木的指尖泛著淡淡的青色。

木下彌生,在陰險妖怪的算計下中了未知的毒而暫時昏迷。

>>>

「……醒……」

誰在……說話?

「……醒過來……」

好熟悉的聲音啊,總覺得有種令人安心的味道呢……

「快點醒過來,笨蛋!」

逐漸提高的如電子合成一般的嗓音帶著命令的意味在耳邊響起,彌生還沒能睜開眼,臉上就傳來一陣冰涼得讓人發麻的鈍痛。

她猛地睜開眼睛,卷長的黑睫毛抖動幾下,碧綠色的瞳孔還帶著戰鬥時的認真和怒氣。

「你這個混蛋,在幹什麼啊!」一睜開眼就看到整個黑色的大刀橫在自己的面前,簡直比聽到妖怪要吃她活肝的時候還要讓人心驚啊!這可是分分鐘就能把自己的頭割下來的節奏啊!

這是趁她病要她命的節奏嗎?!

「嘖,不這樣做你會醒嗎?」白色短髮的少年挑眉問道,他俯下身,冷金色的眼珠似乎帶上了一種「恨鐵不成鋼」的感覺。

錯覺……吧?

「真丟臉啊,彌生,」白崎感嘆似的說道,彎起的嘴角帶著嘲諷的意味,「被人打到縮回來了嗎?」

木下彌生這才想起自己被可惡的妖怪用毒迷暈了,精緻的臉扭曲起來,她咬著牙,憤恨的瞪著白崎,似乎對方就是害她丟臉的妖怪,「我只是被妖怪暗算了!」

「簡單來說就是你技不如人,」幾乎與白色融為一體的少年直起身來,伸出一隻手搭上彌生的肩膀,「看來你像一護一樣,還是需要我幫忙啊。」

「哈,就你那種狀態也能幫我?」

被小看了的白崎也不生氣,只是用仰起下巴和更加嫌棄的語氣發出代表不屑的冷哼。

「準備好了嗎,沒用的廢物?」

雖然是這麼詢問著,但是白崎完全沒有給彌生任何準備的時間,招呼也不打一聲就將她連同自己一起帶到外面的世界。

於是,彌生髮覺自己只是眨了個眼,就看到了羽衣狐那張逐漸靠近的臉,瞳孔立即變大了,而她的體內的餘毒未散,根本動不了。

!!

難道白崎把她送回來就是想讓她趕緊去死嗎?!喂,難道這就叫做幫她嗎?!

羽衣狐沒被突然睜開眼的彌生嚇到,反而愉悅的勾起紅唇,微張著靠近。

然而下一刻,一把大得離譜的黑刀橫在她脖頸上,只需動一下,羽衣狐的頭部就能與身體分離。

「哈,本大爺的人你們也敢動,膽子不小嘛。」白崎那股囂張的嗓音在此刻顯得十分的可愛,彌生手指輕輕的抖動了幾下,感覺心臟跳得有點快。

白得顯眼的少年輕鬆的單手拿刀橫在羽衣狐的頸邊,右邊的眉毛往上挑著。他身下的黑色的湖水漫著他的腿部,弄濕了他大而蓬鬆的雪白衣服。

「拿開你那噁心的尾巴。」他命令般的開口,這讓岸邊的妖怪們開始騷動起來,卻不敢輕舉妄動。

這個憑空出現的白髮少年身上帶著的壓迫感實在是太強了,那漫天飛舞的紅色靈力幾乎要燃燒起來。

羽衣狐沒敢轉動頭部,眼珠偏向白崎站著的方向。這個擁有強大虛之力的少年站著的位置不偏不移,剛好處在其他妖怪救援的最佳位置。即使位置不對,這個信心滿滿的虛也能輕易的打敗現存在這個地下室的所有妖怪。

看來……是踢到了鐵板呢。

在心中思考著對策的羽衣狐慢慢的鬆開自己的尾巴,九條看起來柔軟無攻擊力的蓬毛帖服的回到背後,乖巧的彎下。

彌生手腳無力,被放開的那刻臉朝著黑湖倒下。白崎飛快的換手拿著黑刀,另一隻手迅速撈起彌生,緊緊的摟在懷裡。

他似乎不怎麼高興,皺起的眉讓臉看起來更凶了,就和不良少年沒兩樣。

說起來……忽略白崎白得可怕得膚色,他怎麼看都像一個愛打架的不良少年吧?

「妾身已經放開她了,」她輕聲說道,美麗的黑色眼眸光波流轉,「請將你的刀拿開,不然妾身可無法保證妾身的部下會做出怎麼樣的事情呢。」

羽衣狐半是商量半是威脅的說道,她低垂著眼帘,看起來柔弱得不似妖怪。

白崎嗤笑一聲,爽快的將黑刀收了起來,單手握著斜在身側。

彌生被白崎用力按在懷裡,連呼吸都有些困難了。雖然經常與白崎肌膚相親(互相鬥毆),但是這麼曖昧的情景還真是第一次呢。不過她也沒時間想那麼多了,外露的半隻眼睛瞧見白崎的動作,心下一凜,心臟跳動的速度先是一頓,然後用極快的速度跳動著。

……不對勁。

能夠觸碰到白崎,也就是說現在的他是實體化的,但是按照以往白崎的性格來說,他不把這個臭得令人心煩的地方毀個稀巴爛簡直是不可能的。可這種「不可能」正在彌生面前上演,她瞬間震驚得睜大了眼眸。

收回黑色大刀的白崎向後跳躍,帶著彌生站在斷掉一截的石柱上。他冷金色的眼眸淡然的掃視著周圍的情況,微薄的唇瓣輕輕的抿起。

「……喂,」彌生手指經過努力,終於能夠動彈了。她的指尖泛著淡淡的青色,顫抖著抓緊了白崎胸前的和服,差點把他的衣領扯了下來,「你……」

白崎望了過去,瞳眸帶著淡淡的笑意,眉毛依舊調皮的挑起,嘴角掛著的邪笑和往常沒區別。

可偏偏眼內的感情和戰鬥時完全不一樣,這讓彌生很不習慣。

不過……這傢伙既然沒選擇大鬧一頓,大概是因為出來外面有什麼制約吧。像是之前他突然出現在醫院一樣,當時彌生根本摸不到他,而且還有距離限制,上個廁所換個衣服都麻煩得要命。

「喂,狐狸,」白崎繼續將彌生按在懷裡,也不怕彌生會因此而窒息,他朝著赤|裸的羽衣狐開口,語氣傲然,「讓你的部下將空氣里的毒氣撤掉,味道太臭了。」

事實上白崎根本什麼都聞不到,他也不會受到毒氣的影響,在場受影響最大的只有木下彌生一人。而羽衣狐的軀殼雖然是個人類,但是又因為羽衣狐本身是寄宿型的妖怪,能輕易的妖化身體不受影響。

「鏖地藏。」羽衣狐也不惱,輕飄飄的對著岸邊的老妖怪下令。一身黃色和服的年老妖怪收起了散發著淡紫色氣體的竹筒,哼笑起來。

彌生僵硬的身體終於能動了,她的動作不太流暢,行動也十分費力。

「……怎麼離開這裡?」她嘴唇微動,聲音小不可聞。白崎耳朵抖動了幾下,眯起眼睛,嘴唇微張作出回應。

「不知道。」回答乾脆利落毫不扭捏。

「……」喂,說好的來幫她呢?!這是在逗她玩嗎?!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十三章

53.75%